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二十六章 炮击萨摩一

四百二十六章 炮击萨摩(一)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二十六章?炮击萨摩(一)

“哈哈,就这破船?”张斌青站在平洋号船首指着不远处的百十艘日本小船笑的猖獗之极。\\??í群2∴⑴㈨⑸\\他身边的几人也个个捧腹,把对面的萨摩水师不屑到了极点。

出使琉球的不断的起因和由来。

万历三十七年,岛津家夺取了琉球国奄美诸岛四万石的土地,同时获得了从琉球的朝贡贸易中捞取利益的权利。这在当时大大缓解了早期和中期萨摩藩的财政窘况。而更重要的是奄美诸岛的获取让萨摩藩获得了强大的经济来源。即奄美诸岛生产的黑砂糖。

砂糖日本一直以来的贵重货物。从本州到九州各种藩国地方的点心还有传统的酒酿,制作时都需要黑砂糖。而是时黑砂糖出产地最大者就是奄美。**?网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

近二百年下来,奄美的黑砂糖比例已经下降了许多,可这五岛依旧是萨摩藩有数的福泽之地。

张斌青不问青红皂白,逮着了萨摩港口就是一阵炮轰,然后是水兵上岸掳掠一番。

这些地方也算是萨摩藩的大后方,根本就没有布置多少军力守卫。虽然岛津重豪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不甩红巾军,可是岛津家依旧没有想到颜检敢以区区五艘战船就挑起战争。

奄美五岛的防卫依旧是空虚一片,这给张斌青的一系列行动带来了极大地便利。自然这也是鹿儿岛湾别名锦江湾内的萨摩水师发现他们踪迹后第一时间就迎杀上来的最大原因。

搜刮奄美五岛làng费了张斌青不少的时间,等他带队杀进鹿儿岛湾的时候,那五岛上的日本人早就已经有乘小船跑来萨摩通风报信的了。

“轰轰轰——”

炮声的轰鸣在鹿儿岛湾内响起,德川家的江户幕府已经建立一二百年了,战国时代的风云早已经散去。现在的日本大名,还能保持着一些铁炮队就已经是整军备武的了,更别说是真正的火炮。

据蔡世昌言,现在连幕府江户湾口的守备大炮也都只有二十mén。

凭借五艘战船的威力,只要张斌青脑子不进了水,吃掉萨摩水军乃至整个日本海面都不成问题。

一艘艘关船和小早船在炮声轰鸣中化作灰灰,防御力孱弱的关船和小早船往往吃上一两枚炮弹就散了架,不少船只只需要挨中一下就躺进了海底。

只是半个时辰不到,气势汹汹而来的萨摩水军就掉转过头狼狈不堪的向鹿儿岛湾深处逃去了。

“走,咱们跟进去——”张斌青向着旗语兵叫道。

片刻后,五艘战船划过道道水痕,就在鹿儿岛湾水面上排出了一个漂亮的箭矢型队形。然后毫不避让海面上漂浮的一个个萨摩水兵扬帆向着湾内深处追去。

五艘战船压过了水面上水兵最密集的区域,不知道多少好运的从沉船上逃出一劫的萨摩水兵再次遭受了灭顶之灾。

张斌青的这一手有点‘欺人太甚’,再次躲过一劫的萨摩水兵残余除去那些彻底吓破胆的外,不知道对少人在咬牙切齿的指着远去的五艘战船在大声咒骂。

鹿儿岛湾是萨摩半岛与大隅半岛间的海湾,东西宽度并不长。

水面上两军在对阵的同时,萨摩藩的人也纷纷在岸上观察着。当那一声声炮声轰鸣响起,不知道多少人的耳朵被震得嗡嗡发聋,更多的之前还在为奄美五岛劫难气愤不已的日本小民更是面无人sè,觉得双tuǐ肌ròu紧绷,隐隐羞臊的觉出自己有了niào意。

这也不能怪他们胆小,实在是炮声太响。并且日本战国时代,使用的火器也仅是铁炮和大筒弗朗机炮,跟现在大炮的声威比起来差距太大。

完全没有见过的存在,心底当然会惧怕。

海上硝烟散去,一堆堆船体残骸漂浮着,更多的已经在下沉。之前还浩浩dàngdàng的百艘战船,现在就已经损失过半溃不成军了,而素来以骁勇著称日本的萨摩人更是狼狈而逃,被彻底打灭了军心士气。

