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八十一章 硝烟味起的南洋

三百八十一章 硝烟味起的南洋

三百八十一章 硝烟味起的南洋

趁着季风,马自立、阙四伯一行很快就回到了南洋。而紧接着,一队由三大八小十一艘红巾军战船组成的船队,护卫着两艘满载军火的大海船也顺利抵达了苏禄。

天朝上国,那个似乎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帝国,突然之间在南洋变的真切起来。无数华人脸上变得多出了一抹光彩,可感觉又有些古怪。

因为他们之前就已经被满清遗弃了百五十年,南洋华人为红巾军突然就南洋的『插』足赶到惊疑,更对第一个宣布纳入中国图籍的国家感到别扭。因为在南洋众所周知,是有几个华人建立的小国的,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却是苏禄的土人。

惊疑和别扭,外加欣喜『交』加,三股情感『混』合在一块,这就是现在南洋华人对红巾军的感情。

苏禄国得马自立的回复,在红巾军船队抵达苏禄的时候,一切准备工作就已经做的完完美美了。

最英勇的士兵集结了起来,训练场地也迅速划定,还有近五十人的翻译团,这其中马自立一族就提供了至少二十人。

所以李长庚率队赶到苏禄时,感受到的就是苏禄国上下真诚热切的期盼和欣喜。

两艘大海船里装载了苏禄独立营所需的全部军火弹『药』,随行的十一艘战船,以李长庚的坐船镇海号为首,再加两艘福建船厂新建下水的,与镇海号实力体型都相当的南海、南洋号,以及八艘护卫船,以此组建红巾军的南洋水师分营。

梁纲在命名时都是想定成南洋分舰队,可是中国自古以来就没有海军和舰队这个概念,梁纲思虑之下还是选择了现在这个名号——南洋水师分营。等到日后进行不断的扩充之后,就可以变成南洋水师,以至于日后的南洋舰队了。

与水师战船同时南下的还有一个中队的红巾军『精』锐,他们日后就负责苏禄独立营的训练,而指挥大权则是有李长庚兼领。

苏禄国才投效来,梁纲也不好派人拿下苏禄独立营的指挥权,所以就让李长庚这个水师将领在战时兼领,而若是平常时期,还就让苏禄侯自己负责指挥。

婆罗洲。

就在外界对苏禄之事议论纷纷的时候,兰芳内部也在紧张着进行着商量。阙四伯转回东万津,把红巾军的意图明白的告诉了江戊伯和其余的一些头领。

就像是在湖水里撂进了一颗炸弹,轰隆的的爆炸声立刻就打破了湖面的平静。辛苦发展了二十年的兰芳果然是有一些自在惯了的人,他们跟阙四伯的心理一样,不愿意在自己头上套上一根栓索。

可是事实不是以弱者的意志力为转移的,就像兰芳发展初期被罗芳伯陆续兼并的那些华人社团一样,什么事都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不然的话,现在的兰芳怎么可能以罗芳伯的一条遗嘱为准,公司总厅的大哥也就是兰芳的总长只能由嘉应州本州人氏担任,总厅副头人由大埔县也在广东人担任,公司管属范围内各地头人也需从嘉应州各县人氏中择贤而任。

虽然兰芳不是封建帝王制,可是这大总制似乎也是有那么一点意思在。这个规定,在兰芳一百来年的历史中为前期的首领们一直所遵守。直到第五任总厅大哥宋『插』伯时,荷属东印度政fǔ开始加强对婆罗洲地区的控制,慢慢的向兰芳控制区域渗透,第六人大总刘台二又是一个‘卖国求荣’的小人,这条规矩才慢慢的被废除。

只是现在的兰芳,当家做主的还是第二人大总江戊伯,这个当初罗芳伯手下的悍将,罗芳伯临终遗嘱在此时的兰芳还是极为稳固的。

而这所有的一切也无不在表明实力的重要『性』。

面对红巾军的意图,兰芳即便是内心不愿意,可他们有那个资本去反抗吗?

看看现在的苏禄,只是红巾军拨出的一点油水,就已经赶得上整个兰芳的火器储备了。而且这些火枪火炮全是崭新货『色』,『性』能比起兰芳手中的军火来,自然是只高不低。

江戊伯现在很头疼,他本身并不是一个富有野心的人,历史原时空中的他就在嘉庆三年主动辞去了自己的总长之位,而返回去了家乡,但是现在因为梁纲的出现,中国内战正急,局势变化莫定,江戊伯自然不可能在此时辞职。可是以他的心『性』来说,投靠红巾军未尝不是一条好出路,看看现在的苏禄王,一跃封侯,说实话着实是令江戊伯感到羡慕。可是兰芳内部不统一意见,又怎么能投效红巾军?单他一人发话,可是压不下去所有的不同意见的。

苦恼是可以传播的,兰芳这里争论不休,戴燕国也同样暗『波』涌起。

现任的戴燕王吴氏也在嘀咕着这个事情,她这里可不比兰芳,那是真正的一言而定,掌着全部大权。

按心意说,吴氏是不愿意『交』出权利的,一家人一亩三分地上当家做主多好,何必去给自己找个祖宗供在头上?

