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二十七章 炮击萨摩二

四百二十七章 炮击萨摩(二)

四百二十七章?炮击萨摩(二)

“会说汉话?”张斌青略带惊讶的笑了,虽然听蔡世昌说过日本也拜孔子,但这一路杀下来他还从没见过一个会讲汉话的日本来人。

桦山久言没有回答,他们近思录党人是以程朱理学为中心的《近思录》,而他桦山久言又不是秩父季保那样的下级藩士出身,桦山家在整个萨摩国都是很有名望和地位的上等藩士家族。自己自幼学习儒学,又幸得有岛津重豪这样一个喜爱汉学的藩主,学会说汉话自然不必要大惊小怪

没有对张斌青言语中的调谑生气,在主动自荐前来求和的时候桦山久言就清楚,自己肯定会受到对付的侮辱。现在只不过是言语上的一点调笑罢了,还轻的很呢

“这位大人,我桦山久言作为岛津家的首席家老,代表萨摩藩前来求和。”桦山久言继续着自己的使命,直白的代表萨摩藩承认了战败。他知道,在对方大炮的威胁下,萨摩藩没有半点相抗的底气。自己只是块摆在砧板上的鱼ròu,要等着对方任意宰割。

所以,与其推三堵四,惹对方不快,还不如爽快的承认战败,这样还能给对方留下一个好点的印象。

张斌青果然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对于萨摩藩的识趣很是高兴,但对萨摩藩的‘小气’也很是不快。

岛津家给出的战败承诺完全不能令张斌青满意,更不要说让他背后的颜检满意了。如果萨摩藩执意如此,那么就只能继续开战。张斌青明确的回复说。

他没想过凭自己这点人就拿下整个萨摩,海上虽然是自己的天下,但是在陆地上他的这点力量就太过薄弱了。虽然红巾军中一直在宣讲欧洲各国的殖民史,这是梁纲为了提起军中对欧洲人的敌视和注意力而特意设置的。但不可避免的,也让军中的一部分人向往着那种几百号人几mén炮百十杆火枪就占领一方,甚至灭掉一国的‘威风’。

此次与萨摩藩开战,五艘战船横扫九州南海域,bī迫对方认输求和,张斌青心底确实是过足了一把威凤瘾。但是他没有昏头,他还清楚的认知自己的实力,萨摩是日本第二大藩,武士、轻足,杂七杂八的凑合起来两万人只多不少。

自己四百人不到,上岸后还要顾及战船的安全,这点人手是不可能保证陆战得胜的。~~

/->?~~

不能占领一方,灭掉一国,张斌青心底一点都不遗憾,威风一把也就是了,这东西从没在他脑海里占据过重要的地位。他还牢牢记得自己此次出战的最根本要求——岛津重豪必须要为自己做出的蠢事付出余生作为代价。

同谋者德川家齐也要认罪,以及上面那个不管事的天皇,都要认罪。中华上国的尊严不允践踏,尤其是日本这样的弹丸小国。

鹿儿岛城。

“有负主公大人的所托。”桦山久言面sè铁青的站在岛津齐宣面前,就像颜检暴跳如雷认为日本小国萨摩小藩把中华天朝上国的颜面践踏于脚下一样,桦山久言这个时候也认为红巾军是想把整个日本国的尊严给踩进污泥堆里。

张斌青的要求很简单,只有四条。

一是让岛津重豪伏法;

二是让德川家齐赔礼认罪;

三是让日本天皇下罪己诏;

四是让萨摩藩赔偿琉球国二百年损失;

这四个条件萨摩藩一个都不能答应,而且绝对不可能答应。岛津重豪不会自己把脑袋送到红巾军刀下的,虽然岛津齐宣可能暗自会高兴,德川家齐也不会因为萨摩藩而自损自己的颜面。日本天皇固然只是一个傀儡,可是万世一系,他们也有自己的尊严,代表的也是整个日本国的尊严,下罪己诏想都不要想。

桦山久言自感觉这纯粹是张斌青的侮辱,所以这返回来的一路上脸sè都是铁青铁青。

“开战吧”没什么好说的了,岛津齐宣脸sè一样铁青的下达了命令。他在为张斌青的侮辱而气怒,更在为接下去萨摩藩惨重的损失而心疼。

“轰轰轰——”

“轰轰轰——”

