汉风清扬

三百五十章 调澳门夜袭上横档

三百五十章 调澳门,夜袭上横档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五十章?调澳mén,夜袭上横档

一天的时间,整整一天的时间,虎mén一带,只见大角、沙角两处战火纷纷,而本该作为主菜的两军海战却始终没有触碰过一次。\\??í群2∴⑴㈨⑸\\

临近傍晚时分,第五陆战营一部也登陆了沙角,得到了支援的第四陆战营终是杀上了沙角山后山顶。

然后架炮和单兵火箭弹全力向着山下的沙角炮台轰去

jī战了一天的沙角炮台守军本就损失不轻,十二个炮dòng都被炸塌了三个,现在后山要地又被丢了,碣石镇援军似乎也很不可靠……

心中慌luàn的守军在两边夹击下就像是初开始丢掉了城防的绿营同袍一样,很快就húnluàn不堪。而军心大luàn的清军守军又如何挡得住红巾军的冲锋?猛虎下山一样冲下的第四陆战营将士,很快就扫dàng了整个沙角炮台。天sè才彻底暗下不久,坚持了大半天时间的沙角炮台就彻底落陷到了红巾军手中。

但是沙角炮台的陷落却并没有给蔡牵、李南馨等人带来笑容,里面的清洋水师一直不出来,这才是让他们真正上头的大事。

威远——上横档岛——巩固炮台这一线有拦江排练在,清洋方面担心出来后万一接战不利再往后逃回,那辛辛苦苦按下的拦江排练就白费了。所以,没有太好的时机,他们不太可能会冲出来一战。

而且躲在排练和炮台后面,自身把战船当做浮动炮台来用,也是很不错的一个选择。

可是红巾军一方却始终把清洋水师当做此次虎mén攻伐的心腹大患,不先解决掉他们,水师又怎么能心安胆大的去碰第二道防线?

“澳mén,咱们打澳mén。就不信他们一直都这么纯气”李南馨说话道。大角炮台现在已经被拿下了,那么水师陆战营九完全可以在顺德境内登陆,然后走陆路进攻澳mén。

只要澳mén危急,就不信二道防线内的英葡船队不心急而只要他们心急,那对于红巾军来说就是一个求之不得的好消息。

“今夜我们还可以趁夜拿下下横档岛。”

下横档岛在上横档岛的南方,相距约一里地多谢,地处前哨,位在威远炮台和上横档岛东西炮台的shè程内。可是因为小岛与威远、巩固不处于一线,所以岛上并没有设防,可它又遮住了上横档岛东西二炮台的视线,红巾军利用下横档岛作掩护,完全可以在在岛上南侧中部较低的地方登陆,然后架炮轰击上横档岛。

李南馨的两个提议迅速得到了蔡牵、郑一等人的认同。当夜红巾军第五陆战营一部就乘坐小船登陆了下横档岛。虽然上横档岛上的东西炮台一直在不停地轰击,却根本打不到下横档岛的南面。

第五陆战营登陆部队利用沙袋迅速修筑起了工事,并安置了八mén船载重炮。清军没有在下横档岛设防绝对是一个大错误。

移位到虎mén坐镇的书敬此时正非常的郁闷中,他眼睁睁的看着大角沙角两炮台的陷落却无能为力。==??. 首.发?==

因为大炮产量和数量原因,这两处炮台本就没打算把他们建的固若金汤。按照吉庆、书敬等人的理念,红巾军水师主力会直接从中心航道驶过第一道防线,而直取威远——上横档岛——巩固炮台一线。大角、沙角距离的太远,战船突破江面封锁轻松之极,可哪里能料到他们会逐一先消灭两角炮台?

