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三十二章 揣兜了两块地

四百三十二章揣兜了两块地

四百三十二章揣兜了两块地

感觉到手上微微一动,松平信明赶紧去看家齐。

「三藏小说域名-?m-请大家熟知」

“去……中**,答应下来………任何条件……”

德川家齐继位很早,现在还三十岁不到,刚才是急气攻心才吐了口血,这血吐出来了他气也就顺坦一半,并不是真到了危在旦夕的地步。

不过德川家齐明白,随着朝鲜chā上的这一脚,幕府这次是真的栽了,再也没有别的选择了。要是真等到朝鲜的部队开到江户岸上,就真的不可收拾了。

所以,要趁早打发走中**。没了中**挑大梁,朝鲜人就是一堆屎。所以‘任何条件’这四个字才从他的口中爆出。为了尽快退走中**,任何条件她都能够答应和容忍。

松平信明静静地退出了房屋,看到庭院里肃立的早一步退出来的安藤信成,四目相对,两人心中都升起了无尽酸楚。

万世一系的天皇就要变成倭王了,九州岛也要变成筑紫岛了。

这是多么耻辱的一幕啊,却偏偏要从自己的手下完结。

“松平君,我真羡慕太田君啊。”对于武士道贯穿人生的日本贵族来说,耻辱的活着真就不如痛快的死去。

二人作为大名,对汉学都不陌生,‘倭’这个字,在汉文中可真不是一个什么好字眼。

朝鲜,汉城。

景福宫里,李祘合着群臣正在以一种极其兴奋地心态欣赏着歌舞,饮酒欢乐,喜庆无边。

人生四十八年,他从记事开始还少有像如今这半个月一般快活过。只是集结了一下军队,佯装发出一封外看是断jiāo实则是劝告的国书,就唬的日本人胆战心惊,吓得他们魂不附体。

自从壬辰倭luàn以来,朝鲜再没有这么振奋朝野人心的喜事了。这还是二百年来他们第一次面对日本占据上风。

高兴,李祘实在太高兴了。

“来,曹大人请——”李祘向着坐在一旁下手的曹振镛举杯道。能有今天的神清气爽,还多亏了曹振镛的主意。

“大王请——”曹振镛举杯还道。能唬住对马藩,吓的宗义功疾书飞报江户,他自己也是很得意的。日后返回了国内,这就是耀人眼的一件大功。

江户幕府的人怕是再jīng明也不会想到,朝鲜的这边的所有动作纯粹就是装样子唬他们的。

李祘是集结了一万五千兵不假,确确实实的chōu掉了国内一半的兵力,可是这么多兵需要做的只是在大海上转一圈。到了济州岛在拐回来就是,而那封‘断jiāo国书’就更是可笑了。

这两者都是曹振镛想出的,为配合江户湾水师一营的战事和谈判而故意让朝鲜做出的举动。

虽然跟在梁纲身边的日子并不长,可曹振镛却清楚地记得梁纲说过的一句话——战争是政治的延续。

非常jīng辟而富有哲理。

固然曹振镛不知道说这句话梁纲是‘剽窃’了别人的智慧,可这并不耽误他知道后对其进行分析和了解。

打日本是为了尊严为了利益,而尊严和利益代表的就是国家的政治。朝鲜这边动用的也就是这种政治力量,军事是为政治服务的,只需要做出一番样子,就可以让江户幕府感受到那一股沉重的压力,从而在另一方面促进战事的发展,促进红巾军政治利益的收获。

当江户幕府发现,战争手段已经不能再让他们得利的时候,战争自然也就会消失了。

时隔八天王晔升再次来到了江户城,这一次幕府方面的接待仪式要比上一次还要更加隆重。

除了德川家齐抱病没有出迎外,幕府剩余的三名老中全部到位。

不过包子有ròu不在柘上,还要看馅子。这些外表的虚华,王晔升才一点都不看重呢

双方谈判,幕府方是步步后退。已经存了‘无条件投降’之心的幕府完全就在谈判桌上变成了应声虫和点头虫。王晔升提出的条件他们全盘接受,只要求红巾军迅速撤军。

天皇改倭王,他们应了。

九州改筑紫,他们也应了。反正那里多是外样大名的领地,比如萨摩藩和福冈藩。幕府才不在乎

而事实上红巾军的一系列要求中,除了这两点让日本格外的感到屈辱之外,余下的也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重新纳入中华宗藩体系,盛唐时候他们就已经这样了,遣唐使一个接一个派的比谁都欢。现在不过是重回故地。而德川家齐跟光裕天皇的赔礼道歉更是简单,中国的皇帝还要下罪己诏呢,要他们两个向琉球赔礼道歉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虽然琉球力量比他们弱得多,可道一次歉还能憋屈死他们不成?

