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七十一章 王刚与和

三百七十一章 王刚与和珅,嘉庆背黑锅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七十一章?王刚与和珅,嘉庆背黑锅

手弩jīshè,一箭穿喉——

淡淡的血腥气在庭院中蔓延。^^网^e^看?免费?提供?^^

作为预备的存身地点,这处村子地主家的小宅院内并没有入住太多人。毕竟丰绅殷德等人是来存身的,而不是来引人瞩目的。

虽然宅院周边的几乎人家都是和珅特意安排调至下的,可是他能力再大也不可能换动整个村子的人家。

一切的一切都注定了这个地点的护卫者人数不多,但绝对jīng锐和可靠。

事实上以和珅的能力和手腕,座下jīng锐和可靠之人绝不会少,但是两者兼备的更是还隐匿于暗处之中的,这人数就显然不多了。

眼前的庭院内只有寥寥十人左右的守卫,周煦尽遣手下jīng锐前去偷袭,可是干掉了院外的两人后,在庭院内刚袭杀了一人,淡淡的血腥气就立刻被余下的守卫嗅到。

人血是十分腥气的,按后世的解释是:人血血红蛋白里的二价铁离子的味道,也就是俗话说的铁锈味。加之今夜里还有一点小小的秋风刮着,血腥气立马就引起了守卫者的警觉。

军情局领头之人,大手一挥,喉咙中喷出一个低沉的‘杀’字。既然已经被发现,那么就改偷袭做强攻吧

二十多人立刻跳进院中,对上迎面扑来的个位数守卫,一阵刀光剑影后顺利的突进了后宅。用时是非常的短暂。

可此时的丰绅殷德、丰绅宜绵两家人,则刚刚聚集起来。深夜中慌忙起身,不少说是随身物品,就是衣服都穿的不整齐得很。

“二弟,带着他们赶快走,这里我来挡着——”丰绅宜绵虽是和琳的儿子,可是年纪却比丰绅殷德要打上半岁,在这危急时刻当然不让的tǐng身而出。

“有谷——”叫着丰绅宜绵的小名,他他拉氏眼泪一下子从眼眶中涌出,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院中的搏杀声屋内的人都听得清楚,丰绅宜绵这么一挡,会是个什么下场,人人心中明了。做母亲的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去死?

但是当断不断反受其luàn,做母亲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身死,做妻子的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丈夫去死,丰绅宜绵今年二十有四,几个孩子也都懂事了,当然也不会看着自己父亲去死……

丰绅宜绵一家缠绕不清,与之相对的是丰绅殷德夫妻俩,他们并还没有孩子,之前固伦和孝公主固然是生下了一个儿子,可是未到一岁就突然间夭折,心神大伤的固伦和孝身子动了元气,直到现在还没发再度怀孕。^^?网?^^免费小说网丰绅殷德父母也都不在,所以对比堂兄丰绅宜绵那热闹的一家子人,他们这边是冷清得很。

和孝是个聪慧的nv人,早在她与丰绅殷德刚刚成婚的时候,针对和珅的情况就对丰绅殷德断言:“汝翁爱皇父厚德,毫无报称,惟有见有日彰,吾代为汝忧。他日恐身家不保,吾必遭汝累矣。”

所以她真的很想立刻拉着丰绅殷德转入密道,可是现在不比之前了。那时她是乾隆最宠爱的公主,家庭中自然是以她为中心,丰绅殷德要听她的话。

可是现在,这般情况,和孝既然已经决定跟着丰绅殷德逃亡,那么往日的一些习xìng自然也要随之更改。她要慢慢变得以丈夫为主。

可是丰绅殷德却是一个真真的厚道人,和珅一mén本就家丁稀少,他自幼就同丰绅宜绵jiāo好,现在也是极不忍看着丰绅宜绵替自己等人去送死。

而就是这么一耽搁,他们再想走可就难了。

红巾军的人手已经冲到了房mén外。

丰绅宜绵急了,冲着丰绅殷德大吼道:“你怎么这么墨迹?快带着她们走。想全死在这里吗?”到底是军伍中人,关键时刻能顶的上。

“哈哈哈,这位想必就是和琳大将军家的公子吧?”周煦在房外听到丰绅宜绵的吼声后,立刻就断定出了谁是谁。毕竟潜伏在北京这么长时间,作为主要观察对象的和珅一mén人,谁的xìng格怎么样他心中早就熟悉的很了。

“你们是什么人?谁派来的?”一个脆亮的nv声开口了。

“固伦和孝公主?”周煦没有立刻回答。

“正是本宫。”既然自己人里面缠扯不清,和孝也就彻底凉心了。但是死之前,她却要nòng明白一件事,外面的那些人,究竟是不是皇兄派来的?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和孝再问了一遍。

