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一十八章 八旗你该赎罪偿还了

四百一十八章 八旗,你该赎罪偿还了……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一十八章?八旗,你该赎罪偿还了……

踏着血迹未干的路,梁纲走进了皇宫——紫禁城。\\???提供本章节最新\\

进展神速的红巾军为他近乎完好的保护下了这座天下皇权的象征,连宫内未随嘉庆西去的绝大部分的太监宫nv都堵了回去。

太和殿前,望着辉煌的大点,看着台下身后如雨似云的将士,并没有什么冲天豪情从他xiōng口升出。眼里是更见冷意。

闭目在大殿前,梁纲的脑子里似乎凌luàn的记忆不住的泛起,有后世现代的,也有初到清朝时的。

自己的父母怕是万万不会想到自己的儿子会有君临天下的一天。浩dàng的历史长河就此扭了个弯,然后岔道会越行越远。

历史上那屈辱的一幕幕在他眼前是如此的清晰,梁纲能够保证,未来的中国绝不会再受任何列强的**,可是这相对的只是本时空的人,他自己的心底却永远不会遗忘这些。

不遗忘,就意味着背负。太重的负担也是能把人压垮的,但是梁纲不能倒下。

重创天朝上国,再造盛世中华。梁纲期望着自己能真正的把中国带到世界的巅峰,把那百年的屈辱史十倍百倍的偿还给每一个敌人——

红巾军的将士簇拥着梁纲站立在太和殿前,他们心中不解自己的大王为何突然间不动,但是肃穆的气氛令所有的红巾军将士颜sè更加的庄重。

北京城内已经完全安静了下来,大街上不时可见的血迹就是最无声也是最犀利的威慑。

一队队红巾军将士巡哨着大街小巷,一个个满清衙mén本红巾军接管,昨日还生活在满清的皇权下,今天已经可以剪辫子了。

整个北京城太大了,梁纲满打满算带来了两个团,布守各个城mén,肃清街道,接管大小衙mén,一万多人四下里一撒手头竟然没剩几个了,而且还要拨出一个营赶往圆明园驻守。

这还有兵力去追杀嘉庆吗?

如果梁纲不怕北京城真的稀烂,只留下一团部守要害位置,近卫团完全可以去放出去追击还没逃出多远的嘉庆。虽然嘉庆身边还有几千号的宫廷shì卫和各府邸的看家护院,但是梁纲有把握能野战予以计击溃。*\\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到时候抓住嘉庆一家的可能不大,但搂草打兔子抓一些随行的王公大臣和缴获一些钱财珠宝却绝对不成问题。

梁纲没有把握抓住嘉庆。所以,既然已经没把握抓住嘉庆,那么冒险出击的收获和北京城内极有可能发生sāoluàn的损失相比,那个更赚一些呢?

这个问题并没有让梁纲纠结多久,因为有消息来报,索特纳木多布济的méng古骑兵已经过永定河了。

人手权力集中在北京的直隶科,警戎范围除了天津一路未撤外,西边的和北边的全部退了下来,而极重要的南路也只能缩回永定河以北。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们好歹是及时报告了一个重要军情。

梁纲立刻就死了心,没有足够的大炮和火箭战车随行,他才不愿意拉着队伍在野外跟上万méng古骑兵硬拼呢。

一边迅速把消息转告通州,让刘庆生做好防御准备,另一边梁纲收缩兵力,固守北京城池,同时再调派了一个火枪营配合着部分臼炮、单兵火箭筒加固圆明园的守卫。

侦察兵也全部撒出去,时刻留意着索特纳木多布济的动静。

索特纳木多布济对自己的晚到一步追悔莫及,详细了解了津京的变动之后,他把队伍一分为三,一部两千骑火速北上宣府卫戍嘉庆,另一部两千骑逡巡北京城四边,而他则亲领着最后一路,也是他手下的jīng锐主力去袭击通州。

那里还有清军的近三万人马,眼下的满清当然是能救回一人是一人了。

可是已经得到北京示警的通州第三团,汇合着炮群把三处城mén外的三座营寨守得密不透风。

冷兵器的méng古骑兵在野战中还有几分威力,可是要用他们去进攻炮火齐全做好了一切准备的营垒,可就是难为人了。

虽然索特纳木多布济发起进攻的时候,城内的庆桂也在拼死督促着手下军队发起猛攻,但是被红巾军宣传的‘北京已失,嘉庆已亡’,搞得士气全无,没有一点战意的绿营兵根本就是出工不出力。

