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二十九章 天皇倭王九州筑紫

四百二十九章 天皇倭王?九州筑紫?

令元军两次饮恨的神风这一次没有再护佑日本。== . 首.发 ==从天津出发的水师一营主力安全抵到了日本对马藩,同行的还有张斌青一行五船。

因为他们虽然从长崎港撤出,但却没有就此转回琉球岛,而是往朝鲜方向开去。

被日本人用那样卑劣手段bī退,张斌青心中充满了不服,他准备在朝鲜补充一下弹yào饮水,然后再掉头杀回来出出气。可是没想到到济州岛时,朝鲜人已经知道红巾军出大兵征伐日本的消息了,张斌青听到后自然不会再单独行动。除了让朝鲜人派一支快船往琉球报信,自己本部就在那里等了下去,直到水师一营的主力部队浩浩dàngdàng的开来。

朝鲜历经了文禄——庆长之役,对日本可谓是恨之入骨,可是丰臣秀吉的家业已经灰飞烟灭了,当家做主日本的是德川家。经过对马藩宗氏的沟通,万历三十七年两国再次缔结己酉条约,恢复邦jiāo。朝鲜也重新开放了釜山的倭馆。

这种情况下,朝鲜当然不能一句话不说就派军跟着水师一营进攻日本,而且红巾军出兵也太快,朝鲜都没来得及筹措出一支拿得出手的军队,而如果用那些普通部队跟随,就尽是丢脸了。他们需要准备。

大批量的红巾军战船出现海面上,对马藩主宗义功脸都吓绿了,每一次打打仗对马藩都是受创最深。当年元军两征日本,对马岛上的人几乎都被杀光了。

宗氏的初代家主,他们老祖宗宗助国现在的身体冢与首级冢都还没有合一呢,因为那两处里埋得到底是不是真的,他们都还不清楚呢。

对马距离朝鲜太近,可以说是日本朝鲜两边的墙头草,他自己算是幕府下的藩臣,官位是从四位下,可另一边领授的还有朝鲜国的官职。面对红巾军水师宗义功不敢有半点反抗,但是陈达元也没有对这个小小的对马藩有任何企图,只是稍微补充了一下清水就立刻重新起航,矛头直指九州。

————————————————

长崎。

虽然发生了张斌青武力封港事宜,但城内中国人的日子过得却依旧有滋有味。上到长崎代官,下到日本普通一小民,没人敢找城内中国人的麻烦,甚至面对中国人的时候表现得比往日还更加的恭敬。\\??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3∴\\

这就是日本人的本xìng

而且长崎城是幕府直领的地盘,不是萨摩藩的领地,通商口岸平民武士都思想活跃又有重商主义,才不会因为萨摩藩挨了顿胖揍就对中国人敌视入骨呢。

长崎代官跟荷兰人打jiāo道也如此多,才不会认为事情就这么的算完了,他很清楚中国人就是长崎的护身符。对城内华人的安危时刻都留神注意着,虽然没有派兵保护,可只要有luàn子生出,他的手下绝对会第一时间赶到。

但是他的这一举动完全多余了,当浩浩dàngdàng的红巾军水师再一次兵临长崎的时候,连港外出岛上的荷兰人都忍不住替日本人悲哀了。

出岛,荷兰在日本驻地,长崎港外的一个小岛。类似于澳mén

陈达元清楚,此次兵征日本应该是自己最后一次领兵作战了,对比水师中兴起的后起之秀,他已经逐渐落后了。所以,如同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样,下了一封言森厉辞的文书给长崎代官,直言如有一个华人在城内遇难,他就要将整个长崎dàng平铲碎。

没有在长崎多逗留片刻,水师一营主力浩浩dàngdàng的直发江户而去。

从九州岛最南端绕道四国,然后再抵到本州东海岸的江户湾,这段航程时间已经足够长崎、萨摩等地的急报雪片般飞到江户了。

德川家齐眼都傻了,反应过来后脸sè铁青一片,又是气恼又是惧怕,立即下令幕府集中全力加强江户湾口堡垒的防护和大筒数量。

但是这完全是无济于事的。

得到了全力加强的江户湾口堡垒,大筒数量也只是翻增了一倍半。可是这五十mén大筒中,xìng能上真正能赶得上红巾军船舷炮的也只是寥寥的而已。

当水师一营的主力之后,一场炮战终于开始了。

日本以火枪见长,几百年了他们有这个传统,可火炮都数量却一直不多,除了买自荷兰的外就是自己自行仿制的,xìng能高下不一。而最近些年来日本经济严重不景气,不但萨摩藩这样的地方藩镇赤字高涨,连幕府自己本身也都是债台高垒,自然没那个闲钱去购买火炮了。

