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三十三章 梦想成真意**成实

四百三十三章梦想成真,意**成实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三十三章梦想成真,意yín成实

大陆。*\\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就在红巾军水师用枪炮敲开日本国mén的时候,陈虎部也已经dàng平了整个东北的抵抗力量。不单是清军,连同生活在东北的旗人和那些忠诚于满清的少数民族,都全部肃清。大大小小几十个战俘营和更多的集中营遍布东北。

而自华北北上入关的难民也已经越过了辽宁,向着更北方的吉林、黑龙江前进。

浩长的松huā江和黑龙江是那么的美丽富饶,一百五十年的封关更是令它们丰裕到了极点。

梁纲迁移六七十万人入吉林,三四十万人到黑龙江,本打算做的就是赔本买卖。因为九月份过后东北就是漫长寒冷的冬季了,进入吉林、黑龙江的近百万难民根本不可能再种植和收获粮食。

大批的粮食从关内运入辽宁,然后再从辽宁运入吉林和更北的黑龙江地区。梁纲指望难民做的仅是少跟当地剩余的少数民族冲突,和自己动手盖好自己的房屋。

而今年冬季和来年粮食收获前的所有吃食耗用,他是打算一手全包了。这几个月,他动用了东南沿海几省一小半的海船从中南半岛不停地往华北输运粮食,那耗费之巨,即使梁纲手中真的很有钱也感到心疼得慌。

不过,为了填补东北空白,为了安定华北,这样的代价也是他乐意付出的。

只是让梁纲万万料想不到的是,松huā江和黑龙江流域物资实在太丰富了。

东北大地地广人稀,土地féi的流油,只有安稳下来,干上一年种上粮食就绝对不回愁饿肚子。这点梁纲清楚,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东北除了féi的流油的黑土地外,还有山上随处可见的野物和林子里到处长满了的山货,大河小河中也都有féi美的鲜鱼,只要肯吃苦、卖力气,要收获太容易了。

一车车的粮食运进东北,一车车的皮máo山货却又从东北运出来,不仅是难民手中的,还连同一些土生土长在东北的少数民族,以及陈虎部一路横扫下来的缴获,王邵谊仔细盘算了一下,这些东西运到关内卖,虽然还不至于把买粮运粮的耗用全部弥补上,却也绝对是一笔天大的收入。而且并不是一杆子买卖,东北的物资还丰富的呢梁纲原本心疼的直滴血的心,也瞬间愈合了。

东北的丢失对于大势将去的满清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这不仅是因为他们丢掉了自己的根,陈虎在攻占盛京之后第一时间就按梁纲指令捣毁了盛京三陵,努尔哈赤和皇太极以及他们的皇后,外加爱新觉罗氏六代先祖以及同葬的福晋全部被挫骨扬灰,满清颜面扫地,尊严尽失。而且丢失东北后他们不仅少了一快可以良好牵制红巾军兵力的基地,自己一方的极其重要的内méng外méng还反过来对红巾军敞开了东大mén。

东北丢失,满清损失大了。

现在红巾军在北线虽然依旧处于守势,可东线却可以放开手脚的大肆进攻。内méng外méng都必须布防起来,尤其是满清在méng古的铁杆盟友科尔沁部。这样的变化也会给大草原上的méng古人心灵上撒下一层灰尘,是继续跟着满清走呢?还是换一条路……

不过在东北最令梁纲感到满意的就是,一向贪婪无耻的北极熊,这一次却乖乖的收拾起了自己的爪牙,牢牢地缩在了家里。

尼布楚等地的俄国人没一个敢把手伸过界的。跟满清合作了这么长时间,俄国人早就清楚了解到了红巾军的战斗力,况且南洋之战也表明了红巾军的对外态度,虽然满清自己不争气,把中国原本高高在上的尊严丢到了犄角旮旯里,可是俄国人却不能不考虑红巾军。

