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五十一章 萧阿盛

三百五十一章萧阿盛

三百五十一章萧阿盛

萧阿盛口中叫喊着‘杀——杀——’,可实际上却没带着部队直往着永安炮台撞去,而是把第一目标放在了滩头靠内一些的山坡高地上。

「三藏小说域名-?m-请大家熟知」

他首要的任务是避开永安炮台的炮口,而不是迎着永安炮台的炮口进行冲锋。即便是要冲锋,那也要从永安炮台打不到的方向开始。

而且臼炮也需要迅速发挥作用——

先锋大队看起来火力配置不弱,可实际上却也有无可避免的短陷——补给。人力随身携带的火yào、炮弹能有多少?怎么能跟之前的弹yào车相提并论呢

所以先锋大队的随军炮火,威力必须快点发挥出来,还必须一个不少的用在刀刃上

多隆章从睡梦中惊醒,他身处是在东边的横档炮台的。因为西水道水深即浅,又有江底暗桩在,所以清军上下都认为红巾军对虎mén二道防线的进攻,主攻点应该是在东边。

如此在岛上中部营地遭炮击之后,多隆章就直接领着大部分人进入了横档炮台。上横档岛的一千多清兵,此时近乎八成都集中在东边,而永安炮台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三百人,再加上中部留守的几十人,所以最初的这一段时间里,萧阿盛的先锋大队压力并不大。

不过萧阿盛知道,这压力不大的时间是很短暂的,等岛上清兵反应过来,随之而到的反扑必是一阵好杀。

多隆章不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军旅出身的人,坐上了副都统高位骨子里也依旧保留着一丝血xìng。

知道不好后立刻敦促手下出兵,只是一刻多钟的时间,反扑清军就已经杀声可闻。

永安炮台的清兵没有出来的,最初的惊luàn过去后他们也正常了起来。不在méng头胡打luàn放炮了,如同大号礼huā的照明弹被他们陆续放了出来,一个才落下另一枚就接着升空。这个时候只要炮台守将不是智障,他就该清楚,比之反扑已登陆敌军,阻击后续的红巾军登陆部队才是永安炮台更重要的责任和任务。

下横档岛上。

一处高地上,瞭望前方的蔡牵、李南馨等人满意的笑了笑,郑一的脸上更是流lù出了一丝得意。对比起损失,先锋大队至今为止的表现极是出sè。

“哗哗哗——”急促的划桨声再次响起,第四营的先锋大队后,陆续的陆战营部队还要继续向上横档岛西端滩头进发。不过很显然,此次登陆对比起先锋大队来可是要困难的太多了。

借着照明弹的光芒,永安炮台的瞭望兵很快就发现了冲来的大片舴艋舟。没有半点迟缓,二十mén火炮各自调整着炮口,一尊尊全部蓄势待发。

一拉身边的副手,萧阿盛伸手指着冲来的反扑清军,“给我顶住”然后没有再多说半个字,起身向着左手的一队装备jīng良的陆战兵一挥手,“弟兄们,跟我走——”