可是兰芳那儿的消息她心里清楚得很,红巾军既然已经决意南洋了,自己就迟早会面临这道坎。看看苏禄现在的情况,人家红巾军确实是财大气粗,拔根『腿』『毛』都比自己腰粗。

于其事到临头了再『交』权,若自己主动前去靠拢,说不定也能像苏禄王一般变成天朝的戴燕侯呢。

“母亲。”吴德奎有些懵懵的看着吴氏,自己母亲脸上那挣扎的表情让他感到一丝害怕。

吴氏慢慢把吴德奎抱在怀里,心里纠转反侧还是定不下意来。

婆罗洲上的两个华人势力在内心挣扎不已,而南洋地区的两个老旧霸主——西班牙人和荷兰人却已经惊怒异常。

菲律宾西班牙总督——拉斐尔德.阿吉拉尔.庞塞德莱昂和巴达维亚荷兰总督——赫拉尔杜斯.欧沃斯瑞,都一致认为红巾军对苏禄的占领就是对他们尊严的挑衅。

密切的书信猛然间在两地往来起来,一丝战争的硝烟不知不觉间已经在马尼拉和巴达维亚升起。

吕宋岛上。

西班牙人治下的华人是可怜的一群人,一方面他们创造着财富,另一方面却又过着谨小慎微的日子。华人们被西班牙人看作是羊群,只要生长到一定程度,就可以随时随意的裁剪羊『毛』收取财富,而且还可以以此来拉拢更多的土著人。

从明末以来,西班牙人四次毫无顾忌的大屠杀给了南洋华人上了四次血淋淋的生动课。再加上乾隆五年荷兰人的那一次,华人在南洋的发展史那就是一幕幕血泪所组成的。虽然他们创造了太多太多的财富。

1710年,巴达维亚城外乡区共有130个甘蔗种植园,分属84个园主,其中79个是华侨,4个荷兰人和1个爪哇人。

历经了诸次的大屠杀,西班牙人和荷兰人治下的华人已经有了一种草木皆兵之感,特别是西班牙人的第四次屠杀,至今也才过去了三十来年。当初的一些年轻人,现在都还存在。

马尼拉附近的气氛一变,许多的华人富商就已经纷纷胆战心惊了起来,不少胆子极小的都已经躲避到自己外地的庄园里了。

虽然经历了四次大规模的屠杀,可是马尼拉作为西班牙人在菲律宾的统治中心,许许多多的华人家族在这里还是如同『春』天的野草烧掉一『波』再长起来一『波』。

张家,张思南就是第四次大屠杀后发起的新兴家族之一。他父亲起家,传到他手上也才两代。张思南今年才四十出头,温文尔雅的外表下隐藏的是绝对的『精』明强干。

所以,张家在马尼拉华人圈内声望很是不低。

最近红巾军『插』足南洋,华人脸上的高兴劲还没下去,一股严寒就已经从他们心底升起。马尼拉气息有变,周边华人立刻人人自危,张家是新兴起的最富有的家族之一,同本地的西班牙官员『交』情不浅,加之张思南平日为人颇有威望,于是乎一些人就纷纷围向了张家。

众人聚在一起,就是为想出一个办法能保全各家平安。

“依我看,我们就一块捐出个几万元来,向洋人表表心意。红巾军『插』足南洋,可不关咱们的事,说起话来,咱们还都是北边的大清的子民,不跟红巾军是一路。”一个胖胖的中年商人如此道。

“洋人会管这个吗?在他们眼里,咱们就是中国人。我看啊,这次咱们就算把全部身家都拿出来,洋人也不会放过咱们。这群王八蛋,心狠着呢”不用张思南开口,立刻就有另外的人马上表示反对。

先前说话的那胖胖商人却没有立刻开口反驳,而是跟着『露』出了一丝赞同的神『色』,西班牙人确实是够狠的,也够不是东西的。唉声叹气道:“你们说,红巾军这不没事找事吗?你造反也就算了,北边的大清朝还没拿下呢,你何苦来南洋去招惹洋人?不管是打得过打不过,到最后还是咱们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