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九十五章 逝去的奇才和商人的崛起

三百九十五章 逝去的奇才和商人的崛起

三百九十五章?逝去的奇才和商人的崛起

心碎的感觉赫拉尔杜斯.欧沃斯瑞也很快就感受到了,因为庞塞德莱昂得知消息后马上就派人向南报知了巴达维亚。

少量在红巾军侦察队的追击下幸运逃生的荷兰水兵也坐船驶向了巴达维亚,路德维克的那一个shì从官就好运的夹杂在其中。

庞塞德莱昂报知了巴达维亚之后自己却依旧面临一个无解的难题——如何就营救死境中的被困舰队?

他的选择只能是从苏禄撤兵,马尼拉港还需要两艘战列舰的保护,珍贵的海面力量不能再消耗在和乐岛了。

战火嚣上的苏禄城一下子恢复了平静,西班牙军撤退,荷兰军也同样撤退,平静在愕然间已经来临。

麻喊味呵温哈喇惊喜中有些mō不着头脑,可是蒋宏斌却瞬间想到了真像——肯定是援军到了。

不过西荷联军虽然撤回了和乐港,正大部大部的退回各自地盘,可是硝烟散去的苏禄城内却也已经是断壁残垣,满目苍夷了。

整个城市的房屋都少有完整的,不甚高大的城墙千疮百孔,圆圆的铁弹和拇指大小的霰弹铁丸洒落的城中到处收拾,血迹随处可见。

二十四mén重炮残存下了九mén,苏禄独立营历经了此次绞杀战的洗礼虽然已有强军本sè,可总人数也只剩下了不足千人。召集来的苏禄土兵损失也超过了一半,教官中队除了少量狙击手外,余下的更是差不多死伤殆尽,全军总体伤亡几近三分之二。可以说西荷联军撤退时,守军已经到了崩溃边缘。非是苏禄人与西班牙人有着二百多年的仇恨史,蒋宏斌自己都不相信己军还能继续支撑下去。

斜靠在一堵断墙之后,看着天上刺眼的太阳,蒋宏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灵骤然放松,其直接结果却是一阵阵深深地疲劳感海làng汹涌一样的一bō接着一bō向他袭来,不自觉地人竟然已经倚靠着断墙睡着了。

维甘港口,深夜。

一道道光柱打照海面上停靠的西荷联军舰船上,这已经是第三天的深夜了。南面马尼拉的西班牙军还毫无出动的动静,拉瓦格开来的红巾军水师也还在赶来维甘的路途中。但是他们虽然还没有赶到,可今夜也是西班牙人荷兰人待在舰船上的最后一夜了。

“这群洋鬼子倒是学jīng明了,竟然都不出来了。”光柱来源一点,一个把持着瑞光镜角度的红巾军战士笑着对身边的同伴说道。

“谁挨上两夜的冷枪,今个他也不会出来。”同伴用一种透着股优越和调侃的语气回道。

瑞光镜配合着狙击手,两夜的冷枪,足足打死了西荷联军五六十人。这第三夜他们终于是老实了。

瑞光镜,是明末清初发明家黄履庄的杰作,是在中国古代探照灯的基础上改进研发的更进一步作品。黄履庄在探照灯原有基础上大大增加了凹面镜的尺寸,最大的直径达到了五六尺之多,夜以灯照之,光芒可shè数里之遥。

梁纲立足南京之后,针对满清百五十年来的一些奇人奇事也有了大范围的排查,黄履庄就是他从沙砾中挖掘出的一颗明珠。

此人是清初扬州人氏,自学成才,在工程机械制造方面造诣很深。少时聪颖,读书过目不忘,尤喜出新意制作诸技巧工艺。常作小物以自娱。十岁丧父,家境贫困,投靠亲友为生。但逆境之中志向不改,毕生刻苦钻研,创造了许多发明。

据梁纲所查,此人竟然造出过类似自行车之物。《清朝野史大观》记载:“黄履庄所制双轮小车一辆,长三尺余,可坐一人,不须推挽,能自行。行时,以手挽轴旁曲拐,则复行如初,随住随挽日足行八十里。”

前后各有一个轮子,骑车人手摇轴旁曲拐,车就能前进,明显的就是自行车么。

据传他还制造过机械狗,此物还曾与清初的大数学家梅文鼎打过jiāo道。神奇的黄履庄,却又悲哀的生不逢时,曾著有《奇器图略》一书,现却也已经失传,只有在《虞初新志》上,还记载着有二十七种他的发明。

瑞光镜就是从中摘录下来的,此外还有“验燥湿器”、“验冷热器”,也就是湿度计和温度计,以及显微镜、千里镜、望远镜、取火镜、临画镜、多物镜、驱暑扇、龙尾车(提水机械)、报时水、瀑布水等等,运用的知识涉及到了数学、力学、光学、声学、热力学、材料学等多种学科。