现在大角、沙角先后陷落,虽还未触动清军防线的主体,可是书敬的心底一股不好的预感正在逐渐放大。

下横档岛被占。

清军之前毫无感觉的下横档岛,此刻却爆发出了对虎mén第二道海防线极重大的威胁xìng。八mén重炮一夜不停的猛轰上横档岛东西二炮台和中央部位的营房,使岛上清军炮台阵地和营房都受到了严重的破坏。

缺乏炮兵技术含量的清军,此时用炮的思维还依旧停止在‘两眼可见’这个地步,所以才对下横档岛视而不见,现在却必须要为之前的失误给买单了。

第四第五两部陆战营十分顺利的击破了顺德县城,然后就放心大胆的直chā澳mén。

贾士都.费利喇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给搞得胆颤心惊,聚集了澳mén全部力量来防备后背。也幸亏这半年时间里,他增多了一些澳mén后背的防御工事,否则的话红巾军就可以兵不血刃了。

大有灭顶之灾降临预感的费利喇十万火急的通知广州,要求吉庆立即出动军队来援。sī底下更是立刻联系了葡萄牙战船指挥官海军少校法瓦乔,要他在必要时刻采取必要举动。

而兔死狐悲的英国东印度公司广州管委会主任文森特也站在了费利喇一边,毕竟在澳mén的英国人也有一些,而且同为一条船上的人,葡萄牙人这时遭了殃,英国人也一样不好受。

压力被转移到了吉庆这边,“救?还是不救呢?”

从内心而言吉庆不愿意去救,因为澳mén遭了殃,英葡就肯定是绑在了满清身上。红巾军虽然一直军纪严明,可是报复起来也同样血腥的很。那外海一战他们损失如此严重,岂会简简单单的放过英葡?

可是心中想的却不见得就真的能做到。现在时候,他若不答应救援,怕是下一刻英葡船队就要有自己的动作了。

他们可不是无依无靠的西班牙人,后者只是孤家寡人一个,而英葡却是有两艘双桅战船和六艘武装商船,对于清军广东水师而言,绝对是一支上档次的力量。尤其是它们还就在黄埔停着……

吉庆又派出了五千人前去支援,随行军中的还有一队英葡军,人数不多,只有二百人。可是都全副武装,一水儿火枪加十mén火炮,对清军而言只是一股很重要的助力。

伏bō号上。

蔡牵、郑一、吴智清、李南馨等人再次聚首。

清军出兵救援澳mén了,可却不是水师。几人眼前所面临的最重要一个难题依旧没有解决。而战事打成这么一个样子,却肯定是不够军情局所需的的。

这把火要继续烧下去,可是从那里烧呢?白下力气可不是他们愿意做的。所以这又是一个需要研究商议的。

澳mén、虎mén两个点,选哪个?

一拳砸在地图上标点出的上横档岛上,蔡牵建议打这里。

郑一、吴智清脸sè却是有些不赞同之sè,相对比上横档岛,他们更希望下一步主攻目标放在澳mén。

广州外海一战,水师四营、五营是伤筋动骨,损失惨重,这实际上并不只是英葡船队造成的,里面相当一部分原因还是要广东水师负责的,可是四营、五营的将士却把损失全算在了英葡头上。对二者的恨意,是三江四海也洗之不尽。

李南馨还没有表态,水师四人中虽然并无一个明确的领头人,可李南馨的威望无疑是更胜一点。只因为他之前是个提督。

这并不怪蔡牵、郑一、吴智清三人见官眼开,而是现实就是这样。别看李南馨部在编制序列中排在最后,自己本人除了水师六营外在水师余外五营中的威望也不怎么样,可是单单在上层领导阶层这个圈圈内,威望却绝对是最高的。

“澳mén不能打,除非从前线调兵来。”李南馨的意思跟以上三人都不同,他不建议强打澳mén。第四第五陆战营抵挡五千清兵和二百洋兵完全不成问题,可是chōu出手来再去打澳mén却明显没那个实力。想做了澳mén就只能从前线调兵,但这会打luàn陆军的次序,张世龙不见得会同意。

同时李南馨也不认为强攻上横档岛就是个好法子。上横档岛有东西威远炮台、巩固炮台护着,自身的防御力也极强,外加拦江排练,只能正面进攻,无法侧面迂回包抄的水师船队强攻上横档岛是得不偿失的。

李南馨点火的地方也是上横档岛,可意见却是对上横档岛改强攻为夜袭——夜间派出小船,搭载水师陆战营从上横档岛的西部登岸。那里水浅又有江底暗桩,不适合大型船只靠近,可是小型船只却不在此列。而且那里的滩头也是上横档岛最适合登陆的地方。

