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五十三章 临战反戈这一击真漂亮

三百五十三章 临战反戈,这一击真漂亮!

三百五十三章?临战反戈,这一击真漂亮!

ps:过年了,祝朋友们一帆风顺二龙腾飞三羊开泰四季平安五福临mén六六大顺七星高照八方来财九九同心十全十美百事可乐千事吉祥万事如意

车船的速度和灵活,直shè短炮、水龙弹、火箭弹近战的暴强威力,两两结合的产物就是对付西洋战船的最好手段。

没有防御不害怕,只要能打沉洋船就认了

看着冲来的二十多艘车船,法瓦乔脸上脸上lù出了一丝不屑,作为欧洲海军军人,法瓦乔从内心底里看不起中国的航海力量。

一百吨都不到的车船在他眼里完全是视若无物,“命令各船开炮,打沉它们。”不过他还牢牢记着前次海战的教训,想了想,法瓦乔还是再次下令道:“告诉各船,不可近身。”一定要远距离击沉,而不是放到近处采取准确度更高的炮击。

红巾军的直shè短炮直让法瓦乔想到了英国海军的卡隆炮。几十磅重的炮弹,都是近战时专mén毁船破船的魔鬼

不过今天法瓦乔认为不可能再出现上次海战的惨景了,红巾军直shè短炮虽犀利,可是shè程短是一无可弥补的缺陷。他们清洋联军是顺流而下具有水利,固然东南风向对他们很有影响,可是对面涌过来的二十多艘小船,法瓦乔自信,九艘战船很快就可以把它们送进水底。

“弟兄们,使劲蹬啊”郑国华站在船舱底大声的给水手鼓劲。

车船灵活而且速度快,可是有得到就要有付出,为了灵活和速度,车船也付出自己的防御。

只要想想都明白,一艘船两侧装上了多组易碎的轮桨那,对船体整身的稳定xìng会造成多大的破坏。

如果一艘同吨位大小的沙船、广船,需要挨上十炮才能沉底,那么一艘车船估计五炮就可以见水龙王了。

跟水师一营的铁甲战队的成员一样,四营五营组织起的这支车船队伍,船员人选也同样是军中最敢效死效力的。

而身为四营高层的郑国华之所以也出现在战船上,是因为当初外海那一战,他的部下不仅损失惨重,本人更失去了唯一的一个弟弟。

与英葡洋船仇深似海的郑国华当仁不让的占据了车船首领的位子。

“哦,上帝,这是什么船?”法瓦乔惊呆了。对面那二十多艘小船明明没有装风帆,为何速度会这么快?

其余七艘英葡洋船上的人也都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冲来的车船。他们从没见过这么古怪的事。

车船不装风帆是为了战斗中保证水龙弹的瞄准稳定,有风帆在船,速度固然更快了,可准确度也随之要下降了。

车船只是在珠江内活动,又不是进大海,人力完全可以支持的下。

九艘西洋战船中唯有清军水师占据的那艘西班牙武装商船一些照旧如故,红巾军水师一营铁甲战队的一些消息早就传到了广东水师的耳朵中,车船嘛,有啥子好稀奇的?

“轰轰轰——”

这艘被新命名为武威号的武装商船首先喷出了炮火。

紧随其后,英军双桅战船进取号也打出了自己今天一战的第一炮,是以冲锋在最前的郑国华指挥船为目标的,此时双方距离已不足四里。

武威号和进取号开炮后,余下的七艘战船也纷纷开炮,同时九艘战船开始变换队形。三列并成一排,每艘之间的间隔百十米,排成一个不太规则的斜线。炮口统一指向了冲锋中的车船。

一线列队,铁甲战船不出现前,海军的这种战斗方式就永远不会发生质的改变。

战列舰,战列舰,它们之所以被冠此名号,原因就在于此。

车船没有进行反击,如果是铁甲车船还好,毕竟有船首炮。可是眼下的这队车船,却是真的什么远程重炮都没有。

两里远的距离,二十六艘车船被击沉了三艘,击伤也是三艘。损失如此重大的原因有二:一是自己本身防御就不牢靠,挨上几炮就不行了;二是船上装载的火箭弹、水龙弹和火yào桶太多。

