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八十四章 游弋在大海上的猎手

三百八十四章 游弋在大海上的猎手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八十四章?游弋在大海上的猎手

“明升暗降,提官削权,这是历朝历代来对付降将降军最常用的手段。\\??í群3∴\\本王无可否认,对湘黔军是有点不放心,但是将一众将领招入讲武堂进修却绝不止因为这些。”

梁纲封了吴八月苗国公,石三保湘西侯,可同样的他也把半数的湘黔义军将领招入了南京讲武堂,余下的半数也还要等时间轮换。

这样的措施显然会让湘黔义军本身感到惊慌,再加之军队的整编工作将会有红巾军一方的人来主持进行,这就更会让湘黔义军以为——红巾军是不放心,抓权来了。

“臣不敢……”吴八月被梁纲的话吓了一跳,忙离座跪地一旁。但他表忠心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梁纲上前就一把扶起了他。

“吴卿不必如此,且先听本王道来。”

“你该知道,我红巾军与湘黔军武器装备上是大不相同,如此变化不仅是这战阵指挥出生了不同,连着军中后勤补给等一系列之事也都出现了变化。本王要湘黔军将领前来讲武堂进修,为的就是让他们尽快熟悉军中指挥,可不仅仅是削权……”

“使大王费心,我等臣下之罪。”吴八月心中品味着,感觉梁纲说的很是有理。自己从武昌一路赶来南京,那红巾军的实力也都清楚看到了,火枪、火炮林立,这在指挥上自然不同于从前。湘黔义军若是换装之后还依照原先的那一套打,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感受到吴八月话中的诚意,梁纲哈哈一笑,心情为之一快。虽然湘黔军改编的两个整编团填入了序列,会使得各处兵工厂的生产任务更加繁重。但是,这种繁重,他喜欢。

上海港。

一处不怎么宽阔的住宅中,费特纳姆和卡里科奇一行人正无jīng打采的呆在那里。

年节时分,所有停留在上海港的欧美商人都在上下攒动着给自己拉关系,这些人中,许多人都已经不是第一次在中国过年了。他们知道这个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中,送礼是可以光明正大的。

而且非常适宜的是,这年前年后半个月的时间,红巾军对他们的管制也进一步放宽了一码,他们可以随意出入上海县城,只要不跑到外县去就可以了。「域名-..-请大家熟知」

虽然上南京依旧需要打申请,可是能自由出入上海县城,对于一些欧美商人来说就已经是天大的便宜了。

他们这群人,在广州城待了N年也没见他们能和广东巡抚打上jiāo道,对于商人来说,韦协中才是他们最最看重的一个。

可是忙忙碌碌的欧美人群中并没有英国人一行,随着来到中国的时间越久,费特纳姆等人也越发的清楚红巾军的政fǔ结构加框。

非常缜密的一套行政体制,比之英国本身的行政结构都要来的适宜。这与他们印象中的,愚昧守旧落后的‘中国政fǔ’形象相差太大。

可也正式如此,费特纳姆一行人才更加的着急。

因为先进的行政体制往往代表着政fǔ的生动活力,对于红巾军这个新兴政权来说,如此代表的也将会是一种对外的极度强硬。

没有一个蓬勃发展的大国会面对外来势力屈服,而且尤为要点出的是,中英断jiāo,对中国人来说固然是一种损失,可对现今战争中的英国来说更是一笔无可弥补的损失。

欧洲不是只有英国才与中国有商贸联系,瑞典和丹麦,这个北欧武装中立同盟中的两者国家,现在和红巾军都保持着良好的商贸往来。而且还有美国。

英国不能再得到的丝茶、瓷器,丹麦人和瑞典人以及美国人可以依旧源源不断地往欧洲运。大英帝国不但在如此的jiāo易中损失惨重,更壮大了敌人。

费特纳姆心中一种预感渐渐清晰起来,理查德.韦尔斯利总督肯定会商贸优先的。或许夏季时候一块来到中国的,除了给自己传信的人外就是那一艘艘东印度公司的货船了。当然,一百万银元也不能少。

时间一点点过去,元宵节很快就来到了眼前。

人都说正月十五元宵节,吃元宵、赏huā灯,舞龙、舞狮好热闹。可是古代的元宵佳节,热闹的时候却早在正月十五前开始了。

宋朝时候,繁华富裕的经济盛世让灯节也变得丰富多彩,元宵赏灯前后持续五天,huā灯的样式繁复多样,逛灯市是一件十分赏心悦目的事。不然,辛弃疾也不会写道:“东风夜放huā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了。这说的就是宋朝的元宵节huā灯,烟huā如星雨。猜灯谜也是在那个时候兴起的,即将各种灯谜写在纸条上,贴在huā灯上,猜中的人还能得到小小的奖励。这种娱乐益智的活动很受到人们喜爱,也随之广为流传。明朝的灯节持续的时间更长。自初八开始点灯,直到正月十七的夜里才落灯,整整十天,以显示歌舞升平,是中国历朝历代最长的灯节。而到了清朝,满族入主中原后就宫廷不再办灯会了,但民间的灯会却仍然十分壮观。元宵节清朝只有三天,虽然灯火璀璨,灯也更加jīng致奇幻,却短暂了些。

