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八十八章 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三百八十八章 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八十八章 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该是万幸,炮dòng内的西班牙人没有与敌具亡的勇气,在红巾军水兵冲到他们跟前的时候就早早的逃之夭夭了。

两座炮台从开火到熄灭,这段并不算太长的时间中也仅是命中了一发,在第二艘靠岸的护卫船船板上开了个dòng口子,船上的水兵死伤各一人,余下的各船是都毫发无伤。

二百名水兵已经全部登岸,若是在西班牙重点驻守的大城市,这点兵力根本不可能攻战港口并占领全城。可是眼下的曼布劳,还真没有力量来阻止他们的前进。

洛伦特已经集结起了城内全部的武装,不到一百人的西班牙士兵,以及数目相对多一些的菲律宾土兵。

但是他们没有一mén火炮旁身,曼布劳城也没有可靠地城墙做后盾。城市所有的大炮都在港口那两座炮台上,而任何一个港口的炮台都不会指向陆地,何况炮台都已经被红巾军占领了,他,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重火力护卫。

比较整齐的三列横队,西班牙人摆出了欧洲战场正面作战的架势。一百多菲律宾土兵随在他们身后。

李长庚不忍心看人家白忙活一场,一挥手二百水兵也摆出了同样的队列,只是跟西班牙人的队列相比,水兵这边的似乎有些松散了。

不过这也难怪,陆战本就不是他们该干的事。

“一百丈。”

“九十丈。”

“八十丈。”

………

………

“五十丈。”

“放……”伴随着李长庚的高声命令,“轰轰轰——”一排臼炮响声紧随着尚未消散的命令余音响起。

只有五mén庆幸臼炮而已,船上的直shè短炮相对沉重一些,而且攻入城内后直shè短炮也不好用,所以二百水兵相应的也分出了十分之一人来变成炮兵。

凄厉惊恐的惨叫声在对面响起,五枚小型开huā弹下,西班牙人损失不大,可却彻底凌luàn了战心。

但是好在他们还能勉强保持队形,毕竟欧洲战场上,步兵战线常常就要冒着枪林弹雨前进的。*\\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而且他们是线xìng排列。

可是跟在他们身后的菲律宾土兵就彻底húnluàn了,虽然还没有逃跑的迹象,可是本来密集的聚在一块的菲律宾土兵现在却恨不得彼此离开十里远,而且个个脸上都lù出了恐惧和畏缩。

事情还没完,臼炮迅捷的shè速在此刻被红巾军水兵彻底表现了出来。第一排炮声过后第二排、第三排紧随而来。

一轮轮的炮击中,西班牙人硬顶着又前进到了火枪shè程内,一百米左右的距离,双方几乎同时有枪手试shè,然后白白的硝烟迅速弥漫整个战场。

火枪夹带着炮弹,西班牙士兵一个接一个倒下,数轮过后残余的西班牙人终于丧失了勇气,几十个残存的西班牙士兵一哄而散。而逃的比他们还快的是菲律宾土兵。

可怜的洛伦特上尉在火枪对shè中英勇的倒在了战场上,他那一身军官服在西班牙士兵中简直就像是黑夜中亮起的电灯泡,无比的耀眼,能不死在第一轮对shè下就已经是“上帝保佑”了。

擒贼先擒王,这是中国人众人皆知的一个道理。

李长庚毫无阻力的占领了曼布劳的市政厅,零星的枪响还在曼布劳城中响起。一个个的菲律宾土著倒在路边,红巾军踏入曼布劳成德路程就是用他们的血来铺垫的。

为了尽量的jī起西班牙海军的怒气,李长庚下令手下随意的shè杀、刺杀一切看得的菲律宾土人和西班牙人。

但是很可惜,城内残存的西班牙人都已经逃出去了,这一路向城中tǐng进,他们没有碰到一个。

市政厅也空空如野,李长庚没有在这里对待的打算,将一切财物一扫而空之后,就一把火将这个曼布劳城内最华丽的建筑烧了个干净。

从港口补充好清水和食物后,曼布劳港也被李长庚纵火焚烧,冒起的滚滚黑烟在船队驶离了十多里后还可以从海上清晰地看到。

安东尼奥彻底的愤怒了,大火过后的曼布劳港让他颜面尽失。而随后不久下到他这里的西班牙总督的信也让他意识到——这样的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中国人的水师,那支弱小的船队,他必须将它们尽快送进海底,抹掉这个令西班牙人大失颜面的污点。四级战列舰随后独自返回三宝颜,余下的中小型战舰航速猛得一提,新成为了一直快速反应舰队。

南京。

红巾军在南洋与洋夷开战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城市,梁纲发动了他手下的全部宣传力量,将明万历以来华人在南洋遭受到的五次血腥屠杀一一揭lù了出来。而且还别有用心的列出了明清两朝对南洋华人被屠杀事件所表现出的反应。

