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八十五章 让卑鄙的中国人付出代价

三百八十五章 让卑鄙的中国人付出代价

三百八十五章?让卑鄙的中国人付出代价

“懦弱、卑贱、可耻的中国人,上帝一定会惩罚你们下地狱。

「三藏小说域名-?m-请大家熟知」”西班牙海军少将,也是西班牙吕宋舰队的司令官安东尼奥.布拉特看着两艘运输船沉没的遗迹,愤怒的咆哮咒骂。

从接到棉兰老岛的急报,到棉兰老岛东海岸的袭击事件以及中国人在宿务岛的偷袭,一条条一件件无不在jī怒着西班牙海军。

最近陆续发生的两次运输船遇袭事件更是让安东尼奥愤怒到了顶点,毕竟谁看到本来在自己手心任意cuōróu毫无反抗之力的敌人,突然间一反常态爬到了自己头顶,还蹬伤了自己鼻子,这都要比一开始就面对势均力敌的敌人而受了伤更让人感到愤怒和憋屈。

西班牙人一开始可是肯本就没有把李长庚这一队战船放在眼力的,现在本来要摁死的一只蚂蚁变成了马蜂,还生生的蛰了自己好加下,安东尼奥大发雷霆也不是不能理解了。

杀过来的舰队中并没有荷兰人的身影,甚至于安东尼还奥留下了那艘老旧的三极战列舰,以并和着荷兰人的六艘舰船一同护卫三宝颜至和乐港的航道。

他所带领的只是缺少了一艘主力间的,以一艘四级战列舰为旗舰的超弱小型舰队。可是照明面上的实力看,依旧远远超过李长庚部。

和乐港的攻防战也在进行着,在海上追逐战开始的同时,一艘西班牙三极战列舰和六艘荷兰海军舰船的护卫下,几艘运输船出现在了和乐港外海。

面对西荷联军强大的海上优势,和乐守军聪明的放弃了港口的守卫工作。只是在退出之前,用火yào桶也顺便着把港口给爆破了一片。

只是苏禄本地的造船业实在不堪入目,根本没有足够的大船来堵塞港口。不然的话,但是这一点就足够西荷联军伤尽脑筋。

李长庚游弋在外,苏禄军的指挥权是握在苏禄侯的手中的,但是红巾军的教官中队也在其中享有着作战参谋的权力。

麻喊味呵温哈喇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指挥火器部队作战肯定是有别于指挥冷兵器部队作战的。e^看?免费?提供?^^所以一些作战布置和指挥,他都放手的jiāo给了红巾军中队。

中队长蒋宏斌是亲卫营的老人,近卫团组建之后他被梁纲放了出来,先是担任中队长,后又坐上了大队长位子。

本来已经被送进了讲武堂的高院进修,出来之后就会被按入新编部队独领一营。可是苏禄突如其来的加入改变了他的人生经历,梁纲以他为首,派出了这个苏禄独立营教官中队。

富有深厚战斗经验的蒋宏斌,拿到大权之后首先就将宝贵的火炮群布置在了和乐港城的后位,离开西荷联军海上战舰的炮击范围。

同时安排狙击手小队进入前沿,伺机猎杀西荷联军陆军军官。

而新成立的苏禄独立营主力分开为二,一半留在苏禄王宫,另一半在教官中队的带领下布置在和乐港城内。

他不去阻止西荷联军港口登陆,可是登陆之后向再往里面走,那就要看实力了。

李长庚走之前,对蒋宏斌的嘱咐就是拖时间,只要拖到北边的援军赶到,那时不要是眼前的八千洋土军,就是整个南洋所有的洋夷,也要分锅炖了。

对梁纲南洋战略了解深切的李长庚知道,北方的援军肯定是会到来的,而且是以最快速度。

“轰轰轰……”

炮弹雨点般的往和乐港城内落下,顺利登陆的西荷联军当然没有相信红巾军会将和乐港拱手相让。他们把船上卸下的大炮在港口排列成横,然后配合着七艘舰船上一百多mén舰载炮单侧,毫无顾忌的向着和乐港内城开火。

一簇簇烟雾在城区内升起,可以预见,这一战之后,本来还tǐng繁华的和乐港必会成为一片废墟。

麻喊味呵温哈喇对此却毫无反应,历史上每一次苏禄与西班牙人发生战争,和乐港这般的沿海城镇港口都必定会是被夷为平地。对此他本人虽然没有经历过,可心里却已经习以为常了。

不过麻喊味呵温哈喇的一脸平静却没有改变蒋宏斌内心的愤怒,这么肆无忌惮的开炮实在让他恼火的很。

但是,再多的火气他现在也只能强压下去,岛上的火炮太少了,根本拼不下西荷联军的炮群。

八千陆军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才陆续下完,蒋宏斌之前对和乐港的破坏还是起到了一些迟缓作用的。

可是自大的西荷联军,在后续部队还没有全部下船的时候,吃过中午饭后就已经开始了对和乐港城的侵蚀。

领军的西班牙陆军司令费尔南多.桑切斯收起千里镜,指着前方的和乐港城区对手下说道:“敌人就躲藏在那里,他们懦弱,他们胆小,不敢跟伟大的西班牙陆军正面战斗。可我们依旧会顺利的夺下和乐港,即使他们隐藏的再隐秘,我们也会将他们消灭干净不是?”