梁纲第一年入主南京的时候就恢复了宋朝的制度,明代十天时间确实有点太长了,宋代的五天刚刚好

在中国过过年的欧美人都知道,这一天是中国人一个热闹的日子。他们之前在广州过年,冬季时候虽然都需要被迁进澳mén,可是元宵节这几天美丽灿烂的烟huā和五彩缤纷的huā灯,澳mén本地也是能看到的。毕竟那里生活着更多的中国人,六千多葡萄牙人永远只是少数。

对于欧洲人和美国人来说,烟火已经不再新鲜,根据欧洲的记载,马可bō罗时期他就把烟huā传进了欧洲。而文艺复兴时期,欧洲意大利和巴伐利亚几乎同时诞生了两座专业教授烟huā制作的学校。

可是huā灯在欧美人看来还是那样的新鲜和美丽,而满清时期的huā灯,一定程度上也达到了手工制作huā灯的巅峰。在后世,所谓的huā灯就更多的是靠电子电器了。

“费特纳姆先生,我个人认为你不应该一直呆在这所狭小的房子内,你应该到外面去走一走看一看。要了解中国,不能只从书面资料上来观察,我认为更多的应该是亲自走访,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梅尔贝里今晚亲自来邀请费特纳姆。因为瑞典跟英国不存在冲突,而且就自己的本心而言,梅尔贝里也希望与英国人搞好关系。

虽然费特纳姆在中国人面前什么都不是,可是只要他返回到印度,印度总督的亲信,他还是有些权力的。

而印度洋也是每一艘往来于东西的瑞典商船所必须经过的地方。

梅尔贝里的到访令费特纳姆感到十分的惊讶,这段日子他和卡里科奇在上海港的生活过的很糟糕,心情自然也糟糕透顶。每天在屋子里查看资料或是生闷气,外出都有中国人在跟梢,费特纳姆已经讨厌透了这种生活。

“今天是中国人年节之后的第一个节日,我们可以跟过年时一样,自由的出入上海县城。”

“可您为什么前来邀请我?”费特纳姆接受了梅尔贝里的邀请,可是他心中还是有疑问。

“瑞典和英国的利益不冲突,我们和你们的利益也不冲突。韦尔斯利总督是一个聪明人,他会做出一个明智的选择的。”梅尔贝里没有丝毫遮掩自己的意图,因为一切都太明显了。他此次前来也不是为了得到费特纳姆的真正感jī,这是为了在他面前表示自己的善意。

“是的,总督阁下是一个明智的人,他会做出一个符合大英帝国利益的决定来。”费特纳姆沮丧的摇着头,这一刻他又想到了文森特。“愿主保佑他,不真的坠入地狱。”

南洋。

在苏禄海更北的洋面上,棉兰老岛和吕宋岛中间的海域。

一场一面倒的海战已经进入了尾声,十一艘红巾军战船在不停的围攻着两艘已经几乎丧失了还手之力的西班牙籍运输船。

他们之前曾经在棉兰老岛西海域转悠了四天时间,可荷兰人的屁李长庚都没有捞到一分。意识到极有可能已经错过了荷兰舰队,李长庚当机立断不再在此处多做逗留,立刻带着队伍溜去了棉兰老岛南端的桑托斯将军城,然后再绕过马蒂进入了棉兰老岛的东海岸。

从东海岸处,李长庚发了此次出航以来的第一次市利,他们大炮打蚊子似的干掉了一支由七艘棉兰土著海船组成的小型运输队。

审讯加就地补给,然后全部清理。清楚地知道华人在南洋血泪史的李长庚,对菲律宾和印尼的土著印象极差。虽然棉兰老岛的土著没有吕宋岛的土著可恶,但是恨屋及乌,活该他们倒霉。

战队从东海岸绕过棉兰老岛,经过宿务向菲律宾群岛中间海域tǐng进。李长庚尝试着招惹了一下宿务岛上的西班牙人,因为这里是西班牙人在菲律宾的第一个落脚地麦哲伦就死在了这里。

但是宿务的西班牙人虽没有海上力量给李长庚造成威胁,可是火力强大的岸防炮台还是让李长庚望而却步,之后飞快的穿chā而去……

直到现在,游弋了这一代三天时间的李长庚部已经是抓获了第二批猎物。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