高桥种央望着水面喃喃自语,“这……可真是国之利器啊……”

作为萨摩重豪派的中间力量,虽然因为近年来萨摩藩政治改革,岛津齐宣执掌藩政,启用了大量的近思录党人,如桦山久言和秩父季保。而自己本身被迫归隐,但是高桥种央依旧深深地关心着萨摩的走势。

此次琉球之变也落入了他的眼中,本以为到这里观战他会看到一场绝对的胜利,毕竟百艘战船的萨摩水军在数量上对比张斌青部占有绝对的优势,可是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超过一半的战船就这么没了。而中国人却是毫发无伤。

文禄-庆长之役后,中日间的第一日真正对战,就这么耻辱xìng的失败了。高桥种央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是压不住的惊骇。“难道这就是清国造反军的实力吗?”

鹿儿岛湾湾口不算宽,但是深度却还可以,有接近一百六十里。等到萨摩水军的残兵败将从湾口逃到湾奥时,已经只剩下了寥寥十几艘小早船了。剩下的不是在追击中被张斌青击沉,就是趁着昨晚夜sè逃到了两边,水兵上岸跑了。

事实上跑马还是比划船快的,虽然日本马只有骡子大。但是岛津齐宣还是在当天晚上就接到了具体的信报。

可是接到信报归接到信报,看着那报丧似的东西他又能想出什么法来?水军都已经完了,陆军是有不少,武士、轻足甚至是铁炮队,可还能跑到水上跟红巾军拼斗不成?

岛津齐宣招来了家老议事,没有取得丝毫的效果。最终他还是下达了征集令,当天夜晚发出,第二天,等到萨摩水军残余跑回鹿儿岛港的时候,四百名武士和三千轻足已经聚集到了东福寺城和其下城下町。

元和元年,德川幕府发布了一国一城令,也就是说由藩国大名所居住作为政厅所在的城只能保留一个,其余的城必须全部废除。

岛津氏是禄高七十七万八千石的日本第二大藩主,领有萨摩国、大隅国和日向国三国之地,而因为这个一国一城令,东福寺城也就是鹿儿岛城就完全成为了南九州的军事政治以及经济中心。

岛津齐宣看着下面繁华的城下町狠狠地一拍城墙,“该死的一国一城令”张斌青部在奄美五岛干的那些事情,想想都令岛津齐宣痛心,那些该死的家伙要是胡来,自己该受多大的损失啊

鹿儿岛城的城下町可是萨摩藩的jīng华所在可偏偏鹿儿岛城就建立在海边,还连接着港口。

开打后,不要说是护着城下町了,“自己这座居城不被大炮给轰塌了就是万幸了。”

岛津齐宣想到信报上对红巾军战船大炮的描述,还有跑回来的水军总大将惊惧的回禀,心中即是惊怕又是痛心,同时还有深深的懊悔和对父亲岛津重豪再一次的恼火。

“主公,萨摩藩经不起这样的打击,这一仗不能再打下去。请您允许我代表萨摩去求和。”桦山久言拜在了岛津齐宣脚下。

身为近思录党人的魁首和萨摩藩首席家老,桦山久言深知现在的萨摩藩的财政是何等的危急。那就是站在悬崖边上,只需要轻轻地一点,整个萨摩藩就会坠入无底的深渊。

萨摩藩经不起一场战争,尤其是眼前这样有输无赢的战争。奄美五岛的损失就已经够大的了,如果萨摩藩jīng华所在的城下町也在炮火中毁于一旦,那么明天萨摩藩的财政就会崩溃。

岛津齐宣把目光看向了岛津重秀,这位岛津重豪的兄弟是萨摩藩根深地的重量级家老之一,也是岛津重豪的死忠之一。

别看桦山久言是首席家老,岛津齐宣几年来也陆陆续续bī走了高桥种央等好几名重豪派的家老,可是岛津重秀自始至终都是萨摩藩的真正实权者之一,第三号人物。

岛津重豪这几年把藩政jiāo给了岛津齐宣,却并不担心岛津齐宣反噬,就是因为萨摩藩的大半武力就是由他的这名好兄弟掌控。

岛津齐宣一开始也没把颜检的警告当回事,现在他后悔了,可是再要向红巾军求和,首先要通过的却是岛津重秀的应允。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