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零三章 王聪儿站在命运的抉择口

四百零三章 王聪儿,站在命运的抉择口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零三章?王聪儿,站在命运的抉择口

“总督阁下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在远东,没有谁会是中国人的对手。\\??í群1∴①⑺㈢\\它只能是朋友,而不能是敌人。”

勿里dòng海战结束之后,一切对红巾军战力的猜想都终告一段落了。

红巾军用实战证明了自己的战斗力,无论是陆军还是海军,他们都是与欧洲列强处以同一档次的。

虽然相对而言海面力量要差一些,虽然有可怕的武器在手,但毕竟船体太小了一点。

不过,这要想到红巾军的成立时间,短短的两年内水师就发展壮大到如此地步,梁纲本人而言已经是无所求了。

海军,不单是一个高效率的吞金兽,更需要时间的沉淀。

“我觉得自己应该去巴达维亚。于其到南京去看中**队的训练装备,还不如在巴达维亚亲眼看一看他们战场上的表现。”罗杰少校这样说道。苏禄之战和吕宋之战的战果,红巾军陆军的战斗力无疑是强出西班牙人和荷兰人不少,但是具体水平到底能达到什么档次,罗杰心中还是没底。

西班牙人的陆军在欧洲大陆只能算是一般,在西欧,他们也就只能欺负一下葡萄牙或是亚平宁半岛和德意志的那些小国小邦。

无论是法军还是英军,亦或是普鲁士军和奥地利军,西班牙人都不是对手,他们已经没落了。

不过英国陆军虽然也是欧洲各国陆军第一档次的强军,可是强军也依旧有高下之分。

英军、奥地利军和俄军,三方就都是半斤八两。明显要弱于法军和普鲁士军,可是普鲁士军似乎有弱了法军一筹。

可能这个对比中有将领的因素存在,但是现在欧洲列强中的陆战排名就是如此。

“是个好主意,我会派船送你去巴达维亚的。”中年英国男子点头同意,他的权威似乎要比罗杰这个少校大,听语气。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因为他就是此次赶赴中国的带头人,理查德.韦尔斯利派出的第二位使者——丹尼斯.迪恩。

四月的下旬,红巾军在北线三处战场上都相继发起了猛攻,最开开战的是苏北山东一线,继而是安徽河南一线,再就是湖北一线。==??éng古骑兵很快就投入到了战场,因为山东和河南的绿营兵完全不堪红巾军一击。虽然这些日子来两省的绿营兵也增添了不少火器,可是面对红巾军的火力,清廷给他们配置的那点火器又能当什么事?

欧洲大陆的战争,双方白刃战是解决战斗的最好最快手段,可是骨子里都渗着刀枪相搏的中**队,尤其是满清绿营兵,他们在炮火硝烟中就是想得到一次刀枪相搏的机会都没有。

两处战场上都发生了步骑战,清军méng古骑兵对战红巾军炮步结合,几次作战后,传出的战果令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正面作战,两支méng古骑兵全都在各自战场上吃尽了苦头,无一场战斗能够取得胜利。

不过,索特纳木多布济和绵恩或许没有后世的僧格林沁作战勇猛,也没有僧格林沁在军中的威望高,可是两人的脑子都要比勇更多于谋的僧王来的灵活。

正面作战不行,那就该侧面袭击,甚至是夜袭。

变换了作战方式的两路méng古骑兵战损率猛然一降低,而效率效果却大大提高。

仗着自己来去速度快,两处战场上的méng古骑兵几次偷袭正在进军中的红巾军步兵,都取得了不小的战果。

尤其是豫东作战的南向阳部,河南东部的地形是一马平川的大平原,根本没个遮掩,第一次被绵恩用méng古骑兵突击时,他的先锋团整整战损了一个营。

随后的一些日子,南向阳虽然全力派出侦察兵,可还是被méng古骑兵打了几次偷袭战。

能抵御骑兵突击的只有骑兵,现在的前装滑膛枪本身xìng能的限制,就致使了散列进军状态中的步兵根本不可能抵挡战马的冲锋。骑兵还是非常有威慑力的,否则的话,现在欧洲大陆各国也不会全力去保持骑兵的大规模编制了。

梁纲没有发什么话,日后平定méng古和大西北的时候,少不了要步兵对战骑兵。现在让他们历练历练,也没什么坏处。而且好歹两处战场上红巾军还是占据着很大优势的。几场被袭失利都只是疥癣之疾,无关大碍。

