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八十九章 一切都是为了胜利

三百八十九章 一切都是为了胜利!

三百八十九章 一切都是为了胜利!

满清自然也知道了这一消息,整个大江之南都传的沸沸扬扬,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紫禁城内,被红巾军的年终攻势压得都喘不过气来的嘉庆深深地松下了一口气。然后下令暂缓大沽炮台的建造,全力增强火器营。

红巾军要下南洋同西班牙、荷兰打仗,满清从俄国人口中知道了这两国在欧洲的地位,荷兰虽然已经没落了,可是西班牙在欧洲虽屡战屡败却依旧不失为一个大国。更何况人家在南洋都已经经营了二百余年,可以预见,等待红巾军的必定是一番龙争虎斗。

红巾军在南洋陷入的力量越多,对于现在已经渐渐有支撑不住之感的满清就越有利。嘉庆一边向俄国全力订购着军火,另一边就真心的向信奉的萨满祈祷,祈祷梁纲脑袋『抽』筋,全心全意的在南洋跟洋夷缠斗。

可惜就是西伯利亚的俄国人也并不清楚万里之外的南洋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依靠这里的西班牙人和荷兰人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缠斗的住红巾军多久。

可是被俄国人忽悠了的满清却还依旧坚定地认为,红巾军发兵南洋就必须派出大量的水师护航跟随和战斗,而据他们情报得知,先头随军南下的部队中就有两个营的水师,这也让他们对自己心中的认定更加坚定。嘉庆自感觉红巾军水师被大量牵制在南,大沽炮台的进度就不需要再紧赶慢赶了,也可以暂时的缓上一缓。

他想趁这个机会集中全力,把用在大沽口布防的大炮先加强给撤入河南的火器营。

没有大炮旁身的火器营,虽然全副装备着火枪,但战斗力依旧比不上红巾军强悍。嘉庆从没有怀疑或额勒登保的指挥才能和忠心,所以他就把失败的原因全部推在了大炮身上。

现在在他看来,大沽炮台的布防任务可以暂缓一下了,军力被南洋牵制住的红巾军不可能再分兵进袭大沽口。所以,空出来的大炮就应该先加强火器营这支强军

虽然额勒登保在战场上也是一场失败接着一场,可是对比其余战场上面对红巾军进攻失败的清军,额勒登保能够保持败而不『乱』,步步后撤,步步抵抗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嘉庆现在看额勒登保看的比明亮都要重。

南洋。

和乐港城外二十余里的地方,一座小山后,苏禄独立营的主力正在静静地等待在这里。

自从和乐港城失守之后,蒋宏斌就率部撤到了这座小山附近,而后留守岛中的另一部独立营士兵也被他调来了这里。同时汇集到此处的还有小两千人的苏禄土兵。

可以说,整个苏禄地区的陆战主力部队都已经集中在了这里。

西荷联军占据了和乐港城之后,也尝试着对外进攻了几次,大致也『摸』清了苏禄独立营的所处位置。

桑切斯没有报仇心切的立刻领兵进攻,这一次他没有忽略荷兰人,见识到了苏禄独立营的战斗力之后,桑切斯再急于报仇也不能不考虑到伤亡。他已经把苏禄独立营放在了欧洲军队同一个档次上,依靠西班牙军剩下的战力,面对两千多装备了火枪火炮的苏禄军队,他不认为自己有可能轻松取胜。甚至是有可能失败,而即便是能够打赢,损失也肯定不是他愿意接受的。

威利斯没有疑议,他们来是为了宣示力量的。虽然看到西班牙人吃瘪荷兰人都非常愉快,可是若是因此影响到了战局,那就得不偿失了。

他们都希望用不可阻挡的姿态压碎中国人的触角,把他们探过来的爪牙打回去,东南亚是欧洲人的地盘,中国人不属于海洋。

一千西班牙士兵,一千荷兰士兵,外加三千南洋土兵。修正前面的一个错误,是九千联军,荷兰军是四千人,三千为土兵

九千西荷联军,可是西班牙人和荷兰人却只有三千数量,巴布罗团那一败,西班牙人损失了四百人,更丢掉了快六百支枪,几乎是丧失了自己三分之一的战斗力。

所以此次出兵,桑切斯才给了威利斯相等的地位,连带出来的土兵都是各自一半,还答应下了苏禄王宫的战利品对半分。而之前时候,两军就战利品问题可是丝毫协议都没有达成的。谁抢到手了是谁的。

对于荷兰人来说,能够得到协议保证,就是一个重大的胜利。所以指挥权而言,威利斯依旧保持沉默,没有提出半点疑议,桑切斯还是为联军司令。而且按军衔论,桑切斯是少将,威利斯则是上校,欧洲的战争史上还没有上校领导将军的先例。

胡克巴拉赫普是麻喊味呵温哈喇的『侍』卫长,苏禄军改编的时候麻喊味呵温哈喇本是要胡克进入独立营的,可是胡克坚持留在麻喊味呵温哈喇的身边,至今还只是麻喊味呵温哈喇的『私』人卫队长。

