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零八章 睁眼说瞎话

四百零八章 睁眼说瞎话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零八章?睁眼说瞎话

天津城。\\én外,一个戈什哈气喘吁吁的跑进了大堂。

“报大人,大沽副将佳申阿已到mén外……”

什么?佳申阿?达洪明一听是佳申阿本人跑到了自己总兵府,心头立马就升起了一阵绞痛,“快让他给本镇滚进来——”

“罪将佳申阿叩见镇台,见过副都统。”佳申阿一身狼狈的进的厅堂来,穿着的马褂已经被烟熏的看不出颜sè了,上面还有大小不一的几个dòngdòng,连着明显被烧焦了一片的头顶辨发,达洪明和额尔赫都能看得出他是受了点苦。可是,佳申阿形象虽然狼狈不堪,身上却始终找不出一丝受伤的痕迹。

“你这hún蛋——”达洪明怒吼。\\??í群3∴\\

“大沽口遇袭你就不会多派人来城中时刻通报吗?你大沽协就那么紧张,几个人头子都chōu不出?”佳申阿肯定已经把大沽丢了,达洪明的血压持续升高,脸sè脖子都涨的通红通红。

“hún蛋东西,还敢临阵脱逃。贪生怕死,枉负圣恩的东西,我砍了你——”

chōu出刀来达洪明就照着跪地的佳申阿砍去。佳申阿当然不愿意死,不然的话他干嘛逃回天津?脑袋一缩,身子就滚在了一边。这也是达洪明实在气极,身子都不利索了,才没能再上一步补上一刀。

额尔赫连忙上前架住了达洪明。

“镇台饶命,镇台饶命。”佳申阿上前扑在达洪明脚下,抱着达洪明的双tuǐ苦苦哀求。心里想着自己在那连天炮火之中,翻爬滚打,好不容易保下了一条命来,他容易吗?泪珠子跟断了线的珍珠帘一样,不住的就往下流。

“达达人,息怒,息怒——”好歹佳申阿也是满人,额尔赫当然要劝上一劝。

不过另一边他也对临阵脱逃的佳申阿没什么好感,大沽可是天津的mén户,一旦失守,天津就是mén户dòng开。

额尔赫疾言厉sè的问向佳申阿,“佳申阿,逆匪有多少兵力,实力如何,还不快快说来。”

听到额尔赫的问话,达洪明也不再释放自己的怒气了,两眼凶狠的等着佳申阿,“都知道些什么,还不快说。”

佳申阿向着额尔赫递出了一个感jī的眼神,然后迅速把自己一路上组织好的那番话说出。“逆匪的先头部队水陆军就不下五人。人人都持有火枪,罪将手下的弟兄根本就无还手之力。水师营全军战殁,炮台各炮位也悉数覆灭,罪将不得已只得退回……”

“大炮呢?有多少?”达洪明追问道。

佳申阿那里见过红巾军的大炮啊,水师一营随军带的只有轻型臼炮这样的小炮和单兵火箭弹。这一点上佳申阿照实乐乐回说。

“这怕就是逆匪水师的陆战营了。”达洪明苦涩的向着额尔赫说道。看来出现在大沽口的红巾军确实是贼首梁纲亲率的主力jīng锐。

“向京师、保定传信:逆匪来袭,已破大沽,津口咽喉已失,两千将士罹难…………望速援。”达洪明呼来了堂下的戈什哈吩咐道,然后又说道:“速报之武清,请哈(当阿)军mén领兵快进。”

直隶提督哈当阿已经领兵赶到了武清,距离天津也是近的很了。

目光一转,达洪明厉声命令道:“传令河间协左右营,郑家口营、景州营、葛沽营、祁口营、务关营、霸州营、武清营、静海营、旧州营,明日午时不到者,军法从事。”

“迅速召集你的旧部,日后再战,如果还敢临阵脱逃,我活剐了你。”

