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六十八章 和

三百六十八章和珅跌倒(上)

三百六十八章和珅跌倒(上)

处理和珅之事,必须要做到“快”和“稳”,如此才不会引起朝野的动dàng。

~~??~~嘉庆需以“稳”为核心,可是要做到“稳”就必须要做到“快”,他不能圃于国家危难就缩手缩脚,否则的话这个国家早晚要完要趁着这段时间的麻痹效果,趁这一机会打和珅一个措手不及。尽快尽稳地诛杀元凶,如此不仅不会引起时局的动dàng,而且还是他稳定时局的关键。

可是,和珅毕竟是满清朝野的第一大臣,又是乾隆最恩宠的臣子,跟爱新觉罗家更是姻亲,诛杀他,虽然要讲究一个“快”字,可也要做得顺理成章,水得渠成。因此嘉庆首先要做的就是因势利导,营造出一幅诛杀和珅的有利的政治形势和政治环境。

首先要稳定朝廷。若是阿桂还在,诛杀和珅要简单一些;可是阿桂已死,朝中已没有他那样功勋卓著,又德高望重,一人就可稳定局势的大臣。但是王杰、董诰、刘墉等既受乾隆宠爱,又与和珅龃龉,且各个刚正不阿,清廉忠贞,在天下间都素有厚望,应任用这批老臣,遏制和珅在朝中的党羽,就可抵消许多的不利因素和动dàng。

其次要稳住宗室。仪亲王永璇,成亲王永瑆,定亲王绵恩等都可以予以重用,其余宗室皇亲也都可以封赏。他们这些人对和珅早已恨之入骨,自己惩治和珅,他们一定会支持的。

而至于和珅,那就要先稳住他,这段时间里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军政大权都给他。可是人要是死了,再多的权力不也是白搭?他的那些党羽,可以先不加追究,以免与和珅有点瓜葛的人,人人自危。而等到局势稳定之后,再动手也不迟。

总之,在处理和珅这件事中,嘉庆认为自己要坚决果敢,要突出个“稳”字,避免出现朝野时局的动dàng的局面。现在南方已失,北方也受很大影响,天下沦落了一半,哪怕是一点小小的风bō最好也是不出现为上。

冷冷的宫殿中,嘉庆帝在谋划着诛杀和珅的一切具体行动,他要尽量安排得周全,尽量把每一个细节都考虑到。因为这是他继位以来的真正第一仗,是要彻底清扫自己亲政大路上的障碍。慢慢的,一个完整的方案在他的xiōng中形成……

殿外的秋风似乎在寻找什么,夹着细雨到处luàn钻,四面搅旋。「三藏小说域名-?m-请大家熟知」

在谋划如此重大行动的当儿,嘉庆帝有说不出的孤独,他现在极其渴望见到他的老师朱珪,想把满腹的心事和盘托出与朱珪商量。

多少年了,在宫庭里,在陪伴乾隆的时候,他不能独自过问军政大事,不敢吐lù自己的真实心声;写诗作文也要斟字酌句以应付和珅党徒的窥查,皇后喜塔拉氏身体很是不好,作为结发妻子,嘉庆不说跟喜塔拉氏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可心中又怎么可能跟平常人一样呢?但是因为乾隆年老,不喜欢看人悲戚的样子,所以从登基到乾隆病逝,嘉庆都是一副笑脸面人……身边的王公大臣没一个是他的心腹,嘉庆只有对朱珪这个老师才能流lù出自己真正的感情。

然而现在,任何事都已诛杀和珅为前提,为了不引起和珅的主意,此时此刻嘉庆只能空守大殿。朱珪近在紫禁城外,却始终不能轻松自如的踏进宫廷一步。

养心、敬身、勤业、虚己、致诚。嘉庆望着手中镇纸上刻得这十字,这是朱珪当年出京时送与他的临别赠言。多年来嘉庆一直把它当成自己的座佑铭,特别是做了嗣君之后。

朱珪教了嘉庆“勤”、“俭”、“仁”、“慎”,如今嘉庆将最后一个“慎”字,真的是做到家了。

乾隆是生在九月的,下葬后的第一个诞辰,没人要求嘉庆去东陵祭拜。毕竟这段日子红巾军在湖北的攻势愈急,每天都有战报从南方传来。武昌失陷,疆臣殉国,荆州战起,水战疲软……

大把大把的事情等着嘉庆来议,从西部调兵,调多少兵,等等的一切令满清朝野一片焦头烂额。

在这个时候嘉庆突然要去东陵祭拜乾隆,军机处、朝堂众尚书大臣心中虽然哗然纷纷,却也拿不出什么理由来阻止。满清以提倡孝道,儿子祭拜父亲也没必要每年都定时定点的。

时刻想与嘉庆处好关系的和珅第一个站出来响应,其一众党羽也跟着纷纷附和,这一件事立刻就定了下来。何况东陵就在北京边儿上的遵化,快的话一个往来也就是六七天时间,误不了事。

