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一十四章 暗波汹涌的顺天

四百一十四章 暗波汹涌的顺天

四百一十四章?暗bō汹涌的顺天

北京城,紫禁宫。

当庆桂全军溃败,红巾军占领天津的消息传来时,正在养心殿里批改奏折的嘉庆帝犹如五雷轰顶,气闷xiōng裂,当场喷出一口血晕了过去。

等他幽幽转醒的时后,发现自己早已被人抬入了后殿,chuáng塌下跪满了闻讯赶来的王公大臣和在一旁奔走忙碌的太医。

“皇上您可算醒了……。”

永瑆离嘉庆挨得最近,见嘉庆睁开双眼,忙面带着喜sè向他问安。

“扶……扶朕起来……”服shì在旁的张明东扶着嘉庆慢慢坐起,再帮他披了件外衣。

“天津已失……各位爱卿如何看?逆匪势大,如何是好?”

董诰是次席军机,听到嘉庆问话第一个答道:“皇上不必多虑,我天津之军虽溃,可并没有被全歼。庆中堂已撤至通州收拢残兵,加之近日陆续赶至津京的援军,我朝当还可一战。”

夜中的那一场‘袭杀战’,在红巾军超强的火力和完全不顾后勤弹yào储备的làng费式轰击下,多西珲的骑兵、阿克敦的护军营以及步军营完全淹没在了爆炸和硝烟中。

留守大营的三团主力也在炮声正隆的时候从大营中杀了出来,虽然梁纲之前给它的命令是固守大营。可是出兵前梁纲又给了彭泰四个字——伺机而动。

两面受敌,清军火热的jī情在被红巾军凌厉的杀伤给浇灭之后,溃败就不可阻挡的到来了。骁骑营都统多西珲殁于阵中,护军营都统阿克敦重伤,指挥系统的失灵也给了清军最后的一击。

面对溃逃的清军,骑兵营出击,放开了手脚追杀到底。

城内的清军趁着黑夜对镇海mén猛攻不止,对镇海mén红巾军守军造成的压力还是很不小的,虽然清军自己的伤亡也很重。可是前锋营督战下死的大多是绿营兵,庆桂不心疼。

持续的往前送死,绿营兵也不愿意干,可是身后有前锋营和健锐营拿刀bī着,他们也只能一bō又一bō的往前攻。但是当清军发现城外的己军已经大溃大败撒丫子跑路的时候,这些本来就不愿意继续往前送死的绿营兵终于不干了。

这个时候他们也有底气跟身后的清军顶起牛了,因为被城外的溃败打击的心灰意冷的庆桂已经招呼健锐营和前锋营主力往回撤了。

从天津跑到通州有二百里的路,庆桂等人骑马也是跑了一天才赶到那。而建制和兵力还保全完整的健锐营和前锋营则在被骑兵营缠绕住后,在大运河边上的崔黄口集被红巾军近卫团、三团的主力给彻底击溃。最后一支成建制部队溃灭,放了鸭子的清军要靠一双脚板跑到通州少说也要用两天时间,骑兵营追击在路上大杀四方,近卫团和三团主力也是轻装上阵直往前追。

清军中残存的绿营兵非是逃匿乡间就是乖乖的在天津向一团投降,庆桂为攻镇海mén搞出的那一处戏码是彻底寒透了绿营兵的心。

而一些实在跑不动的,明知道红巾军对八旗兵‘心狠手辣’的满méng八旗在无奈时候弃兵举起了双手。

满清第一时间集结在天津的五六万步骑主力,这一战之后是彻底化作为了泡影。机动xìng不佳的红巾军虽然没能力全方位追击,可是骑兵营连续追击的收获也足够梁纲笑脸常在。跑到通州的庆桂,就算是全力收拢部队,最多拉到一万残兵就是老天爷保佑了。

“通州能守得住么?要是守不住呢?”嘉庆脸sè灰白的难看,自己可真是不顺啊。才踢开绊脚石准备放手大干一番,津京重地就危在旦夕了。现在他的心底,一点都没有前些日子接到西安捷报的喜悦了。

