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零四章 五十八年红溪的血债还未干

四百零四章 五十八年,红溪的血债还未干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零四章?五十八年,红溪的血债还未干

五月中旬,一支巨大的船队航行到了上海。「域名-..-请大家熟知」

二十七艘商船,英国人用自己无可比拟的海上力量显示了自己贸易上的绝对优势。

丹尼斯.迪恩,在他们到达上海港之前,快马就已经把消息从广州送到了南京。于是乎,水师五营主力也以沿途护送监视,这么一个令人无可挑剔的借口随行来到了上海。

除去南洋的两营水师之外,南京外海上已经集中了红巾军剩余五营八成的力量。

一百万银元的赔偿,谈判协议的顺利签订,五月二十一日,中营持续了一年半的敌对关系正式接触。

梁纲赋予了英国人与美、丹等国相同的权力,去也毫不犹豫的驳回了迪恩另外提出的一些意见。

马嘎尔尼访华时曾经向乾隆提出的七个请求——

一、要求签订正式条约:开放宁bō、舟山、天津、广州之中一地或数地为贸易口岸。

二、允许英国商人比照俄国之例在北京设一仓库以收贮发卖货物,在北京设立常设使馆。

三、允许英国在舟山附近一岛屿修建设施,作存货及商人居住。四、允许选择广州城附近一处地方作英商居留地,并允许澳mén英商自由出入广东。

五、允许英国商船出入广州与澳mén水道并能减免货物课税。六、允许广东及其他贸易港公表税率,不得随意luàn收杂费。七、允许英国圣公会教士到中国传教。

自傲自大的乾隆皇帝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马嘎尔尼所有的请求,让马嘎尔尼带着无比失望的心情回去了欧洲。

现在,迪恩也将这七个请求摆在了梁纲面前,只是第一条划去了天津,改在了厦mén,第二条地点改在了南京,并且在第四条上增加了上海和江苏。

对于其中的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和第六条,梁纲毫不犹豫的给予拒绝。

在舟山附近一岛屿修建设施,作存货及商人居住。\\??í群4∴㈥㈠㈧\\英国人这是想望着成为第二个‘葡萄牙人’。任何一寸土地,梁纲都不会给他。

允许选择广州、上海城附近一处地方作英商居留地,并允许英商自由出入广东和江苏。这也不可能,所有出入口境的洋人必须留下案底,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能给自己生出多少事来。

对外接触也需要时间,这种事情是不能一口吃个胖子的,必须一步一步的走,一点一点的来。

而第五条和第六条在梁纲看来则是英国人想取得贸易优势和干扰中国自己的关税主权。

取得贸易优势是为了消减自己的经营成本,增强英国商人在欧洲市场的竞争力,但另外一个方面对中国却有一定的负面影响,你对英国减了税,别的国家又减不减呢?

而“luàn收杂费”也是中国自己愿意luàn收的,正确不正确是一回事,有权没权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中国可以自己不luàn来,就像现在的红巾军海关一样,可是只要梁纲愿意,他仍旧可以立刻都luàn来。

英国人愿意在南京设立使馆,梁纲欢迎。也可以做是与西方官面jiāo流的第一步么,想必接着美国、瑞典、丹麦也都会在中国设立使馆的。

至于仓库就不用了,英国人一切商业贸易都可以按商面上的规矩来。在通商口岸设立洋行,chūn秋季节得空收货就是了。

第一条涉及的通商口岸梁纲是会陆续开放的,他可以在这一点上对英国许下承诺。不过具体口岸在什么时间开放,那就是该由梁纲自己决定了。

第七条梁纲是完全应允了下来。答应迪恩,等香港建好后,英国那什么圣公会也可去那里传教。反正已经多一个葡萄牙的教会了,一个羊是放,一群羊也是放,再多一个英国圣公会也随便。

而且基督教在中国有着先天xìng的缺陷,他们那儿一套跟现在中国的传统思想完全没有契合点。除非他们能走利玛窦那一条路。后世在华基督教也是走这一条路的。以新教来说,鸦片战争后在沿海传教近20年,只有教徒1000人,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清政fǔ被迫开放内地,教士可合法深入全国各地传教,但至70年代初,教徒仍不满万人。这使传教团体不得不改变传教方法和观念,从70年代以后逐渐强调儒教、耶教都重视五伦、五常,耶教的十诫与儒教的君子三诫也相契合,提出基督教可以与儒教结合。这是在新的情况下回到了利玛窦的道路。

