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六十七章 诛杀和

三百六十七章 诛杀和珅,乾隆的最好祭奠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六十七章?诛杀和珅,乾隆的最好祭奠

如果听到梁纲的心里话,中国的钱庄和票号是会哭泣的,因为他们实在太冤枉了。*\\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

中国本土土生土长起来的金融机构,内中最具代表特sè的就莫过于晋商的票号和浙商的钱庄。

通俗地讲,票号就是玩票的,钱庄就是玩钱的。这一点上,它们的发展轨迹与欧洲同行是相当的一致。

在欧洲,无论是早期的威尼斯、热那亚,还是后来的荷兰、英国,金融与贸易都是密不可分的连体婴。他们相伴而生,又相互促进,还要相互借力。

欧洲最早的金融机构一样来源于商号,在一笔笔的商业活动中,商业对金融业的服务需求日益增大,最终导致的就是专业xìng的金融服务机构的诞生,金融业也从此与商业贸易分离。中国的票号、钱庄发展也莫过于此,双方的起始皆在同一个点上。

中国的票号业源于山西,而不是经济发达和航运便利的东部沿海,这确实令人觉得奇怪。可要仔细的想来却也合乎情理。

晋商,明清五百年间一直都是中国商帮的顶梁柱,他们走南闯北的魄力和吃苦耐劳的坚韧,使得其很早就在中国商业版图中脱颖而出。

尤其是明末清初时期,晋商范永斗、王登库、靳良yù、王大宇、梁嘉宾、田生兰、翟堂、黄云发等八大家,以塞外经商为名,暗中为满清输送军需物资和情报。他们在满清最困难的时候给满清提供粮食,可以说是那个时代鼎鼎有名的汉jiān家族。满清入主中原后,在顺治初年即将范永斗、王登库、靳良yù、王大宇、梁嘉宾、田生兰、翟堂、黄云发八位山西有功之商召入京城,赐宴便殿,入籍内务府,封为皇商。

有了这八大皇商当先锋,清朝时期晋商的发展就更加的大跨步了。足迹遍天下,很快就在康熙初年发展成了南北两大贸易体系——粮船帮和骆驼帮。前者奔bō于各省江河口岸,后者远涉万里,足迹直达méng古、恰克图,成为中国茶、丝、布、粮、铁等商品最大的贸易商,也建立起中国最早最为庞大的贸易网络。

与欧洲犹太金融家族崛起的道路不同,晋商的票号汇兑网络脱胎于上万里、从业数十万人的庞大国内国际贸易网络。^^网^e^看?免费?提供?^^而犹太人的金融网络则发迹于金钱兑换、存款放贷、票据jiāo易等纯货币业务。两者的共同之处在于,强大的网络辐shè能力所形成的规模效应和快速便捷优势。当网络优势一旦确立,则后来的竞争对手几乎难以chā足。这也是后来浙商的钱庄始终无法在远程汇兑业务领域超越晋商票号的主要原因。

浙商缺乏足够庞大的网络,致使其钱庄规模普遍偏小,最终也难以形成类似欧洲犹太人金融业那样的庞大的金融帝国。

而且由于晋商的贸易网络覆盖面太过庞大,在jiāo通不发达的时代,资金往往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周转一次,也严重制约了商人生意的扩大发展。同时,远程运送现银时间过长,路途也不安全,因此客观上需要一种便捷的远程资金调动方式,这就是票号起家的核心业务:远程汇兑。

票号的汇兑网络形成了巨大的金融网络优势,在此基础之上,原本也有希望发展成为类似于欧洲犹太人金融家在西方所奠定的“金融高速公路体系”的,从而垄断信用与资本流通的大动脉。

然而其总部设立在山西,始终都缺乏着地利优势,没有在国内经济中心江南建立自己的总部,从而就使得决策层远离了最具增长潜力的贸易金融服务的中心,也丧失了主导新兴的商业汇票jiāo易和其他金融市场的机会;再由就是中国特殊的社会情况,没有土壤和空间去培育战争债券和国家债券的生长壮大,票号仅仅将业务局限在汇兑领域,固步自封,最终也只能被外国银行和官办银行逐步侵蚀掉其生存根本的汇兑业。

金融市场,尤其是形成国家融资的核心力量——各种国债和各类票据的jiāo易市场,因为中国本土强盛的封建帝王制,而使得票号与钱庄,双双都没能完成这一重大历史使命和转折。

