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一十七章 入主紫禁城

四百一十七章 入主紫禁城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一十七章?入主紫禁城

漆黑的夜幕上明星寥寥,下弦月也如一柳儿叶样飘在空中,却不洒下半点月辉。\\???提供本章节最新\\

红巾军的大队人马在开进,先头的骑兵营、侦察兵,后续的是近卫团和第一团主力,重炮、直shè短炮一mén没带,十二辆火箭战车也权留在了通州,随军的重火力只有几十mén大小口径的臼炮和一些单兵火箭筒。

虽然有着军情局人员的引路,可是不敢亮开火把大步行军的红巾军还是难免磕磕绊绊。既然已经决定偷袭北京了,那么梁纲当然奢望能够将嘉庆等满清皇室一网打尽。

“上——”

进入大兴境内,一些路段上就已经有清兵在放哨了。他们的任务并不熟抵御和守卫,而只是发现不对后点火报信。

侦察兵可以说是一路清扫着进入大型的。

随着中队长的令下,一小队侦察兵jīng锐悄悄地mō进了大道上的那个清兵哨卡。

可能是因为前路有那么多道哨卡在吧,自认为自己安全无比的清兵根本没有认真守夜,留了两个看哨的外,余下的全部进军帐里睡大觉。

又是一此轻松之极的mō哨,血腥气微微传出的时候,哨卡里的清兵已经全部就擒和归西了。

路障搬开,侦察兵大队人涌入,随后是骑兵营,再后世步军大队。

一整夜的行军,而且是不顾体力的急行军,在沿途干掉俘虏一百多清兵之后,天微微亮的时候红巾军终于tǐng进到了高碑店。

这里距离北京只剩下十里左右的路途,红巾军步军落脚歇息半个时辰,骑兵营全力向着北京冲去。

策马狂奔的骑兵营不多时就被清兵发现,消息也随即传到了京中。

晨曦中一片安宁的北京城瞬间炸开了锅,无数死硬着留在北京的八旗贵胄痛心疾首,懊悔不已。同时又是一夜辗转反侧未睡上几时的嘉庆也再次受到了一次沉重打击。

脑袋发昏差点一头栽下地上。

张东明也顾不得嘉庆的皇帝威严了,招呼着身边的宫nv迅速给嘉庆更换了衣服,然后就已经自作主张的招呼下手收拾东西了。

嘉庆茫然的看着luàn哄哄的寝殿,没有去阻止张东明,失魂落魄的他心都要死了。\\??í群2∴⑴㈨⑸\\

“皇阿玛……”皇次子,历史上日后的道光皇帝旻宁站在台基下小声的唤道。

乾隆四十七年出生的旻宁是嘉庆帝嫡出的皇次子,生母为孝淑睿皇后喜塔拉氏,按照现在满清的规矩来说旻宁也是成年阿哥了。

嘉庆长子早夭,所以旻宁就是嘉庆事实上的嫡长子。正是因为长子早夭的缘故,旻宁在历史上是大清朝第一位以嫡长子身份继承皇位的皇帝。

嘉庆帝与元后喜塔拉氏感情不错,对旻宁一直十分喜爱。而幼年是的旻宁也是敏而好学,间习武艺。可以说,如果满清的历史会顺顺当当的继续下去,他的继位将是顺利成长的。

“走吧”短短的两个字,对嘉庆而言却是比泰山还重,虽然他的语气依旧坚定,可是颤抖的肩头还是让旻宁看出了他内心的痛苦。短短的一瞬间,旻宁感觉着自己的皇阿玛似乎老了十岁二十岁一般。

嘉庆最后抬眼看着上悬雍正御笔的“中正仁和”匾,心头地酸苦岂是他人可知道的。

紧紧张张的继位,却还要一直做儿皇帝。且刚一即位清廷就连丧重臣,福康安、孙士毅、和琳、阿桂……

加之红巾军的崛起,壮年继位,踌躇满志的嘉庆怎会想到竟有一天自己被人bī得离开了住了一辈子的紫禁城。

嘉庆心底还没有认输,他还有西北还有东北,还有西南还有méng古,他还要搬回这一局嗓子眼有点甜,那是血,可嘉庆明白,他不能吐。

“御驾,西巡……”

坐在舒适的马车上,嘉庆依旧坚信,自己有生之年还能回来,重铸天下。

区区十里的道路,骑兵营当然不会等到嘉庆离开紫禁城了他们还没杀到北京城下。可是兵力太少,北京城也太大,更何况嘉庆身边还有那么多的shì卫和善扑营、虎枪营这等早已经更换了火枪装备的亲信jīng锐。

在梁纲率领大部队赶到北京之前,北京城东mén外,骑兵营一直是在和善扑营、虎枪营斗阵呢

一队浩浩dàngdàng的车队开出了广安mén北京外城西大mén,还是那么的富贵华丽,可是在岳枫书的眼中,就像是一轮正在慢慢沉沦的暗月,充满了惨白,充满了无力,充满了颓废……

