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八十七章 骨头要捡软的啃

三百八十七章 骨头要捡软的啃!

三百八十七章?骨头要捡软的啃!

和乐岛上。

在北面红巾军迅速动员的同时,和乐港的西荷联军也没有丝毫的空闲下来。

他们用大炮轰击耕犁着和乐港城的每一寸土地,趁着风向纵火焚城,并且依仗着优势兵力向左右两面分兵,以图绕道包围和乐港城。

蒋宏斌皱眉的看着被西荷联军炮火轰塌的工事,他手头兵力有限,不可能跟西班牙人、荷兰人玩正规战。所以,在之前,他在海上西荷联军舰炮shè程范围之外的地方,修筑起了不少的壁垒和木石结构的碉堡,打算依靠此来阻挡西荷联军的进攻。

可是面对西荷联军炮群不要钱的轰击,以及纵火焚城和分兵包围,蒋宏斌认为自己只能选择放弃。

麻喊味呵温哈喇没有一点疑议,苏禄人二百多年来屡次抗击西班牙人,基本上靠的就是偷袭和sāo扰。如果每次都打正面战,怕是早在上个世纪苏禄人就已经灭绝了。

桑切斯顺利的拿下了和乐港城,这颜面上才好看了几分。巴布罗之前实在太给他丢人了。

不过拿下了和乐港城并不意味着征服了和乐岛,苏禄王的宫殿还在内陆呢。而且被巴布罗丢失的颜面也还远远没有找回来完。

依靠着人力军力上的优势,西荷联军陆战很快就度过了和乐港城这个最初阶段,而就进入了下个更加复杂的第二阶段——内地进攻战。

可是此时的海上追逐战却还远远没有结束。广袤的海面上,被那艘四级战列舰拖累了速度的西班牙海军,根本就追不上李长庚那支弱小船队的脚步。而依靠自己快上一步的航速,李长庚时不时的就对吕宋岛以及吕宋棉兰老岛之间的那片海域上的诸多小岛展开了搔袭。

虽然是被西班牙人统治,可是菲律宾群岛上的土著也因此过上了一二百年的安生日子。特别是主岛吕宋和宿务、卡塔曼、罗哈斯等岛,可以说整个菲律宾群岛里,除了热带雨林密布,山地高原广布的棉兰老岛上的土著还时不时的有部落战争爆发,其余的地方都是比太平间里还要太平。

长久的安生日子让菲律宾的土著显得尤为的懒散,热带物产丰富,只要忍受着西班牙人的剥削就可以一直懒散的生活下去。e^看?免费?提供?^^

所以面对突然而来的战争,面对李长庚赤luoluǒ的劫掠,菲律宾土著人除了逃跑就是拱手让出自己的一切。

十一艘战船体积都不大,装备上充足的弹yào之后,持航能力就更见堪忧。可是在海上转悠了半个月还多,李长庚部还没有挨上一顿饿。就是因为海岸线上的菲律宾土著太废柴了。

小雨停过,太阳重新lù出了脸来,一道彩虹远远地挂在天边。

到了南洋,这样在北方不可一见的美景是越发的平常了。

李长庚走上甲板呼吸着雨后大海上新鲜的空气,脑子里却依旧在不停地思考着航路。

面对少了一艘巨舰的西班牙舰队,他心头已经不止一次升起过反咬一口的念头了。可是这样的念头每每升起,都被他立刻压下。

现在还不是时候,战争才刚刚打响,陆战情况不明。如果海战就失利,影响的可就是整个大局了。所以,李长庚压下了自己心头一战的**,这个时间还要往后在押一段,至少也要等到北面的消息传回。

到那时自己再跟身后的尾巴打上一仗也不迟,即便是输的再惨,也不会影响大局,而且还能对水师大军在南洋的下一步作战提供一个可供参考的战例。

当然,因为那艘三极战列舰的退出,李长庚心里也在暗暗期盼着,什么时候西班牙人也把那艘四级战列舰退出去。那样的话,再开战,他这边的胜算就更强一分了。

这个想法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即便是没有了那艘四级战列舰坐镇,剩下的西班牙舰队,整体实力上也能超过李长庚部不止一筹。更主要的是,西班牙海军一直都看不起红巾军水师,在这种心理下,李长庚的这种‘期望’未必就不可能实现。

“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催化剂。”在红巾军里学到了不少现代词语的李长庚,非常得体的用一个‘催化剂’来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

