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八十六章 巴布罗害了自己的自尊

三百八十六章 巴布罗——害了自己的自尊

三百八十六章 巴布罗——害了自己的自尊

出于自尊,巴布罗没有选择放弃,而是继续率队向前。

零星的弹丸不断地从城去各个角落里『射』出,前队的西班牙中下级指挥军官几乎全部遭袭。并且遇袭位置还在逐步向后转移……

“该死的中国人,我要将他们全部绞死。”看着倒在自己旁边的一个卫兵,巴布罗歇斯底里的喊叫了起来,恐惧深深的攥住了他的心脏。“传令兵,传令兵,命令部队以自己的军官为核心,做出防御队型。先头部队向前,向前,向前攻击,突破这段该死的地方。”

巴布罗的命令得到了军队军官的欢迎,却也无可避免的迎来了手下士兵们的强烈不满。这不是就在那他们当替死鬼么?

部队一点点的前进,巴布罗新命令下达之后军官果然没有一个再遇袭身亡。而中国人的来福枪手在打到了几个普通士兵之后似乎也丧失了猎杀小兵的兴趣,部队竟然出人预料的安全了。

可是高兴地西班牙军又怎能知道,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一脸深深笑意的蒋宏斌正在等待着他们步入死亡的包围圈。

巴布罗团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往前走了三里多地,差不多进入了和乐港城的中心地带。同时也正式步入了蒋宏斌布下的死亡包围圈。

“全力开火,给我狠狠的打”得到消息的蒋宏斌立刻对身旁的炮兵教官命令道。

既然给苏禄配置了炮队,那教官自然也不可能不委派。眼下的这一幕就是用炮队事先前已经测定好的『射』击诸元,猛烈轰击那些已经走上了死亡之路的西班牙军队。

所有的大炮都已经被教官调整好的『射』击角度,『操』炮的苏禄士兵只需要按照炮兵演练程序开炮放炮就是。

虽然火炮每开一下都会在前后斜坡间晃悠个不停,难免会把『射』击角度错变,可是旁边不是有炮兵教官的吗,他们在此次炮击中的任务就是不停的给大炮调整角度。

炮群开始向巴布罗团『射』击霰弹,一枚枚炮弹在空中散开,然后准确的笼罩住西班牙军那密集的步兵队列。无数个小铁弹像是冰雹一样,劈头盖脸的打向毫无防护能力的西班牙士兵身上。紧紧地凑在一起保护军官的西班牙士兵成片成片地倒在血泊中。

狙击手们也趁着此刻西班牙军的慌『乱』,尽自己最大努力的『射』杀西班牙指挥军官。

巴布罗团陷入了陷入了极大恐慌与动『乱』。惊慌失措的巴布罗本人都毫无军官风度的爬在和乐港城的大街上,并一点点的向一幢房屋爬去。丝毫不顾及地面的污秽会损坏了自己华丽的军服,心中以自己有史以来最虔诚的信仰不停地向上帝祈祷着他的保佑。

这根之前想象的‘战争’差距太大了,惊『乱』的巴布罗团士兵、军官全都陷入了求生的『玉』望中,整个团只历经了两轮炮击瞬间全部崩溃了。

“冲啊——”

“杀啊——”

或是『挺』着刺刀的苏禄独立营战士,或是被苏禄侯重新召集来的苏禄土兵,挥舞着刀枪,水涌一样向着崩溃的巴布罗团冲去。

没有丝毫的阻力,被南洋温和的气候滋养的连意志力都变‘温和’了的西班牙军队,面对涌现出来的苏禄士兵没有一人想着反抗,而是纷纷从地面火速跃起、爬起,然后迅速向着港口逃去。

趁着中国人炮击停止的时候,这时候不逃还更待何时?

桑切斯脸『色』气的发青,看着狼狈逃窜回的巴布罗团他几乎想瞬间让这群给自己丢脸的家伙消失,也省的自己看旁边的那个该死的荷兰佬嘲『弄』的笑脸。

威利斯脸上带着微笑。这个时候‘微笑’在西班牙人群中是那么的刺眼,可是威利斯并不打算去改变。仿佛眼前狼狈逃窜回的不是西荷联军的一员,而是他们的敌人。

既然组成了联军,按理说荷兰人不应该立刻同西班牙翻脸闹别扭,可是谁让西班牙人先无礼在前?抢着下船也就算了,进攻和乐港城也没什么,但是你总要打一声招呼吧?即使按照协议,苏禄是归西班牙的,桑切斯这般做也是无礼的很。

反正作为南洋的两大霸主,荷兰与西班牙明面上虽井水不犯河水,暗地里却也始终是竞争对头。现在看到无礼的西班牙人狼狈逃回,作为荷兰的陆军上校,威利斯不介意表现一下自己的幸灾乐祸。