二人的地位就是要日本人自己说,都没一个敢言高过中原皇帝的。而且天皇本来就已经成了好几百年的傀儡了,德川幕府时期,天皇的地位比之以往就更加低下了一些。因为按照德川家康制定下的规矩——天皇如果触犯了幕府的利益是要被罢免的。

已经是一个傀儡了,不要说是下诏赔礼道歉,只要幕府愿意,就是要光裕亲自去琉球走一趟他也不敢多言半个‘不’字。

而之前让德川家齐眉头直皱的岛津重豪之事,王晔升也相应的做出了让步,算是遵守了之前许下的诺言,不予追究了。

并且幕府本身和萨摩藩的赔偿数额也大大缩水,因为相对于钱财,梁纲更享受践踏日本自尊和尊严的快感。

不过若这样就结束红巾军捞到的好处就太少了,王晔升可不愿意如此了解。他虽然没有梁纲的旨意可是有梁纲的授权,可以在谈判桌上便宜行事,而这一便宜,虾夷岛就成了谈判桌前他索要的一个筹码了。

众所周知,日本幕府将军的头衔都是征夷大将军,这其中的‘夷’字自然不可能是指中国或是朝鲜,明确的说就是指虾夷族。

日本人跟虾夷人的战争上千年前开始,一直持续了好几百年,直到本州岛内的虾夷人踪迹绝灭,剩下的全都迁移到本州岛以北的北海道、千叶和库页岛为止,这才停止了与之的大规模征伐战争。

但是躲到了北方的虾夷人也并没有得到想要的安宁和和平,日本人的触角依旧不停留的向前伸进,在日后的北海道,现在还叫做虾夷岛的地方,和族人经过一系列的征战后顺利的站稳了脚跟。

安土桃山时代,其领主蛎崎庆广南下拜见丰臣秀吉并得到了丰臣秀吉的承认,让他的家族一跃迈入了正经大名的行列。蛎崎庆广遂即改回祖先的姓氏松前,并在虾夷岛成立了松前藩。

后来在江户初期降服于德川家康,成为了德川幕府旗下的一个最弱小的外样大名——福山藩表高一万石。

松前氏是和族人在虾夷地区唯一的代表,虽然前几年俄国人和英国人的探险船都抵达过虾夷,但是现在的江户幕府对虾夷真就是一点都谈不上重视。福山藩幕末时才增长到了三万石格大名,北海道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也就可以从中看出一二了。

割让一块领地,松平信明有些迟疑,虾夷地区在他的印象中虽然是穷山恶水,人极少无,可那上面到底有一个松前藩的,而且红巾军若得到了这块地盘,进行驻军的话那岂不是时刻都可以威胁本州岛?

这一条他没办法当场答应下下,这需要回禀德川家齐后才能做出决定。

区区一个表高一万石的外样大名,德川家齐根本不在乎。现在他最担心的是中朝合兵,是江户城的安危。

而至于红巾军在虾夷的驻兵,德川家齐看来松平信明是草木皆兵了,中国真想要继续对付幕府,难道南面的琉球他们不能屯兵吗?西面的朝鲜不能屯兵吗?

而且那库页岛本来就是中国的,那比虾夷岛大多了。并不了解库页岛一到冬天就冰封的德川家齐看问题很‘一针见血’。

于是,两日的谈判过后,双方正式签订了条约。

此次中日战争,轻松获胜的中国虽然没有bī迫日本开国,可是经历了这一战的失败和耻辱之后,德川幕府的锁国运动已经是彻底破灭了。不要说接下去的各地大名会想方设法的买枪购炮,就是德川幕府本身也需要建立起一支强大的常备火器军。

可惜现在他们唯一还能联系的外国人除了中国、朝鲜外,就是荷兰人。而本身就已经被红巾军打的奄奄一息的荷兰人,还会还敢大批量的买卖枪炮给日本吗?

王晔升从江户幕府手里得到了虾夷岛,接着颜检在同萨摩藩谈判的时候也拿到了奄美五岛,这两块地盘就是红巾军此次出兵东瀛的最好回报

琉球王尚温的作为实在让颜检生气,奄美五岛他原本打算讨回后还给琉球的,可最后想想还是留在自己兜里好。

蔡世昌和他的族人以及久米村的大部分村民都搬出了琉球,其中绝大部分人散居到了奄美五岛,男人几乎全都担任了一官半职,而蔡世昌本人则需要赶赴北京面见梁纲。在他见过梁纲之后,所处的位置几乎就可以确定在虾夷了。

因为督抚虾夷的人选,就属他最合适。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