虽说鸟为食亡,但俄国人自《尼布楚条约》签订之后,跟满清一百多年平安无事,也说明了他们一定程度上的自知之明。

在百年后那条贯穿了整个西伯利亚的大铁路没有修完之前,俄国在东北方向对中国的实质威胁真的就不值一提。[本章由W..为您提供]

那威胁力度远远比不上西北

俄国人没有越雷池一步,这就好比老虎不在家,也没猴子兔子这些杂七杂八的小东西敢到它dòngxùe里翻腾,更没谁嫌命长了去雀占鸠巢。

现在整个中国就好比是红巾军的地盘,这就是一头猛虎的领域,而俄国人在东北的力量则顶多是条小兔子,他们还没有活腻歪了,去招惹红巾军的麻烦?梁纲派陈虎出关时候,心底里就已经想到了这一出,如果俄国人真敢呲牙,那就坚决打回去。而且还要狠打一顿,打的他们痛彻骨髓,让他们一望南面就心底发寒

只是能省一仗就省一仗,在国内形势彻底安定下来之前,梁纲没打算跟俄国全部撕破脸皮。西伯利亚还好一些,打下来费不了太大的事,但是对俄作战,西北中亚才是主战场……

俄国人一直在贩卖着武器给满清,红巾军就当阵聋子瞎子把,让他们赚去吧,这些都是未来开战的上好借口

日本的消息传到北京,时间已经到了十月。鹅máo飘雪,寒若九幽,今年北京寒冬来的特别早,外面已经是一片冰天雪地了。

天,冷的出奇,可是再冷的天气也丝毫凉不掉梁纲这颗火热的心。“日本,倭王……哈哈哈,哈哈哈……”看到颜检、王晔升几人联名送上的奏折,梁纲仰天大笑,眼睛里尽是炙热的火huā。

北海道的获得,奄美五岛的到手都领梁纲欣喜不已,小日本重归中华藩国也让梁纲心头一阵舒坦,可是这些都比不上‘天皇改倭王’这种践踏日本自尊的绝对快感。只要想一想梁纲心头就是个爽字

目光透过紫禁城的红墙金瓦,梁纲似乎看到了历史上从甲午开始,五十年间日本人在中国大地上做下的所有罪恶,那是真正的罄竹难书,是真正的丧尽天良。“这还只是一个开始,咱们日后有得时间玩”

冬季,漫天飘雪中时间一点点向着年关迈进,梁纲入主北京已经半年有余了,南京的一班子人在这半年时间中也已经全部搬到了北京。

文官院和讲武堂都是一分为二,南京的继续留存,北京的再重新开办。余下的医学院等也都是如此,唯一一个例外就是科学院。

那里的人数本就不多,力量本就薄弱得很,要是再一分为二,就很难再撑起架子了。梁纲把他们全部搬迁入北京。

而太学则算是官方机构,有着悠久的历史,虽然xìng质上与以上院校科所没什么不同,但地位意义上还是有很大差异的。钱大昕等人也是一锅端来北京。

半年时间,红巾军政权深深地把根扎入了京津要地。某些心怡满清的遗老遗少,没有看到自己希望见到的情形。梁纲不是当年的李自成,而是‘真龙天子’,是根基逐固,立足逐稳。

红巾军也在这半年时间中四面出击,各个战场喜讯捷报不断,硕果累累。

云贵两省在十一月份彻底揽入了红巾军的怀抱,四川夔州、保宁、绥定、顺庆等府也拿到了红巾军手中,本来算作是红巾军友军的四川义军不见多大动作,反倒是敌军清军纷纷投降,眼看着三雄争霸就要变成两虎相争了,给四川义军留下的时间和回旋余地现在已经越来越少了。他们内部中的一部分人已经在同红巾军接触,可是王三槐等一些巨头却依旧如旧。

陕西的半壁江山变换了天地,红巾军派入汉中的只有罗进部,剩余的就是输入一些枪炮弹yào。可是张汉cháo、高德均、王延诏等人为了给自己挣分功劳,打仗用力效死,很快就止住了襄阳义军西安之战后的败势,还连连发起小规模反攻,利用满清布置重兵看守陕南之际,再次于渭河流域站住了脚跟。