和珅是军机处领班大臣,是乾隆的亲臣、近臣,又是皇亲国戚,自然要跟着嘉庆赶赴遵化。军机处留守的差事就jiāo给了福长安。

这样的安排和珅是满意的很,由自己守在皇上身边,北京城里也还有铁杆哥们福长安盯着,当然会毫无问题。

回家安排了一下,和珅就高高兴兴的跟着嘉庆赶赴了遵化。nòng权耍谋了半辈子的他,哪里会想的到自己自以为是的万无一失,却是自己辉煌一生的终点,是自己踏入死亡的不归路。

他终是麻痹大意了,即便是有直隶科的造谣生事,在嘉庆几个月时间的退让中,和珅老虎也打盹了。

第一天,御驾赶到了通州。

晚上,嘉庆招来了仪亲王永璇、成亲王永瑆、定亲王绵恩。

永璇,乾隆帝第八子。爱新觉罗氏里的真正文化人,书法赵孟頫,犹丽可亲,亦能作平远山水。四十四年,封仪郡王。历史上是嘉庆四年正月,才进封的亲王,并总理吏部。

现在是嘉庆二年九月,乾隆却已经翘辨了,永璇也就跟着成了皇兄仪亲王。

永瑆,号少厂,字镜泉,别号诒晋斋主人,乾隆第十一子,生母为淑嘉皇贵妃金佳氏。乾隆五十四年封成亲王。

与老八永璇相比,这二人可真是一对亲兄弟,也是自幼酷爱书法艺术,加上得天独厚的条件,得窥清宫内府珍藏,而自藏又甚富,书法在眼下时节是名重一时。

永瑆楷书学赵孟頫、欧阳询,小楷出入晋唐,其书法用笔俊逸,结体疏朗,风格典雅。行草书亦纵逸深厚,颇具风采。博涉诸家,兼工各体,与刘墉、翁方纲、铁保并称清中期四大书家。

绵恩,乾隆长子爱新觉罗.永璜二子。为人聪敏恭谨,颇得乾隆帝喜爱。乾隆四十一年,其兄绵德犯事被夺爵,定郡王一职由绵恩补上。乾隆五十八年,进封亲王。

这三人是爱新觉罗氏眼下时候真正能tǐng得上力的主,而余下的诸多王公亲爵就都是已经养废了。

永璇、永瑆俩兄弟,可能是因为生xìng原因,兼之幼年接触的又都是书画素养极高的雅人,所以素来敌视和珅这等贪官污吏。

绵恩则是因为与和珅有政见上的直接矛盾,所以,三人对于和珅都是明确的站到了对立面上。嘉庆完全可以在这件事情上相信他们。

“八皇兄、十一皇兄,朕命你二人入军机处为军机大臣,领军政大事,总理吏部。定亲王绵恩为步军统领,总管北京卫戍及防务诸事。”

福长安不同于和珅,如果是和珅,bī不得已时还可能会狗急跳墙。可是福长安却未必有这胆子。只要自己这边把和珅拿下了,绵恩再拿着圣旨去步军统领衙mén抢权,福长安鱼死网破的可能xìng真的不大。

说到底富察氏不等于旁人,福长安自己也是聪明人,该知道在北京若真的选择了鱼死网破,那么,大清朝这个盛水养鱼的池子也十有**会跟着烂掉底子。再说自己也不会杀他,那么,福长安就应该做出一个聪明而又以大局为重的选择。

“步军统领衙mén是关键之重,绵恩,你掌控之后要立刻调巡捕五营的将官,严密警戒内外城各处,并在和珅极其同党居处布上暗哨。同时宫里的shì卫要彻底清查……”

永璇、永瑆、绵恩三人拿了嘉庆圣旨连夜返回了北京,与此同时,一道密旨也被嘉庆的亲信火速送到了丰台大营。

和珅这时却还méng在鼓里,丝毫不知道冥冥中的一记断头刀已经就要落在自己脖子上了。

第二天天亮,嘉庆御驾继续向遵化启程。然而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就在那个通州城中,在这一夜之中,一百余名御前shì卫被嘉庆的一道旨意给留了下来。

自然,这百余名的空缺,天刚亮就已经被人补全了。

直到了中午时分,和珅才感觉出了一丝不对,他发现之前永璇等三位宗室重臣不见了不说,自己身边也多出了许多生面孔。

和珅可是领shì卫内大臣啊,整个紫禁城上上下下几千shì卫他固然不可能一一认得出。可是嘉庆身边的御前shì卫他却全都见过,只几百人而已,以和珅的记忆力,日久天长下来,他有把握的说他全都脸熟有印象。

可是现在这些人,虽然个个穿着的是御前shì卫服,和珅却从中看到了太多太多的生面孔。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在shì卫中安chā的一些眼线现在全都看不到了……

冷汗瞬间席卷了和珅的全身,不好的预感从心头升起,犹如晴天霹雳,却又似当头挨了一闷棍,他惊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