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五十二章 大难来时各自飞

三百五十二章 大难来时各自飞!

休养所在红巾军中很是常见,尤其是靠近前线的临近府县里,单是这归善城就有三处。\\??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1∴①⑺㈢\\

萧阿盛的级别在伤病员中算是高阶,可与父母亲人相见却不是只有高层才能够享受的待遇。整个休养所,每日间来来往往看望亲人的百姓是若如牛máo。

由此也能看得出前线红巾军的死伤。虽说现在已经进入了火器时代,可是冷兵器战并存的攻城战中,守御清军依旧占有巨大的优势。

不过红巾军进攻的脚步是不会因为死伤而停止的,就在萧阿盛转移到惠州的第二天,水师大军就针对阿娘鞋展开了进攻。

八艘福船战船并没有进入炮击战,它们始终在防备着随时可能突击来的清洋联军。只是即便这八艘新式战船不出手,依靠着诸多的海船、米艇,红巾军水师炮火总量也依旧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毕竟南山威远炮台总共也才三十二mén炮而已。也就是四艘大海船的载炮量。能与红巾军jiāo手,唯一可凭靠的就是炮台超强的防御。

十几斤重的铁弹打在huā岗岩或是石灰糯米浆上,效果真的不大。就像是陆战中炮群轰击大城城墙一样,这都需要时间一点点的磨。

张世龙一直盼望的军情局终于有消息传来了。

作为清军的高层人物,路吉超、彭承尧二人实权虽不多,可对虎mén要塞与广州之战的作用却是十分清楚于心。

大角、沙角丢失,问题还不算大。上横档岛被占,可就是十分致命的了。只要南山威远炮台再一破,虎mén防线就等于被红巾军全线贯穿,西水道的巩固炮台全然作废。而己方水面的主战力量——清洋联军,早在外海大战时都不敌红巾军三营水师,现在红巾军集结了四营水师主力,还有八艘新式巨船间夹,实力就更在其上了。

虎mén防线一破,清洋联军的覆灭似乎也为期不远,那个时候水面临敌的广州城就只能召回前线的主力回城固守……

路吉超、彭承尧都不是无能之辈,脑子好使的呢,如何不明白,以广州现在的形势,大军回城固守就纯粹等于是陷入死地绝境。

“非我负清,实清先负我——”拿定了主意,也找好了借口,可路吉超心中也是没一点快活轻松劲。

看着一旁仆人打扮的红巾军军情局人员,脸上表情全无,心中却怅然苦涩。他不是武举武进士出身,以一小卒入伍,几十年来擢升广东水师提督,一品大员,他心中要是对满清无一点留恋,那可真就是忘恩负义了。

“老夫身辖五镇,高州镇、琼州镇、南澳镇、北海镇以及北海陆镇。南澳镇位在cháo洲,之前几战中已经损失殆尽,北海水陆两镇实力损失不大,可是总兵官被撤换,是吉庆的亲信。高州镇也是使唤不动,唯一可靠的就是琼州镇。^^网^e^看 免费 提供 ^^此镇总兵是老夫旧人,之前吉庆没有欺bī太甚,是给老夫留下了这一路……”

路吉超给军情局jiāo了一个底,“说反此镇老夫有七成把握,就看贵军要如何做了。”路吉超纵然再被吉庆、书敬二人排挤,本人也一样是广东水师提督。吉庆收了水陆两军大权,可对两位老将也照样要留下一丝面子的。不然话低下汉军绿营军官又如何会安心?所以路吉超也好,彭承尧也罢,手底下至今还都有一支兵马听使唤。

琼州镇总兵官马自钦是路吉超手下的老人,老部下,本心说路吉超策反马自钦是极有把握的。可是人心隔肚皮,他也不能保证这半年来马自钦就没有被吉庆拉拢过去,所以话不说满,只言七成。