只是襄阳义军打到这一步也能量用尽了,梁纲得报后连连嘉奖,也没有下令他们再继续进攻。

转入就地防御的襄阳义军算是就此稳定住了地盘,被山西、陕南一线的巨大压力压得气都喘不均匀的满清现在还没那个力量来将他们反击回汉中。而至于之前一鼓作气,dàng平扫灭的气势更是在北京失守后就dàng然无存了。

——————————————

炭盆置在四角,屋内热气腾人,丝毫感觉不到一丝寒冬的凉意。

雕huā大chuáng上,布幔遮掩下,梁纲抱着王聪儿压倒chuáng上,嘴巴上下亲wěn着她的脸庞和羞红的耳垂,一双手在那有些僵直的身体上上下抚mō,整个人少见的表现出了一副猴急样。

所谓人都有个意yin对象,生长在二十一世纪的青年可能还不止一两个。

王聪儿,对于梁纲来说她就是一个这样的人。虽然从不知道她具体长的什么样,只能从一些资料上知道是个十足的大美人。可是王聪儿跟梁纲以往的意yin对象有很大的不同是,他对王聪儿心底里始终怀着一股深深的敬意。

双十妙龄,在二十一世纪大多数人可能都还没有踏入社会,就提军厮杀疆场,两年间五省,威名赫赫,天下皆闻,这是怎样的飒爽英姿,怎样的魅力风采

梁纲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穿越,所以他心底里只能意yin。

可是来到这个时空之后,他依旧还只能意yin。因为齐林还活着,因为当初他还要抱白莲教的大tuǐ。而更重要的是王聪儿并不是yin娃**,他梁纲也不是燕青那样的多才多艺勾掉nv人魂的美郎君。

所以,他只能意yin。而且梁纲本人也有点‘道德小高尚’,用强之事他向来不屑。jiānyin之罪他就最反感,自己又怎么可能去做?

当第一夜探齐林府邸,捉到王聪儿那一次,多好的机会就放在眼前,他也是规规矩矩,连点小暧昧都没搞。

作为这个历史时空中仅有的一个梁纲原本就知道的nvxìng,生的又这么漂亮,王聪儿先天的对梁纲就有一股吸引力。而且她**的身份,在二十一世纪出来的梁纲眼中也丝毫不是阻碍,甚至心中还更多出了一股涟漪和刺jī。

可惜当时时机不对,虽然心底对老牛吃嫩草的齐林梁纲不知诽议了多少次。可是对王聪儿,他还是尽礼受节,后来双方即便是有了暗中的盟友关系,那也依旧是规规矩矩。

说实话,不是他不想往深处里发展,而是实在没有时间,他自己也是在没那个本事。再说当时陆续出现的罗yù娘和李盈盈也分散了梁纲一些注意力。

但是现在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梁纲不用再去抱白莲教的大tuǐ了,而该是白莲教巴巴的过来抱他的大tuǐ了。

这地位的反转,是很能影响人物的心态变化的,梁纲就是很明显的一例。

年关时节,襄阳义军半数的首领入北京觐见,这其中有李全、张汉cháo、高成杰以及王聪儿。他们四个年后就都是不用再返回汉中前线的,换句话说他们就相当于襄阳义军在梁纲面前表忠心的人质。

梁纲没有食言,大把的封号爵位赏了下去,有侯有伯,也有王聪儿楚国夫人。

窥觊了好几年的美人近在眼前,梁纲心里头难免生出了一丝氧意。虽然顾及颜面和白莲义军的反应,梁纲不敢隔三差五的招来,但是王聪儿还是jīng明的察觉了到。

梁纲这一次再度偷偷地溜进了平安里西大街由原国亲王府改成的楚国夫人府。

王聪儿是个聪明人,虽然对梁纲的心思是又气又恼,可还是好吃好喝的招待了他。

王聪儿的一些变化梁纲心底里自然也发现了,既然双方都心知肚明他也就不要脸皮赖上了。多喝了两壶酒,好歹有了点醉意,就一把抱住了王聪儿。

墨娥等几个亲信婢nv就在外面,自己喊叫一声她们也绝对有胆子进来跟梁纲掐架。可是那后果呢?