更何况里面掺杂的几个暗子的作用也慢慢的发挥了出来,庆桂无奈之下,只得命令八旗兵上阵,可是三处城mén外的红巾军营垒依旧牢不可破。

索特纳木多布济没那么大的魄力把手下的jīng锐全部丢掉,所以通州城下在半日jī烈的枪炮声之后再次恢复了平静。

看着率部远遁的索特纳木多布济,庆桂站在城头上只有满脸苍然

红巾军现在还没能力外出,梁纲只有等山东的陈虎部到来,这才能全方位的抢占直隶地盘。他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尽快理清北京城内的满人旗人。

勋贵大头很多人都已经逃之夭夭了,可是北京城内还是有一些八旗贵族没能逃出去。

满清的爵位是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中分级层次最多的一个,不但分宗室和功臣两类,而且两类里还各玩出了huā活。宗室爵位里有——亲王、郡王、贝勒、贝子、公(镇国公、辅国公、“外省”镇国公、“外省”辅国公)皆是超品。

再往下就是——镇国将军一品、辅国将军二品、奉国将军三品、奉恩将军四品。

亲王、郡王就没什么好说了,西晋时期就已经有了。贝勒、贝子却是两样满清独有的爵位,更别说后面的镇国公、辅国公、“外省”镇国公和“外省”辅国公了。

所谓‘外省’二字就是不入八分,外省镇国公和辅国公就是不入八分镇国公和不入八分辅国公。

“八分”就是八份。清朝入关之前,每战有所虏获,均分为八份,每个旗的有资格的贵族按各自等级参与战利品的分配。后来,这些人的身份逐渐固定下来,成为贵族的一种等级,称“入八分”。

而“入八分”与“不入八分”的“八分”也是指八种待遇的标准。“不入八分”者不能享受这八种待遇。即是:朱轮、紫缰、背壶、紫垫、宝石、双眼、皮条和太监。

而异姓功臣里,众所周知的公、侯、伯、子、男就是列在其中的一部分。可是满清的另一项独有创造,每个爵位分一二三三等。

可能这里面有汉代县侯、乡侯、亭侯,隋唐国公、郡公、县公等的影响,可是连子男这等低级爵位也分出一二三等,就是满清独有的了。更何况下面还有轻车都尉、骑都尉、云骑尉、恩骑尉等,可谓是huā样百出。

梁纲没那么大的工夫把俘虏的旗人贵族一一分开等级,然后再按品节定罪。只是大笔一挥,所有超品的八旗贵族就一律斩杀,然后剩下有爵位在身的旗人一律抄家看押,而最普通的底层旗人,则是圈锢看守。

无论是吕宋的铜矿,还是天下各地的矿山都需要大批的劳动力去开发,而且平定天下后梁纲也会着手修筑国道、驰道,这些旗人就是最好的劳动力。

躺在汉人百姓身上吸了一百五十年的血,现在也该他们还债了。

梁纲不会也下不了手,把满人斩尽杀绝,所以把他们当做劳动力苦力来劳动改造一些年头,就是一项很好的选择。

如此对于新朝也是大有收益的。

但是除去这些绕不开的满人,北京城里的汉人也需要清理清理。和珅的那些党羽,以及平日里那些表面上道貌岸然背地里却男盗nv娼的主儿,还有像八大皇商这样的铁杆汉jiān后代,一个不留全料理了。

中国古往今来这么多王朝,新朝取代旧朝,刚进城就对旧都的勋贵官员下手如此狠辣的怕是除了靖康之耻的鞑子祖宗外是绝无仅有。

人家李自成使刘宗敏夹棍之下得银七千万,那也是隔了两天才开始的。哪像梁纲这般,一进北京就已经屠刀扬起。

不过与迅速腐化的李自成军不一样,红巾军屠刀不但对满清扬的起,对自己人也同样的不会手软。特别是宪兵部队成立之后,红巾军确实是有了几分岳家军的风采。

当然,军纪能够维系的如此良好,与另一方面红巾军高高的军饷也是分不开的。此战北京克下,梁纲刚坐紫禁城就下诏犒赏全军,依照军阶等级不同,赏银依次上涨,足足出血了五十万两。

所以,像堕化后的李自成军那样,百官揭穿囚衣,刘宗敏棍杖狂飞,炮烙挑筋,挖眼割肠,惨嚎之声四起。同时,城中富民多加以拷掠,百姓平民薪米尽被抢掠征用。各营sī下相率出入yin掠,遍入民间房舍抢财jiānyin的事情是绝不会发生的。

甚至与南京秦淮河南北并称的八大胡同都无人敢去一逛。因为红巾军现在仍旧在警备备战之中,军令未解,谁敢擅离职守?

通州城内。

庆桂脸sè平静的看着哈当阿和戴鹏,“二位将军不必相劝,老夫死意已决,不会更改。你二人今夜午时就率部缒城而去吧”

“老夫身负皇恩,率军拒敌,却连丧军师,致使国都沦丧,圣上逃难。已无脸面去面对皇上。

此通州,唯一死战尔”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