下沉的三艘车船中有两艘都是被一炮命中后立刻引起了火yào爆炸,炮弹没有要了车船的命,爆炸却直接摧毁了它们。

伤的那三艘则是好运的没有发生爆炸,再有的哪一艘下沉的是一连在同一部位挨了三炮,船底被打穿。

小小的车船没有密水仓,所以排水不及,接着缓缓沉没。

高海阳站在大型赶缯船上一直在用千里镜望着前面,红巾军车船损失严重,可他的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多了。

沉伤了六艘,剩下的还有二十艘呢,足够九艘洋船喝上一壶

“大人,大人”桅杆上的瞭望兵高声大叫着,“威武号发来信号,要我镇立刻上前——”

什么?高海阳一愣,转移过千里镜望向威武号,果然看到上面的旗兵正在挥动着令旗。

虽然已经觉决心反正了,可高海阳这时还是忍不住爆出了一阵冲顶怒火。吉庆借刀杀人,可真是一点机会都不放过

两广总督节制二巡抚、三提督、九镇,统辖督标五营,还兼辖本标水师。两广水师督标本来还不到一千人,可现在半年时间的扩充已经增到了一千五六百人,本是参将职,也水涨船高提到了副将职。

武威号买进后就立刻被吉庆拨调进了水师督标,成为了督标水师副将胡振声的座船。

现在胡振声招琼州镇上前作战,那肯定也是吉庆授意的。

就跟蒋中正用杂牌军一样,现在的琼州镇在吉庆心中也已经是杂牌军了。

“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高海阳狂怒中嘴角诡异的一笑,但通体散发出的那股肃冷杀机却让他周边的一众亲兵纷纷不寒而栗。

能随着路吉超坐到总兵的高位,高海阳也不是白给的,吉庆要借刀杀人,他却也从中迅速看到了一个极佳的机会。那就是将计就计,然后迅速反水,琼州镇位列中间,彻底隔开九艘洋船和身后清军水师的联系,包饺子了这九艘洋船

…………

“这是神马状况?”

继续冲锋中的红巾军车船突然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清军水师中部队突然反水,十多艘赶缯船不仅没有从九艘洋船间的空隙突出来,然后上前与车船接战,反而开炮轰击九艘洋船,更是堵住了九艘洋船的退路。

这突发的变故,不仅呆住了红巾军一方,连清洋联军也呆住了,就是琼州镇的相当一部分人也纷纷傻了眼。

高海阳要反水,却也不可能肆无忌惮的在营中宣扬,他能招呼的只有几个绝对信得过的亲信。琼州镇里的大部分人还都被méng在鼓里呢

“弟兄们,满清胡虏气数已尽,我等归降汉王才是活路”

“满清上下,贪官污吏横行,不为天下主——”

“高大人已经降了红巾军,你们还不快快反戈——”

“想活命的就跟着高大人反正,死心塌地效忠满清的,只有死路一条”

“大家都是汉人,跟什么满清,汉王才是真龙——”

一声连着一声的叫喊,传播开来后很快就收到了效果,大部分的琼州镇水师迅速跟着高海阳向往日的同袍举起了刀枪。而剩下的一些犹豫不定的琼州镇战船,再受到反应过来后的清军剩余水师的进攻后也迅速进行了反戈,只有少量对满清死心塌地的军官带领着脚下战船对同镇的袍泽扬起了炮火——

琼州镇的突然倒戈,和对同僚进行的宣传、攻击,立刻就让清军水师大luàn。虽然反应过来后的清军战船也向琼州镇开起了火,可是此刻谁都清楚,这一战清洋联军败局已定。

作为水师营的高层,郑国华是知道一些军情局内幕的,知道在清军水师中己军有内应在。可是万万没想到内应的临阵反戈一击会如此美妙

没了退路的九艘洋船,简直就是板上鱼ròu嘛

“弟兄们蹬,蹬上,上啊——”

高喊一声他就扭头跑上了船板,距离没剩多远了,自己的该回到战斗岗位上去了。

法瓦乔整个人都当机了。这种状况下他还能怎么做?