七成的把握也相当大了。军情局立刻就催促着路吉超赶紧动手,因为他们知道,两军水战已经一触待发了。

清洋联军绝不会看着红巾军攻破南山威远炮台,所以,再次之前他们一定会倾师进攻。

相比起来态度一样转变过来的彭承尧就轻松多了,因为他手下还听话的南韶镇和提标已经被吉庆打发去了肇庆。之前肇庆之战时出现的那支打酱油的清军援军,就是南韶镇以及他自己的千多提标。

对比水师来,那支酱油军现在的重要xìng当然是远不如琼州镇的。

“轰——”一声爆响,六千斤重的巨炮猛然向后倒退,整个炮dòng中充满了刺鼻的硝烟气。

碣石镇总兵马大忠已经闻了两天这样的气息了,可依旧是不习惯。手中握着的手帕捂在了口鼻上几乎就没有放下过。

他这样的动作真的不适合呆在前线,总兵亲临炮dòng督战,这本该是jī励士气的事情。可现在他这一捂鼻,不说是jī昂士气了,炮dòng里的清兵看了后还尽是泄气。

不过若是有更好的选择,马大忠又怎么可能亲临炮dòng这地方?别看他名字里带着一个‘大忠’,可实际心底里自己的安危更重要。

作为碣石镇总兵,他见势不对时果断抱上了吉庆的大tuǐ,动dàng期间果然是顺顺利利的度过了去,还成了吉庆跟前十分信得过的人。可是马大忠万想不到的是,自己的表现‘过犹不及’,现在竟然被吉庆当做底牌安置在了虎mén要防。自己亲自坐镇威远炮台,余部更是被拉到了后面给沙角炮台做后援……

两天的狂轰滥炸,威远炮台损失严重。二十个炮dòng塌陷了七个,放置火yào的储备室被炙热的炮弹引爆了两个。yào局、官厅也被打烂了,兵房更是尽数被毁。

整个炮台残垣断壁,破烂的不成样子。更原先威风凛凛的架势相比,除了靠海的码头依旧原封不动外,余下的全然变了一副mō样。

马大忠十分想跑去南山炮台,可是他虽然贪生怕死却也知道,作为主将自己这么一逃,士气崩溃,肯定会引起一连串的不好反应,威远炮台丢掉是一定的。

所以他只能提心吊胆的呆在威远炮台。官厅烂了,他不敢再呆在那里,进炮dòng就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上横档岛的东端海面。八艘福船战船严阵以待,它们后面跟着的几十艘大海船以及数目更多的赶缯船、广船、沙船这一级的护卫船,也都是秣兵厉马。

两天的轰击下,威远炮台抵抗‘时’渐削弱,显然已经支撑不能多久了,红巾军的水师陆战营马上就要强行登岸了,这个时候也就是清洋联军出击的最好机会。

就像不解决南山威远炮台,红巾军水师就不可能全军进入珠江东水道一样。清洋联军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红巾军水师抹平阿娘鞋,然后再气势汹汹的向自己杀来。

所以这一战都是注定了的不可避免的

石基水面。

清洋联军战船全部集结。最前列是三艘一排三艘一排,排出了三列的西洋战船,里面除了八艘英葡船只外,剩下的一艘就是被清廷买下的西班牙籍武装商船。

英西翻脸之后,两国人在广州却是好聚好散。西班牙人把军火船以八万两白银的价格卖给了广东水师,然后一群人走陆路到了广东最西边的廉州府,坐船经安南最后带着一船银子回去了马尼拉。

石基到上横档岛只有十多里的水路。很快一直警备中的红巾军水师就敲响了警钟,“大人,前方发现大批清洋战船,距离七八里远。”

瞭望兵迅速报告给了郑一。作为这支战队总指挥的郑一,半眯着的双眼猛地一睁,jīng光四shè。“等了这么多天,终于到报仇的时候了——”两眼中杀机尽显。

外洋那一战是四营五营心头永远的痛,郑一对英葡联军的恨是渗入到了骨子里的。所以,他现在这个位置,李南馨和蔡牵根本就没有跟郑一、吴智清争。

“轰轰……”上横档岛上这时也传来了号炮的告警声。

红巾军期待已久的水面大决战终于开始了。

清军水师中。

一艘大型赶缯船上,琼州镇总兵高海阳正面sè轻松地观望着外面的一切。不单是他,连整艘大型赶缯船上的清兵都是满面chūn风的。

起锚开船,高海阳最后一眼看向广州,“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还各自飞呢。总督大人,可千万别怪我高某人不忠,要怪只能怪你们满清气数不够,出了红巾军这样的妖孽”

