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三十一章 大战江户湾二

四百三十一章 大战江户湾(二)

四百三十一章?大战江户湾(二)

枪声一排接着一排,炮声一阵连着一阵。

当硝烟散去之后,空地上只留下,幕府军数不清的死尸和残喘呻yín的伤兵。

日本人有武士道jīng神,可武士道并不是找死道、自杀道,即便他们出战之前都被德川家齐故意散出的风声搞得群情jī愤,但是五千幕府军也不可能全都视死如归。

当前面的战友一排排倒地,当身边的战友逐渐减少,人的神经没有那么强大的无限打击承受能力,剩余的幕府军终于丧失了继续进攻的勇气,连带队的武士都在拼命的向后逃。

这似乎是当年长筱之战的一个翻版,不同的是,当初对战的双方一是武田胜赖的骑兵二是织田信长的火绳枪兵,而现在战场上的两边是德川幕府的五千步兵和红巾军陆战营的两千火枪火炮兵。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武田胜赖用骑兵都不能冲破当初的火绳枪阵,现在的幕府军就更不可能用步兵冲破红巾军前装燧发枪和各式轻重火炮的结合方阵。

虽然营寨围墙的宽度有限,部守上面的火枪兵只能两排横列,但即便如此也不是幕府军的步兵可以威胁到的。

溃败,整队,再冲锋,再溃败……

几次冲锋都以失败而告终,整个幕府军的士气一落千丈。眼看着自己的军队在红巾军枪炮结合之下的密集火力打击下一次次仓皇撤退,太田资爱心中恨意炙涨。

他恨自己的手下如此轻易的就被红巾军击败,恨他们的不争气。同时也为武士未来的命运而悲叹。

看着那么多武士在枪炮面前表现得如此不堪一击,也作为一名武士太田资爱觉得自己的尊严遭受了极沉重的打击。**在枪炮面前是那么的脆弱,就算是有武士道jīng神的支撑也不能改变这一事实。在可恶的枪炮面前,武士的自傲和自信被彻底粉碎,太田资爱恍惚中能看到未来日本枪炮的大兴,和武士地位的迅速下降……

“将军,今夜我们必须将中国人赶下海。”松平信明躬身向着德川家齐道。

天刚黑就已经从江户本丸城出来的德川家齐,亲看观看了太田资爱部从开战到失败的全部过程。

武士的尊严在枪炮面前不堪一击,他原本炙热的信心似乎也变得不堪一击起来。~~

/->?~~“松平君,我们真能把他们赶下海吗?”德川家齐不自信了起来。

就跟历史上的满清中国一样,被英国人用坚船利炮打开国mén之后,整个国度就迅速从藐视一切自大自傲变成了‘崇洋媚外、唯洋至上’。

幕府还没有彻底失败,但是德川家齐却清楚,自己已经败了。

“将军,今夜必须把他们赶下海。”松平信明不赞成与中国撕破脸皮,可是他始终铭记着自己的身份,在未被德川家齐解除首席老中职位之前,他就要尽全力的为幕府着想。

“必须赶下海……”德川家齐沉默了。是啊,不赶下海怎能行,明个消息若传到江户,那还不要引得整个江户城大luàn啊?而若是传出整个日本,江户幕府的颜面和尊严就彻底扫地了。

“他们只有两千人。只要把这两千人赶下海,中国人的战船再强大也开不到岸上。将军,那样幕府就有了和他们还价的本钱。”

耻辱是必须要承受的,战力不如人就只能如此。松平信明如今期望的只是战争不要再扩大化,幕府不要把整个江户城填进去之后再跟中国人做回到谈判桌前。

“戸田君,拜托了。”德川家齐躬身。

戸田氏教,幕府四老中中最jīng通战阵者。

“戸田君”,松平信明、安藤信成齐齐躬身,“祝武运长久——”

带着幕府满腔寄托的戸田氏教并没有能挽狂澜于既倒,他虽然调集了江户城里聚集起来的大半兵力向着陆战营营地连连发起猛攻,可是当海面上的红巾军战船也炮火轰鸣参战的时候,幕府军今夜的所有努力注定就是失败的命运。

“杀叽叽——”被一次次溃败刺jī的两眼通红的太田资爱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暴虐和恨意,拔出腰间的佩刀大吼大叫着带头向着陆战营营寨发起了最后一轮进攻。