关中,咸阳。

县衙大堂上,王聪儿、姚之福、张汉cháo、王延诏等一众出师西安的首领级人物悉数在座。再往两侧延开,几十张大椅上做的全是襄阳义军的大小头领。

陈洪、辛聪、辛文、庞洪胜、曾之秀、曾大寿、王凌高、刘楞、张月梅、张正隆、李槐、陈谷、冉学胜等等,梁纲如果在这里肯定能从中认出不少熟人来。

咸阳距离西安只剩下渭河一水之隔,义军一众将领悉数聚集在此,按理说应该是信心满怀,想望着打进西安城。可现在却是个个哀容满面,气氛低沉。

事实上在三月末时,襄阳义军就已经拿下了武功城。当时县衙大堂内众人集会,一众首领、头领确实是兴高采烈,信心满怀,一心打进西安城去享福。

可是那时的他们并没有发现,自己手下的军队士卒虽然也都是喜笑颜开,jīng神不错,但体力却已经差不多耗干用尽。

四月份,襄阳义军开始进攻乾州,兴平很快就克复,紧接着他们进攻咸阳,仍旧很快拿下。

然后王聪儿、姚之福合同张汉cháo、王延诏部,齐齐度过渭河进攻西安。他们开始还以为会跟之前一样,大战之后很快就能拿下。可是襄阳义军久战兵疲,乏力的紧,被王文雄部牢牢挡在了西安城下。

陕南征剿义军龙绍周、李树、唐大信等部已经接近尾声的那彦成,飞快派遣杨遇chūn、杨芳两员悍将北上增援,同时兴安府与高德均打的正凶的明亮也飞快chōu出一军回师西安,领军的正是梁纲当初在湖北的老对手成德之子穆克登布。

西安城下,襄阳义军迎来了自起兵以来最惨痛的一场败仗。穆克登布、杨遇chūn、杨芳合同王文雄,四部合力内外夹击,进攻西安的襄阳义军一败不振,折损了近万人马不说,前军主将王士奇也战殁阵中。

军心不振,兵力疲惫的白莲义军无法再在渭河南岸立足,只得连夜退回了北岸咸阳。

议起军事来,大堂内气氛更加低靡。之前连连胜仗时还不感觉这么样,现在一场大败下来,军中大大小小的首领头领都觉得不想再战了,而且西安现今这样的形势,想要再拔下可能xìng也没有了。与其待在关中受敌,还不如趁早撤回凤翔休整。

“既然大伙无议,那我就宣布决定了,全军撤回凤翔……”

从大堂转回自己的住处,王聪儿低落的心情还没有完全恢复起来。这仗都打两三年了,怎么军队里的jīng气神还没有养起来?一打败仗士气就止不住的往下泄。

“夫人,南京有消息到了。”黑nv儿捧着一盏茶递给了王聪儿,同时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一丝复杂的神sè在王聪儿眼睛中闪过,南京,想想那人现在的声势,再看看眼下的白莲教,王聪儿心里真是掩不住的泄气。

虽然梁纲与白莲义军,一往东走,一朝西去,可是暗地里他与王聪儿却还一直保持着联线不断。

倾吞襄阳义军的主意没有打成,可是已有的友谊却也不可能就这么放下了。现在吞不成,日后未必就没有继续的机会。所以,梁纲与王聪儿暗地里联络的那一条线始终不成断绝。

虽然到现在一两年时间了,这条线并没有传出过几次消息,绝大多数的时间里都是默默无闻的在哪隐匿着。

“拿过来。”王聪儿接过茶盏抿了一口,她差不多已经能猜出这个消息的内容是什么。跟汉中的那个使者的任务会有很大关联吧

侯爵,伯爵以及自己的国夫人。王聪儿嘴角一笑,梁纲抛出的yòu饵可真是分量十足。国夫人,命fù最高封号。

齐国谟、齐国典,俩兄弟资质平庸,这些年下来在义军中影响力不仅没有增大,反而还把他们老爹齐林留下的遗产进一步给削弱了。

如果襄阳义军真正归顺了红巾军,这俩兄弟凭自己的能力绝对不可能封爵,他们的战功和资历都远不够。自己被封国夫人,这问题不大,可死后能留下来的最多也就是一个伯……

不过内容与王聪儿料想的也不完全相同,梁纲传来的消息中,除了对她的封爵许诺之外,还有红巾军现今实力的全方位介绍,和他即将开展的下一步行动……

天下这块棋盘上,襄阳义军只只占据了一个小角,而红巾军已经占据了半边河山。竞争上面,白莲义军同红巾军已经完全不处于同一个档次了。

现在是一个命运的抉择口,到底该如何选择,王聪儿心里也该有一个决断了。因为如果红巾军的下步战略实施成功,那么中原就再无敌手,西北就已经处在红巾军的兵锋之下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