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五十四章 悲哀莫大于心死

三百五十四章 悲哀莫大于心死

“哗啦啦,哗啦啦——”两广总督府书房中,很长时间都在响亮着这种声音。== . 首.发 ==

一切都归于平静之后,中军副将安巴图推开房mén走了进去。吉庆此时坐在书案后的座椅上,原本放置着笔墨、纸砚、书稿、文信、镇纸的书案现在已经光秃秃的一片,上面所有的东西,连同背后书架上的古玩书籍都粉碎洒落在地上。吉庆脸sè沉寂yīn鸷到了极点,浑身都散发着一种让人心悸的寒肃,就似是一匹正在tiǎn舐着伤口的受伤野兽,敌视一切的外来人。

“大人……”安巴图略有些迟疑,可顿了一下后还是硬着头皮禀告:“逆贼路吉超家已人去楼空,全家都消失不见了。”他审问仆人得知的消息是,大战开始前,路吉超家眷以为大军祈福为由去了城外光孝寺。当时路吉超留在家,只是将自己关闭在了书房,所以此消息并没有引起吉庆、英善的注意。可水战大败琼州镇反水的消息传回广州后,安巴图授吉庆命包围路吉超府,却发现书房里的路吉超已经人去无踪,竟是在之前时候就耍了huā招。

安巴图率部骑兵急赶至城外光孝寺,不语分说的闯了进去,自然,也是一场空。

“大人那彭承尧……”

路吉超已经反了,跟他同样境遇的彭承尧会不会也已经反了呢?安巴图没抓到路吉超,可他有把握抓彭承尧,因为彭承尧本人以及全家现在还在广州城内。

满脸yīn鸷的吉庆听到彭承尧的名字后却化开了两分,“彭军mén对我大清忠心耿耿,你日后不得无礼”彭承尧没有跟着路吉超一块跑,冒着很大风险留在了广州城,吉庆现在却又重新相信了他。

毕竟在情理上讲,彭承尧若是与路吉超同谋,那么他不可能不也趁着这个机会逃走的。留在广州,简直就是身处虎xùe。

可是吉庆又哪里能想到,不入虎xùe焉得虎子?彭承尧不现在留在广州,如何能发挥出他的真正作用?

红巾军想要拿下广州城,可却不能不防吉庆山穷水尽后的丧心病狂,万一他使luàn兵在最后一刻毁了广州城,那红巾军可就罪莫大焉了

内jiān,一切都是在‘内’时作用更大,跳出了明面上,那还有什么大威力?只靠彭承尧自身的那一点影响力,比对起其继续当内jiān的作用来,微小的可就太多了。\\??WW.. 书mí群2∴⑴㈨⑸\\

红巾军。

与哀缟一片的广州城不同,大获全胜的红巾军水师此刻真是兴奋到了极点。高海阳确确实实立下了今日之战的第一大功,非是他如此漂亮的反戈一击,陷进去了清洋联军九艘全部的洋船,更令整个清军水师士气大丧,无了战心,今日之战,红巾军水师即便是能得胜,损失也肯定不会小。

又哪里会像现在,简直是以九牛一máo的代价来换取一头完整的牛

“高将军,请——”

香港岛上的庆功宴上,高海阳被请到了首席。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今个立了大功,更是因为蔡牵、郑一、吴智清、李南馨等人明白,有了如此大功劳旁身的高海阳,下一步肯定会被梁纲重重的加赏,极大地可能就是会以他部为主力,再组建起一个新的水师七营。

未来的时候,高海阳极有可能就会与他们站在同一个高度上。现在正是做先期投资的好机会了

受如此礼遇的高海阳一方面大大的感到受宠若惊,另一方面却也对自己来日的前途大大的增长了信心。心底里是由衷的感谢自己的老上级路吉超,给自己找了一个如此好的出路。

他的家人都在罗定老家,在粤西,哪里距离肇庆府只剩一步之遥。红巾军的招呼早就已经打到了地方,有肇庆的红巾军照应着,安全肯定不成问题。

后顾无忧,前途无量的高海阳,此时此刻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水战大胜的消息传回了广州,自然也会很快就传去惠州。

正在等待消息的张世龙接到战报后高兴地简直是一跃而起,一边快马加急送报南京,另一方面就火速下令前线各部加紧攻势,决不能让东莞一线清军主力安然撤回广州。

虎mén防线全失,吉庆无论怎样想,都必须收缩兵力。或是死守广州,或是北蹿赣南,两种选择都是以收缩兵力为前提的。

所以,现在的东莞一线红巾军,就应该大举进攻,死缠着清军不放。想要退回广州,怎么的也要留下一块féiròu。

原本似乎纠缠一起久久无期的广州之战,经水战一捷,情况瞬间就明朗了开来。本来就已有优势的红巾军彻底占据了胜面,眼下就仅剩如何收尾了。

可是对于广州城内的百姓商家而言,这个时候才是真正最令他们胆寒惊怕的时节。因为战事就要在广州开打了,不过对于中国城市而言,几千年的战争史里有不战而降,有望风而逃,却还没有不设防城市这么一说。