他把目标盯向了曼布劳。

曼布劳是古代摩洛人买卖奴隶的场所,位于民都洛岛西北部,曼布劳河口,人口约五千左右。主体为菲律宾土著他加禄人,岛屿的南部有少量的米沙鄢人。

民都洛岛面积很不小,有四分之一个台湾岛大。在菲律宾群岛的中部,与吕宋岛之间隔着贝尔德岛,他与菲律宾群岛中的许多岛屿不同,全岛周边并没有沿海深水港湾和近海小岛。

所以岛屿南部虽然有丰富的煤炭资源,可是西班牙人对它也是很不重视。偌大的岛屿上,有西班牙人立足的只有曼布劳一个城市,其经济是否发达也就可见一番了。

没有深水港,也就不会有军舰往来。在这个被西班牙人所忽视的岛屿上,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人去向往,可是李长庚却从中看到了一种叫做‘胜利’的东西。

硬骨头啃不动,他要咬的就是这种软骨头。而且作为催化剂,曼布劳城似乎也可以了。

毕竟强大的主动进攻方,被弱小的对手牵牛了半个月后又被对手攻占了一处自己的城市,即便那是一处很不重要的城市,可也是一项绝对的奇耻大辱。特别在严重轻视红巾军水师的西班牙海军眼中。

不知道那个时候安东尼奥.布拉特会不会选择轻装上阵,而让笨重的四级战列舰游回和乐港去……

正月十八,十一艘红巾军战船开到了曼布劳港口,三大八小,以镇海号为中心一字排开。

“报告,洛伦特上尉,港口出现了中国人的战船。”一名西班牙士兵跑进了凯瑞.洛伦特的家中,向正在进用早餐的陆军上尉报告道。

洛伦特非常的恼火,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在自己进餐的时候被人打搅,而且作为曼布劳的最高军事长官他有这个资格来享受别人的尊重。可是心情再不好,在听到‘中国人的战船’这六个字之后,洛伦特依旧迅速压下去了心中的火焰。“上帝啊,他们怎么跑到我们这儿来了?”

半个多月的时间,李长庚部在菲律宾群岛间的一次次劫掠,早已经传遍了整个南洋。可是之前他们抢的劫的也只是菲律宾土著,而绝没有涉及到西班牙城市。宿务岛的那一次不也是稍微一接触,他们自己就赶紧逃之夭夭了。

“他们来了多少?”

“抱歉,上尉,这个我不清楚。”传达消息的士兵耸了耸肩,他是曼布劳治安官的手下,听到消息后就被治安官派了过来,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他又怎么会知道。

“现在市长阁下还有治安官鲁伊斯先生都已在市政大厅等着您。”

洛伦特无奈的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刀叉,将围在脖子上的餐巾撤了下来,“谢谢你,士兵。我这就去。”说着就转头回到了卧室,边走边说:“看来我们的麻烦来了,愿上帝保佑我们。”

埃米利奥.阿方索是曼布劳的市长,他在曼布劳的地位排在第一,还在洛伦特之上,在一旁坐着的还有治安官艾勒里多.卢西奥。

三人凑到一块却都是默默不语,他们心里都跟明镜一样,依靠西班牙在曼布劳的力量根本就抵抗不了中国人的进攻。

他们三人坐在这里,更需要讨论的是投降或是逃跑。

“轰轰”港口炮台传出沉闷的炮声来。就在洛伦特三人聚集的时候,李长庚也整备好了所有的战船,向着港口渐渐地靠近过来。

两座老旧的港口炮台,八座lù天炮位,四座炮dòng,十二mén火炮的轰击似乎还比不上李长庚部火力的四分之一量。

仅仅是第一轮还击,两座港口炮台的八个lù天炮位就哑火了五座,两轮轰击中,八个lù天炮位全部被红巾军炮火敲掉,西班牙人还可以还击的就只有四mén炮dòng里的大炮。

双方炮战一直耗到彻底清除两座炮台,然后再大军上岸,李长庚不是没有这个本钱。但是这需要的时间太长了,对于现在的红巾军水师来很不划算。

没有再过多理会那四个炮dòng,八艘护卫船全力向着曼布劳港口驶去。

虽然这港口不是什么深水良港,可是红巾军的护卫船也不是什么大船巨舰,他们的吨位只有一百来顿,完全可以使用曼布劳港口的。

十一艘战船内chōu调集中起来的二百水兵已经严阵以待,随着第一艘护卫船的靠岸,船内的三十人迅速从船帮上放下岸板,然后拿着火枪一个接一个的跑上港岸。

三十人分作了两队,像是两柄尖刀迅速的刺向港口的左右炮台。在炮台眼皮子底下靠岸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虽然三艘福船战船已经在尽量的压制那四个炮dòng,可是时间一长,免不了还会有护卫船要遭殃。

它们那样的小身板,挨上两三炮整艘船可就完了。

所以登岸上的水兵,他们首先需要做的就是打掉那四个炮dòng。

“市长阁下,洛伦特上尉,中国人已经登陆了。”

市政厅里,阿方索三人的讨论还没有一个具体的结论,一个极其不好的消息就已经被士兵报到了他们面前。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