先锋大队一分为二,一部留下由副大队长带领打阻击,抵挡反扑清军。另一路则有萧阿盛亲自率领,直扑永安炮台。

或许以他们的力量还不足以打下炮台,可至少能牵制一部分炮台的力量。而没有了充足的人手去搬运火yào、炮弹,去提水、推炮……永安炮台的运转速度就一定会减慢

这就是先锋大队对后续部队最大的支援

炮台后的围墙。

两丈高的石墙现在已经成了两军的血ròu绞杀地,陆战兵自然是要以爆破的手段突破石墙,可是上面的清兵也是长着手的。

他们会放枪放箭也会投掷手雷,即便红巾军有一队臼炮掩护,可还是靠了两枚火箭弹的掩护,才有两人携带数个火yào包抵到墙下。

轰隆的爆炸声中,石墙顿开了一个口子。可里面的清兵依旧有着抵抗力,炸开了炮台后墙,萧阿盛想要突进去依旧苦难。

两边的战斗都在僵持着。

萧阿盛这里固然不能迅速突入永安炮台,可山坡高地那里,先锋大队余部也一样死死地顶住了清军的反扑。

“上帝啊这真是一群疯子”达格利什一边通过千里镜观察着山坡高地上的情况,一边又似惊呆了一样无意识的呓语着。

作为清军新聘任的炮兵教官,达格利什本可以安安全全的呆在横档炮台的。可是当他听到红巾军夜袭岛上的时候,处于好奇心和观战的缘由,他也跟着多隆章来到了阵前。

之前一度时候他还认为这支上岛来的红巾军肯定会飞快的退回去。因为任何人在偷袭失败后都不会疯狂到以少量的兵力来正面迎击两倍与己的反扑大军。

上横档岛作为虎mén要塞至关重要的一环,岛上的一千多清兵里,至少有五百人是配置了火枪的,而夜袭来的先锋大队满员才三百人,加上增配的臼炮部队和单兵火箭筒,总共也才四百人而已。可反扑的清军,总数却绝对超过了八百人。

但眼前出现在达格利什面前的事实却是——这支红巾军真的那么做了,而且还做到了。

红巾军占优山坡高地地利,但清兵上下都不在乎。因为无论他们占的地形有多好、准备得有多充分、装备有多先进,都无法改变其弱小的事实。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只剩下一半军力的先锋大队,面对的是四倍于己的清军,而不再是之前的两倍。除非是奇迹出现,夜间的这场战斗红巾军才可能获得胜利。

可眼前的事实却是,红巾军利用自己的一切力量,死死地顶住了清军的冲击。

臼炮和威力巨大的火箭弹,不断地爆响。可在达格利什看来这却不是最主要的。红巾军之所以能顶住清军的反扑,最主要的还是他们那不惧拼杀的勇气和坚韧的韧xìng。

永安炮台后墙。

脑袋血迹直流的萧阿盛不顾伤口,抓着一枚火线燃烧着的手雷就冲着里面扔去。原本清晰地头脑,现在时候已经昏昏沉沉的了。可是不变的一点,就是他始终在带着部队向里冲击……

山坡高地。

单兵火箭筒最先告废,然后是臼炮部队,可是没了弹yào手中武器报废的火箭兵和臼炮兵却没一个掉头逃跑或是撤去的,从阵地上拾起刀枪他们一个个都义无返顾的加入了ròu搏战。唯剩下的两名伤员,也在用仅剩下的一桶火yào在一ménmén臼炮和火箭筒上制作着一个个的连环火yào包……

比起纪律,陆战营实在不怎么样;可比起骁勇来,他们却个个一顶一。

战斗从后半夜一直打到黎明,上横档岛上才渐渐消停了下。

清军残部都退入了东端的横档炮台,红巾军陆战部队则胜利拿下了西面的永安炮台。

对于艰难地虎mén攻坚战来说,这是要一个巨大的成功。所以,付出的代价虽然不小,蔡牵、郑一、李南馨、吴智清等水师首脑却个个都满心的喜悦。

再次醒来的萧阿盛已经被运回了香港岛。看到军医那熟悉的衣着,刚刚提起了心神的萧阿盛放松了下来。回想一下岛上的战斗,似乎永安炮台一直都没有拿下……

“大夫——”萧阿盛向病房最里面一张chuáng位上查看病人的那个军医叫道。

回过头来,军医是一个留着山羊胡的三四十岁男子。萧阿盛之前没见过。

“问一下,上横档那打的怎么样了?”

军医是知道萧阿盛的身份的,脸上lù出一抹笑来,“萧大队可以放心,整个上横档岛现在已经落入我军的掌控之中。”流血过多的萧阿盛之前昏mí了整整一天时间还多,就在这段时间内,主力登岛的第四第五陆战营雷霆扫xùe一样拔下了横档炮台。