二十七种发明中,梁纲最希望得到的是“临画镜”和“缩亮镜”。当时曾有人对这两种物品进行描述:“千里镜于方匣布镜器,就日中照之,能摄数里之外之景,平列其上,历历如画。”

这东西用于军事上明显有特效,可是《虞初新志》记载的太简陋了,梁纲jiāo付给王贞仪,他们一群人根据上面的描述可以造出瑞光镜等物,这“临画镜”和“缩亮镜”却实在是无能为力。

不过即便是这样,瑞光镜也给红巾军带来了相当大的便利。近段时间来,各地的红巾军都已经开始陆续装备上此物,夜间守卫时是大为保险了许多。

港口内的残垣断壁间,一队狙击手分散四边,都在隐暗处举着枪四下瞄准张望,试图寻找一两个可供他们练手的目标,可惜却始终未能如愿。屡受打击的西班牙人和荷兰人学聪明了……

南洋的战局红巾军已经占据了天大的便宜,可以说只要这般的继续下去,不要说是苏禄可保,就是再占下吕宋岛乃至整个菲律宾也不是不可能的。

南京。

南下的大军出发了,梁纲心思却不可能一直都牵挂在其上,毕竟红巾军治下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等着他处理。

一个冬季的时间,并不能让红巾军整体实力有什么质的提高。但是对于苏南这一巴掌的百姓来说,每一天发生的事情可能都会对他们的思想造成新的冲击。

苏州商学院成立了。

这是一个很新鲜的名字,中国一两千年来学院书院频出,可还没一个在前缀上‘商’字的。

读书为上,鄙于言利。农耕文明的传承,和儒家的观点学说影响,使得士农工商四字排辈论在中国根深蒂固。

虽然商人只是名义上的最末,实际上早已经越到了农工之前,可是舆论就是舆论。在天下百姓和士子的心中,它还是最下溅的。

红巾军不禁商贸,政策较之满清开放了许多。苏南这批最早接触红巾军的商人对此心知肚明,可是也从没有想象过梁纲会如此开放。

本以为自己等人的地位能达到汉唐时期的前辈就已经知足了,没想到年前就被人以暗示,还是可以再往上升一升的。其背后更是隐隐透漏出了某人的一角。

虽然只是隐隐可现的一角,可是整个苏南的商界却似乎被打了jī血一样,jīng神陡然焕发。

只要有那位的强力支持,自己害怕什么呢?

没有丝毫的犹豫,南京、苏州、松江的商人巨头们稍作商量后,立刻就开始着手了行动准备。这番支持不可能只针对苏南一地,苏北、浙江、闽粤等地的商人或早或晚也都会收到这番示意的。所以他们必须抢在所有人的前面。故而,年后正月十六那一天,苏州商学院就赫赫然的出现在人们眼前了。

就是以教授经商营贸为主,学院以商贸、管理、理财等纯商业教程为主,付之于数学、地理、外国人文历史以及外语等科,完全不同于传统型的中华书院学府,无愧它名头上的那个‘商’字。

学院的主课教员以各商界巨头手下的jīng明掌柜、管事、账房为主,副科因为涉及到许多外国事物,所以多是聘请广州、澳mén的一些人来,其中很有一部分人就是原先十三行或是澳mén的通译。

他们这些人固然没有谢清高来的见多识广,可是或多或少也都了解一些海外事务。商学院草办之初,师源不广,对对答答也就是了。

就像是凭空爆了一颗原子弹,商学院成立这巨大的冲击bō迅速洗涮着天下人的思想。而对于士林读书人来说,这却是厕所里爆开的一枚炸弹——jī起公愤了。

短短的几日内,无数上书或是联名上书递到了梁纲手中,都是士林读书人上的,一直要求取缔苏州商学院,还要求重惩起事商人。而理由还是那老一套,反正就是一个重农轻商。

梁纲对此毫不理会,而得了一些人示意的苏南商界也硬生生的顶起来压力,继续开办着自己的商学院。

十八日正式入学,苏南各商家子弟,适学之人全进了去。学生人数一举突破了七百人,算是面对外来的压力的第一个回击。

还是那一句话,枪杆子里出政权,梁纲在背后给商人撑腰,红巾军一众实权高官中也没谁是科场得意的人,又跟了梁纲这么多年,早清楚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王邵谊等纷纷对此闭口不言。

事情闹得喧嚣至上,连红巾军大军南下都没有把这一事情平息下去,可是书生穷嚷嚷,梁纲不理他们,苏州的商学院依旧开的稳稳当当。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