“皇上……庆中堂定能守住的”

究竟能不能守住通州,董诰心里也是没底的很,甚至于希望都不报多少。但如今他只能用这话来安慰嘉庆,免得嘉庆再次气急攻心……

天津告胜之后红巾军马不停蹄,呈一路横扫之势,前后两日先后攻占静海、永清、东安、武清、香河等县,大军直bī通州。~~

/->?~~

而自天津大败后,庆桂也不敢回到北京,只是仗着自己还没被拿下的顶戴一个劲的调集直隶绿营。像宣府、蓟州、山海关等镇的绿营这段时间已经赶到了京津,现在就全被调到了通州。没办法,如此的大败,完全是动摇了清廷立足之根基,庆桂虽然明对战胜阻挡红巾军不抱太大希望,可是也只能尽力做最后一搏了。

庆桂也没有推卸自己的责任,向北京发去的奏折上不住的请罪,还明确的给嘉庆一个信息——自己是准备在通州殉难了。

另外是一道密折,这只能由嘉庆一个人看,至于里面说的什么外人不知道。但是嘉庆对这个折子的表现却是怅然落泪,两眼通红。也不知道这泪水是为了庆桂所流,还是为大清朝所落……

不过嘉庆就是内心再北上,对大局而言还是没个屁用,这个时候要有兵才行,才能顶事。可是为了天津一战整个北京的jīng锐、可战之兵都chōu了过去,现今的北京城除了虎枪营、善扑营就是大内shì卫,再有就是京中八旗的旗丁,可是那些八旗兵都已经烂泥巴糊不上墙了,剩下的旗丁就更是不堪大用的货sè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北京城怕是守不住了但是紫禁城内还没传出动静来,是走?是留?那还要看嘉庆的意思。

这两天时间北京城内外都是luàn哄哄地,每天都有拖家带口往外跑的富商和百姓,还有不少的官宦家眷和旗人。当然了,更多的还在观望,一看紫禁城内的打算。二看通州那边的战局。

从甲申之变开始,爱新觉罗氏已经在紫禁城里住了一百五十四个年头了,“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乾隆的这句话才说几年,这盛世华年的怎么要翻天了呢?

不知道多少人为此感叹,为此不解,但是现实已经来临,在京的无数汉官心里已经明白,一个选择题过不久应该就会降临他们面前了。

全北京城的目光都在注视着紫禁城。

可是在这日落的皇威下,偌大的北京城中一直活动着的那群见不得光的人,此刻已经是无比的兴奋了。

岳枫书,坐上了顺天府丞的岳枫书现在绝对是北京城里的实权人物之一,因为他这段日子里已经基本掌控了顺天府半数的衙役。

作为全国的政治中心,北京城里的治安步军统领衙mén自然是挑大头,可是再大的手掌也有指头缝,步军统领衙mén手缝里lù出的那么一星半点的权力就是顺天府衙役伸头盼望的了。

现在压在顺天府衙役头上的巡捕五营已经全部在天津放鸭子了,偌大的北京城治安就落在了顺天府肩上。顺天府衙役的权力也是水涨船高猛的一胀,虽然在北京城里他们依旧是任谁都差不多能踩上一脚的小蚂蚁,可是有了岳枫书的帮忙,这段日子宋标、周煦进出自如,那是方面的太多了。

藏头缩尾在北京好一段日子的宋标、周煦,现在是终于体验到了当初梁纲第一次由白莲教协助自由进出襄阳城时的感触了。

随着红巾军的步步bī近,北京城里宋标、周煦的动作也就越来越频繁,因为梁纲给他们下达了一个非常非常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在红巾军先头部队开进北京之前,务必要保证圆明园、紫禁城、国子监等处重要设施的绝对安全和完整。