所以不管怎样,广州城一战是在所难免的了。

快马加急在飞速向着南京奔驰,东莞一线的红巾军也在全力向着东莞、新安和增城发起进攻。如张世龙认为的那样,接到吉庆回兵广州的命令后,三地清军都只能留下一部断后。而这断后的一部的最终命运自然也是早早被注定的,对于进攻中一直在啃硬骨头的红巾军而言,断后清军还真真是块大féiròu。

两广总督府。

吉庆、书敬、英善、彭承尧、富灵阿等一众满清清军大员悉数聚集在一堂。彭承尧坐在吉庆的下手二位,前一列是首位广州将军书敬,次席广东巡抚英善,看着堂上的一众人,他面上颜sè不动,心里却是感叹连连,红巾军的军情局实在是把吉庆的xìng格估mō得一清二楚,自己决定留在广州时还在提心吊胆,现在却已然高高在堂上。

“今我军势已败,大军是守是走,诸位将军大人都有何见教?”

吉庆的话收拢了彭承尧的心思,竖起耳朵,他准备仔细听着堂上众人的意见。作为一个刚刚重新赢得了吉庆信任的汉人提督,彭承尧要做的只是俯首听命,而不是开口发表意见。

副都统富灵阿是增城战场的主将,也是一众满清高官中唯一的一个亲临战场者,他很了解现在清军的状况,水战大败,背腹收敌,清军的士气已经大大的低落下来。

守城只有死路一条。

富灵阿虽然对满清忠心不二,可却并不愿意就这么死在广州。富灵阿首先提议北上赣南,然后大军从赣南转移到湖南,以保存实力。

彭承尧心中窃笑,富灵阿这个提议纯粹就是异想天开。广州清军全是粤桂子弟组成,你突围去广西还有人跟,可到赣南、湖南吗,看看路上会跑掉多少?

这又不是之前的出省作战?而是落省逃跑,能有太多人跟虽才是怪事

吉庆眉头皱了起来,他虽然没有想得太深,可是别的不提,单是广州的工匠和钱粮他就绝不愿放弃,他从心底里不愿意弃守广州。如果是汉人大员提议,吉庆立刻就已经大声斥责了,可是提这个意见的是富灵阿,又是他自己开口要众人‘讲话’的,所以有气也只能暂时忍着了。

富灵阿的提议引来了一众总兵官的附和,他们身份也是尴尬,与彭承尧差不多,所以不敢当出头鸟。可是富灵阿第一个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一帮子总兵官自然紧随其后。

书敬不通军事,可是当官的眼sè却是有的。一看堂上架势,他自己本人又清楚吉庆的真实想法,就立刻接上口了。不给吉庆发火的机会,也免得损伤了颜面。

这个时候,富灵阿一帮人代表的是整支军队,吉庆虽是两广总督,可也不能闹僵了。两者间退步的那个一个,书敬选择了吉庆。

“吉制台,广州水路断绝,西去mén户肇庆又已失,已然成为一块孤地。守之无用,弃之大军却可活……”说话间书敬向着吉庆递了个眼sè。

作为广州将军,总管两广一切军事,书敬的话说出来也就等于是给今天这次军议定下了调子。

随后就是商量起了撤退步骤,半个时辰不到,事关广州安危的这场重要军议就散伙了。

彭承尧始终没发一言,但走出总督府后他心里头却充斥着无比的高兴。吉庆yù自寻死路,自己保下广州的可能xìng就大大增加了。

一群人散去,大堂上只剩下了吉庆和书敬以及英善三人。

“书大人,适才何出此言?广州城何等重要,腥膻之地,火器工匠、银钱粮秣因有尽有。我军即便是困守孤城也能支撑个一年半载,而且还可以牵制住大股逆匪……”

“制台大人,军心已luàn,战意全无,众将皆愿北去,不愿守城,局势不可为也”英善替书敬答言,脸上没有一丝的怒sè,却满布着寂落。

悲哀莫大于心死,英善现在就是如此。对于大军的前途和自己的未来,他已经完全不抱希望了

本来还怒气冲冲的吉庆,骤闻此言,身子一晃,脸sè唰的一下蜡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