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三百九十六章 欺负到了李家头上

三百九十六章欺负到了李家头上!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三百九十六章欺负到了李家头上!

红巾军的地方大员中还是有几个客场出身的人的,比如说陈阳,黄钺和宗一源,再有就是思想已经有了扭转的钱大昕。==??. 首.发?==

可是这些人能把思想转过弯来给红巾军效力,又有哪个是真正顽固不化的人呢?

钱大昕首先就嘱咐了下去,要学生们千万别闹事。他是早看出来了梁纲的xìng格,那是宁折不弯,吃软不吃硬的人。

而且看看他立足南京以来的一系列举动,那真正是变革又变革,官场、民间乃至军队,有那点还跟以前的历朝历代相像?

与这样的强势主对着干,倒霉的最终还只会是自己,尤其现在梁纲还深负着人心。

钱大昕都闭嘴了,陈阳三人就更是闷葫芦了。身在官场,他们对梁纲的变革体验就越深。之前梁纲就已经对儒家动手了,几乎是割掉了传统读书人当官的特权,现在他又把商人捧了上来,在陈阳等人眼中,这就是梁纲的第二步。梁纲决定做的事情,他们又哪里敢去阻拦?

而至于拼死直谏,他们可都还没那个勇气。

随着苏州商学院的成立,二月初,梁纲在南京开办了医学院。中国医家传承了几千年,虽然也有开座论坛之举,可说到底还是敝帚自珍已成习惯,各家各派传承多以师徒弟子这种老旧的方式延续。写书立著当然是医家的一大期望,可是几千年来有资格做到这一步的又有几人?

而写书立著留下的传承最后被焚灭在硝烟战火中又有多少?

梁纲想要在日后大规模推行地方医院制度,那么创办医学院就是必须的。而且随着红巾军的飞速扩大,军医也继续招人。

是需要真正懂得医术的大夫,而不是那些只学会了简单包扎、伤口阵线缝合的卫生员。

或许是因为范仲淹那句‘不成良相,愿为良医’的话吧,所以医学院的成立并没有引起士林的再次sāo动。

可是梁纲接下去城里的工学院就再次击打在了他们的敏感神经上,先商后工,这要致农于何地啊?

只是与商人联合建立的商学院不同,工学院却是梁纲亲自命名奠基开土的。这样赤luoluǒ的背景,当然不是文人士子们所敢触碰的。\\??í群4∴㈥㈠㈧\\而且与工学院联合在一起的还有最早成立的科学院,以及军中的军备部,很显然,工学院的背景要远比商学院来的深厚的多。

同样,事实也证明,工学院的命运与被‘放任自流自力更生’的商学院相比也有明显的优越。梁纲没有像对商学院一样将工学院放在文人士子的炮口枪口下不闻不问,他指挥着红巾军的宣传机构大力宣扬起了公输班,也就是工匠祖师鲁班。

并且言论很快就从公输班涉及到了历朝历代来的军备发展上。

比如说,chūn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兵器,而汉代之后就被铁制兵器所取代。

再有冷兵器慢慢的被现在的火枪大炮所取代,这两个划时代xìng的军事变革中,谁敢说工匠的作用可有可无?谁敢说‘工’的作用不关乎国运?

梁纲已经在一点点的向外透漏欧美的发展史,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会被惊出一身冷汗的。至于所谓的‘立国之道,在人心不在技艺’,相信的都是无可救yào的傻bī。

火枪火炮的威力,已经用无数的事实证明。而人心若能在绝对弱势的情况下真正得胜,两宋也不会灭亡了。现在的满清朝廷也不会被堵在大江以北风雨飘摇了。

之后言论再一度延伸到了民用上,也农耕为例,早期的人力耕田,到稍后的二牛抬耕,然后再到曲辕犁,技艺工艺的发展如何不重要?

为了彻底让儒家士林文人闭嘴,梁纲再一步拉出了造纸术和印刷术,这两样发明要是说也‘无关紧要’,那儒家就真个是‘刚刚’的了。

梁纲巨大的宣传战下,士林文人完全闭上了嘴。工学院没有一丝污点的昂立在南京城中。它现在虽然还只是一棵小幼苗,可梁纲却会细心呵呼着它一路长大,直到能真正撑起中华工业的这片蓝天时,他才会真正的放心。

不过工商都已经立了学员,那农也不远了。

梁纲二月上旬末的那几天里,下诏红巾军治下各省府县城,征集技艺高超的老农进京,同时也开始招聘农学家任教,其中很重要一批人就来源于陕西。

在梁纲穿越前的七年,清代最重要的一位农学大家杨屾病逝于家乡咸阳。

清初,关中地区既不种棉、麻,也不种桑养蚕,只种粮食作物。这可能是因为明末的连年大旱的原因吧,反正这里的老百姓是有食无衣,每年都要卖掉一半以上的口粮到外省去换布,结果是衣食皆缺,生活艰难。

