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一十章 战天津二

四百一十章 战天津(二)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一十章?战天津(二)

一排、二排、三排……

火枪声响起,清军骑兵也开始倒下。\\???提供本章节最新\\

奇尔哈左臂中了一弹,臂骨都被打碎了,疼痛难忍,但他伏在马颈下依旧带队在冲锋。

与作战意志脆弱的绿营兵不同,满人和méng古人组成的清军骑兵战斗意志是相当的强盛。

对于他们来说,红巾军是夺他们饭碗的生死仇敌。满méng八旗在中原huāhuā世界享受了一百五十年的荣华富贵,是从先天xìng上仇视以复兴汉家山河为宗旨的红巾军。加上这几年中红巾军对八旗兵历来手段血腥,就更加jī起满méng骑兵的勇气。

这种内部民族间的斗争,让满méng骑兵面对红巾军爆发出的斗志,可能比历史上他们面对欧美列强的侵略军所爆发出的战斗意志都要强烈。

“冲啊——”德明也在大喊着。

他在率领着一千骑进攻红巾军阵线的侧面。北京的骑兵虽然没有和红巾军jiāo过手,但是河南、山东陆续传过来的消息,这些人却个个都知晓。知道正面冲击红巾军得手的可能不大,所以奇尔哈率领一千骑冲击正面,德明和另一名参领库mén就各率领一千骑冲击红巾军的两侧。

但是一条线型的红巾军拐起弯来更容易,原本直线的队列,在察觉到清军的意图之后就迅速从两端向南弯曲。只是大炮的炮口跟着转动,就需要不少时间了。

“啪啪啪……”稍晚一些的排枪齐shè在左右两侧也随之响起。

贺图尧举着千里镜在不停地张望着战场,大炮形成战斗力需要的时间很长,他就是再急切也没办法。还不如少喊两声,早打量两眼战场呢

贺图尧对这一战的结果并不太过担心,他相信第一团的jīng锐,也相信骑兵营会很快赶到。

两千人都不到的骑兵营,单独外出扑杀清军骑兵是很扯淡的战术,所以梁纲把他们定位在了战后追击残敌和战前、战中保护后勤运输路线的位置上。

红sè的信号弹已经shè出去了好多发,骑兵营现在肯定已经在往这边赶了。贺图尧不担心炮团的安全,他只是在郁闷为什么这支队伍里就没有几个狙击手在。看看战场上的清军将领,一个个显眼打眼的很,不需要多,只要五个狙击手,这场仗就能轻松下一般。\\??í群2∴⑴㈨⑸\\

“嗖嗖——”

零星的几十只箭雨落下,一阵闷哼声在红巾军队列中响起。有十几个战士被这轮箭雨shè到,其中有一半已经停止了呼吸。

空出的位子立刻又后面的人补上,伤兵也被人迅速救下。

贺图尧见到了这一幕,可是脸上并不见一丝紧张神sè,看看shè来的箭矢数量就知道,几十只而已,满méng骑兵退化的太厉害了。

第一团的火枪营更是不见半点惊慌,只是眼睛中冷冽的寒光变得慢慢炙热起来。杀光敌人,给战友们报仇

“砰砰砰——”

排枪齐shè依旧。

“冲啊杀过去……杀过去”奇尔哈见到红巾军也开始有伤亡,兴奋地狂呼起来,身后不断减员中的骑兵也纷纷提起了一口心劲,更加加速的向前冲击。

每一个骑兵都理所当然的认为,只要近了身,火枪就变成了废物。自己就可以任意的虐杀一切敌人。

能够骑shè的jīng锐依旧在一支支的shè出利箭,只是与他们shè出的轮数一同变化的是他们shè出的箭矢数量越来越少。最终第四轮过后,再也没有一支利箭升空。

第一团jīng锐不愧是战场上厮杀历练下的强军,面对身边的战友陆续中箭倒下,没有一个后退半步,依旧笔直的站在原地,按着火枪cào典,shè击、换位、装弹……继续shè击……

轰轰轰——

一阵的忙碌过后,炮兵也正与发威了。一道道弹幕铺天盖地的向着三股满清骑兵打去,这么近的距离,当然是霰弹最bāng了。

雪上加霜。本就死伤不轻的清军骑兵这些更是伤亡大增了,虽然炮团的九十六mén重炮只有一小半开了火,但是霰弹的杀伤力也不是火枪能比的。

一粒枪弹打中了战马,不是重要位置,战马根本不可能倒下。但是霰弹的铁丸一旦命中,无论打在什么地方都将是一个血窟窿。绝对弹到马倒,弹中人亡。三十来枚霰弹令整个战场都一片哀呼

