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零九章 战天津一

四百零九章 战天津(一)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零九章?战天津(一)

上万骑兵,清军确实在天津集结了上万骑兵。\\??í群1∴①⑺㈢\\除了虎枪营和宫中shì卫之外,在京的骁骑营、步军统领旗下的马队以及圆明园的护军鞑子营,所有的骑兵都集中到了天津。当然,大队的清军步兵这三天时间中也赶到了天津。虎枪营六百人。鞑子营,正名哨子营,全部由méng古八旗骑兵组成,昼夜巡视圆明园园垣。

护军营、先锋营、步军营、健锐营、圆明园护军、巡捕五营等等,北京的满清余部也是全力尽出,加上直隶各地的绿营,三天时间中单赶到天津的兵力就有三万多,加上天津镇本身的力量和那上万骑兵,已然是集结起了五万多步骑兵力。

梁纲出兵了。三天时间的休整,红巾军已经恢复了战斗力。二反观清军,这三天时间里却时时刻刻都在拼死拼活的往天津赶,现在却反而成了疲军。此时正是红巾军进攻天津的最佳时机。

大军直bī军粮城,兵锋犀利,五十里路行军后,前锋近卫团还是照样秋风扫落叶一样横扫了军粮城内驻扎的千余清军守兵。

拿下了这个地方,天津城就真的‘兵临城下’了。

天津总兵府。

此刻却已经成为了庆桂的大帐行辕。

此一战关乎满清国运,当然不可能是哈当阿一个直隶提督就可以主阵的。军机处大臣是必到的,而现在的军机处中,也就只有庆桂这个领班大臣稍微的懂一点军事。

此刻保定的直隶总督胡季堂还没有赶到天津。不知道是不是掀翻了和珅这个大害之后,就没心劲了,胡季堂过年之后身体每况愈下。梁纲出兵跨海之前,嘉庆已经在满朝物sè着新的直隶总督了。

得到天津急报之后,胡季堂又急又气外加焦怒,人差点昏死过去。可定下心后,还是立刻召集了手头兵马赶去津京。直隶的绿营都已经被嘉庆直接下令急调天津去了,可是胡季堂手下还有一个五千人的督标和两千人的保定城守营。

胡季堂人已经是无法正常行走了,此次出兵,也算是抬着上阵的。

眼下的天津城,庆桂做主。\\??í群3∴\\可是这一战关乎国运,他也不敢专权擅断。得到梁纲进兵的消息后,立刻招来的哈当阿等一众将领过来商议。

是直接出兵野战呢,还是一分而为,步兵内守城池,骑兵在外游击??

一众将领是众说纷纭,哈当阿和护军营都统阿克敦老成持重,建议取后者为准。可是前锋营、步军营、健锐营以及骁骑营视为都统却一致认为不能弱了大清的名头,当出城野战。这其中又以健锐营都统戴鹏和前锋营都统布顺达最为坚持。

眼看着两边都要吵起来了,庆桂忙摁住了话头。“诸位皆是我大清柱石,今强敌已来,兵阵在即,诸位却在此争吵不休,成何体统?”

哈当阿、阿克敦和戴鹏、布顺达四人连忙告罪。这四人中,前两者是一心为公,后两者的提议中却难免没有夹杂着sī愤。因为之前健锐营湖北大损在红巾军刀下,这俩人的后辈至亲皆在其内。布顺达的儿子,戴鹏的侄子。

庆桂依旧是拿不定主意,“此事待我回禀圣上,看圣上裁决。”实在做不出决定,庆桂只能把皮球踢向嘉庆。

他心里也是十分矛盾的,站在国朝尊严上看,现在的清军是必须立刻出兵迎敌,正面野战,粉碎红巾军攻势才对。可是,内心深处比较了双方实力,庆桂又倾向于步军守城,骑兵游击。

哈当阿和阿克敦对视了一眼,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出一抹失望。这样一个犹豫不决的人做主帅,真非是清军之福

“清军没出来?”军粮城内,梁纲有些皱眉了。自己已经出兵拿下了军粮城,天津的清军竟然半点反应都没,这也太不寻常了。

历史上,第二次鸦片战争和后来的八国联军之役,清廷大沽失守之后都是出兵硬捍的,这次按兵不动,真真是出乎了他的预料。不过,这样一来清军士气无疑就会受到打压,己军的士气也会大大提升。

“全军就在军粮城过夜,明个进军天津——”到时候看你还出不出来。

从红巾军大沽口登陆到兵临天津城下,一共是耗去了五天时间。最后两天时间梁纲开始进兵,因为没有料到清军会鳖缩着不动弹,所以第二天差不多就都làng费在了路上,时间拖的自然也就长了一点。而且清军方面,绿营真定镇全军也在这段时间内轻装赶到了天津,守军又是增加了五千兵。

