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七十八章 谈判憋屈的英方

三百七十八章 谈判——憋屈的英方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七十八章?谈判——憋屈的英方

“这就是中国人的首都?赞美上帝,可真是一座宏伟的城市。==??. 首.发?==”

面对着高高的南京城墙,费特纳姆的shì从第一个发出了感叹声。

事实上在广州时他们就已经发出过类似的感叹,第一次见到中国大城市的西方人,总是在为中国浩大的城市和密集的人口而感到惊讶。

毕竟这个时候,中国人口已经超过了三亿拜红薯的福,估计整个欧洲绑在一块也比不上中国的人多。而且在眼下这个时代,枪炮还没有发展到划时代的地步时,人多,不但意味着市场大,一定程度上更是代表着战争潜力的巨大。

接到梁纲传下的旨意,使团就在红巾军水师的护卫下从广州启程北上南京,这一路上,费特纳姆等人是相当详细的了解到了红巾军的具体水面实力。

那庞大的数量,配上极具威胁力的直shè短炮和火箭弹,真是一股可以称霸东方的水面力量。

费特纳姆曾感叹西班牙人的好运,若是欧洲的消息能够晚一年半载的传到马尼拉,菲律宾西班牙总督拉斐尔德.阿吉拉尔.庞塞德莱昂肯定会派出他那破烂的菲律宾舰队北上南中国海,那样的话自己现在就可以更加清晰地了解到中国短炮和火箭的威力了。而且也不用被西班牙人堵在东万津几个月,因为菲律宾的西班牙人那时已经失去了他们全部的水面战力了。

“虽然很惊奇,可不能不说,马嘎尔尼男爵……实在是不相符。”卡里科奇看着南京城整洁的街道,四边荷枪实弹的红巾军士兵,以及城市内jīng神面貌极好的市民,无奈的对费特纳姆说道。

“可能是因为换了统治者吧”费特纳姆脸上也流lù出了一丝赞同的表情,但还是为马嘎尔尼做了辩解。

十七十八世纪,西方世界正在流传着极度的‘中国热’,欧洲的学者将中国描绘的如同天堂一样美丽富有。可是十八世纪末期,中国的神话在慢慢破裂。马嘎尔尼访问中国之前,英国就已经有了蔑视中国的言论出现,但是并没有得到广大的认同。可是马嘎尔尼访问中国之后,中国神话在欧洲就正式破产了。

满清帝国对马嘎尔尼的来访不以为意,可是马嘎尔尼使团却在东南沿海、北京、天津都做了大量的调查,甚至包括中国的民歌和植物种类。\\??í群4∴㈥㈠㈧\\对中国沿海的军事力量也很了解,当时的炮台他们都看过,最终的认定是:中**队的实力不堪一击。

在详细而深入了解中国之后,马嘎尔尼这趟“失败”的中国之行,让他对中国有了一番经典的判断和论述:“中华帝国只是一艘破旧不堪的旧船,只是幸运地有了几位谨慎的船长才使它在近150年期间没有沉没。它那巨大的躯壳使周围的邻国见了害怕。假如来了个无能之辈掌舵,那船上的纪律与安全就都完了。”他断言,船“将不会立刻沉没。它将像一个残骸那样到处漂流,然后在岸上撞得粉碎”,“它将永远不能修复”。但是马嘎尔尼不主张对中国发动战争,认为那样将会影响英国的商贸收入。他预言,如果中英发生冲突,中国的西藏将出现麻烦,台湾与朝鲜将脱离中国政fǔ,俄国也会出兵侵占中国领土,中国国内将会发生暴*。

原历史时空中的中国在那是就已经开始逐渐远离“世界文明”,中华民族也在那时从世界的一等公民开始暂时滑向二等公民,并最终成了底层的最下等人,中国也有了深刻入骨的百年国耻。

但现在梁纲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马嘎尔尼在乾隆五十九年离开的中国,费特纳姆是嘉庆二年进入的中国,以满清年历为标准,这也才三年而已。

三年时间,一场动luàn可以席卷全国,可是三年时间,市民的jīng神面貌就能完全改变吗?

现在自己眼睛里看到的中国人,那里还有一丝马嘎尔尼所描绘的那种懦弱和麻木不仁?中国的武力又怎么可能不堪一击?

