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一十一章 战天津三

四百一十一章 战天津(三)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一十一章?战天津(三)

“黔驴技穷。\\??í群3∴\\”对于清军的彻夜扰袭,梁纲用这四个字表达了自己的不屑。

红巾军的宿夜营盘是守卫工作的重中之重,那里是只配备了刀箭冷兵器的满méng骑兵可以突破的?一夜的sāo扰下来,外围四营的红巾军连受伤的都没几个。因为单是日落后在外围布置下的那些防御措施,就已经足够多西珲苦头吃尽了。

天méngméng发亮,失望之极的多西珲撤兵而去。外围的空地上,借着一丝méng白,守卫的红巾军将士都还能看到战场上遗留下的马匹尸体。

清早,太阳初升。吃饱喝足了的红巾军主力开始了朝大营外拉炮,而昼夜不眠的四营守兵则返回大营补觉。

从昨天晚上起,红巾军的饭食就有了极大地改变。与满清骑兵那一战得到的缴获,令整个大营都飘着一股ròu香。虽然马ròu糙了点,可到底是ròu。

庆桂一众清军将领上到城头观敌,千里镜下他们看到一ménmén重炮被红巾军拖出来汇集一处,黑黝黝的炮口笔直的指向天津城。

心肝发颤,脸sè发白。红巾军并不是只有一百mén大炮,而是足足有二百mén朝上。

单一个炮团一部就有两个营九十六mén重炮,近卫团、一团和三团皆是军中主力,下辖炮营早已经补充齐全,各就有四十八mén重炮。总数自然是二百mén一样。

而且近卫团的炮营还不像一团和三团那样,炮营中八百斤、一千斤、一千二百斤三样陆战炮皆全,其下辖的重炮而是全清一水儿的一千二百斤重炮。并且另外额配的一个轻炮大队,含三十六mén臼炮(大小口径比1:2)和二十四mén直shè短炮,整体火力超强。

如果把三团各部的大小口径臼炮和直shè短炮都算上,整个战场红巾军投入的大炮完全接近了四百mén。

“诸位……”哈当阿突然叫声来。

“天津一战关乎皇庭安危,我等臣仆岂可有惧怕之心?逆匪火力凶猛,众位大人早该知晓……

现在,可容不得半点退缩——”

哈当阿的话令一众吓白脸的满清大员纷纷羞臊了起来,是啊,大清已经到了生死存亡关头,自己这些做奴才的岂能畏惧??

庆桂喜然的看了哈当阿一眼,不愧是军伍出身的老将,就是不同。此战若能退敌,自必当奏请皇上……

“轰轰轰——”

“轰轰轰——”

辰时左右,轰鸣的炮声终于在天津城上响起。

二百多mén大炮炮口齐齐对向了天津东城。

镇海mén不堪重负的发出了呻yín声。只有两丈四尺高的天津城池,用料十分坚固,可是,往昔的防御重点——城墙,现今已经落后了整整一个时代。火炮的兴起,城墙的防御效果已经逐渐变得微弱再微弱了。

再坚固的城防也挡不住二百余mén大炮的持续轰击,况且这中间还有敢死队冒着生命危险扑到城墙根脚下挖dòng填火yào……

下午,轰轰——

随着两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天津东城墙以镇海mén为中心,南北百米处各出现了一条几十米长的缺口。

“进攻——,拿下镇海mén。”第一团副团长雷大眼吼声下命令道。

跟南洋的周任孝一样,天津来的这三个主力团也是各自的副团长带队。

孤零零的镇海mén还在天津城东耸立着。聚集了四五万人的天津守军不可能跟以往与红巾军对战的绿营兵一样,未开战前就先用土石沙袋堵死四座城mén。

眼下的这一战,可以说是梁纲兴兵以来,红巾军所打的仅有的不堵城mén之战中一。

一上午的炮轰,镇海mén的厚实城mén早已经被炮弹打塌在地。==??én。再结实的木头也挡不住炮弹的。铁桦树这样的变态除外

“准备近战——”