现在农村信教的人可真不少,不过大多数都是老头老太太,特别是后者。老太,太多了。

南洋,爪哇岛三宝垄。

战火烽飞中,大群的红巾军战士tǐng着刺刀望着城市冲去。

两天一夜的攻城战后,一百多mén大炮的持续轰击下,守卫三宝垄的两千荷兰军终于彻底崩溃了。

城市中一角,罗杰从地上爬起来,来不及拍打身上的灰土就弯着腰全力的向着西面跑去。

红巾军的炮火实在太犀利了,三宝垄荷兰守军完全就被打压的抬不起头来。

“该死的,我可不愿意成为俘虏。”罗杰心中诅咒着荷兰人的不顶事,另一边又向上帝祈祷,愿上帝能够保佑他安全的逃出三宝垄。

罗杰带着两mén随从,从苏mén答腊岛进入巴达维亚,没几天巴达维亚总督府就传来了要与中国人谈判的消息,海军全军覆没的荷兰人已经没有本钱再同红巾军打仗了。

罗杰心中十分失落,他留在南洋可为了亲眼看一看红巾军在陆地战场上的表现得。但现在的事实是,很有可能他会彻底扑空。

从四月中到五月中,两方在巴达维亚整整谈了一个月的时间,传出的最后消息却是中荷谈判破裂。

红巾军在一系列要价不怎么高的条件下要求荷兰人jiāo出当年华人叛徒林楚的后代,但是这一点上荷兰人坚决不同意。因为如果他们同意了,荷兰人在整个印尼的统治都会遭受动dàng。

五十八年前的红溪惨案,梁纲没有忘记这一点。

就像没有忘记西班牙人的四次大屠杀一样,这笔血债只是先欠着而已。

红溪惨案的缘由一部分前文已经提过了,这里就不多说了。反正1740年10月9日,荷兰人命令搜查所有在巴达维亚的华人居民的住处。并将之随后演变成了三天全方位的大屠杀----所有的华人都被屠杀在自己家里,先前抓获的也在监狱和医院里立即处死。

之前聚集在甘达里亚糖厂附近的华人总数超过5000,公推黄班为首领,准备自卫以图自救。然而其中一个名叫林楚的人做了可耻的叛徒,他向巴达维亚殖民当局告了密。搜查之所以衍变成屠杀,这个人在其中居功甚伟。荷兰人就是以华人准备进攻城为由,发动的大屠杀。

屠杀过后林楚摇身一变成为了荷兰人治下的世袭贵族,获得了Sia称号。Sia——荷兰人在印尼制定的一种头衔

梁纲没有忘记红溪惨案,当时的荷兰总督阿德里安之后就被逮捕了起来,他死在监狱里,但是对他的指控宣布“免于死刑”。

这人的后裔全都生活在欧洲,抓不住人出气,又不能毫无顾忌的在南洋大打出手,梁纲就只有盯着林楚了。

虽然自身的名声顶风臭三里,可是林楚无疑是最值得荷兰人信任的华人,在巴达维亚地位很高,四边也相应的聚集了一批华人败类,所以林楚的后裔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家庭了。相当的兴旺,谢清高对梁纲叙说南洋之事的时候就提到了这一家人。

红巾军的要求荷兰人拒绝了,因为他们在南洋本就人少,如果在寒了帮凶们的心,他们在爪哇岛和苏mén答腊岛的统治可就有麻烦了。

荷兰人的不同意迎来的就是红巾军的再次开战。李南馨率部封锁了巴达维亚和巽达海峡爪哇岛和苏mén答腊岛之间,而蔡牵连同第二团和苏禄独立营一部就转头到了爪哇岛中部重镇三宝垄。

大炮开轰,很快就拿下了毫无防备的三宝垄港。然后就是为期两天一夜的攻城战。

罗杰得到战火重开的消息后心中的兴奋是无须言表的,他带着两个随从用最快速度赶来了三宝垄。

还好红巾军没有彻底包围三宝垄城,而是放开了三宝垄面朝巴达维亚方向的西城,所以罗杰才能带着两个随从伺机hún进了城中。

不过一天一夜的战争对于罗杰来说并不是一个美好的享受,他的两个随从现在已经一死一伤,连他自己的后背上都被一片开huā弹碎片给划开了一道口子。

红巾军对炮火的应用并不逊sè于欧洲诸强陆军,罗杰很仔细的观察了红巾军炮弹的落点。两天一夜的炮轰之后,三宝垄城内一些市政机构和房屋设施全部砸烂砸塌,荷兰人的居住区更是像是chūn天的田地一样被整个犁了一遍,可是另一边的华人社区却很少有炮弹着落。

能做到这一点,罗杰认为,红巾军炮兵就已经和欧洲炮兵处在了同一档次。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