费特纳姆据自己所了解的一些情况就可以表明,休说是依靠印度的殖民军队,就是拉来整个大英帝国的陆军,也不见得就可以顺利击败红巾军的陆军。

那可是二十多万人的力量,并且装备了大量的火炮和中国人独有的火箭,火枪虽然还没有完全普及,可是费特纳姆自己的眼睛已经看到,中国的多处兵工厂正在抓紧每一刻时间生产火枪。今后完全可以预见,中**队的武备会完全同比欧洲军队。

如此力量加上其自身的财富和人力,东方帝国依旧会是东方帝国,它在东方的地位远不是没落的西班牙、荷兰和帝国的本身的力量可以撼动的。

梁纲没有亲自来见费特纳姆一行,他把谈判事宜jiāo给了随行进京的陈广亮。东南诸省已经平定了,他这个东南总督的职务也该换掉了,梁纲今后已经不打算再在中国本土设立总督,设总督也该设在外面,设在天远地偏的地儿,陈广亮以后的职务就会是内阁次辅加商务部尚书了。

陪同陈广亮一同入席的还有上海海关署督监韦协中和顶着外jiāo部shì郎头衔的谢清高。这俩人一个在贸易上,一个在见闻见识上,对谈判都有些作用。但很显然,主体还是要看陈广亮。

陈广亮与费特纳姆和卡里科奇见面都很多了,可正式的谈判场上,三人还是第一次碰面,眼光都像是像是冬天里的寒风,嗖嗖的的往外放着冷气。

果然一开口两边就顶上了。陈广亮首先就英国人皆入中国内战和几十年来一直向中国偷售鸦片事宜发难;而费特纳姆也对香港岛上被砍头的那些英国人悲惨的遭遇对红巾军提出抗议。

满世界兜圈子了这么多年,英国人还没在那个地方因为皆入当地战争而吃这么大亏的。费特纳姆首先就揪住了这个地方不放。

可惜的是他脑子还是没完全转过圈来,中国不比欧洲,西方流行的一些游戏规则,在中国这里可是完全行不通的。

陈广亮也不管自己的问题没有被回答,就一脸嘲讽的笑着回道:“尔之所谈实为滑稽。入我中华土地,既要尊我中华准则,尔国下民擅入我天朝内争,擒杀即可无有分辨。”

陈广亮在这件事上所表现的那种无可置疑的气势立即就让一脸气愤的费特纳姆和卡里科奇张大了嘴巴,又哑口无言。

随后陈广亮就有明白无误的告诉费特纳姆和卡里科奇,广州海战俘虏的西方人除了被当即斩首的外,剩下的就全送去挖煤矿了。如果英国人想要赎回自己的同胞,也是可以,就像说的那样,拿钱来赎吧。

陈广亮大嘴巴说了,按照中国的惯例,战俘是根本就不讲究赎回的,只是因为这群战俘都是底层小人物,首恶即除,余犯红巾军就宽宏大量的不予计较了,所以才准许你们英国人来赎,不然的话非要一个个累死在煤矿中不可。

而跟着广州清军一起逃去的那些英国人,费特纳姆就可以完全不用相望了,他们那群人都是涉入战争的主犯或是贩卖鸦片的该死之徒,红巾军是一定要斩恶除尽的。

卡里科奇立刻叫嚷着不行,文森特那帮子人他当然要保全下来,否则的话回到印度他根本就不能向东印度公司董事局jiāo差。

要知道现在东印度公司董事局的主席可是巴林家族的弗朗西斯,他人虽然在伦敦不在印度,可是鸦片贸易,巴林家族是占有大利润的。

费特纳姆也接着叫了起来,在香港岛被砍头的那些英国人已经就让他傻眼了,如果连山城里的文森特等人也要被红巾军一锅端,一个不给留,那他还怎么回去jiāo代?就只领回去那么一群水手吗?再带一个极有可能伤自尊的合约?

这个问题立刻成了两方谈判中的死结。

不过死结归死结,谈判是谈判。搁浅了这个问题,双方的谈判依旧进行了下去。比如说赎人的价钱,以及今后双方的正常贸易。只是在谈判之余,费特纳姆和卡里科奇两人身边各有一人乘坐一艘正好返回欧洲的丹麦籍商船南下了,他们要尽快的赶回印度,向各自的大佬通报此事。

涉入中国内战并且贩卖鸦片的东印度公司要给红巾军予以赔偿,并且正式承诺日后的商贸往来,再不向中国贩运一斤一两的鸦片。否则的话,抓到之后必会给予重惩。同葡萄牙人的规定一样,如屡教不改,红巾军会单方面停止与东印度公司的贸易。

而且在此期间,如有被抓获的英籍鸦片商人,那么红巾军方面有权按刑律自由处置。一句话来说,凡进入中国领土的英国人,就一律归中国法律管制,红巾军给与承诺——保证法律面前各国人等一律平等。

事实上司法权这点上,迄今为止中国是一直都没有丧失的,这一点费特纳姆当然毫无意义。而红巾军给予的较之满清大为放宽的贸易政策也尤为的让他与卡里科奇感到高兴。虽然红巾军现在出口税定的很高,可是贸易上就是中国优先,谁让现在是西方人求买中国货呢。

说回来倒回去,一切的纠结还在于文森特等人和鸦片上,赔偿数额倒算不上问题,梁纲只要求是一百万鹰洋,才合了七十五万两银子而已,这对比东印度公司贩茶的利润而言何等微渺。

所以说,合约能否最终签订,一切还要看印度那里的答复。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