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三十章 大战江户湾一

四百三十章 大战江户湾(一)

四百三十章?大战江户湾(一)

硝烟散去,繁华的浦贺港已经满目苍夷变成了一片无用的废墟。

~~

/->?~~

王晔升一行人的遭遇就是德川幕府的回答,既然对方连讨价还价都不愿意做,那么陈达元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立即发号轰击浦贺港。反正红巾军水师一个都没有下船,且一直都时刻在准备着作战。虽然这段时间里戸田氏教几次相请,更送来了大批的食物酒水。但俏眉眼做给瞎子看,陈达元毫不领情。

正所谓建设难,毁掉易。浦贺港从一籍籍无名的小渔村发展到现在日本国内有数的大港,是经过了江户幕府一两百年的努力的。可是想要将它毁之一旦,则只需要红巾军的片刻炮击。

当滚烫的炙热弹一枚枚落下,当冲天大火一处处燃起,繁华的浦贺港就正式成为了过去。

船队过废墟一片的浦贺港而去,直达江户城外的久里滨,陆战营迅速登陆,将久里滨的日本人尽数赶出,他们要在这里建立起一个稳固的桥头堡。然后海上的红巾军水师战船才可以bī到海岸最近处做最好的炮击支援。

“将军,将军——”一名近shì惊慌失措的跑到德川家齐跟面,满是惶恐的禀告说,“中**登陆了,中**登陆了……”

德川家齐虽然挑起了江户地区武士们的jī愤,可他心中并没有多大的喜悦,脸sè一直都是yīn沉沉的。松平信明说的不错,中**的战船和大炮在日本无人能够抵挡,他们陆地上的火枪和大炮同样也不是轻易可以击垮的,那需要无数的人命和血ròu去堆砌。

幕府将要大出血,作为幕府的将军,德川家齐当然不会笑出来。

“咔嚓——”摇在手中的小扇子被德川家齐握成了两半,“滚下去——”大声怒喝。

图的跟鬼脸一样的日本舞姬惊luàn下纷纷发出娇呼,然后忙勾着头迈着小碎步退出了房屋。

德川家齐在作乐,他虽然是一个生xìng奢华的家伙,可眼下这个关头他确实是真的没心思去看歌舞。可是为了维持住江户城中上层人物的人心,他不能不照常寻欢。

这是一个很荒诞的情况,也令人愕然,但却很真实。德川家齐就好比空城计中城mén楼上弹琴的诸葛亮,他在用自己的‘正常自如’来压制江户城上层阶级的恐慌心理。

任何时候,任何国度,上层人物了解的知道的东西都要比底层小民多。在日本,更是如此。

之前被看做吉田松平氏耻辱的松平信明现在已经成为了有先见之明的榜样。而且若不是红巾军之前还没有登陆的迹象,这两日江户城可能已经luàn起来了,而不是只有现在这样的人心惶惶。

“八嘎,把他们打下去,立刻——”

人在气恼下都会做出些轻率地举动,德川家齐先在的这个命令就是如此。

“嗨”太田资爱立即站起身领命道。

宽政改革之后,幕府施行的就是以御三家(德川本家的三个家族)为核心,以谱代大名(曾与德川氏有主从关系的诸侯)为后盾的老中协议体制。能够担任老中的人,每个人身份都是无比的显赫,每个人也都是真正的多面手。

行政议事和军事打仗,他们或许说不上两手都jīng通,但是绝对都拿的起来。太田资爱就是如此,对比行军打仗,他在政治上的能力更强,但是宽政改革之前日本动luàn丛生的那段日子里他也是几番领兵出阵的。而且事情是他搞出来的,他就要担负起里面的责任。

领兵抵御的任务,他该首先出面也该首当其冲

出了将军府邸,太田资爱回望着庄严与奢华并存的将军府,无奈的叹了口气。人都说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被松平信明这个小辈压在头上整整六年时间,太田资爱对此一直都有深深地不满。所以之前才会对松平信明如此敌视。前阵子自己才鸿运当头,不要说明年,一个月时间都还没到,瘾都还没过足呢,就已经被打落凡尘了。

现今的江户城,除了岛津重豪那个老家伙还会找自己,堂堂的挂川藩主幕府老中竟然无人相问。

声名扫地,烂透了

久里滨距离江户城只有三十里,在江户湾范围内,这个地点是离江户距离最近的登陆点。

红巾军想要清楚这一点并不难,琉球不只是向萨摩藩进贡,每次将军更位,他们也是会派人去江户朝见的。对江户湾的情况当然知道。

陆战营固然是脱离了冷兵器化,但是他们扎营却仍旧是有板有眼。更何况久里滨有的现成的房子供他们祸害,两千陆战兵登陆后很快就倒房拆屋用木柱、栋梁加木板修起了一道六十丈长十五丈宽五六尺高的双面夹层中间填土的围墙栅栏。