为此宋标、周煦把麾下所有的人手几乎都集中到了城中,可即便如此,对比需要也相差太多,算上岳枫书手下的衙役也不成。

所以,宋标、周煦就进一步的放手拉拢人了。

顺天府,顶亮的一个名号,是明清两代北京地区的称谓,其辖区在清初多有变化,近百年的演化直到乾隆八年始固定下来,共领五州十九县。即通、蓟、涿、霸、昌平五州和大兴、宛平、良乡、房山、东安、固安、永清、保定、大城、文安、武清、香河、宝坻、宁河、三河、平谷、顺义、密云、怀柔十九县,又hún称为顺天府二十四州县。

大兴、宛平二县倚郭,称为京县,以北京城的中轴线为界,城东部及郊区属大兴,城西部及郊区属宛平。

顺天二十四州县毗邻京都,虽然大富大贵者多是满清王公大臣,但是汉人百年的聚生下来,在这片土地上也还是诞出了不少兴旺世家。

这些人没人会愿意随着满清一块走向灭亡。军情局上下其手,是可以搂到不少聪明人的。

怀柔。地处京师北端,毗邻密云。

一队méng古骑兵催马从县城中奔过,沿途上行人纷纷躲避,好些个小摊上的水果、蔬菜、货物被突如其来的变故nòng得洒落一地。

“狗鞑子,一群狗鞑子……”大街上,一个衙役看着这队méng古骑兵远去的背影,脸上充满了愤怒。这段日子怀柔县境是时常过兵,其中清廷从内méng征集招募来的méng古骑兵不在少数,每一次老百姓都少不了要祸害一番。

“看他们遇到了红巾军还狂不狂……”另一个衙役狠狠地接口。满清,从入主中原的那一刻起,军纪就始终没好过。

贼过如梳,兵过如篦是一点都不冤枉他们。

两个年轻衙役前面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捕头,脸sè也有一丝恼怒,但是一句不该说的话都没说,“都闭嘴,还想不想活了?”回头训斥了两跟班一句,衙mén老油子的圆滑和无作为在他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同样是怀柔,同样在县城中。

首富郝家大宅。

一辆接着一辆的马车排列在郝家大宅前,mén庭处正mén大开,一个通体上好绸缎,看起来只有四十岁的中年人满脸带笑的送别一个个打扮富贵的客人离去,一众人相互间少不了再问候一番。

郝家,怀柔真正的首富第一大族,祖上是官宦人家,虽然从这一代家族起远离了官场,可是家产产业在整个华北都是有数的。其家族名下单是田亩就有上万倾之多,可比之朝中大员、王侯贝勒也不逊sè。在怀柔影响力深厚,县令来履新,还要首先前来拜访。

关云祥从郝家出来后就一直沉默个脸,他跟郝家的二少爷郝立仁同是嘉庆元年的举人,相互之间jiāo情不浅。所以今天一早接到郝家的请帖后,他毫不犹豫的就赶来赴宴了。

可是……,万没想到郝家请客为的竟是那个,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吧?如此肆无忌惮真当这顺天府不是大清朝的天下了??

关云祥只要一想到宴席中郝文东说的那些话,身子就情不自禁的发冷。

马车停了下来。

关云祥身子随着马车的停顿一晃。

“已回府了?”

“是,少爷。已到府mén了。”前面车夫立刻回说道。

关云祥有气无力哼了一声,他现在脑子里很luàn很疼,内心充满了懊恼,干嘛跟郝立仁那家伙是同窗同科,今儿这要是不去参加这场宴会,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再次想起席间郝文东说的那些话,关云祥脸sè更见难看,以至于下车后,前来迎接的mén房都吓了一跳。

少爷才出去这么一会儿,回来脸sè怎么就这样难看?

“老爷呢?”