屠杀的消息传到北京,万历皇帝的第一反应是“帝曰:‘嶷等欺诳朝廷,生衅海外,致二万商民尽膏锋刃,损威辱国,死有余辜,即枭首传示海上。吕宋酋擅杀商民,抚按官议罪以闻。’”既惩罚了导致事态恶化的责任人,同时准备对西班牙人兴师问罪。但是此时,明朝刚刚结束了万历三大征中规模最大耗资最大的朝鲜之役,实在无力真正执行这一命令。但是明福建官员还是以发文的方式责问了西班牙人。

嶷,是指张嶷。

朝鲜之役后明朝国库空空,财政困难,急需开源以应付财政危机。当时,西班牙人已经占据了吕宋,通过航海贸易,从美洲运来大量的白银,以马尼拉为中转站,与中国进行贸易,以白银换取中国的丝绸、瓷器、棉布等产品。

中国的船只海外与西班牙人贸易,一般都是驶往马尼拉,却并不知道西班牙人的白银从何而来。明朝人见西班牙人的白银源源不断,就猜测在吕宋有银山可采。

万历三十年,有一个自称“善望气”的张嶷奏称,吕宋机易山产金银,每年可采金十万两,银三十万两。明朝廷信以为真,于三十一年派遣官员随张嶷等赴吕宋查看。此事虚妄,自然是无功而返,但是接待的西班牙人却不这样看,他们怀疑这是为明朝进攻吕宋而来查看虚实。

西班牙人既有此疑,便开始防范当地华侨。他们先是收缴华人的铁器,引起了当地华人的不安,于是开始设防自卫,西班牙人愈疑,遂派军队开始屠杀华人,也由此拉开了华人在南洋的悲惨血泪史。

“张嶷一誑口,輒不惮梟示,以谢尔等;尔等非木石,独不思洒濯其心,以报中国乎?若前事讹传,未有兵革,投款效顺;商舶往来,jiāo易如故。若果有嫌恨、已相讎杀,可将该岛所有漳、泉遗民子孙追歛各夷。”

这是明臣徐学聚的《报取回呂宋囚商疏》的原文,也可以说是对中止通商的暗示。其实质也是对西班牙人的威胁,是为了防止西班牙人进一步屠杀华人,最后则要求西班牙人将幸存者送回,也是带有断绝与西班牙关系的意味。

没办法,当时大明的国力根本就无力远征吕宋。但是虽然力有不逮,但明朝也算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有所表示,虽然做的并非完善,但至少是负责任,有担当的。

而到了三十六年后,崇祯十二年西班牙人第二次屠杀华人时,距离崇祯皇帝殉国只有五年了,明朝已经内忧外患,无力声讨了。

而郑成功在收复台湾后,屡受西班牙人屠杀和迫害的菲律宾华人请求郑成功维护在菲华人的利益,也提出为郑氏进攻菲律宾提供帮助。但郑成功错误的在给西班牙人的警告中不慎表lù了自己的意图,使的西班牙人提前警觉,第三次对菲律宾华人进行屠杀。此事让郑成功愤怒悔恨,一心yù发兵复仇,但因为连受内外部jīng神打击造成其英年早逝而中止。但明郑政权对此并未忘怀,直至满清灭亡最后一个汉族政权前夕,很多明郑人士仍然力主虽然台湾守不住,但可以用主力攻击菲律宾,占据吕宋以为后图,只是郑克塽丧志,未被采纳。

明朝虽然面对西班牙人的三次屠杀都无力作出回应,可是也能看出,无论是明朝中央政fǔ还是台湾郑氏,对海外华人的态度都有一种血浓于水的感情。

可是进入满清之后,就全变个样了。

乾隆五年,在所谓“康乾盛世”中。荷兰人在没有任何理由,只是因为嫉妒华人在荷属东印度的商业才能和财富,就勾结土著人对华人进行大屠杀,华人的鲜血染红了河水,史称“红溪惨案”。荷兰此时尚未mō清满清对华人的态度,因为需要与中国通商,也担心有所妨碍,所以派人到满清朝廷为自己开脱。但没想到乾隆表现让荷兰人明白了满清对华人的态度,乾隆说海外华人“内地违旨不听召回,甘心久住之辈,在天朝本应正法之人,其在外洋生事被害,孽由自取。”

满清yù杀之而不能的海外华人,被荷兰人所杀让其非常痛快。有了满清的赞许鼓励,荷兰人越发肆无忌惮,在明朝时期华人在南洋建立的政权及商业优势也都是在此时逐渐丧失的。而满清政权为此与荷兰人的关系不仅没有倒退,反而更加紧密了。到了乾隆二十七年,华人在南洋的第五次被屠杀,西班牙人第四次做下血案,福建巡抚李因培更好——上奏乾隆言,那些海外华人皆是愧对祖坟的逆子,不值得陛下关心。实在是无耻之尤

没人会对屠杀之事视之无物,不然的话《扬州十日记》等一批类的书也不会在一百多年前就上了满清的**榜单。

梁纲以此为突破口,很容易就再度挑起了治下百姓对满清的不满,尤其是广东、福建沿海,南洋的华人许多可都是他们的老乡。而相应的,梁纲也是为他自己再次拉拢了一番人心,同时顺利的压下了内部对此次发兵南洋的疑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