城头上。千里镜里看到远处正在安营扎寨的红巾军,哈当阿和阿克敦神sè都有一丝黯然,天津城内的今晚骑兵中午时分已经开出城去了。

毕竟骑兵还是在城外威力更大,城市内窝着的骑兵可能连最普通的一步兵都不如。

清军的战略无形中转到了步军守城,骑兵游击这条道路上。可是与自己主动制定实施战略相比,眼下清军这种被bī被迫的战略实施可是有极大不同的。别的不提,现在清军军中士气就低落了不少,还出现了一些不好的流言,虽然多是发自绿营兵那里。

天津至军粮城的道路上。

红巾军的后续部队正在继续往前开拔着,对比起步兵和轻炮部队,红巾军的重炮部队和辎重部队的速度就当然要慢上许多了。

还幸亏军粮城到天津有大道可走,否则的话,沉重的大炮在乡间土路上行军,那速度会更加的慢。

因为水师运输量有限,运送马匹又要尽可能的紧着骑兵营和辎重部队运输,所以许多大炮配置的马匹都被削减了一半,除了火箭战车的拉马之外,余下的重炮多的只有两匹马,少的更是只有一匹。

骤然加重的负担令马匹各个步履蹒跚,昨个他们就是临近天黑了才抵达的军粮城,今个看时间也会差不多。

十多里外的一处村庄,三千骑兵正在这里停顿下马。中午时候出的天津城,骁骑营都统多西珲就把手下部队一分为二,他自己领着六七千主力环绕在天津城附近,副都统奇尔哈就领余下的三千兵做偏师,进入军粮城至天津之间地域,专mén破袭红巾军的运输辎重部队。

“大人——”参领德明急匆匆的跑进了房来。大军入村,奇尔哈当然不会留在村外营地,毫无遮掩的赶走了村中地主一家,带着亲卫进了这小宅院里休息。

“大人,游骑发现十多里外的大道上正有大股逆匪在赶路,运了上百mén大炮,人数有两三千人”

“什么?”奇尔哈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他独自领军到这个地方,心里本来还没谱呢。没想到,刚落脚不久就有生意上mén了。“唤人上来,我要细问。”

“是。”德明早就知道奇尔哈会再确定一下,所以那游骑的领头之人就被他留在了院子来。走到mén口向外面的一人招呼一下,那人转身就朝前院跑去,片刻时间游骑的领头的就进了放来。

奇尔哈重新问了一遍,与德明回答的一样,确实是上百mén大炮和两三千人。

“整兵,出击——”浓浓的杀气从奇尔哈的身上散发出。虽然他本人没有经历过热兵器战,可是景山炮场的试炮的时候奇尔哈还是看到过的,他知道大炮的厉害。红巾军这上百mén大炮若是全部运到天津城下,怕是一两天时间内就会在天津城防上开出几条口子来。

所以,必须端掉他们。

天津城外平坦的原野上,虽然有yù米高粱的青纱帐做掩护,可是红巾军的侦察兵也不是吃素的。炮团以及近卫团等三个团的炮营是红巾军陆战的心头宝贝,分两批运送上前。梁纲在明知道清军有大股骑兵在手的情况下,当然会做好万全准备。

红sè的紧急信号弹连连升空,看到侦察兵示警之后,贺图尧大手一挥,运输队伍连忙停了下来,火枪兵迅速在前排成一条阵线,单兵火箭筒小队也立刻做好一切准备,所有的大炮也全部开始卸下,调转扭头,来不及构建正规的炮兵阵地就把炮口对向了来敌方。

“兄弟们……杀呀”奇尔哈身先士卒,挥舞着腰刀带着骑兵队向前猛冲,黑红sè的脸庞上带着无尽的兴奋和狂热。这个时候就需要将领带头冲锋来鼓舞人心。他必须冲在前列。

跟着奇尔哈冲来的三千骑兵说不上都是jīng锐,弓马熟娴也是扯淡,除了骑术还都算jīng湛外,骑shè已经是绝大多数人都玩不起来的了。只是三千骑策马奔腾,那种磅礴的气势,骑兵队步兵的藐视,还依旧像是一座扑面撞来的大山。

但是他们的对手又是谁呢?第一团的顶尖jīng锐,全团最先更换装备的那个火枪营。

虽然反应时间不多,可是全营还是镇定的列队以待。一道道坚定地目光注视着奔来的满清骑兵,从中看不出丝毫的怯sè。

“嗖嗖——”仅有的四组单兵火箭筒最先开火。

四枚火箭弹落地,爆炸的硝烟吞噬了十几名骑兵。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