死七人,伤三四十人,毙敌一百五十九人,还抓了小二百人的俘虏。麻喊味呵温哈喇看着一旁缴获的五百多支火枪,笑的本就不大的一双小眼几乎都眯了起来。

苏禄士兵和土兵的欢呼雀跃声也响亮全城,远远地传到港口,又像是在荷兰人面前生生的给了西班牙人一巴掌。桑切斯发青的脸现在已经开始发紫发黑了。

能把一个白人脸皮气的发紫发黑,蒋宏斌可以说干的是真漂亮。但是他明白,这一仗只不过是个开胃小菜,吃了大亏的西班牙人后面会更加的谨慎小心,仗也会更加的难打。

广州外海。

看着远处隐隐可以望见的大陆地平线,钱鹏心中松下了一口气,继而又兴奋地大喊大叫起来。半个多月的航程自己终于看到大陆了,身上的任务也就要完成了,天知道在大东砂没有看到红巾军巡哨船队的时候他心里面是多么的失望。

作为李长庚派出的第二『波』信使中的一员,钱鹏不清楚自己前面的那一批人是个什么结果,可是他知道,在他们这一『波』信使中,自己恐怕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到达大陆的人了。

在经过吕宋岛海域的时候,钱鹏一行倒霉的碰到了两次西班牙人的战船,好运的是靠着逆风行驶都逃了出来。但也表明了西班牙人在那片海域巡逻的慎密。

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好运的此次逃出毒手的,稍微一个纰漏,等待他们的就是船翻人亡的结局。

而且大东砂岛上,钱鹏细细的将整个渔村查看了个遍,也没有发现一处近期有人登岛的痕迹。这个结果几乎令他冰透了心。渔民们在南海诸岛的活动时间是有季节『性』的,经常在海上作业,又不带家眷。东沙岛上有类似渔村的设置,那是渔民居住的工寮和曝晒海产的木屋和储物的货仓建筑。当时的渔户有不少家,聚集或是散置多处也就成为了类似的村落。

离开大东砂后,钱鹏就时刻盼望着能够碰到红巾军的巡逻船队,可惜眼下是冬季,红巾水师的巡逻船队都缩回广州、香港了。而且休说是红巾军水师,就连大雨的渔民他都没碰到一个。

从外海驶向伶仃洋,似乎也需要一天的时间。钱鹏眼望着地平线,心中的急切再一次如火山爆发一样从心底升起。这一次甚至比大东砂时候来的都要猛烈。

小小的海船之字形的在海面上航行,像是一条离群的小鱼嗅到了群体的气息一样,全力的向着大陆冲去。

广州城的一条街市上,一小撮苏禄土人正在兴奋地左右打望着,在他们的身后,一个蓄发似乎已经很久时间的汉人正和身边的同伴小声嘀咕着什么。

那同伴头发很短,齐脖而已,个头不高,相貌大致与汉人相同,可又总有一点凹斗脸的感觉,与前面的苏禄土人相似。

不过此刻的他却没有一点苏禄人的自觉,华裔也是汉人,在苏禄国并入中国图籍的那一刻起,所有在苏禄的华裔都自觉地划开了自己与苏禄人的界线。

钱鹏若是在这里一定会惊疑的发现,这个蓄发似乎很久了的汉人就是他前面那一拨的信使中的一员,而他旁边的同伴就是他随行的翻译。毕竟李长庚没有太多的人力派出全副汉人的船只往北报信。最多只是一个红巾军老人领头加一『操』舵手,再外加一土语翻译,然后就是一群苏禄土人。

第一批信使中还是有人抵达广州的,只是为何没有在大东砂靠岸,那就是自个原因不同了。

带头人随着飞报南京的快骑也跟着赶去了,留在广州的就是『操』舵手、翻译和一群苏禄人,闲着无事的他们自然不会乖乖的蹲在住处不动。翻译和那些苏禄人都是好不容易才来中国本土一趟,当然要出来逛一逛看一看了。虽然他们的心头也在急着等待红巾军做出的回应。

与专业的飞骑相比,信使的骑术当然要差很多,虽然两股都被磨破了皮,生疼的厉害,可是他还是比快马飞报晚到了南京将近一天时间。

一天的时间已经足够梁纲做出了反应,信使知道的一切和附带上的李长庚、苏禄侯联名发出的求援文书都已经被飞骑递到了他手上,清楚地了解了南洋发生的一切的梁纲,在信使抵达南京之前就已经做出了决断。

张世龙部第二团火速『抽』调南下,作为东南军团的指挥官,张世龙身负攻略西南的大任,自然不可能亲自赶去南洋,第二团的指挥权就有其副团长兼第一营营长的周任孝掌握。

与此同时一块南下的还有水师二营和六营,那些福船战船也都全部随军出征。

虽然,这样做对于红巾军来年的北上战略似乎很不利,可是南洋,梁纲『插』足定了。

若是面对的是西班牙、荷兰的本国力量,他或许还会三思一下,但现在所需要对付的仅仅是梁纲在南洋这一巴掌大地方的实力,还有什么可避让的?

第二团南下之前,梁纲会给他们更换上全副的火枪火炮,就要来试试,欧洲军队到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