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七十七章 南洋华人中的强人

三百七十七章 南洋华人中的强人!

三百七十七章?南洋华人中的强人!

“数量虽然很多,但是跟我们想象中的一样,东方人的战船一直都是那样的渺小。

”卡里科奇包含蔑视的眼睛不以为意的打量着伶仃洋中游弋着的一支红巾军巡逻船队。

从大东砂遇到第一支红巾军的水师船队以来,到今天为止,几天时间里这支五艘海船组成的小船队已经遇到了整整七支红巾军警戒船队。没有了两艘福船战船打头的另外六支警戒船队,在卡里科奇眼中是那样的渺小不值得一提。

“特使阁下,我们大英帝国任何一支舰队都可以轻松地dàng平这儿的一切。”把手一指不远处的红巾军水师,卡里科奇的神情此刻是那么的张扬。

费特纳姆也在看着不远处的红巾军水师,嘴角挂着一丝微笑回答道:“清帝国的禁海政策确实毁灭了东方帝国的航海业,他们的战船对比我们的军舰来说完全不值一提。”

“可是”,费特纳姆的神情陡然一峻,笑容完全从他脸上消失,正sè严肃的向卡里科奇说:“先生,你一定要记住,东方帝国的战船虽然不行,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毫无一点战斗力。难道我们在南洋打听到的那些消息你都忘记了吗?”

“东方帝国没有外海殖民地,他们不需要huā费大量资金去打造远洋战舰,需要做的只是守好自己的海岸线。而装备了卡隆炮一样的短炮和那种先进火箭的东方战船,虽然渺小,可是依靠数量,它们完全可以覆灭我们的任何一支舰队。而且,从槟城到南中国海我们大英帝国在东方一个补给点都没有,宝贵的舰队是不可能如此轻率地开来中国的。

所以从现在起,收起你脸上的每一丝蔑视,我们需要正视这个古老的帝国。”

费特纳姆是一个合格的谈判代表,在从印度出发向中国来时,他还对红巾军毫无所知,但是一路上的打听,特别是在南洋耽搁的这一段时间,他没有放过沿途经过返回欧洲的任何一只商船,详细的向船长和大班打听着关于红巾军的一切。于是乎他现在了解到了红巾军水师基本的外在力量,和对大型战舰的威胁。

如同卡隆炮一般的近距离直shè短炮,shè程更远一些,威力更大且准确度超高的水陆两用火箭弹。如此两样凭靠,数量巨大的红巾军水师已经确立起了自己在东方沿海的霸主地位。

而至于让兰芳那边的人为之惊叹的福船型战船,且真正的一点都不被费特纳姆看在眼中。那只是一艘双桅战船一般的小型海面战舰,对比英帝国的一级战列舰,完全是天差地别。

“毕竟是火yào的发源地,是一个伟大富丽的文明。虽然被鞑靼人征服后它没落了,如马嘎尔尼男爵所讲的那样,可是千年帝国的光辉不是一瞬间就会完全泯灭的。他们不同于非洲和美洲以及东南亚和印度的土著。

卡里科奇,我希望以后不会再听到你嘴里冒出的任何一句不适合时宜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这个代表团,我是第一位的。”

费特纳姆是印度总督的特使,而卡里科奇只是印度东印度公司派来的随行代表,两人间的主次地位清晰地很。

看到费特纳姆突然变脸,卡里科奇知趣的摊开了双手,表示明白。

使团登上广州陆地之前,送报南京的快马就已经奔出去许久了。

广东巡抚刘文焕先期接待了他们,然后就是东南总督陈广亮,几次的接触下来,陈广亮、刘文焕基本nòng明白了三个使团的来意。于是乎,快马加急再次从广州发出直奔南京。

竟然是三个使团一同抵到广州,其中还有出乎预料的兰芳和苏禄。接到广州快报的梁纲心中一阵稀奇,这三方怎么搅和在一块了?

有谢清高这个南洋通在身边,梁纲对南洋的局势了解自然是在清楚不过了。所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在南洋,除了前世就有耳闻的兰芳之外,华人立国霸地者还真是不少。

比如那婆罗洲上,除了兰芳外,还有一个叫戴燕的小国。首领吴元盛,广东嘉应州梅县人,跟罗芳伯一样也是乾隆中期迁居到婆罗洲的。并且依靠自身能力很快就在当地创建了颇具影响力的聚胜公司,成为当地的华人首领。

罗芳伯刚来只是就是吴元盛手下的小弟,可是后来罗芳伯的威望渐渐超过了他,取代了吴元盛的首领地位,成立了兰芳公司,吴元盛转而成了罗芳伯的下属。乾隆四十二年,罗芳伯在婆罗洲建立了兰芳大总制,吴元盛被罗芳伯派驻在坤甸河北部的戴燕。当时,戴燕王凶残暴虐,治下土人都极怨恨他,吴元盛因此杀死了戴燕王,又被当地土人拥戴为戴燕国国王。