是拼死一战还是……?

战场前面的红巾军水师部。

伏bō号上郑一已经跳起脚在大笑了,高海阳的反戈一击实在是太漂亮了。“升旗,全军进攻——”

还有什么好犹豫的,眼下就是定立乾坤的最好机会

九艘洋船失去了所有的信心,也失去了统一的指挥。法瓦乔连自己都顾不住了,又哪里有空闲去指挥别人?而且很显然,这个时候他就是再指挥下令,又有谁会听从?

短暂的距离车船飞速杀到。

“轰——”郑国华所在指挥船首先发出了一炮。二十四斤重的铁弹,换成西方磅计就是三十二磅级的。

平直的弹道,短暂的距离,带来的却是jīng准的命中。一炮正中英籍双桅战船海奥新号后舷。

不过在命中敌人的同时,指挥船也被敌人说明中,船头甲板挨了一炮,脆薄的船板直接被dòng穿。

但也幸好是前板,对车船的整体损伤很小。

郑国华指挥着车船在继续靠近,它靠近洋船已经只有百多米的距离,在葡萄牙籍武装商船加普略号侧面,左舷两mén直shè短炮连发命中。

加普略号上响起了惊呼声,两枚铁弹全都击破了加普略号的船壳,打进了船体内部。接着它又对进取号发shè了右舷的三mén直shè短炮,然后向着海奥新号靠近。

车船的灵活和速度是它们在近战时最好的防护武器。但周围都是敌船的情况下,郑国华指挥船的处境也是极其的危险。只是这份危险的同时也使得它拥有者巨大的良机。

两枚火箭弹先后命中了海奥新号,郑国华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弟弟就是死在米字旗船只的炮口下,所以他把复仇的目标对向了海奥新号。

不过九艘洋船也不是光挨打不还手的,指挥船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又挨了两发炮弹,一枚贯穿了船体上部的舱房,另一枚击中了左舷船帮,两mén直shè短炮消失不见,直接从炸出的口子里掉进了珠江,两个个炮位的组员两死三伤。

可郑国华依旧感到幸运,因为挨了三炮,却都没有引起火yào爆炸。

距离海奥新号不远的己方指挥船停了下来,水龙弹预备发shè。而在此期间,剩余的两枚火箭弹也全部shè出,全部命中海奥新号。

四枚火箭弹几乎把海奥新号面对红巾军这一侧的船舷给炸没了,可是想要它沉没却还远远不够。

指挥船停下shè出了两枚水龙弹,可这短暂的停顿却也让指挥船付出了巨大无比的代价。作为最出风头的一艘车船,它受到了西洋战船们格外的照顾,连续三发铁弹和一枚霰弹命中了它,两弦的直shè短炮和船帮直接被击毁炸飞,余bō引燃了一旁的一桶发shèyào,爆炸声中指挥船的右舷甲板完全飞上了天,整个都被掀了起来。

两枚水龙弹在江面上滑出两道白白的水痕,直扎向不远处的海奥新号。片刻后,伴随着轰隆的巨响声,两道水柱从海奥新号侧舷船底冲天升起……

随着海奥新号的沉没,郑国华的指挥船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事实上,在六mén直shè短炮尽毁后,四枚火箭弹和两枚水龙弹也发shè了出去,整个车船上除去剩余的两枚水龙弹外,已经完全丧失了进攻能力。

船板的爆炸停息后,指挥船就已经在慢慢下沉。爆炸的余bō完全震坏了轮桨组,江水迅速的灌入船舱……

郑国华被爆炸bō掀飞到了江中,完全丧失了意思,额头汩汩的流血,浑身上下也都有不少的伤口。但车船上还有生还的成员,救起了他来,虽然一身重伤可好歹是保住了xìng命

一艘小小的车船能取得如此大的战果,这就是武器的巨大优势

虽然不是所有的车船都能取得郑国华的战绩,可是当郑一带着大部队赶到时,九艘西洋战船已经沉没了五艘,余下的四艘也全部尽伤,纷纷打出了白旗。

而出战的二十六艘车船,现在还能飘在水上的也只剩下了五艘,其中不乏已成空壳者——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