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七十二章 和

三百七十二章 和珅——谢幕!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七十二章?和珅——谢幕!

遵化,清东陵。「域名-..-请大家熟知」

顺利拿下了和珅一党,嘉庆只感觉自己是神也清气也爽了,心情好的简直是无以加复。

不过乾隆皇帝的裕陵他还是要祭拜的,带着已经被押禁起来的和珅,给这个毁誉半参的父亲恭恭敬敬的上了香磕了头。

正是因为拿下了和珅,所以嘉庆帝才要对乾隆表现得更加恭敬。

只是好景不长,才隔了一天时间,北京送来的快马加急就让嘉庆帝一阵雷霆大怒。和孝这个最得宠的妹妹,真真是扇了他一记大耳光。心头对福长安的恨,也让他第一次对福长安起了杀心。

可是好事不成双,祸事不单行。又隔了不到一天时间,北京送来的奏报再一次深深地jī怒了嘉庆。

怎么可能?护卫死了,人都不见了,北京城,天子脚下,怎么就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嘉庆第一时间里就意识到麻烦,那一支支矛头最终极有可能指向自己。一盆污水泼在头上,任谁都会暴跳如雷的。

拜祭完裕陵之后,嘉庆就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北京。

而在这几天里,军情局直隶科也在一刻不停的搜刮着一个个保障。对付丰绅殷德来,他们的手段实在太多了。别的不讲,但是为了和孝,眼下丰绅殷德最终重要的一个亲人,宋标、周煦就足够从他嘴里掏出自己所想知道的一切。

于是乎,在嘉庆帝匆匆赶回北京的路上几天里,直隶科顺利的拿到了和珅隐匿起来的所有宝藏,同时也料理了总数近百人的守卫。

与之前的处置不同,这近百人的尸首,周煦都是将他们彻底消失了,不是像他们的同伴一样,被暴尸在众人眼前。

送报南京的密信也是一封接着一封,可以说从现在开始,直隶科已经可以全体进入潜伏阶段了。只等着看嘉庆来如何应对了……

如果在明朝,锦衣卫、东厂、西厂可能早就会发现军情局的蛛丝马迹了;如果是在雍正朝,传说中的粘杆处和血滴子,似乎也会成为军情局的绊脚石。可是现在是嘉庆时期,军情局这样的组织完全是无有专业敌手,如嘉庆、和珅手下的情报组织网络,最多只能说得上是业余。\\??í群3∴\\

嘉庆帝返京之后,依旧是全无头绪,而和珅这边也是丁点也不配合。嘉庆能做的也只是抄没整个和府。

抄没和府自然所获不菲,甚至对比满清现在的情况,嘉庆帝真真是有了吃饱的感觉。如果和珅不是事先前隐匿了那么多财产,且又对嘉庆持坚决不合作态势,丁点口风不透lù,让军情局整个吞噬了下,嘉庆现在的感觉可能就是要撑死了。

和珅明面上的所有财产被抄没之余,和府内被隐藏群群栋房中的一些秘密也大白于众人眼前了。

和珅府内有一座“锡晋斋”,原名“庆宜堂”,源于乾隆所赐“庆颐良辅”匾额。七开间,前后出廊,后檐带抱厦五间。正厅的东西北三面是两层的楼,上下安装了雕饰jīng美的楠木隔段。此隔段式样是和珅家太监呼什图受和珅指使前往紫禁城宁寿宫画下图样仿造的,是明显的僭侈逾制,历史上这是嘉庆赐死和珅的二十大罪之一,现在也不例外。

楠木是价值非常高的珍贵木材,紫禁城所有上规格的宫殿,都有它的身影。以至于到了乾隆时期,整个中国成才的楠木都非常稀少了。

甚至于乾隆为了扩修圆明园,都以休整明皇陵为借口,偷换里面的老楠木。所以,和珅能自己不声不响的盖起一座楠木房,那真真是犯忌讳,逾制的。

除了府邸之外,还有和陵,和珅自己给自己修得坟墓,那规格也是明显的逾制,都超过亲王品级了,比之皇陵也只是差了一点。以至于被当地百姓称之为“和陵”。

反正嘉庆要找和珅麻烦,那是根本就不用发愁的。

随着嘉庆返京,一道道参和珅的奏折也飞一样的送进宫中。其中以军机大臣王杰、董诰,大学士刘墉、给事中王念孙、御史广兴、御史广泰等人最言之确凿。明显个个事先前都惦记着这事不是一天两天了。

地方大员里,直隶总督胡季堂也是火yào充足的对着和珅开火鞭尸,重臣中除了心中大慰的朱珪还保持着一点矜持外,余下的是纷纷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