城内,东mén主将哈当阿大声令下,脸sè肃穆冷厉。

其下手,天津总兵达洪明和真定总兵尔吉库俯首听命。天津镇打先锋,真定镇随其后。这是开战之前就停下的策略。

两镇兵力加上哈当阿手下的北谷口守军和提标,总数超过了两万,绿营兵占据了天津之战满清兵力的三分之一,可是地位却是最最得低下。炮灰的命运早就钉在了他们头上。就连达洪明和尔吉库两个军事主官都毫无怜惜之sè。

给满清卖命的汉人,这个要紧关头,那就是天生的炮灰命。

第一团一个火枪营快步向着天津城冲去,冲上废墟顶,站稳脚跟,然后向两翼和中间蔓延。等控制mén镇海mén,大部队就可以顺利的从中通过,大量的武器装备也可以迅速的从中运进城去。

虽然红巾军现在装备了不少臼炮和单兵火箭筒,但是成群的大炮和火箭战车进城之后,威慑力依旧不是臼炮和单兵火箭筒可比的。

“火箭战车准备——”

贺图尧大声吼着,现在他是红巾军攻城战的炮兵总指挥。

攻打天津城,巷战和ròu搏战以及拉锯战是必不可少的。在大军从南京出发之前,重火力怎样才能越过倒塌的城墙废墟落到里面的清军之中,这个问题就早早的出现在了梁纲的脑海中。

根据以往的经验只有臼炮和随军移动的单兵火箭筒可以做到,这也是红巾军各个战场上大杀四方时常用的招数。天津之战中,这一配合当然要保留。

但是天津之战与以往攻城战不同的是,它里面有更多的清军,而且是满méng军。梁纲需要一种威力更大的瞬间杀伤xìng武器,最终的眼光就只能落在火箭战车上了。

只要把发shè器角度抬高一些,火箭弹也是可以抛物线shè出的。这一点早就在军中实现了,那么为什么不可以把它的jīng确度更加确定一番……

如果天津战场上真的出现可以实现这一点,那么一百二十枚火箭弹瞬间爆炸的杀伤力足以湮没数以千计的清兵。

就像炮兵的炮表一样,随后的一段日子火箭战车队也顺利的nòng出了一个并不太过jīng确的火箭炮表。

梁纲认为这样的误差战场上是完全可以接受的,现在的炮步配合,没必要要想后世那样要求的那般紧密和严丝合缝。

轰轰轰——

大炮在继续的轰击东城,目标从城墙一点点的向内延伸,只要接近有效shè程的极限。

眼下清军的俄式大炮shè程方面并不比红巾军的大炮逊sè多少,贺图尧所以不敢把第一天的炮兵阵地设立的太接近天津城。

而天津城内的清军炮队也是一样,而且它们的数量太少。从北京赶到天津,许多部队都是急速前进的,二百多里路三天时间赶完,他们是八旗兵不是后世的铁脚板红军。怎么可能还顾得上重炮?

如果梁纲这三个主战团的人能像随军的陆战营一样,完全适应大海的颠簸,到了岸后立刻就能投入战斗,梁纲两三天前打天津还会更加轻松。

城内的这些大炮,除了天津镇本身的配置外,相当大一部分都是最近两天时间才运到的。

可是梁纲虽然接到了直隶科的报信,却也没法。主战部队战斗力不完全恢复的时候就开战是一个极不好的选择,一天时间从大沽急行军赶到天津,也不是一个聪明的决定。

兵法云:百里而趋利者厥上将,五十里者军半至。古人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到现在也一样行得通。

