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一十三章 战天津五

四百一十三章 战天津(五)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一十三章?战天津(五)

ps:本章天津之战结束。[本章由én附近,足足把携带的弹yào全部打光后才顺溜溜的回到了大营。

一下午惨重的伤亡代价让庆桂一班人清楚地认识到,血ròu是阻挡不了红巾军的前进的。全军守在天津城里拼杀,拼干耗尽或许能羁绊红巾军几日的行程,给直隶清军余部汇集京师赢得一些时间。可是,这改变不了大局。

他们这些jīng锐主力都挡不住红巾军,剩下的直隶绿营就更别说了。

所以,要保住北京就必须改变这种局面。

傍晚,红巾军的一项举动给了清军今夜这么一次机会。

梁纲拿下城东一线后不想再放弃,特别是完好的镇海mén。所以,今天下午,红巾军的工兵部队就全力在镇海mén前后用城砖构筑了一道xiōng墙,然后随着战火消停,土木工事的逐渐完善,红巾军在镇海mén的营地也变得越加的坚固。

这是梁纲探进天津城的桥头堡,也算是梁纲的一处战略重地。庆桂看准了这一点,一个破釜沉舟决死一战的计划就产生了。

他要夜袭这个点,猛烈地发起进攻。红巾军放在镇海mén足有一两千号人,梁纲肯定不会放弃。

那么,红巾军大营就会出兵前来增援。而这时候,清军的大部队从南北两mén悄悄出城,并且以骑兵部队为先头,截断红巾军各路斥候返回大营通风报信的路。

等到红巾军援军出营之后,骑兵部队要首先对红巾军的增援部队发起不惜一切代价的进攻。

黑夜中枪炮的效用都降低了许多,虽然从红巾军营寨到镇海mén一路上都有红巾军做的防备和工事。但是骑兵应该还是能冲进去了。

等到骑兵与红巾军ròu搏拼杀起来之后,清军的大部队就会随之杀到,两军也就等于是差不多搅和在了一起。「域名-..-请大家熟知」

庆桂就不相信红巾军余部在大营里还能呆着不出来。用清军手中的刀枪来拼红巾军手中的火枪,破釜沉舟,生死之战在此一举。

如果得胜,红巾军即便不能被全歼,也绝对会让梁纲元气大伤。他们哪里来的就会乖乖坐船回哪里去,而且短时间内怕是二度威胁津沽的可能都没有。

而如果败了,自己全军覆没的可能xìng也不大,但是兵败天津就是无法挽回的了。天津失守,北京都mén户dòng开,朝野震dàng甚至是颠覆,那皆是主战天津的庆桂一人的错,其会受到何等惩罚也就不言而喻了。

庆桂愿意就此拼一把,哈当阿等人也愿意追随。今天一下午的经历已经让他们明白了红巾军的可怕。

深夜。

震天的杀声突然从镇海mén上空响起,残存的万余绿营兵在先锋营的督战下,不得已的向着镇海mén红巾军营地发起一bō*冲锋。

清军的大炮也响亮了,完全不怕误伤误炸的,向着镇海mén猛打猛轰不已。

梁纲从睡梦中惊醒,立刻下令召集全军。

他现在还不知道清军的打是什么注意,可是对于镇海mén营地夜间遇袭之事他却是早有估计,也已经制定下了一套增援方案。

不过究竟如何实施,这还需要从彭泰那里得到进一步确认。

庆桂还是不了解红巾军,现在红巾军中参谋部的权力是越来越大,各部队的侦察兵指挥权也都差不多握在了参谋长的手中。

彭泰起身赶往梁纲大帐,路上跟手下的人微微一了解情况就立刻发现了不对。在镇海mén战斗打响前这一个多时辰时间中,竟然除了东mén外再也没有侦察兵回复过消息。这显然是出了问题。

“清军出城了,有没有这种可能?”梁纲立刻就问到了点子上,手里拿着的教鞭也点在了地图红巾军大营的两侧空地上。

他现代时候没上过什么军校,打仗跟手下人一样都是靠一场场战争经验积累下的,但反应确实很快,嗅觉很灵敏。

“清军有大股骑兵在手,完全有能力封锁大营与外界的的联系。不然的话依照侦察兵规定,怎么可能一个多时辰都不传回一个消息?