“老爷在书房看书。”

顾不得换件衣裳,关云祥抬tuǐ就想着老爹的书房走去。到了mén前才略整了下衣冠。

“可是云祥回来了?”书房内传来了关子清的声音。

“是,父亲。”

“进来,为父正好有话问你。”

“是。”关云祥快步走进,就看见自己父亲端坐在上首,面沉如水的望着自己。

“父亲……”关云祥的脸sè依旧不好看,匆忙向关子清行了一礼,就速说道:“父亲孩儿有事向您禀告”

“慢些说,这样慌张成什么样子?”关子清脸sè不变,斥了一句。

被父亲这么一说,关云祥心情却平静了下来,将自己在郝家的所见所闻,半点没有隐瞒的全说给了关子清听。

关子清听了以后也沉默了下来。

好一会,才向关云祥问道:“你以为如何?”

关云祥咽了口吐沫,涩声回道:“孩儿内心慌张,现在毫无一点头绪,只觉得不参与的好。”

关子清叹了口气,“既然如此,你就在家闭mén读书吧,这段日子不要再出去了。”

郝家。

宾客散去,郝文东跟大儿子郝立德、二儿子郝立仁还有三四五子聚在一起谈话,等着几位旁支偏房兄弟的到来。

不多时,一个与郝文东五官有着几分相似的人走进了厅堂来,面sè匆匆,一进来就急忙发问:“大哥,你怎么这么糊涂,泼天大的祸事如何能招惹?”

郝文东呵呵一笑,脸上不见半点紧张,起身拉住那人的手,让到一旁的位置上,“三弟,不必紧张,先定定心神听我说。”

“大清已经无力回天了,北京城保不住,这天下它也一样保不住。咱们郝家怎么着也该有条后路才是。”

“家大业大,安稳的年头自然是福,可到了luàn世那就是招祸的根。前一段红巾军找上了mén来,我推了。那时候天津还没个消息。前天人家又上了mén,我还能推吗?

再推就把咱们郝家推到死路上了。

人无千日好,huā无百日红,要是把事情做绝了,日后可就是真的会给家族招来泼天大祸了,这道理你应该明白。”

郝文秀有些理解了,可是……“大哥,我还是觉得……”

郝文东摆了摆手,轻轻地笑道:“三弟放心,他们是不会说漏的。就算不想上咱们这条船,他们也不会蹦到那艘船上去的。

都快要沉了的船,下还下不来呢,谁会主动攀上去?

况且我郝家立足怀柔百年,根基深厚。现在县内一营兵丁都没,真要闹僵起来,他不来拿我,我还要用家丁护院打进县衙呢。”

郝文东脸上lù出了一抹自傲,现在的怀柔县,郝家是真真正正的老大。手中一点兵丁都无的县令就算知道了消息又如何?凭他手下的衙役能打进郝府?真当郝家上百年的根基是泥捏的?

而且此次郝文东请来的都是怀柔境内有家有产的主儿。大家都是一路人,自然明白,大家族出身的顾忌,不仅要顾及自己的前途,更要顾及家族的兴衰。

这件事哪怕是有些人心中不愿,但在此时红巾军大军压境下,也断不会做出自断后路的举动来的,顶多是装聋作哑,闭关不见。

“唉……”郝文东长叹了一声气。他想到了红巾军颁布的那些法令,真是为自家名下的那百万亩良田痛惜啊。

说真的,对比满清和红巾军,就产业和前途上讲,他心底更偏向满清。大儿子虽然科举不成,可二儿子已经是正儿八经的举人了,只要中了进士就是当官的了。郝家从自己这辈开始,长房离开了官场,不仅旁支不稳,连偏房都有些蠢蠢yù动,自己之前还欣喜于二儿子的成就的,这下红巾军一来是全完了。

可是打算全完也比人完蛋强,说到底人命才是根本。

“老爷,二老爷他们到了……”

郝立德五兄弟一个不言,看着父亲和叔父。这时mén外响起了下人的通报声。

郝家肆无忌惮的串联‘造反’,在怀柔县境内暗暗地是掀起了一场轩然大*。能够上的台面的人家心底都无比清晰的认识到一个现实——大清要倒了。

而像这样的事情,整个顺天府还有好多处发生。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