“啪啪啪——”火枪声响起。

不出意外,刚刚冲上废墟的红巾军就与藏在下面的清军结上了仗。一阵短促的枪声响过后,紧接着响起的是一阵白刃拼杀的高呼声。

这是红巾军中后期每一次攻城战都必须演练的项目。缺少火枪火器的清军,最盼望的就是与红巾军短兵相接。

战争打了两三年,现在中国大地上的不少人还都认为,火枪开了一下后就是个烧火棍,毫无威慑力了。

对于白刃相搏,相比较火枪的刺刀,更多的中国人还是更信奉大刀和长矛。

红巾军将士一场场战斗打下来已经习惯了这一套,一枪shè出之后,tǐng着刺刀就直扑上去。待到稍后赶到的臼炮部队将清军后续部队截断,然后他们用刺刀消灭掉眼前的这一批清兵,控制了正面城墙,那么下面一切就好办了。

庆桂满意的看着短兵搏斗中的清红两军,仗就该怎么打嘛我火器不如你,可刀枪能省的过你。

并不太了解红巾军ròu搏能力的庆桂,依靠脑子里对火器的想象,想当然的认为清军的白刃战能力是绝对会胜过红巾军的。却又哪里知道,两湖战场上,被红巾军先锋兵tǐng着刺刀追杀的掉头就跑的绿营兵又会有多少。

当然,可能他就是知道后也会认为是绿营兵不可靠,而不会认为红巾军刺刀战能力超强。

十二辆火箭战车缓缓的靠近了城墙,在距离二百米处的位置上停了下来。

发shè器角度大大上扬。“点火——”随着队长的一声令下,嗤嗤的火huā四溅声立刻响起。

片刻后,“嗖嗖嗖——”

分不清到底有多少声急促的尖啸,一百二十枚火箭弹齐齐飞上了天空,那十二辆火箭战车发shè器后冒出的道道火焰,看的不少后阵的红巾军都呆了眼。

红巾军战车是近卫团的宝贝,安徽之战后,近卫团主力收兵回营,火箭战车就再也没上过战场。单兵火箭筒虽然开始大规模装备部队,可是一团和三团的将士仍旧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可现在这一间,那声势当真是不一般。

庆桂的笑容僵住了,哈当阿的微笑也硬在了脸上,达洪明的两眼立刻变得血红。

一枚枚火箭弹落在东城清军涌入部队的中后部,声声剧烈的爆炸将笼罩在硝烟下的清军尽数吞噬。

就是城外二百多mén大炮齐鸣,也远没有这般震撼人心。

前一刻还生龙活虎的部队,下一刻就已经变成了一滩滩碎ròu血污。

巨大的爆炸声让废墟上拼杀的清红两军都暂停住了手脚,然后振奋的喜悦的欢呼声就从红巾军战士口中发出。

而与他们战斗的清军天津镇绿营兵则士气瞬间降落到极点,当赶来的臼炮队将一枚枚开huā弹设想他们队伍中的时候,再面对着红巾军的刺刀,天津镇绿营瞬间崩溃了。

措手不及,太措手不及了。

“达洪明拦住你的兵,敢退一步格杀勿论——”哈当阿第一个反应了过来。

“尔吉库,带着你的人上去——”

这个档口必须顶住,挡不住的话天津就完了。

从军几十年的哈当阿明白绿营兵是个什么德行,他们是一群‘兵败如山倒’这句话的最好注释人。如果天津镇的败兵冲回来,那么真定镇也要跟着完蛋,自己的古北口营和提标也会跟着完蛋。

一万多败兵往城中冲去,整个天津布防的八旗兵也要跟着遭殃。而最后最遭殃的就是大清朝——

城外方向已经传来的震天的欢呼声。庆桂的脸sè从呆滞化作蜡白,一把抓住身边的一个随从,“传令护军营,速来增……”

