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八十二章 西荷联军

三百八十二章 西荷联军

三百八十二章?西荷联军

胖子商人的话引起了几人的赞同,于是厅堂里猛的响起了一阵诅咒梁纲的骂话来。

e^看?免费?提供?^^

可是有人赞同那也有不赞同的,张思南脸sè刚一暗沉,坐在他右手的五十多岁的老人就已经指着那叫骂的几人骂道:“一群hún账东西都说什么hún帐话?给西洋鬼子当奴才你们tǐng滋味的不是?都忘了自己的祖宗了?

南京的汉王派兵南洋那就是来给咱华人撑腰的,你们这群狗才,不谢恩领情不说还敢辱骂汉王,都想赶去tiǎn洋人的屁股?

要我老头子说,就该给洋人大我家里祖上死了人,我还是要说,该打打起来灭了洋人的气焰,就算老头子家里人死光了,也值”

没人说话了,被这位老人一骂,几个刚才随那胖子一块骂梁纲的商人脸上都现出了尴尬之sè,而至于心中是不是骂老人得了失心疯去也不为旁人知道。

张思南没立刻接话,停了半响才沉着脸道:“捐钱什么的我看你们都别想了,洋人打定了主意,岂是你几万元鹰洋能压下去的?祖宗上留下的教训你们那个不知道?”

“我明个去拜访一下佩德罗**官。刘老弟……”张思南看向胖子商人对面的一个三十出头的人,在座的一群人中只有他穿着是西式服shì,且还一头的短发,“你也去拜访一下普约尔神父……”

在座的所有人中,态度可以说是分作三部分,软弱投降派——胖子商人,强硬坚定派——老商人,以及中间派——张思南。

短短不很长的一阵商议,三派的意思已经都明白的表现出来了。“各位明天都牢牢地呆在家里,我和刘老弟拜访……”

“砰——”

就在这时一声外面传来的枪响打断了张思南的话。

微微一愣神后,张思南脸sè立刻一白,在座的所有人脸sè上也都纷纷lù出了惊恐和愤恨。

张思南立刻站起身来。

外面的吵闹声却已经迅速bī近了厅堂,而且更是有惨叫声传来,嘭一声,厅堂关闭的木mén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接着大厅内就冲进来了二十多个荷枪实弹的西班牙大兵。**为首的一人却不是西班牙军官,脸sè狠厉的指着张思南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然后立刻就有两名西班牙士兵跑上来拿绳子捆张思南。

脸sè惨白的张思南不敢有一丝反抗,只流lù出了凄然的神sè。

胖子商人惊惧之余,心底里没有一丝的幸灾乐祸,脸sè变化见心思却在迅速的向老商人靠拢。

因为那个领头的西班牙人,大家都认识,是马尼拉的治安官。平日里跟张思南可是jiāo情较好的,说不上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可也绝对称得上是朋友。之前时候张思南说,这人也是可以搭上一搭的线。可谁能料到,这hún蛋翻脸如此之快也如此绝情。

如此情形则更令在座的所有华人如坠冰窟,心中都在想,此次大家怕是真的都在劫难逃了。

张思南被西班牙士兵推搡着出了厅堂,那个治安官还趾高气昂的冲着余下的华人商人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通。神sè中充满了蔑视和高高在上。

外面的院中,还有二十来个西班牙士兵在,为首的一个军官脚下趟着一举血淋淋的尸体,手中拿着指挥刀,刀刃上还带着未干的血迹。这尸体是张家的下人,在西班牙人进入厅堂的时候,只是稍微的躲避不及就被这个西班牙军官给一刀砍倒,继大mén处倒下的那人仆人之后,成为了此次西班牙人行动中死掉的第二个人。

没有人再敢lù出一丝反抗的苗头了,人人都惊恐的看着西班牙人,如同受惊的小jī一样在瑟瑟发抖。

“张家媳fù走吧”老商人对着在一旁哭泣不止的张氏夫人说道,“洋人这次没有下狠手,下一次可就难说了。你还是赶紧收拾一下躲到乡下去吧。”

“那我家老爷可怎么办呐……”泪珠子不断地从张氏眼睛里流出,她是一直在持着家,可那都是内院的事,如今这局面又如何应对的来?