清军炮击准确度很差,夜间的清军炮台就更是抓瞎,准确度完全不靠谱,且是红巾军是由小型船只出没,目标小被击中的可能xìng就更小。虽然登岛后的陆战营将士会遭受巨大的苦难、损伤,可是对比硬碰硬的可能伤亡来,却绝对是划算的。

——————————————

夜sè,星辰暗淡,漆黑无光。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是陆战营登陆上横档岛前最好的防护衣。

舴艋小船,每一只上最多只能运载半个分队,甚至是十人不到。这样的小船,原先四营、五营、六营都很多,作为主战船的辅佐,但现在水师营早就已经把它们淘汰掉了。

被重新拿出来用的舴艋舟上已经挤满了第四陆战营的先锋。这是一个大队的兵力,但却配属了第四陆战营全部的臼炮部队和单兵火箭筒。此时的他们正一个个默不作声的坐在船板上,怀里抱着火枪或是刀枪,默默地注视着前方……

大队长萧阿盛坐在最前的一艘舴艋舟上,也是默不做声。经历了沙角之战后,他所在大队折损了近百人,可现在损失人数不但被全部补满,更加增加进来了强大的火力配置。可是萧阿盛却无一点开心的想法,因为他知道,自己部又要去啃硬骨头了。

第四陆战营沙角之战打的并不好,作为水师四营上层人物之一,原郑一手下大头目萧步鳌的同族,萧阿盛多少知道一点上层的传闻。

不管第四陆战营在沙角遇到的困难有多大,反正对比顺利拿下大角炮台后又来支援的第五陆战营来是矮了一头。

也正是因此,此次登陆上横档岛的任务,郑一、郑流唐是极力争取了先发,明显就是要争一口气。

心中重重的叹了一声,萧阿盛很不负责任的想:“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上头只是为了争一口气,却不会想到自己这个加强的先发大队战到最后又能省下几个人来。

沙角炮台打的那一仗,搞得萧阿盛都有些惧怕惧怕攻坚炮台了。那还是在有水面战船的牵制下打的,沙角山后山之战都打的那么艰苦,而眼下水面毫无支援力量,部队就méng头往上横档岛上冲,真不知会死掉多少人。

有时候,jīng锐部队也是很苦恼的。

想到临上船时自己老大郑一一群人对自己的深切期望,萧阿盛嘴角就不由得咧出了一抹苦笑。

黑夜中尤其是在完全漆黑、星光月光皆无的黑夜中行船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所以,这个暗淡无光的黑夜里,上横档岛的清军守军也下意识的松懈了一些。

载运先锋大队的舴艋舟都距离岛上滩头不到一里距离了,海岸警戒线的清兵才发觉了不对。因为除了bōlàng声外,还有划船声传来……

一个老兵立刻扣动了手中的火枪,清脆的枪声瞬间惊醒了整个永安炮台。

“抓紧划,抓紧划——”萧阿盛心理面一紧,继而大声叫道。

既然已经暴lù了,那就别再有什么顾忌了,全力以赴吧

哗哗的翻浆声更响了,每个cào船的人都全力以赴的去划,而更多的陆战兵则在沉寂中等待着炮声的到来。

这个时间并没有让他们等待多久,永安炮台的大炮肯本就是完全填装好弹yào的。惊醒来的炮手只要调整好炮口,一点火绳,大炮就能立刻开轰。

二十mén火炮陆陆续续的打响。而非是有下横档岛的那八mén重炮的长时间轰击,使得上横档岛清军中部布置的那十mén大炮或是被毁或是离开了炮位,还非待再增添十mén不可。

“呼——”低声吁了一口气,萧阿盛暗念一声妈祖保佑,这第一轮炮声都没有命中。

炮声中时间过得很慢,这种煎熬真不是人该受的。近四十艘舴艋舟,一里地不到的距离内一共只被打沉了一艘,人员还不是全部伤亡。

对比白天时候还有些威胁的炮击,眼下永安炮台上的清军纯粹就是胡打瞎放炮

舴艋舟冲上了滩头。

“杀啊——”心中松了一口气,萧阿盛口中不由得喊出了这么一声,然后两tuǐ像加了弹簧一样从船上立马跳下,趟着海水迅速的向着岛上冲去。“这时候还是脚踏实地的好”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