清军近乎全军覆没,除少数人泅水逃跑外,余下非死即降。副都统多隆章最后退入火yào库,自己引爆了火yào,炸塌了小半拉横档炮台不说,本身也变成粉身碎骨了。

英国人达格利什也跑了出来,毕竟是海上hún饭吃的,水xìng一等一的好。体力也好,他游到阿娘鞋后都还有力气接着跑回广州。

听到上横档岛得手,萧阿盛脸上lù出了一丝笑。不管付出的伤亡是多少,至少上横档岛是拿下了。

那地方是虎mén的咽喉要地,拿住了那里就是卡住了虎mén水道的咽喉。原来是红巾军这边的战船过不去,可现在却变成里面清洋联军的战船出不来了。

等到拦江排练拆了后,岛上的炮台再加以巩固,那时候大军肯定就能强势进攻南山威远炮台。

而红巾军水师杀进广州水面的阻碍,也就唯剩下清洋联军和南山威远炮台了。

萧阿盛没有能从军医口中得知自己部损失的具体数目,这样的情报也不是一个不相干的军医所能知晓的。可是单单是知道上横档岛得手的消息就足够萧阿盛安心了。

因为头部开了个口子,身上别处也有伤,萧阿盛失血过多,很需要在后方休养几天。在军医院清醒过来之后,萧阿盛就被接着转移到了惠州。对比起濒临前线的香港来,那里更适合伤病员休养。

水师四营、五营的家属现在大部分都被安排在了粤东。

hún海盗的人家多是穷困潦倒被bī无奈的,他们这些人就是在老家也根本没有立足之地。所以,被安排到了粤东各府,虽然很多人都等于是搬了家离了乡,可却没有jī起丁点的抗拒。

当初做海盗就已经是背景离乡了,现在挪个地方又有什么可抗拒的?

要知道,只要能落下脚,红巾军方面可是立马就分发土地的。那些各地收缴来的土豪劣绅和不顺从的官宦士绅家的土地,只要拿出很小一部分就足以把二三四五四营水师的家眷家属全部安排妥当。

萧阿盛家本就是惠州人,此次返土他们家是第一批敲定下的,按照萧阿盛的级别,一家人被分到了归善郊外,五十亩地整以及两头耕牛。

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还是热炕头。这句话是说在北方的,小麦产量比不得两季熟的水稻。而且到了清朝中后期,江南岭南一带,家境过的去的自耕农,一般来说,一户人家也就是十亩地。

五十亩地两头耕牛,别的什么都不讲,单是这一份家产,在江南也能说得上是一家富农。比之萧阿盛家跑去做海盗前,可富裕的太多了。

萧阿盛他爹是个本本分分的老实人,在海盗堆里时,上面有同族的萧步鳌照顾,五六年下来也没能hún出什么名堂。反倒是萧阿盛,这几年来是逐步成长。

种地才是萧阿盛他爹的老本行,所以家属家眷返土归乡的时候,他们家是最为积极。

挪到了惠州休养的萧阿盛跟家里去了一个信。得知儿子受了重伤的父母自然是牵挂在心,第二天大清早起来,半晌午时候就到了休养所。

验明真身后,夫fù俩自然被放进了去。

萧阿盛跟父母也有几个月没见面了,眼前的父母亲和他印象中的父母亲明显有了很大变化。至少在jīng神头上好了许多。

原先在海盗堆里,有着萧步鳌照顾,一家人上下五口虽然吃喝不愁,可是萧阿盛他爹却真正是hún日子而已,没一点的上进心,整个日子都过得糊里糊涂的。

可是现在,萧阿盛却能明显的感觉到父亲浑身上下都充满的干劲。五十亩地确确实实让这个刨了半辈子土的农民焕发了第二chūn。

虽然关心儿子,可是夫妻俩到底是海盗堆里呆过的,承受能力比一般老百姓强的很多。看到萧阿盛脑袋上裹着纱布,可jīng神却很好,明显没大碍,这心当即就放回了肚子里了。

一家三口人在萧阿盛的这个小房间里说着话说着话就从军队偏到了家里。萧阿盛是故意引导的,陆战营的死伤真的很常见,这方面他不想让父母担心,自己一个人担着就行了。而且他也真的很想知道家里的具体情况,自己的两个弟弟如何了……

ps:过年不断更,每天至少会保持三千字章节。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