“哈哈哈,公主多虑了,我们可不是皇上的人。”周煦心思灵活得很,怎会不知道此时和孝心中想的是什么。“我们是大王的人。”

“大王?”屋内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就连手握着铁棍准备拼死一搏的丰绅宜绵都是一愣神。

“你是红巾逆匪的人?”猛然,和孝像是被踩着了尾巴的小猫一样尖声叫起来。

“噗通——”

“哗啦——”

趁着屋内人愣神,周煦向左右使了个眼sè,两个高手立刻快步冲上,合力一脚踢在房mén上,当即踹了开来。丰绅宜绵反shèxìng的向后一跃,手中铁bāng一横,一头吊着一支板凳就向mén口甩去。

哗啦的声音中,板凳粉身碎骨,木片横飞。

“诸位……”周煦漫步迈进房间。“只要肯乖乖的合作,在下保证,绝不会伤及诸位xìng命——”

梁纲对和珅还是很有好感的,虽然这里面九成的原因是要归结于王刚,因为梁纲本身喜欢的只是王刚所表现出的那个胖胖的和珅,而不是真实的和珅。

可是虽然做上了一方诸侯的位子,但二十一世纪的感官也不可能完全斩断。兼之和珅为他的大业成功也算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几经思考,梁纲还是决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救和珅一命。日后让他隐姓埋名就是。

梁纲的意思就是军情局的意思,周煦对此虽然不明所以然,可是他要做的仅仅是执行而已。眼下和珅已经不抱希望了,那么他的后辈就要绝对保全了。

“哼——”丰绅宜绵鼻子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眼前的周煦,“当我们是白痴,会相信你的话?”

周煦没有丝毫动怒生气,依旧是笑呵呵的看着眼前的诸人,“你最好相信,因为你们没的别的选择。不相信也只能相信”

笑呵呵的面孔配合着嘴中的这两句话,让周煦显得尤为的嚣张。

丰绅宜绵眼睛猛地一圆睁,“调戏爷?”拽棍就向着周煦一bāng打去,“爷我让你调戏——”

武斗,实际上丰绅殷德也是能耍两手的,连和孝也不是手无缚jī之力的弱nv子,可是这点放抗力量又怎么可能触动周煦的优势?只是一挥手,眨眼的工夫丰绅殷德、丰绅宜绵两兄弟就被镇压了下去。

然后一群人顺利的被军情局请了去。

当周煦带人从后院出来时,庭院附近,又有十几人倒地丧命。这些就是庭院周边,和珅之前悄悄安排下的人手了。

人手迅速散去,悄无声息的返回到各自的藏身地点。周煦带人也赶到直隶科在北京城外的一处隐蔽地。

宋标就等在那里呢,见到周煦满载而归,笑容立刻就爬满了他的那一张脸。

“可惜就是没搜到多少东西。”周煦脸上也是笑容堆在了一起,虽然口气似乎有一点不圆满。

“那地方只是个藏身地,地窖里食物不少,但是没放一点钱财。收获都只是丰绅殷德一行人的随身物品。”

宋标听了不置一否,有人在手,财宝还能长tuǐ走了,长翅膀飞了?

“随身带的也应该有不少好东西吧?”

“那当然,我约莫的估了一下价,少说也要一百万两。”周煦脸上没有lù出一丝垂涎的神sè,身在军情局这个要害位置里,他深知道梁纲最忌讳的是什么。

财物清点报表很快就被松了上来。宋标接过手看了一眼,虽然已经听了周煦说总数不会少于一百万两白银,可是当真的看到了清单后,却依旧忍不住要为之震撼。

成匣子的宝石和珍品首饰,简简单单的估价就超过了一百五十万两,还有一叠叠的金叶子和成袋的金瓜子、银锞子……

“错是现在银号不行了,否则的话,银票怕是会带的更多。”

不过这些钱财却不是此次行动的最终目的,宋标、周煦如此大的行动,终究目的是为了挑动满清朝野晃动的。

“副座放心,我已经把那些人的尸首拣出来一些扔在了显眼地方,明天一早肯定会被人发现。而且那个村子里也应该有听到响动的人家,事发后肯定是要报官的。这事一定能宣扬起来……”

军情局需要做的就只是这些,剩下的什么都不要干,那些流言自然会自己冒出来的,然后再稍加以引导,锦上添huā一下,一切的矛头就自然而然的会指向嘉庆帝了。

人就是这样,脑子里的八卦思维永远无极限,而且会越穿越离奇。而更主要的是,北京城,天子脚下,有实力如此做的人,除了事先前就心中有数的嘉庆外,还会有别的什么人吗?

要知道军情局可一直都是隐匿在暗地的,并不为大众所知,在北京也更没有引起人什么注意和被人抓到把柄。

和珅之前是怀疑过,可他费尽心思去寻找不也是两手空空而回?如此,嘉庆帝的嫌疑就是最大。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