让嘉庆帝一边恼火的同时,另一边也享受着快乐。

嘉庆没有给和珅太多的时间,他要迅速办理此事,然后盖棺定论给出一个能够安抚大众,不至于闹得人心惶惶的‘答案’。

九月二十七。就在嘉庆回京的第三天,和珅终于走到了自己人生的最后一刻。

没有了历史上固伦和孝公主的求情,可是他依旧没有死的太惨。毕竟是当朝首辅,又是皇亲国戚,乾隆也刚去世不久。嘉庆若就将他凌迟处杀,碎尸于市,对满清朝廷、对嘉庆自己本身都影响不好。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刘墉,这个同和珅一直不对付的老对头为和珅说了一道公道话。“凡心怀不轨者,必以收买人心为重。可观和珅声名狼藉,满汉朝员羽翼虽众,却皆是趋炎附势之徒,内中并没几个人真正地归附他。由此可见,和珅心中并无异志。”

得了这句话,和珅才算真正逃脱了身首异处的下场。嘉庆判决和珅狱中自尽,赐他一个全尸。福长安判斩监侯,并提福长安至和珅狱中,跪视和珅自尽。

和珅在京的主要党羽,大学士苏凌阿,年迈昏聩,令其退休,shì郎吴省兰、李潢,太仆shì卿李光云,以及吴省钦等人俱降黜治罪。和珅已故的弟弟和琳也被追回爵位,并撤出贤良祠。

刑部大牢。

看着嘉庆赐给自己的白练,和珅惨然自笑,感慨万千。不久前还是当朝第一权臣,现在就要沦落到吊死狱中了,可悲啊——

和珅心里很不甘,自童年时,他与弟弟和琳就受够了人间苦难。堂堂一副都统之子,却要被一继母赶出家mén,霸占了家产。和珅还在小小的时候,心底就已经立志——日后定要出人头地。

咸阳宫里学的满腹经纶,以此幸运地被英廉看重,招为孙婿。以此得补shì卫空缺,开始了官路历程。

shì卫而升至都院大臣,内阁大学士,最后只当朝第一人,弟弟和琳也一步步升到封疆大吏,统兵将帅。二十年来,自己兄弟为大清竭尽心力,为太上皇费尽心思,弟弟都死在了疆场,可自己的归宿竟然就是眼前的一根白练……

俗话说人都是盲目的,和珅也不例外。临死之际,他心中愤懑满怀,根本就没想自己曾经做错了什么。想的都是自己兄弟对满清的忠心和尽力,想的都是自己对乾隆的无限忠诚和无线应允。

“吱吜——”

外面传来的开mén的声音。一阵脚步传入了和珅的耳朵,接着再是同样的开mén声,那脚步终于走到了和珅牢狱前。

“诚斋?”和珅吃惊的看着一身囚服的福长安,脸上现出了一丝惊喜。自己倒霉,连苏凌阿都逃过了一劫,唯独福长安被判了斩监侯。

和珅明白,福长安死的可能xìng并不大,到底他是富察家二代四子中唯一剩下的人,嘉庆杀不得他。可是如此判罚却也足够证明嘉庆对福长安的赍恨。和珅明白,这股赍恨中很有可能就有前几天刚从嘉庆心底升起的那一股火。

“皇上有旨,福长安狱中跪视——”

一名shì卫中气十足的嗓音中,牢mén被打开,又一shì卫从后面抬手推了福长安一把。丝毫不理和珅与福长安目光相jiāo间,那对昔日辉煌的回忆,内心的复杂和一股知己相jiāo到来生的情谊。

“跪——”一名shì卫再次大声喊道。

随后就有两人上前,一左一右各自夹住了福长安一只胳膊,然后抬脚踢tuǐ,利索的将福长安摁跪地上。

“和中堂该上路了。”宫里来的赐白绫的太监尖利的嗓音叫道。

和珅点了点头,看了福长安一眼,脸上充满了笑。

临死之时还能有知己至jiāo前来送别,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福长安肯定的回了和珅一个眼神,十多年的jiāo情让他清楚地明白和珅的意思,他还是放不下丰绅殷德、丰绅宜绵那两家,这临别前的一眼是要拜托自己的。

接到福长安肯定的眼神,和珅再无别的可耽误的了,白绫往牢顶上一抛,自己抬tuǐ上了凳子,白绫落下后挽上疙瘩死结,把头往里面一伸……

“哐当。”随着凳子歪倒的声音响起,乾隆朝后期的一代权臣,和珅,就这么的轻易地去了。

福长安心中充满了痛苦,看着半空中挣扎最后无力断气的和珅,他泪流如注。而唯一能做的就是再度下定决心,不负和珅最后一个所托。

冥冥中似乎有天意在,nv牢里的冯氏在这一刻也走完了自己的一生,致死眼神中还带着无限的担忧和留恋。

极受和珅重用的太监呼什图和自愿留下来殉主的刘全,昨日午时三刻就已经成了刀下鬼。

和珅昔日百huā锦簇的后院,吴卿怜、豆蔻殉死,小莺、紫嫣、黑玫瑰等人被遣散,纳兰回了苏凌阿家,长二姑和着一批亲信出城躲在了另外一处隐蔽地,本打算等风声过了,就与丰绅殷德汇合,毕竟那么多的家产,需要一批有经验而且忠心的人来大理。可现在也在军情局的行动下团圆了丰绅殷德。

位极人臣的和珅,二十年辉煌如东去的流水,终要谢幕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