“滚”一脚揣在佳申阿身上,达洪明怒吼道。

佳申阿被这一脚踹的是大仰八叉,但脸上依旧lù出了喜悦的笑容。“是,是,末将明白,末将明白。”能保下一条命就是最好的结果,在达洪明这里佳申阿早就没打算得好脸sè看了。拜罢就抱头窜出了厅堂。

因为红巾军的冒出,津京地带是真的草木皆兵,风声鹤唳了。一片惊慌失措,嘉庆也倾尽全力的去调兵遣将预备抵抗。

可是大沽口这边,红巾军却是安安稳稳的很。

一连三天时间,梁纲都没有往前迈出一步。

他用整整一天半的时间才把四个团的人力军械连同全部的物资卸下船去。

对于广大的陆军来说,脚踏实地的感觉真是好。在船上晃dàng了半个月时间,战斗力大损的陆军如果一下地就立刻投入战斗,那必定是疲软得很。所以梁纲需要先休整几日时间,而这个情况在制定战略之前,也都已经是考虑过的。

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清军肯定会调集可以调集的全部军队赶来天津的。对他们来说,如果眼下这一战不能拿下,那整个满清王朝就算是完了。国都都被攻下了,满清朝廷在天下的正统xìng必然丧失一空。他们可不是正统的汉人朝廷,而是少数民族入主中原……

然反过来讲,如果他们能够在这一战中下梁纲部,那么红巾军jīng锐力量遭受重挫,即便不能擒下梁纲本人,也一定能大涨清军士气,对于现今局面愈发败坏的满清王朝是很有帮助的。

所以,这一战双方都是必打无疑。

北京,一场阵雨刚刚洗涤了四九城。太阳出来了,屋檐下,滴滴雨珠还在零星的往下滴落。

养心殿内,满清群臣聚会。

嘉庆高坐在上首,脸sèyīn沉的可比下雨时乌云密布的天空。

“皇上,逆匪如此妄为,其依靠就在于船坚炮利,可以横行江海。然海河曲狭难行,远比不得长江,其主力战船必然无法通过。此战未起就已经先伤敌一臂。”

与雍正乾隆时期,军机处名臣满目的情况相比,嘉庆朝的军机处无疑就是寒颤了许多。

特别是拿下了和珅、福长安之后,递补进来的满族军机实在难堪大任。成亲王永瑆,一个书画才子成了军机大臣,令人可笑。

傅森,前吉林将军,现兵部尚书,为排名的倒数第一的军机大臣。

庆桂,尹继善第四子。前伊犁将军,现刑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六名军机中排名老大。

加上老五永瑆,军机处六个大臣里,三个满人一在最前,后二位全排在最末。

汉人方面的董诰、王杰、朱珪,分列二三四。

满清朝野dàng扶,所以嘉庆只能倚重满人,不敢像他老子乾隆一样,再任命汉人做军机领班大臣。(刘墉的父亲,刘统勋)所以庆桂就捡了一个大漏。

可是眼下的满清是风雨飘摇,完全不同于雍乾鼎盛时期,庆桂这个军机领班大臣坐的也是烫屁股的很。

像今天这个局面,开头讲话,不管有没有用,是不是废话,庆桂都必须第一个出头。

“逆匪横行江南,东南诸军挡者即溃,原因一在于其火器犀利;二在于岭南山岭曲伏。我军皆做步卒,无力冲破弹雨与其短兵相接。

后敌入中原,我méng古铁骑屡战得胜,大挫匪军锐气。今我京师重地所在,骁骑营大部仍拱护jīng度,挥手之间便可筹集上万jīng骑。于天津平坦无阻之地,驰骋,必可破匪军于铁蹄之下。”

庆桂是睁着眼说瞎话,红巾军席卷东南,火器自然是占了不小的光,可是红巾军战士若没有敢战之心,梁纲也不可能短短两年内就打下偌大一片基业。而所谓的méng古骑兵屡战得胜更是纯粹放屁。

可是不管这话中有多少水分,庆桂总算是提到了一个点上,骑兵,满清仗打到现在,唯一能够指望的也就是他们同样占据着绝对优势的骑兵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