江南、岭南可不比两湖四川,乾嘉年间那真正的一直是太平盛世。虽然外洋海盗不少,可只能算是附皮之癣,无非痛痒而已,怎么可能出现翻天之祸呢?对于一直在广东水师当职的高海阳来说,红巾军能生生造出如此大势,只能归类于‘满清胡人,气数不够’且红巾军太妖孽。

路吉超老了,心理上也有障碍,比不得李南馨,所以日后虽然有大功在身,可也不会进入红巾军军界了。但高海阳不一样,总兵之职的他至今才五十有一,对于高层将官而言,年岁还算不上太大。所以对于红巾军,他跟路吉超的‘期盼’完全不一样。他还想着像李芳园、孙大刚、陈名魁一样在红巾军里再展一次身手呢

清洋联军先锋是九艘西洋战船,里面仅有的两只双桅战船当仁不让的冲在最前面。指挥官是葡萄牙海军少校法瓦乔。

论海战英国人当然是排在第一位,可是武装商船不能比正规海军,船员素质要差上许多的。而且船队中葡萄牙的实力也占优,仅剩的两只双桅战船中就有一艘是他们的,六艘武装商船中也有三分之二是葡萄牙籍的。英国人本来是有两艘双桅战船的,加上四艘武装商船,船只数量虽然少了葡萄牙籍一艘,可是实力毫不逊sè,之前时候船队的主导是归于英国人的。可是之前的那一场海战中,一艘双桅战船被打沉,另外有损失的两艘武装商船,实力一下子就滑落到了葡萄牙人下面。

此次法瓦乔担任总指挥,是毫无意义的。

英葡两国人的脸sè都很凝重,他们之前已经知道了红巾军的那八艘福船战船。明白双方的水面力量对比,自己已经落入了绝对的下风。

可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红巾军的要求,英葡两方高层都不可能答应,他们现在只能联合清军水师跟红巾军一战。

两方水师的距离迅速靠近,虎mén攻防战一来,红巾军战船今天第一次跨过了上横档岛这条线,进入了更内的珠江水道。

两军在狮子洋处相会。那地方是进广州的珠江主水道,五六里左右的宽面虽然不是很宽敞,可是水战也差不多够了。

复仇心切的郑一率先下令发起了攻击。二十来艘车船从八艘福船战船身后快速驶出使,这些船不比水师一营的铁甲战船,可却是最近几月时间东南水师特意督造的。

它们船上没有配置重型火炮,总吨位重量还不及一百吨大。上面的攻击武器只有直shè短炮和威力巨大的火箭筒以及水龙弹。

就像是日后的炮艇和鱼雷艇的hún合体,只适合贴身近战。

虽然有了福船战船,可是郑一、吴智清还是放出了自己早就开始为西洋战船准备的杀手锏。

当初外海一战,英葡船队为何损失惨重?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看不起水师四营和五营,仗着自己船大炮多,méng头往前冲。结果给了红巾军水师装备的直shè短炮可乘之机。

在陆地上,直shè短炮多是用来发shè霰弹甚至直接就是铁砂,可是在水战上,直shè短炮不仅可以用来发shè霰弹大规模杀伤地方战船人员,更可以改装二十多斤的重型炮弹,破开船体船身。

英葡船队之所以损失惨重,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在于此。他们一个劲的往密集处钻,距离拉近,给了红巾军可乘之机。

战后总结,这一点被郑一、吴智清等人着重提了出来,并且立即着手进行了显出眼前这一幕的造船计划……

以车船的行进如飞配合着直shè短炮以及北边再度传来的水龙弹,以小博大,不信就咬不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