两颗眼泪从戸田氏教的双目流下,看着大队被太田资爱带头冲锋的举动给重新jī励起勇气的幕府军,再一次向着红巾军营地冲去,他心中没有一丝的自豪,而只剩下无尽的悲哀。

这在后世被日本人看做是‘开国事变’的一役,眼下却还只是进行了一小半。

围攻了半夜徒劳伤亡的幕府军在黎明前夕无奈的退走了,丧失了一名老中和无数士兵的海边营地一战标志着幕府对江户湾沿海地区作战的彻底失败。下一步的战端将进一步的向内陆延伸。

德川家齐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的本丸城的,他眼前全都在晃动着幕府军赴倒地上的画面。整个人显得有些失魂落魄的。

但是江户城里的上下层阶级却没有半点的恍惚迟钝,他们这个时候都记起了鹿儿岛城下町的惨剧,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怕红巾军再来一次,有能力避走外地的全都在忙碌着。

只是幕府军虽然损失不小且士气低落,但庞大的基数毕竟还依旧存在。陆战营第二天下午试着向江户城发起了一轮进攻,虽然连连得手,造成了江户城内外更加的恐慌,但是并没有取得什么实际的意义。

因为幕府军正面虽抵挡不住陆战营的进攻,却出骑兵抄袭了陆战营的后路补。德川幕府也是有骑兵的,而且他们清楚,陆战营强大的战斗力是建立在高效的后勤补给上的,并且陆战营兵力严重不足,他们固然打不过陆战营,可是陆战营自身只有两千兵,也自我限制住了自己的脚步。

战事僵持了三天,德川家齐砍了当初看送王晔升一行回浦贺港的带队武士的首级,由松平信明亲自捧着到红巾军营地求和。

幕府承认战败,愿意赔款,日本重新归入中华宗藩体系,今后每一任天皇和幕府将军的更迭继位都要由中国的承认。

德川家齐本人愿意向琉球赔礼,天皇也可以向琉球道歉,萨摩藩同样会做出巨额赔偿。

但是岛津重豪和天皇九州的改号改名这…却不同意。

德川家齐希望红巾军可以放弃这…要求,之后幕府会满足他们的任何条件。

陈达元听罢松平信明的话后一阵大笑,没有半点的迟疑立刻就给了拒绝。他根本就不会退让一步,尤其是在天皇名号和九州岛名这两点上,而至于岛津重豪却是这三者中分量最轻的一个。

如果幕府能够应下天皇和九州更名这两事,那么岛津重豪一事上他就可以做出让步,不予追究。陈达元就是如此恢复松平信明的。

带着失落的心情松平信明回到了江户,跟红巾军一样,在幕府方面岛津重豪的分量三者中也是最轻的。德川家齐宁愿放弃这个正牌岳父,也不愿意把天皇变倭王,把九州变筑紫。

可惜心想事成轮不到他,德川家齐霉星高照,这段日子是干啥啥不顺,想啥啥倒霉。

第四天,松平信明再次来到了陆战营营地。放弃了岛津重豪,而力求保住天皇和九州。陈达元当然不可能同意。

然后时间就又拖后了三天。

“将军,将军,对马藩急报——”安藤信成匆匆忙忙的跑进屋,顾不得上下礼仪,急将手中的一封信报递给德川家齐。

现在的江户幕府对红巾军是惧怕的很,对马藩地理位置特殊,一看是宗义功发来的急报,安藤信成心里就砰砰直跳,唯恐是红巾军的第二bō援军到了的消息。

德川家齐显然也是一个心理,接过信后急忙拆开来看。

身子一僵,家齐脸sè刷的一下像白纸一样的蜡白,心口气血翻涌,在松平信明和安藤信成担忧和急切的目光中,血气一翻,“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血来。

“将军——”

“将军——”

松平信明和安藤信成惊呆了,急忙上前扶住似要倒下的德川家齐。“将军请息怒,息怒……”两人口中连忙安慰德川家齐,眼睛却不由得都转向了握在家齐手中的那封信报上。

看清楚了上面的内容,松平信明和安藤信成脸sè也猛的一下子苍白了起来。

“该死的朝鲜,懦弱、下溅、卑劣、无耻——

只会跟在中国人后面摇尾巴,只会落井下石——”

安藤信成恨恨的一拳锤在地板上,大声的咒骂着。而松平信明在定下心神后就已经在让近shì去传医生。

“将军,将军……”担忧的看着气息微弱的德川家齐,松平信明简直不敢想象,如果这个时候家齐倒下了,只有六岁还是一幼儿的家庆如何支撑得起这番震dàng之后的江户幕府。

怕是转瞬间天下就要大luàn了。

朝鲜背后下刀子,不但集结了一支一万五千人的大军,还即将发出与日本断jiāo的国书,对马藩在釜山的会馆都已经被强行关闭了。

什么是落井下石,卑贱的朝鲜人就是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