五十mén大筒已经是江户一带德川家齐所能调集的所有大筒了。

“轰轰轰——”没有客气,红巾军战船手下打响了第一炮。

几十枚铁弹打出并没有命中堡垒多少,因为是在四里的距离开炮,强强达到有效shè程,命中率太低。

连珠似的响声过后,海面上除了一缕缕的硝烟外并没有任何动静,整个湾口堡垒依然完好的很。

堡垒城墙上,时刻都做着准备的幕府炮手纷纷就位。

幕府军的大筒也就像之前的清军一样都安放在城墙上,所有的炮手在挥舞着战刀的武士督促下纷纷开火还击。

那些个炮弹在陈达元目光的盯视下或是直接落在堡垒前的海滩上,或是勉强越过海岸线再往前飞出几百米,能够打到三里以上shè程的只有不多的几mén。

看着不远处升起的七八道水柱,陈达元脸上lù出了蔑笑。“进攻——”

没必要再小心翼翼了,就幕府军这种水平的火炮,哪怕是之前的张斌青部都能打的过。

战船进入到三里shè程,两轮炮击下来堡垒城头就狼藉满地,死伤一片。那凄厉的哀嚎顺着海风没有吹进红巾军水兵的耳朵,却让堡垒背后躲藏的一直幕府步骑兵心神胆颤。

越来越多的炮弹打进堡垒,如雨点般招呼在幕府炮手的头上,很快对面的堡垒上就完全没有了还击。

当几艘护卫船递进shè出一枚枚开huā弹和霰弹之后,整个堡垒城头就已经像黑夜一样寂静了下来。

对于海上的红巾军水师来说,这是胜利。而对于堡垒后面的幕府军来说,这更让他们胆寒。

一名参谋放下了手中的千里镜,向陈达元提议道:“大人,我们是否就此登陆?”

占据湾口要害位置,保证船队的安全进出入,是很有必要的。可这个参谋的问话却颇是随意。

“不用。”陈达元比他更随意,不屑的看着一片残破的堡垒回答道:“没必要,他们没那本事。”

江户湾口虽然不怎么宽敞,可是想要彻底封锁住也不是几十ménxìng能不一的大炮就可以办到的。而且除了这个堡垒外,对面令一侧竟然是毫无防备,根本就形同虚设。

此次突入江户,非是为了先警醒一下德川幕府,陈达元都能直接带队杀进浦贺港。

轻描淡写的拔下了一颗钉子,红巾军水师继续深入江户湾。之后当着几十万日本人的面,用一个时辰的时间将德川家齐集中起来防护浦贺港的一半幕府水军尽数送进了海底。

“王大人,此行保重。”陈达元对着身旁的一个官员说道。

“分内之事。有我大军在此,王某有何可忧”王晔升谦然的一笑,躬身向陈达元行了一礼后,招呼手下的一班随从,手捧着梁纲旨意,乘一艘小船直抵达浦贺港去。

上国钦使抵到,留守浦贺港的幕府老中戸田氏教不敢有半点懈怠,一边恭敬地迎接王晔升上岸,另一边快马飞报将军府邸。

与之前颜检的要求相比,这一次王晔升宣下的旨意显然更过分。不但之前的条件一个不落下,更增添了两个对日本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的要求。

一、改天皇称号为倭王;

二、更九州岛名为筑紫岛;

“倭”在日文中同“大和”同音,倒是没有汉文里的贬义。非是不想真的把小日本刺jī疯了,梁纲都想学学汉光武帝,赐他一个倭奴王。而筑紫岛就是九州岛的古名,是真的没什么贬义。不然的话按它一个‘秦津’名号,绝对能让日本人呕吐了血去。毕竟这是现成的,如今日本佐贺那里本就有一个叫秦津的地方。相传也就是徐福登陆之地点。

不过对于德川家齐来说,这样的刺jī已经足够了。他要真的敢接下梁纲这道旨意,那他德川家齐在日本历史上就绝对能背负千年的骂名,被人搓后背骂到了骨子里。

王晔升旨意都没有宣读完毕,气恼之极的德川家齐就已经chōu出了刀来要活劈王晔升。

虽然被手下人拉住,但是王晔升也没能落得好去。立即就被德川家齐逐出了将军府,而且连回去的马车都没有给。江户城距离浦贺港可是有好几十里路呢。

绝对是德川家齐故意漏去的风声,毕竟梁纲给出的这样侮辱的旨意可以jī励整个幕府军士气jī昂。所以第二天没等王晔升走到浦贺港,整个江户地区的武士就都知道了,群情jī愤下,再因为押送王晔升一行人幕府军的‘松懈’,就在王晔升走的脚疼tuǐ酸好不容易看到浦贺港的时候,三个流làng武士袭击了他们。

四名随从两文两武,是一死三伤,三个流làng武士被格杀当场。王晔升毫发无损,但是脸皮却青的发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