杨屾见此情景,思索著要为解决家乡人们衣著问题,他曾试种棉和苎麻,但弹思竭虑,未得其善。试种虽未成功,但他却是第一个把棉huā引种到陕西西部的人。后来他读《诗经.豳风.七月》,受到启发。他认为,《豳风》中所指“豳地”,即邠州、长武等处。古代陕西能够种桑养蚕,现代也应该能种养。于是决心要重兴“邠风”,恢复陕西的蚕桑事业。

后历经十三年努力终于写出了一本蚕桑专书——《豳风广义》。乾隆六年,他上条陈给当时陕西布政使帅念祖,请求由省府出面倡导,又把《豳风广义》一并附上。

杨屾的条陈得到帅念祖的大力支持。下令各府、州、县大力推广蚕桑。于是不到十年,陕西关中、陕南,甚至陕北很多地方蚕业很快发展起来。为加强蚕桑业,在省城和凤翔、三原等地区还设立了蚕局和蚕馆,负责推广和作具体的技术指导。雍正三年的chūn天,有一次杨屾出游终南山,见檞橡满坡,知其有用,特买沂水(今山东境内)茧种,令布其间,也取得了成功。柞蚕首次开始在关中地区大量放养。

此人为了提高田亩产量,还带领学生专mén用区田法种了一亩麦子,一切严格按照区田法的要求去做,结果在一亩地上收到了一千斤小麦。

梁纲为不能同这个为解决家乡父老乡亲穿衣难问题而亲自从植桑开始,经历十三年解决陕西栽桑养蚕问题的神人碰面而感到一丝遗憾,但是杨屾一生不求富贵,平凡带人,mén下弟子数以百计,得意mén生大多还至今活的好好地,比如说给杨屾另一本书《修齐直指》做注的临潼人齐倬,却尽可以聘请到农学院来。

一直以来,梁纲的每一项措施,每一步举动都深刻蕴含着他自己的用意,他想要变革中华大地,就只能一步一个脚印的坚定向前。

汉王宫的深宫中。

李盈盈正轻轻地róu捏着梁纲的肩膀,长时间的批改奏折,一般人肩膀脖颈应该都会酸痛。但是这点负担对于身体素质变态的梁纲来说却是小菜一碟,只是李盈盈愿意按摩,他也不会拒绝这种亲和夫妻感情的举动。

生育后已经**个月的李盈盈,脸上少了一丝少nv的玲珑,却多了一丝母爱的慈祥,或是说多了一丝**的风情。

生育孩子,对nv人的改变确实是巨大的。

“大王,近日来士林文人繁杂颇多……”李盈盈神sè中有一丝苦恼和气氛,“一群无胆鬼,惹不起大王就招惹本后……”

这些日子来梁纲受的压力似乎很大,可他并不需要太去在乎。但是同样的情况,宫外面的李家就不同了。

商学院的成立,一众文人在被梁纲置之不理后,无法纾解心中的郁闷,就纷纷把矛头指向了李元清,指向了李家。

可是把李元清真给冤枉死了。

现在外面都盛传,梁纲之所以对商人如此宽松,就是因为有他这个商贾出身的国丈和一个商人之nv出身的王后在作祟。

真是天见可怜啊,李元清自落脚南京之后就一直低调的很,连李永昌都歇了业。进入南京一年多时间,李家产业发展速度缓慢的如同乌龟在爬,而且李元清本身也丝毫不跟南京的本地商人乃至整个江南的商人打jiāo道。

为的就是怕牵扯上麻烦,影响到宫中李盈盈的地位和梁纲身边李永成的位子。

这一次商学院成立,不知有多少商界巨头来李府联络感情,李元清和李永昌父子都是闭mén不见,而且是丝毫不怕得罪人的直接不见客。

可现在他们还是被文人立起来当了标靶,父子二人抱头痛哭都感觉着自己冤枉,用梁纲说的一句话来讲,那就是比窦娥都冤

李盈盈现在的头上也沾染了‘妖后、妖fù’的名声,自己本人对此是深感压力巨大。毕竟她也是书香世家培养出来的大家闺秀,跟上梁纲之后翻山越岭虽然经历了许多战事,看开了许多,也坚强了许多,可是本质里对于文人墨客的口诛笔伐还是心存惧意的。

“此事是亏欠国丈了。”梁纲握起李盈盈的手,安稳说道。他实际上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李家闭mén不见外客的态度本身令他很高兴,可高兴没两天李家都倒霉了。一盆盆污水泼上来,更牵扯到了李盈盈身上,梁纲心中如何不怒。

可是他清楚,越是这个时候就越不能动刀子,不然的话李家和李盈盈的名声就更坏了。

从背后将李盈盈拉入怀抱,梁纲抱着李盈盈如若无骨的身子,看着她的脸认真的说道,“暂时先忍一忍,等到风声过了,我必给你一个jiāo代。”

声音中一股杀气毫无遮掩的直透而出,却是将李盈盈心中的那一丝不安瞬间清扫干净。

“嗯。”感jī的呓语了一声,李盈盈两臂抱着梁纲的脖子心中温情四溢。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