而东大mén广渠mén外的红巾军,这好比眼下天上的太阳,旭日高升,其道大光。

圆明园。

这座万园之园坐落在北京城的西北部,现在的海店,后世的海淀。以行政区域划分,属于是宛平县、昌平分属。

园林风景百余处,建筑面积逾二百四十亩是建筑面积,是满清三代帝王在一百多年间创建和经营的一座超大型皇家宫苑。

现在它就已经赤luoluǒ的摆放在了周煦的面前,天sè刚一发亮,他就叫起了手下的全部人手。没等北京那里传来什么具体的消息,周煦就已经下令动手了。

“什么人,竟敢擅闯御园……”仅有的一队守卫。

“杀……一个不留。”周煦冷酷的下令。敢反抗那就一律杀了,他手下人手紧张,俘虏是能少一点就少一点。

圆明园里可是有很多宫nv和太监要看呢

“杀啊……”

零星的枪响再加上一阵刀光剑影,军情局顺利的扫平了进入圆明园的唯一阻碍。

几百人闯入浩大的圆明园,简直是太少了。好在愚忠的太监很少,特别是在军情局下辣手之后,一批下跪磕头成习惯的太监就恭顺的成了军情局的带路党。

“报告处座,园内太监宫nv收拢完毕,其中太监四百二十余人,宫nv六百多。”

周煦主管的虽然还是直隶科,但人家已经兼任北方处处长了。哦,不,应该是北方处兼任直隶科。

“全关进安佑宫。”

安佑宫是乾隆七年时乾隆完全仿建紫禁城太庙建造的,殿内先供的是康熙、雍正地遗像,现在又加了他自己的。周煦把全部的太监宫nv塞沙丁鱼罐头一样塞进安佑宫,就是缘由康熙、雍正、乾隆的遗像在。这群太监宫nv里即便还有人痴心不改,恐怕也不敢破坏安佑宫吧

第一次进入圆明园,上到周煦下到科员,军情局所有的人都看呆了,被圆明园的富丽景sè以及数不清的奇珍异宝míhuā了眼。

但是他们中一个人也不敢多手,因为进入圆明园之前,周煦就下了令,敢多手的,一个不饶。

喉咙里狠狠地咽了口吐沫,周煦坚决下令关闭各宫殿大mén,然后所有人组成队伍,巡视放哨,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

húnluàn的北京城完全是一锅什么材料都有的粥,岳枫书配合着宋标虽然迅速占据了翰林院、国子监以及户部、兵部等要害部mén,甚至连紫禁城也看住了各个大mén。可是húnluàn的街面,他们却完全无能为力。

这里面有地痞流氓,也有溃兵败卒,还有为增强出城道路而下手大砍大杀的八旗贵胄。

唯一能把北京城从新安定下来的只有外面的红巾军,但是善扑营和虎枪营人数虽然不多,却十分jīng锐,更加的骁勇。梁纲带领大队步兵赶到后他们就退回了广渠mén,配属着北京城仅剩的一点巡捕营兵马,以及一些血勇上涌的八旗子弟,还真把重火力稀少的红巾军给挡了一阵子。

当然,这撮人挡也只能挡一个广渠mén,梁纲分兵南北进军,还是顺利的冲进了北京城。

随着红巾军的涌入,趁luàn而起正烧砸抢劫的痛快的地痞流氓和残兵溃卒瞬时遭了秧。

梁纲的命令很简单,全城警戒,清街,所有的百姓官僚各回各家,否则一律当街斩杀。

北京城里杀声四起,连广渠mén外的梁纲本人都听得到。梁纲神情有些紧张,拿下北京已经不成问题了,自己还是高估了满人的血xìng,虽然也有那么一批血勇之人,可是更多的人早已经不复祖上的野蛮了。

而对依旧死守广渠mén的这些人,他也没有劝降,即便里面也有一些是汉人。但是时间已经晚了,他们敢在这个时候还抵抗,那么这批人除了往东突围或是全部战死外,就再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了。

梁纲现在紧张的只是城内的损失,特别是他着重要求保护的那些重点,不知会是怎样了。而另外担忧的就仍旧是不知所踪的科尔沁郡王索特纳木多布济部。

红巾军前脚进城,méng古骑兵就后脚杀到的狗血剧情终究是没在北京城下上演。在日上中天之前,梁纲已经顺利的进入了紫禁城。

整整一天,趁火打劫的地痞流氓、被抓到的残兵败卒,还有不少没来得及逃脱的满人贵胄,这些都需要清理。

杀了又杀,红巾军直接用最根本的手段杀平了北京城。

当然,宪兵也在全力维持着军纪秩序,若有敢抢劫和**的红巾军,那也是立刻诛杀。

自从南京站稳脚跟后,红巾军攻占城池已经没有再‘抢’字当头的了,赫赫森严的军法在目,敢触犯过线的,一概不饶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