落后就等于死亡。原历史时空中,兴盛一时的山西票号和浙江钱庄纷纷倒闭关mén,最终让银行这个外来户占据了中国全部的市场,不能不说是清末中国诸多悲剧中的其一。

然而在与梁纲看来,在他这个金融mén外汉看来,银行的制度确实要比票号、钱庄都来得强。看它既能存钱贷款,也能兑票贴现,完全是兼顾钱庄、票号两者的优点么。

封建国度,一切都是以上位者的意志为转移的。不管真实历史上的钱庄、票号多么可惜,梁纲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成立国有的中央银行,那么不久的将来,票号、钱庄就肯定会劫难迎头。

………

北京。

时间不自觉地就进入九月了,但已经被放在火炉上烘烤的满清朝廷这个炸yào桶,这些日子来却一直是风平làng静。

非是这数月来宋标始终能察觉出一点不对的苗头,这么长时间下来他自己都要等的耐不住了。

嘉庆,高高坐在紫禁城的龙椅上,几个月的时间,冷眼旁观着和珅一党在朝堂上的跳腾,没有动手,但却绝不是不打算动手了。他只是在麻痹着和珅,麻痹着福长安,麻痹着所有人,为此他甚至将九mén提督这样重要的位子都让了出去,而只是在等着一个可以让他一击致命的机会。

现在,九月份了,乾隆的诞辰到了,这个机会也终于到了。

宫殿中,嘉庆帝一个人静静地呆着。他在想着自己的一生……

母亲魏佳氏,乾隆朝的第三个皇后,却只是个下下等的包衣出身。什么是包衣?那就是给人家里当奴做仆的奴才,真真正正的奴才,即便是属于正黄旗,是给皇帝做奴才的,可还依旧是令人瞧不起的包衣。

母亲从一宫nv,步步高升做上皇贵妃,最终至皇后,中间吃了多少的辛苦才给自己挣来了嫡子的名分。可惜二十二年前薨逝了……

从嘉亲王到皇帝,嘉庆帝的心里却如冬季的天空,充满了浓重的yīn云而又寒风嗖嗖。因为他深知道自己父亲是个什么人,就有如帐幕上的燕巢,稍一不慎,有个风吹草动,就会巢倾卵破。

所以做皇帝的第一年,他始终对乾隆陪着千万个的小心,乾隆笑,他才笑,乾隆怒,他才怒,不敢多走一步路,不敢多说一句话。对和珅这个乾隆最恩宠的大臣,他也是毕恭毕敬的,甚至以‘相公’呼之。示之以庸碌,松懈乾隆的警惕xìng……种种做法,为了就是能够顺利亲政。第二年,乾隆死了。嘉庆心中很是有一抹悲伤地,特别是乾隆死之时还口吐鲜血,念叨着不甘……

难堪的局面让嘉庆放弃了立马清算和珅,拨luàn反正他要用和珅来稳定动dàng中的朝局。

可惜,和珅的反应极其迅速,他固然是稳定了朝局,可也霸占住了权力要害。

嘉庆心中三思,不得已就又放了和珅一马。因为有了准备和警惕的和珅,并不是一块好啃的ròu骨头。嘉庆要诛杀和珅,但也绝不愿闹得不可开jiāo,整个朝廷分崩离析。那样的话,对于整个清廷而言都不是好的选择。

宫殿里静悄悄地,似乎能听到外面秋雨落地声音。嘉庆帝理一理他的思路——

事到不得不行的地步了,南方与红巾军之战连战连败,两湖大批的粮草无法运京,却还丢掉了武昌。

天下有和珅在,军兵战力就始终不会称意。必须剜除**的毒瘤,否则国将不国,自己也将落个末世帝皇之号;

要整顿军队就必须铲除**,要铲除**就必须改革弊政,就必须整顿吏治;而要改革、要整顿,就必须首先诛杀和珅——即使为自己的全面亲政着想,为巩固自己的皇权着想,也必须首杀和珅。

红巾军逆匪来历不明,逆首梁纲甚至可能是明末yù孽。而苗民和教匪作luàn却都是地方官吏贪婪敲榨、勒bī暴虐的结果。现在西面的白莲教匪越剿越多,战火越烧越旺,就是由于军队和地方官的**所致,而天下**的根源就在和珅——

必须诛杀和珅,才可为改革扫除最大的障碍。

可是,皇陵前诛杀和珅会不会落个不孝的罪名?杀了他又会不会引起朝野动luàn?时局会不会因此更加动dàng?

祖宗创下的宏伟业绩岂能在我手中衰败?

稍微的一点疑虑后,嘉庆帝心里却又紧跟着充满了坚毅:拯救国家于危难就是对列祖列宗的最好报答。诛杀和珅,根除弊政,整顿军队,dàng平逆luàn,就是对父皇的最好祭奠。

ps:债券对于银行业的发展应该是十分重要的。记得拿破仑战争时期,罗斯柴尔德家族,就是靠战争债券发的家。

而中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的一切都是朕的,皇帝发行战争债券、国家债券,完全扯淡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