营寨北面靠海,在久里滨现有的小码头基础上加固扩修了一番,福船战船还依旧不能抵岸停靠,但百多吨级的护卫船就可以直接靠岸了。

一番忙碌直到夜晚来临。

“嗖——”两枚照明弹在海面上升起。

入夜后,为了防备幕府军偷袭,不仅是营地那要时不时的打出几枚照明弹,连海面上船队下锚处也要打照明弹。

因为无论是福船战船还是护卫船都还是木质的,跟百十年后的上万吨铁甲战船完全两样,稍微不注意,yīn沟里也都是能翻船的。而且两边还配有瑞光镜,一道道光柱打在海面和陆地上……

太田资爱脸sè难看的望着半空着散发着耀眼明亮的东东,他的身后是一溜身着黑衣的忍者,再往后就是五千整装待发的幕府军。

些许武士已经把刀都chōu了出来,可是看着天上的照明弹,只能心底里升起无数咒骂。

“烟huā也可以这么用吗?”太田资爱都忍不住要骂娘了,这也太坑人了。烟huā能照明,镜子能反光,还一照几里地远,这不是扯淡么。

“阁下,请下令吧。虽然困难,但我组有信心完成任务。”

从战国迈向日本巅峰的德川家族跟日本两大忍者流派甲贺、伊贺都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后世被小日本自己给半神话了的服部半藏就是德川家康最亲信的家臣之一。

虽然因为儿子服部正就不争气,辉煌一时的服部家很快就破亡了,但是服部半藏留下的忍者基业却被德川幕府尽数接受。

此次赶红巾军下海,太田资爱看到陆战营营盘后,第一个念头就是夜里用忍者,让他们潜入红巾军营寨扰起大luàn,然后自己再领优势兵力上前厮杀。定可大获全胜

只是入夜后红巾军海陆两边突然升起的照明弹和打出的瑞光镜,让太田资爱的如意算盘尽数落了空。气恼的太田资爱郁闷的都快吐血了。

忍者的真实实力远没有后世小日本自己意yin的那么可怕,而且地位十分的低下。以太田资爱的身份当然不会特意的珍惜这队忍者的xìng命,虽然知道照明弹和瑞光镜下忍者小组偷袭成功的可能xìng很小,但在听到带队中忍的话后还是立刻给予了同意。

一身黑衣的忍者众出击了。

身着一体的黑衣,在夜sè中却是能起到很好的掩护作用。前一段距离忍者组的人无一个被发现,可是随着距离越来越近,lù馅就是再所难免的了。

就好比抗战时期夜里八路军打日本炮楼一样,趴在地上距离远点,探照灯就是照着了上面的小鬼子也看不亲切。可是距离近了,用不着照个正着,人眼睛就能发现。

“砰砰——”零星的火枪声响起。继而警钟敲击,整个陆战营营寨瞬间沸腾了起来。

火枪并没有打中目标,忍者身形灵巧,在偷偷mōmō方面确实是有自己的优势,毕竟是好几百年的传承和发展,沿袭至今不可小视。

但是体术再厉害的忍者,他躲得过十支火枪的齐shè,也躲不过百支火枪的齐shè。再加上覆盖面积超大的直shè短炮和扔投迅速的手雷,以及藏身暗中的狙击手。

那一组忍者,从陆地方向发起进攻的人没一个能成功的杀进营寨。但是除了陆地,还有营寨背面的大海,大部分jīng力关注于前面的陆战营懈怠了背后的防御,当太田资爱指挥着幕府军向营寨发起进攻的时候,七个忍者突进了去。

“日他个先人板板,这什么东西?”四川籍营副罗思举两眼怒睁,脚踩着一具死在luàn枪治下的忍者尸体破口大骂。

就这寥寥几个东西,杀死杀伤了陆战营十几二十号人。身手灵活,还跟刺猬一样,什么地方都能冒出杀招来。

全火器装备的陆战营近身搏杀不是这些忍者的对手,罗思举伸量过敌人的厉害,知道这怪不得手下人不争气。可是付出了近三倍伤亡的代价才拿下,他心底里就是气不过。

营前的空地上。

幕府军尸体遍布,层层叠叠。跟突然杀出的忍者相比,太田资爱的这五千幕府军就好对付多了。

他们张牙舞爪的冲的越近,陆战营火枪火炮的威力就越大,设计密度也就越高,效果也越好……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