谢清高在南洋转悠的时候,吴元盛已经病逝了,其子年幼,由其妻袭位为nv王。整个戴燕国甚至安稳。戴燕国王位由吴氏世袭四代,直到19世纪中叶,戴燕王国才沦为荷兰的殖民地而灭亡。

此外还有cháo州人张杰绪,在安bō那岛(纳土纳岛)建立也建了个国,此人心比较野,敢自封天子。但是安bō那岛狭地贫,根本无力壮大。

再有就是吴阳,又名吴让,字士侃,马来吴氏王国的建立者。原为福建漳州府海澄县山塘乡西兴村人。乾隆十五年到暹逻南部宋卡(今属泰国,位于马来半岛)谋生。

宋卡原是荒无人烟的地带,吴阳带领华侨开发垦植,使宋卡逐渐繁荣起来,吴阳因此被公推为宋卡之首。乾隆三十四年,暹逻郑信率兵南下讨平洛坤叛luàn,吴阳乘机请为端四岛、五岛燕窝税吏,愿年纳白银五十一斤,郑信准其所请,并封他为子爵。再嘉其忠诚,于乾隆四十年年诏封昭孟,意为城主,爵号銮素汪奇里颂木,府署设廉松。统治宋卡城和大郡候、赛武里、大泥、丁加奴三城及马来西亚吉兰丹、丁加奴、吉打、玻璃市等四州。

乾隆四十九年,吴阳逝世。宋卡有其子吴文辉继位。五年后缅甸东侵,吴文辉抵御有功,现在爵位已经被晋升上了公爵。

事实上这个对吴氏家族兴旺起了至关重要作用的暹罗王郑信本身就是一个华裔,其父郑镛出身于广东澄海县中外莆都华富村人。雍正年间南渡暹罗,居阿瑜陀耶城。娶暹罗nv为妻,生下了郑信。

郑镛去世后郑信被财政大臣坡耶节基收为义子,十三岁进入宫廷,初任shì卫,后升至侯王。当缅甸军入侵暹逻,攻陷大城王朝首都,国王死亡之后,郑信高举义旗,击败缅甸军,复国成功。迁都吞武里,被拥立为王,人称吞武里大帝。

乾隆三十五年郑信统一了暹罗全国,后又多次对柬埔寨进行军事扩张。也派使臣到北京,入朝于清廷。

乾隆四十七年,就在吴阳逝世前两年,在一次宫廷政变中,郑信失势,被送入寺庙。从柬埔寨前线紧急率大军回京的大将却克里拿握了政权,迫郑信还俗,并予以杀害,自己建立了绵延后世的曼谷王朝。

可耻的是却克里奏请北京承认的时候却自称是郑信之子郑华,尤为的不要脸。

梁纲对南洋局势了解的tǐng透彻,之前他还想望着在发兵南洋的时候,能不能先把兰芳跟戴燕收服了,没想到现在兰芳自己就送上mén来了。

连扯上的苏禄,基本情况他也听谢清高介绍了,可以说现在梁纲心中大致都已经有了谱了,对着两方,红巾军会很轻松很轻松。

而真正需要慎重对待的还是英国人,其官方和东印度公司都派出了代表,这绝对是很有诚意与红巾军达成谅解的。

可是谅解归谅解,梁纲也不打算吃上一点的亏。东印度公司往中国贩运鸦片已经几十年了,不给他们一点苦头吃还真以为中国这边好说话呢

下旨招三方使团入南京觐见,梁纲一道旨意也下到了连州军前。

事实上现在已经用不着梁纲再催了,知道梁纲脾气的张世龙,在得知英国使团抵达广州的第一刻就明白——自己一定要尽快解决连州。

对谈判里面的沟沟道道张世龙了解的不多,可这并不妨碍他往这边联想。

两方的谈判马上就将开始了,自己若能尽快的拿下连山,把文森特一帮子人握在手中,这对谈判肯定是有帮助的。

别的不说,只要拿住了他们,还有那些鸦片贩子,拿下了他们的口供,送到谈判桌前这就是一分沉甸甸的证据。

广东,连山。

十里外的军营中,一片肃穆的气氛里,张世龙下达了强攻的命令。

事实上他这个人并不是不愿意打硬仗,而是脑子里总有一台天平,当他感觉打硬仗不划算的时候,他的心就会倾向缓打。

可当梁纲的命令和他自己就能想出的一些借口把翘起的一头压下去的时候,打硬仗也就自然而然了。

说实话,一个将领,有主见不是不好,可是太拗劲了却是极不好的。

“注意拿下洋人,大王有令,要尽量抓活的。”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