“嫂夫人,张大哥的事情,小弟会留心的。现在要紧的是你们一家人,赶快走吧,再不走出了变故就晚了。”说话的是那个短发刘姓商人,在西班牙人的恐怖统治下,一些华人家族为了保住自己的安全和利益,一边继续着儒家文化的传承,另一边却都信仰了天主教,成为了黄皮肤的基督徒,衣冠自然也跟着改变了。

这样的家族在华人圈里是很受传统势力排斥的,可是人们又不能不承认,在关键时刻这样的家族却远比传统型的华人家族更安全。

和乐岛霍洛,苏禄国主岛上。

停靠在苏禄三大港口之一——和乐港的红巾军战队对于马尼拉所发生的那一幕还是一无所知的。

在一边享受着苏禄土著最高礼遇的同时,登岛的红巾军教官中队也在苏禄侯麻喊味呵温哈喇的配合下迅速整编着军队。

炮兵、步兵,五天时间里,所有的军火弹yào都发到了士兵的手中,军火库也被同时装的满满的。而苏禄的小型兵工厂也顺利启动了开来,虽然现在内中的员工都还在培训阶段,可是最多只要两个月,苏禄兵工厂肯定就能进入正常运行。

一切都在步入良好运转的苏禄并没有发觉战争在慢慢地向自己靠近,可是在西班牙人、荷兰人正式发出战争信号之前,李长庚还是先一步警觉了。

这该源于吕宋岛内的华人,自从张思南被押之后,马尼拉西班牙当局虽然还没有大开杀戒,可却是接连押捕了大批华人富商。

而事先警觉先一步逃出马尼拉的华人富商,定下心之后不少人就纷纷向苏禄发去了警报和警信。

李长庚心头升起了火,在赶赴南洋之前,梁纲就让谢清高给他上了一堂南洋华人的血泪史,当时就jī的李长庚热血直涌。

可是李长庚毕竟不是一根筋的莽夫,在大局面前他知道自己该怎样做,所以他只能把冲天的怒火再一次压进心里。

船队从南京起航,一路顺风抵达苏禄却也进入了十一月份,再几天的忙碌之后,李长庚本就已经在等着过年了。可不想南洋的洋夷连年都不想让自己过好,心中本就对西班牙和荷兰充满了怒火的李长庚再一次爆发了。

得知警报后,一方面李长庚命人驾驶快船迅速向南京报急,另一方面他去见了苏禄侯麻喊味呵温哈喇。

虽然苏禄王在中国的地位真心上讲可能连一普通知府都不如,可现在苏禄王变成了苏禄侯,这分量就已经远远超在李长庚之上了。

可能麻喊味呵温哈喇自己都想不到,自己这么一个苏禄侯却是现在整个红巾军第一个封爵的存在。

没有二话,麻喊味呵温哈喇一声令下整个苏禄都动员了起来。

在现代,苏禄这边地方被称作是苏禄群岛。它自棉兰老岛三宝颜半岛向西延伸至婆罗洲东岸,与马来西亚沙巴州相望,有800个以上小岛组成,分为五个岛群,面积近三千平方公里,其大岛都为火山岛,小岛为珊瑚礁,和乐岛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主岛。

西班牙人一直无法征服苏禄,一方面是因为苏禄人xìng格悍勇,另一方面就是因为苏禄岛屿众多,要拿下这里除非是真正的大军压境,不然的话南面顾此失彼。而且苏禄属于热带,雨水众多,对于火枪火炮作战的西班牙军队颇有不便。

而如果是一马平趟的坦途,几百年前,苏禄可能就已经灭亡了。

随着苏禄侯的一声令下,本已经散去的,因为有了火枪火炮而不需要再大量存在的土著军队再一次集合了起来。他们没有集中到和乐岛,而是跟以前一样,星星散散的撒在了许多小岛上。

看着眼前彪猛之气陡发的苏禄土人,李长庚心中感叹:与南洋其余地方的土人懒散不同,苏禄人生xìng悍勇,固然一方面是因为生活条件的原因,早期的苏禄人是常常飘扬在大海上打鱼为生的;另一方面,二百多年来与西班牙人的对抗也未尝不是一个形成这一xìng格的一大因由。

不过是将军就没人会苦恼手下士兵的悍勇,对此李长庚心中只有高兴和兴奋。

南京,除夕夜的钟声敲响,新年的喜悦dàng漾在每个人的心头。

与去年只据有苏南和浙江一地时不同,现今的红巾军却是真正有了气吞天下的风采。而这只是用了一年时间。

对红巾军前景充满了信心的江南百姓,在经过一年免税的积蓄之后,过年这几天也可以欢欢笑笑的度过一个快活年了。

整体形势的不同,造就了人心灵上的不同。从搅luàn一方,到旭日初升争夺天下,一个质的转变,一年时间已经悄悄发生在了百姓士子的心头。所以,红巾军立足南京的第二个chūn节,整个大江之南都是齐声欢笑,热闹非凡。

但是在南洋,就在这个世界上所有华人都应该欢欢喜喜过佳节的时候,西荷两方终于达成了统一意见,西荷联军组建成了。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