又急又气又恼中,王聪儿脑子里想到的却是这些年下来,襄阳义军当中童子军里那不足增添的孤儿。

由传教而拉起的队伍,襄阳义军跟四川义军一样,队伍里都是老老少少占了最少一半。正当年的汉子,十个里面有三四个就是万幸了。

两三年的厮杀下来,襄阳义军死了多少人?多少幼儿成了孤苦伶仃的孤儿?

此次没有红巾军的大力支援,没有那些枪炮弹yào和粮食,襄阳义军还能再度打回渭河?

自己若坚决以拒,若梁纲真起了怒气,后果落在襄阳义军身上……脑子想到这里,王聪儿就再也抗拒不了了。

察觉到怀里的挣扎消失了,梁纲心中大喜。他清楚自己这么不要脸,是有一部分仗势欺人的因素,可是他真的很想得到王聪儿。

现在还得不到心,先得到身体也行啊

梁纲道德底线有点高,可并不意味着在这方面他也会表现得跟琼瑶小说里的男nv主人公一样‘爱情至上’。

现在这个时代的nv人,拿到了身体,只要再夺下些功夫,心差不多也就拉过来了。还是实惠第一。

房mén外,刀枪相对,紧张到一触即发的两队人现都熄了火。

墨娥冷眼斜视着眼前的梁纲亲卫,不屑的目光都能直刺人脸皮。

“姐妹们,走——”

刀剑回鞘,王聪儿的八名近卫shìnv齐齐的一哼,留下了狠狠地一撇眼,气呼呼的扭头走去了前院。

偌大的楚国夫人府却只有三十人不到,全都是王聪儿几年来用贯了的亲信。

领头的亲卫呼了口气,然后督了一眼房mén,再回首看着身边的三个兄弟,四人八目相对脸上都lù出了苦笑。

幸亏这事情不会往外传,不然的话自己四人以后还不待被王后跟淑妃她们给记恨死。

后宫的娘娘自然不敢找大王的麻烦,可是他们这四个小虾米,要被收拾那还不是一声招呼的事情

“嗯——”一声闷哼从身下传来。

梁纲舒服的呼了一口气,像是多年的宿望一朝得偿,感觉浑身上下都有使不完的经历。

红làng翻涌,鸾星cháo动。一两声娇柔的哼声中,夹杂的尽是梁纲出力气的呼吸声。

王聪儿的身体渐渐变得柔软,三年征战沙场并没有让她身体上留下抹不去的伤疤,反而更让梁纲体会到了一种健美。

这别于宫中的滋味,梁纲更加的yù罢不能。

齐林之后禁yù,王聪儿心底里的那股臊动似乎也被梁纲挑动了起来。虽然在竭力忍耐,可梁纲还是能体会得到。因为王聪儿身体里那种本能的排斥感消失了,虽然还远不到配合的地步,梁纲却已经心满意足了,毕竟这才是第一次。

一晌贪欢,梁纲踏着夜sè返回了庄严地紫禁城。

澡房内,王聪儿只有墨娥一人在伺候。

“小姐,你何苦委屈自己。”轻拭着王聪儿身上欢晌后留下的痕迹,墨娥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好意思。齐林未死时她见多了。

墨娥是王聪儿最新任的人,被王聪儿救治于将死之中,她这条命就卖给了王聪儿。所以出身微末的王聪儿才早早有了她这个贴身婢nv,在齐林死后,‘夫人’的称呼也被她自行改做了‘小姐’。

“想想汉中教里的姊妹兄弟,仗打三年了,也该歇歇了……”

一行泪水从她眼眶中溢出,随即融入了盆水中。

Ps:后半段写了又删,删了又写,真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