“是的阁下,我们毫无疑义的会取得胜利,为了西班牙的利益,为了国王的尊严。”桑切斯手下的上校,大卫.巴布罗充满自信和坚定地说道。他一直是西班牙陆军中的‘自大派’代表,认为根本不需要荷兰人从巴达维亚出兵,只需要他的一个团就可以轻松地dàng平愚昧的苏禄。

“是的,为了西班牙的利益,为了国王的尊严,攻下这座港口,扫平整个和乐,我们就是王国的英雄。”桑切斯继续给手下校官鼓劲。

“将军阁下,我愿意第一个举着国旗走进和乐港城。”巴布罗伺机的请命。西班牙人在南洋作威作福二百多年,用火枪对付着一个个的土著小国,几乎所有的出兵行动都是军官们的一次发财好机会。尤其是最初一开始时,像和乐港这样的港口城市,吃第一口绝对能咬出满嘴的油。

根本看不起红巾军和苏禄的巴布罗,不介意在立功的同时顺便发生一笔‘小财’。

于是午饭刚刚吃过,就在第一队荷兰兵刚刚下船的时候,巴布罗已经带着他的团趾高气昂的开进和乐港城区了。

与欧洲同时期的团级编制相比,巴布罗的这个团明显是重度残废。它总共只有八百多士兵,分成两个营,八个连。

但是南洋情况就是如此,在这里打仗,大编制完全就是làng费兵力。寻常时候,西班牙人都是用连做编制弹压地方的。

荷兰人的陆军建制与西班牙人的都差不多,一个团普遍都不到一千人,分两个营,六至八个连组成,并且普遍不配置火炮。

“这就是洋夷兵?可真够垃圾的。排的那么紧。要是咱们团主力在,一通子火箭弹下去就能撂倒一半,然后臼炮、霰弹的哗啦一上,直接就能清理干净他……”

三百多米外的一堆废墟下,两个红巾军的狙击手正悄悄的潜伏着。

看着巴布罗团为了防止苏禄人城区内冒出来偷袭而排列出的老旧的密集阵型,二人都不屑的撇起了嘴。

距离在一点点的靠近,很快就接近二百米了。

这个距离是狙击手们最喜欢的间距,再远影响他们jīng准度,再近则有可能被敌人火枪打到。而现在,他们即看得清,开枪又打得准。

“队伍前面的拿指挥刀的那个我来。”

“好,我就选稍后的那个,俩都应该是军官。就可惜够不着大后头的那个。”说话中狙击手握紧了手中的线膛枪,枪口慢慢瞄准选定目标,那名军官的脑袋。

“这次咱们是失误了,选的地方太近。不过也没想到洋人打仗是这么个走法……”

“嘭”的一声,前装线膛枪清脆的响声,打luàn了西班牙人的美梦。部队的大前方,还在意yin着自己连会顺利的tǐng进和乐港城中央的迪亚哥,在毫无提防地情况下被左侧shè来的子弹正穿过太阳xùe,脑袋上顷刻间就溅起一团血水,半边头盖骨都被掀飞了。身体晃了晃,张大了嘴,一句话都来得及说就栽倒在了地上。

迪亚哥的突然死亡,这一幕让周围的人完全惊呆了,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队伍后面跟着的营长少校里卡多也头部xiōng膛倒在了地上。

“该死,该死,是来复枪,中国人用那东西偷袭我们。”

开枪后起身离开的红巾军狙击手被回过神来的西班牙士兵看到,可是他们手中的火枪却远打不到那个距离。一些反应快的士兵立刻就叫出了‘来复枪’的名字来。

“卑鄙的中国人,死后你们的灵魂都要下地狱受苦赎罪。”

战斗才一开始,自己这边就损失了一个少校一个上尉,而更重要的是被红巾军的狙击手一惊吓,团里面所有的军官和士兵都升起了畏惧和恐惧。

巴布罗后悔了,为什么出发时不带上一批土著人做盾牌?可是现在再撤兵或是停止不动拉土著兵上前来就太伤士气了……

“进攻,进攻,让卑鄙的中国人为他们可耻的行径付出代价……”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