那只能说明是清军切断了大营南北东三面的通道,让外面的侦察兵传不回消息来。而他们这么做的目的——”

梁纲握着的教鞭棍头点向了jiāo战中的镇海mén。

“应该是打镇海mén以yin*我军出营,然后中途伏击。”彭泰也很准确的做出了判断。“他们有的是骑兵,黑天瞎火的枪炮威力又有限,只要能突破工事跟我军搅和在一起,拼起来就算能坚持到最后,我军也是伤亡惨重。”

“侦察兵有失啊,这个缺陷要弥补。白天外出侦查的时候都带信号弹,没道理晚上就不用嘛”

要破这一局事实上很简单,只要侦察兵手中有信号弹,看到敌军变动,自己回营的路线又被切断,燃放一发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看来之前时候自己还是一味的往‘暗处’用侦察兵了,这一点要改

红巾军出此出兵津京,真正的大头人物只有梁纲和彭泰,以下诸将论资历近卫团副团长黄诚最高,剩下的就是骑兵营的那三位和炮团的贺图尧、各水师营,而雷大眼跟三团的刘庆生则属于最末。

夜间战斗当然不会有水师营什么事,雷大眼、刘庆生、黄诚、姬延良、姬仲良和廖勇富,外加彭泰,除了炮兵拉出去,已经在外扎营的贺图尧外,梁纲帐下重要人物悉数到齐。

“大王,那这仗该怎么打啊?”黄诚听了梁纲跟彭泰的分析之后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可脑子几番估mō却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

夜间战斗,对红巾军的真很有影响。

“怎么打?”梁纲冷冷一笑,“làng费着打。”

“刘庆生。”

“在。”

“你部留守大营。近卫团、一团,全兵出动,火箭战车随行。传令贺图尧,要他得号后…………”

梁纲雷厉风行,最快的速度布置下了作战计划,然后整个大营瞬间动了起来。

火堆篝火瞬间照亮了整个大营,连离得还有段距离的清军都能看得到。

多西珲、阿克敦脸上瞬间lù出了喜sè,只要红巾军肯出来增援就行。而没过多长时间,清军的探骑就看到一大溜火龙从红巾军营中开出。

“上——”多西珲给手下悄声下令。

全部的剩余骑兵口衔枚马裹蹄的悄悄向红巾军大营靠去,漆黑的夜幕是清军最好的助手,在清军骑兵进入到一里范围内时,全力警戒的红巾军战时还真的没有发觉。

不过这一切随着一枚照明弹的升空都成了过去,清军的动作全部落在了红巾军的眼中。

多西珲脸上lù出了一抹失望,不过能突到这个距离已经是很不错的了。红巾军方面时不时的就会打枚照明弹上来,现在能接近到一里时才被发现已经是托福了。

庆桂之所以把这一战做破釜沉舟的决死之战,原因就在于这。只要被红巾军发觉,那么后面的时候清军突击部队就要全力承受着二百多mén大炮的轰击。

“冲啊——”

清军骑兵再度发起了冲锋。

“冲啊——”这是他们身后的护军营和步军营……

“开火——”红巾军炮兵总指挥贺图尧。

“点火——”梁纲亲口下达的命令。

二百多mén大炮,除去实在无能为力和防护四周的外,剩下的大炮全部喷出了炙热的火焰。

是开huā弹,今夜炮兵打的将全是开huā弹。

“嗖嗖嗖——”火箭弹升空的响动依旧是那么尖锐急促。

一团团爆炸和裂开的焰火吞噬了一条条清军的生命,但是无数的清军仍旧再向前冲去。

对他们来说,这也是民族的对抗和抗争。

京营中仅剩的八旗禁旅,一百五十年的富华生活磨去了他们太多的野蛮和血xìng。但是到了清王朝倒塌前的最后一刻时,他们也在做着自己的努力。

“啪啪啪——”

“啪啪啪——”

出营前就已经被告知的红巾军战士没有一人慌张失措,他们老练的装填着弹yào,然后换列上前击发,再后退装弹yào……

前装燧发枪时代的火枪兵,神经必须坚tǐng。

“轰轰轰——”是臼炮和直shè短炮。

“轰轰轰——”声音要小很多,但是更加密集和急促。这是手雷。

还是有零星的骑兵突进阵线中,虽然他们最终的解决是伤亡,可是在自己死之前,这些骑兵jīng锐的马刀下已经给自己拉够了本钱。

梁纲像是一尊雕像一样屹立着,冷漠的眼神注视着战场,注视着拼死奋战冲击中的清军。

战争就是这样,民族间的战争更是如此。

梁纲承认,后世时的满族确实是中华大家庭中的一员,可是现在的满清却必须被打倒。要毫不留情的打到,要尽快结束他们在中国一切令人愤懑的统治。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