话还没说完,一连串的巨响就打断了庆桂的话。shì从耳朵里全是隆隆的爆炸声,近在咫尺的庆桂下面说了什么话他一点都听不见。

装弹简单,发shè更简单的火箭战车已经shè出了这一战中的第二轮。

天津镇清军又受了一次战火的竭力摧残。

“发信号,让多西珲出击——”面临二次爆炸后的灾难xìng后果,庆桂反倒是镇定了下来。

这一次爆炸让天津镇又倒下去了一片,也让真定镇的清兵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想把红巾军探进城里的回去,就必须出动骑兵,令红巾军两翼和炮兵阵地感受威胁,让红巾军不能再持续的向天津增兵。

庆桂能想象得到现在骑兵出击的后果是什么,可是相比较骑兵付出的牺牲,天津城得到的喘息之机更为重要。

多西珲根本就没有睡,他睡不着,昨夜一夜的努力完全就像是在‘闹剧’,对红巾军丝毫没起到作用。那四个小营中能有多少红巾军在守卫?两千人还是三千人?

自己一夜闹腾,七八千骑全成了疲兵,可对方受影响的最多是五千兵。跟之前的期望,相差的太大了。

想到黑夜中,自己的骑兵在红巾军坐下的防御工事上吃亏的情形,多西珲心底里就只剩下寂落。

“大人,天津发信号了——”

一人猛的闯进了多西珲的大帐。

“什么?”多西珲两眼猛的一凸。天津城发信号是意味着天津危急,必须用骑兵来冲击红巾军做以牵制……可现在才开战半天时间啊

“整兵,出发——”内心充满了惊骇和震惊,多西珲还是立刻下达了命令。

…………

“报——”

“报大王,清军骑兵正在迅速向我军左翼接近——”

梁纲没感觉意外,七八千骑兵可是一股很强的力量,清军当然会用得上。

“火箭弹继续轰击。步兵暂停向天津进攻,保留镇海mén控制权。余下的按之前部署准备。”

“是。”传令兵掉头离去。

一面旗帜随即在阵前升起,看到梁纲驾前发出的信号,红巾军主阵立刻有了多做。

接着没过多久,往城内近攻的一团战士收回了自己的脚步。火箭战车队在一点点的向天津城靠近,他们则就地组成战线防御,同时工兵涌入,利用塌陷的城砖尽量的在镇海mén周边垒起了一道xiōng墙。

大群的满méng骑兵出现。军势在ròu眼可见的距离时一分为二,一支捣向了红巾军侧翼,另一支杀向了红巾军炮兵阵地。

现代炮步结合战阵与古老的冷兵器骑兵的再一次碰撞。满méng骑兵依旧表现出了顽强的斗志,可是时代的落后xìng让他们再一次迎来的痛苦。

炮兵阵地的重炮依旧在向天津城内延伸shè击,对于骑兵,臼炮、直shè短炮担起了主角。

它们配合着火枪,一堵坚不可摧的厚墙撞得满méng骑兵头破血流。

“杀进去,杀进去——”袭击炮营的一清军将领大声的呼喊着。他眼中已经没有了对面shè来的枪弹、炮弹,只有无尽的血红,和对大炮的恼恨。

进攻的满méng骑兵中充斥着热血和亢奋,对他们而言,这无疑是决定民族命运和家庭命运的一战。就像后世抗战时期的热血军人一样,他们的内心中充满了保家卫国的jī情。

就像后世抗战中中**人敌视小鬼子一样,现在的红巾军在他们眼中也是一样的‘十恶不赦’、罪大恶极。

梁纲出了一口气,满清骑兵的表现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顽强的也太过了。

不过这样也好,一战打掉满méng仅剩的jīng锐和脊梁。天津一战过后的满méng八旗,就再也不是红巾军的阻碍了。

倒下,再倒下;冲锋,再重逢。

但最后五十米的道路就是铺满了荆棘的天险,仍凭清军骑兵勇猛也无力突破靠近。

“八里桥那一战也该是如此吧……冷兵器骑兵的最后一抹光辉就让我提前把它实现吧至少不会让那耻辱铭刻在中国身上……”

ps:有点事要忙,今个就这一章了。明天还是六千。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