奇尔哈像身后看了一眼,具体还剩下多少人他看不清楚,但是整个战场上尽是战马和人的尸体。

“冲啊——”狂暴的怒吼。奇尔哈被满地的伤亡刺jī的两眼通红。

无法知晓左右两侧的战局情况,奇尔哈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继续冲锋——

继续给左右部队吸引红巾军的兵力

近了,更近了。奇尔哈右手紧握着腰刀,左臂上剧烈的疼痛完全抛在脑后。“就要冲进去了——”他眼睛里似乎已经看到了一个个红巾军在他刀下授首。

忽然,一排小黑点从红巾军队列后扔出。

“轰轰轰——”手雷爆炸开来。

奇尔哈整个人都向飞上了天一样,感觉飘忽忽的。猛然坠落地上,重重的一声闷响让奇尔哈失去了最后的一丝生机。

他两眼直往着天空,眼睛中一抹不甘凝固。从北京出来后,奇尔哈就没准备再或者回去,大清朝都这个样子了,不拼还能行吗?

在此次的天津前线,打定这个注意的满清大员还不少。他们不同于汉人,汉人只要恶迹不是天下昭彰,红巾军还能留下他们一条xìng命,可是满人就全不同了。

天津这一战,注定是满méng八旗最后一场的血xìng之战。梁纲心中虽然想算到了一切,可是他并没有料到——这一战,他要打掉的是满méng八旗的全部血xìng。

奇尔哈战死,库mén战死,德明受伤。出战的三千骑兵倒毙战场上一千三百多人,后又被红巾军骑兵营追兔子一样追了几十里,最终活着跟多西珲部汇合的时候,只剩下了千人残军。

消息分别传到了梁纲和庆桂手中。梁纲只是神sè微紧,战果令他很高兴,此一战红巾军死伤加一块也才百十人。枪炮步阵对战冷兵器骑兵,前者的优势太大了。

另外关注的只是满清骑兵在这一战中所表现出的战斗意志,减员了近乎一半,骑兵营增援赶到后才败退……

而天津城里的庆桂却是大大紧张,奇尔哈部的残部不仅意味着战事输了一阵,更代表着现在清军的战略布置似乎不行。而且德明回报的消息,红巾军重炮百余mén,这样的火力也不是天津城防能够抵挡的。

难道现在的布置是错误的?应该出城野战?

整个天津守军也是一阵sāo动,满méng军队丧气之余,也被奇尔哈部的惨烈给jī励了一下,但是天津镇、真定镇等绿营兵却完全免除了后者,死的死旗人,挨他们汉人什么事?绿营兵的士气再一次降落。

“中堂大人,逆匪侥胜之后必有懈怠,我军何不今夜袭营?”

“且黑夜之中,逆匪火力威力大减,我军刀枪相向,当可得一胜。以励全军士气。”庆桂的一个幕僚说道。

东主有困,幕僚当解其难。只是这群人往日做官场勾当和勾心斗角之事颇为拿手,这战场上论英雄就完全抓瞎了。只能凭空想象,或是把听过看过的戏曲评书里的段子拿出来。

庆桂听了这个幕僚的话,好悬没有气背过气去。“你以为逆首就是白痴吗?他要这么容易懈怠,也做祸不到今日。”

红巾军发起来之后,满清为了着重对付它,就把梁纲早期的一些活动给悉数查清了来。梁朝桂当初与梁纲缠斗的那一阵子,夜战就是很平常很平常,可那一次也都没见梁纲吃亏。

庆桂掌过兵事,也是熟读兵书的人。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道理他明白得很,当上领班大臣之后,作为满清第一死敌,梁纲以往的资料就被他研究的通明彻透。

从哪些资料上看,梁纲哪里是一个容易骄傲自大的人呐。

“命多西珲夜间饶袭逆匪。”至少也要让他们睡不好觉。庆桂挥退下传令兵,自己慢慢沉浸到了内心的盘算中。

一旁的一群幕僚相互对视了几眼,纷纷无声退下。

城外,骑兵驻地。多西珲忠诚的执行了庆桂的命令,接到军令的那一刻起他就命令全军准备,做好随时出击。

等到子时刚到,一支支骑兵就打马飞奔向了红巾军驻地。

啪啪——

零星的枪声不时的响起,凄厉的惨叫声和战马的哀鸣声在黑夜中传的是那么的远。

寅时。

多西珲沮丧的看着黑乎乎的红巾军大营。

这营盘扎的真cào蛋,中间主力囤积,东西南北四个小营拱卫。四个外营各个营地之间间隔的五里还不到,红巾军的重炮差不多都可以两两之间形成jiāo叉火力。它们距离最中间的大营距离更近,完全在大炮的shè程之内。

可是两三里路上却遍布了陷阱和一些栅栏、拒马以及铁蒺藜。红巾军的营寨群是冲进去难,进去后想再出来就更难。

可是不靠近里面,但在外面折腾,也影响不到红巾军全军。而且红巾军还有那照明弹,时不时的放出一发,半点规律都没有,自然也没有半点可乘之机。

多西珲心中沮丧的叹着气。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