千里镜里看到无数人头在鹿儿岛城上涌动的时候,张斌青知道可以开战了。一声令下,早已经横过身子一列排开的五艘战船齐齐发出了怒吼。

尖啸的铁弹飞旋着,撕碎任何拦阻在它们前面的物体。人的血ròu如何跟钢铁相碰,鹿儿岛城头立刻就多出了一滩滩浑浊的血ròu。

更多的炮弹则是落在了城下町里,反正不是中国人,死了活该

不过三轮炮击后,各炮位渐渐找准了方向和角度,一颗颗铁弹被送上了鹿儿岛城。萨摩藩配置在城头的那些个大筒,完全成了摆设,它们的shè程根本就打不到海上。

“抬下去,抬下去,到海边抵近shè击——”岛津重秀挥舞着战刀,两眼都充血似的通红。

“嗨。”一名轻足大将立刻领命跑去。

鹿儿岛城建成以来,元禄六年时候就被一场大火烧的差不多干净,二次重建时,岛津家吸收前车之鉴的教训,城内虽然免不了还有诸多的木质结构建筑,但一部分却也换做了土石结构。

防御力上比之前身高出了不少,更有了一些绝对安全的地方。现在岛津重秀和岛津齐宣等一批萨摩藩要人就全都集中在一处石质堡垒中,那是绝对的安全。在高爆火yào没有发明出来之前,这地方不可能在战争中被大炮击毁。

岛津齐宣面sèyīn沉的坐在一旁,不理不会。反正战争由岛津重秀指挥,在战事期间他这个藩主的权限小的都不比一名总大将高出多少。而桦山久言、秩父季保等人更是被直接剥夺了家老的军事权利。这就是萨摩藩一直以来的现状。

日本人确实是深得‘服从’二字的jīng髓,轻足大将的屠刀威胁下,轻足们虽然各个都战战兢兢的,却也只能担惊受怕的冒着头顶时刻都会落下的炮弹把一ménmén沉重的大筒搬下城头。

额头上扎着一条白带,轻足大将严声厉喝,不停地催促大筒轻足快速向前。

而此刻的红巾军水师战船上,一炉炉煤火已经升起,或是七八枚,或是五六个,一百多滚滚浑浑的铁弹被放进了那些升起火的火炉中。

烈火烤烧着铁弹,下面鼓风用力的吹着,火头luàn窜,铁弹在迅速升温中。这是梁纲当初从葡萄牙人那里淘来的炙热弹的法子,对付起日本这样木质建筑连片扎堆的国家,炙热弹最合适。

虽然发shè时要垫上一层隔热板,填装和清理炮膛时都有些麻烦,但是效果好就行了。反正萨摩人又打不到海上,张斌青有的是时间làng费。

炙热弹的发shè对于鹿儿岛城本身而言,以及它下面的城下町来说都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通红炙热的铁弹对于木质结构建筑来说有着极佳的引燃效果,只是两轮击shè后,城下町就已经烧起了大火。

当第一轮炮制的一百多枚炙热弹全部发shè之后,连鹿儿岛城里面都已经升腾起了火柱。

“快,快快向前——”授命带着大筒到海边还击的轻足大将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如果说之前的战斗,他只是在为萨摩藩而战,那么现在事后他就要在为自己而战了。

作为驻守鹿儿岛本城的轻足大将,职管着城头的所有大筒,他的地位在萨摩已经不低了。繁华的城下町里自然有他的家产,他的一家人都住在其中。

可就是刚才,他就亲眼看到,看到自家所在的那一片区域在红巾军的炮击下全化作了一片火海。轻足大将的心都要碎了。

两眼血红,如果现在有一个红巾军水兵站在他面前,他会张开嘴狠狠地把水兵咬碎吃尽的。

轰鸣的炮击声遮掩不住平民悲惨绝望的哭叫,那声音顺着风传进了岛津重秀的耳朵,传进了岛津齐宣的耳朵,也传进了所有萨摩家老和萨摩兵的耳朵……

信奉武士道jīng神的萨摩武士们心底里燃烧着熊熊的烈火,可是更多的轻足们却打灵魂深处lù出了无法遮掩的恐怖与惧意。

大炮完全不是血ròu人力所能够抗衡的,就算是他们再勇敢,战刀再锋利,站不到对方面前又有什么用?只能挨打挨揍不能还击,这样的心灵打击不是轻足这般的业余士兵所能承受的。

更别说与这等打击伴随的还有城下町平民那凄惨绝望的哭喊,随着大筒轻足和那位英勇的轻足大将在一片霰弹中丧命黄泉,萨摩藩,上至岛津重秀,下至普通一足轻,每个人的心底都升起了无尽的绝望。

他们看不到胜利的一丝希望了。

“打,给我狠狠的打——”

平洋号上张斌青在大声的怒吼着。M的小东洋,就然还敢还击。虽然那队大筒在还没有发shè的时候就已经被一轮霰弹shè击给全军打灭,但张斌青心底还是升起了一阵怒火。

本来以为打的已经差不多了,应该能让萨摩藩服软了,准备着收手的张斌青立刻打消了心底的念头。

“狠狠的打,给我打——”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