可是此次战争纷起,胡克却又有了新的任命。李长庚不干涉麻喊味呵温哈喇对旧苏禄土兵的管制权,毕竟现在还是刚开始,李长庚相信随着日间的日久,麻喊味呵温哈喇在苏禄群岛上的地位会日渐愈下,而且等到红巾军大军赶来,南洋局势稳定之后麻喊味呵温哈喇十有**是要举家迁入大陆的。

他本身愿意放弃王位加入中国,那么就说明他不是一个贪权的人,对比荒凉的南洋,北面富华的中国大陆无疑更吸引他。

胡克巴拉赫普被麻喊味呵温哈喇任命为土兵的首领,管辖着和乐岛上重新召集起的所有土兵。而此时的胡克巴拉赫普就正带领着他的手下潜伏在小山驻地的片片密林中。

枪炮声不时的传入他们的耳朵中,驻地前阵线上的战事早已经打响多时了。并且随着时间的持续,胜利的天枰正在逐渐向西荷联军倾斜。因为出现在战场上的苏禄独立营只有一半兵力,还是那守卫在前苏禄王宫的那一半未经历过战事的新兵。

与欧洲人作战,苏禄人从不缺乏勇气,可是有的时候,一些事情不是拥有勇气就可以解决的。不然的话,梁纲那个时代,基地拉灯大叔早就已经占领美国了,塔利班也早已经光复阿富汗了。

一千名新兵勇气十足,可是打枪中却总是时不时的出现错误,比如说捅捣弹『药』的那个捅条,『插』进去不拔出来就瞄准开枪,而下一发没有了捅条帮忙,还如何能快速装弹?

训练场上的优秀不等于真正的优秀,只有战场上的表现才是衡量一支军队的真实数据。

不停地接到前方战报的蒋宏斌也在不停地擦着自己额头的大汗,真是太让他‘瀑布汗’了,也幸好第一战中那个傻瓜西班牙指挥官帮忙,让独立营先打了一场胜仗垫了垫底气,不然的话,就现在这种情况,蒋宏斌还真要考虑是不是需要取消作战计划。

三百条人命,在前线自支撑了半个小时都不到。苏禄军一败涂地,连十二『门』大炮都没来得及拉回就落荒而逃。

桑切斯和威利斯都笑了,这才符合现实么,苏禄人再勇敢也不可能才拿到火枪火炮就立刻变成一只强军,之前的失败果然是一场意外(桑切斯语)

之前的失败果然是西班牙傻蛋(威利斯语)

刚刚还极为的重视,胜利后却立刻转变成对其的藐视、轻视,这应该是就是高傲的欧洲军人在这个时代的个『性』。而说到底,还是因为桑切斯、威利斯心中根深蒂固的对南洋土著的蔑视。

中国人不在其中,但是和乐岛上又有几个中国人呢?

桑切斯和威利斯都没有怀疑苏禄独立营的溃败是假败,作为军人他们的眼睛还能分得清是真是假。如果丢下大炮扔掉火枪的溃败还是假败,那么什么才是真败?自己抹脖子或是全部战地投降?

桑切斯的命令下,士气高昂的西荷联军毫不犹豫的追击了上去,然后的一切就都落在了蒋宏斌的算盘中。跟在后面紧追不舍的西荷联军在跑了五六里路后,队形全部零散,重火力也都落在了后面。

溃散的苏禄兵一直向着预定地点跑去,在转过一个山弯之后,散『乱』的他们纷纷向左右两侧跑开,一部排列整齐,枪炮齐全的火器部队重新出现在了西班牙人、荷兰人和土兵们的眼前。

“撤退赶紧撤退”一个荷兰军官拼命地喊起来。

可是为此迎来的却是红巾军狙击手优先的注视,然后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胸』口,另一颗则打得更准,直接钻破了他的头颅。

所有冲在前方地西班牙荷兰士兵以及土兵都愣住了他们一个个呆呆地看着前方,停止了追赶的脚步,瞠目结舌,脸上再也没了一丝刚才的兴奋。

威利斯是骑着马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他惊讶得圆睁了双目

『混』『乱』的西荷联军完全暴漏在了苏禄独立营的枪炮口下。

“『射』击”蒋宏斌跟麻喊味呵温哈喇都大声的高叫起来。前者是属于下达命令,后者则完全属于自我无法抑制的兴奋。

“啪啪啪——”

“啪啪啪——”

枪声一排排响起,西班牙人、荷兰人,两军的附庸土人,都惨叫着成片成片地扑倒地上

为了引鱼上钩,蒋宏斌抛出去了十二『门』大炮,甚至还有三四百条人命,但剩余的二十四『门』重炮却也完全可以完成自己的使命——全力收割敌人的『性』命。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十二『门』重炮固然珍惜,三四百条人命人命固然珍贵,但是胜利更为重要

一切都是为了胜利

苏禄独立营加强一个炮兵大队,但它本身也有一个炮兵中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