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三十四章 冬季嘉庆的反击一

四百三十四章 冬季——嘉庆的反击(一)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三十四章?冬季——嘉庆的反击(一)

放下手中奏折,梁纲心里满是无奈。==??én直shè短炮和六mén轻重型臼炮,以及大批相配应的弹yào。

对于宝jī城外的这些战略重地,高德均的脑子里的定位就是磨盘,血ròu磨盘。用他们一点点的把清军血ròu磨去,一点点的把清军士气脾气磨去,等到伤亡惨重又士气低落的清军赶到宝jī城下时,他自己就是胜券在握了。

陕西清军的统帅自然是由明亮担当,甘肃方面则是有他们的绿营提督乌大经老将带领。

明亮此战筹集了近四万人马,陕西境内的清军,除了必要的一部分留守陕南和镇守西安这座现今的‘陪都’之外,余下的是尽数投入了这一战中。

配合着俄国人最新卖给满清的一批枪炮,火力强大的清军自发起进攻以来,胜报频传,连克了郿县、凤翔和汧阳三地,兵锋直指宝jī。

担任前锋的是陕西提督柯藩,在侦查知虢县镇内只有三千人不到的襄阳义军驻守之后,柯藩乐坏了。

如果里面待得是三千不到的红巾军,他兴许还会考虑一下,可对面的是两三千白莲义军而已,自然是丝毫不放在心上。因为他手下可是有着杨芳和七十五两员悍将的。

遂大手一挥,上万士气高昂的清军就滚滚cháo涌一样流向了虢县镇。

虢县镇虽然在渭河边上,可镇子周边并没有活水流过,而且建镇的地址地势也稍微的高了一些,所以并没有护城河。

身在渭河流域谷地,虢县镇周边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居高点,唯一的凸点就是城北mén外六七里处的一个小丘。

土丘比平地高出了大约十多米的样子,上面还盖有一个土地庙。

之所以用“个”而不是“座”来形容这土地庙,那是因为这个土地庙着实是太小了,不要说是人,就连大点的野狗都钻不进去。仅是大半人高的一个牌坊式的小格子。

这样的土地庙在些贫困的府县地区很常见,因为当地的百姓没那个财力物力去盖和维持一个正规的土地庙,所以就只能用缩小版的。

杨芳,乾隆三十五年人,为人刚勇,xìng情坚毅,自幼虽家道贫寒,可是喜好读书,又爱练武,后来虽然迫于生计投身行伍。但是自己本就是块金子,到了那里都发光,很快就在军中出人头地。

乾隆六十年湘黔苗民起义,杨芳时年二十五岁,投身绿营还不足六年,就已经升上了四品守备。

湘黔征战,杨芳立功卓著,官职连连提拔,白莲教红巾军起义时就已经是一协副将,后不到一年就又升任了总兵。一路官途坦dàng,可以说比起一般的武进士来都要顺利的多。

后来他随军入四川、陕西清剿白莲义军,每战皆为先锋。

这两年中与襄阳义军jiāo战的这么多清军将领中,杨芳的声名绝对能名列前茅。虽然可以说手上是沾满了白莲义军和湘黔义军的血,官帽子是正儿八经的血红帽子,但是杨芳不杀良冒功,不虐杀俘虏。相比较一些不堪入目的满员旗人和堕落的绿营将领,他自己的声名在义军中倒还是可以。

这一战毫无例外是杨芳部打先锋。

清军中自从红巾军崛起之后,满人就开始有意无意的压制汉人。这北京城丢失了以后,就更加的明显了。

打最苦的仗,得最少的补给

杨芳没有对柯藩的将令流lù出半点不满,虽然心中真正如何想的外人从来不知,可是他在接令后立刻就点起所部开向了战场。

那个土堆子就成了柯藩的落脚地,土地庙被直接推了,重新起了一个观台。

“这***——”高天德看罢远处土堆上柯藩升起的帅旗,狠狠地咒骂了一声。“狗东西算你走运,要不是怕白折了兄弟xìng命,早就轰的一声蹦飞你了。”

虢县镇外就这么一个高地,清军十有**会在那里设置观台。之前不止是他,连马学礼都想过要不要在那个地方埋上几桶火yào,再寻个远点的地方挖个地dòng,让一个绝对可靠的人留在那里……

用打通的竹管做管道,只要肯下功夫,绝对能把火yào引线拉出去一二百米去。但是这样大的动作难保不会被当地百姓看到,高天德和马学礼也很难保证当地的百姓就都会跟他们义军一条心,这两年襄阳义军跟清军在陕西开战,可把地方民生给祸害个不轻。

而且把一切痕迹都抹掉,也有些不太可能。

再说了清军若在土堆上设立观台,也必定会有一些破土的举动,检查出来了或是动土时引线破坏掉了,等等太多的可能xìng了。外加还要搭上一条命,想想两人就都放弃了这个想法。

现在柯藩果然在土堆设立了观台,看样子还十有**会把大营扎在那里。高天德看着那高高飘起的帅旗和青龙旗,心头当然郁闷。

“轰轰轰——”

随着杨芳部的开到,两方的大炮都怒吼了起来。

高天德和马学礼先一步离开了空旷的城头,转入了不远处条石加土水泥垒成的城mén楼中。

土水泥的配方梁纲已经给了襄阳义军,所有的烧制都是一级保密,有人专mén负责。

无论是宝jī城还是眼下的虢县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葺一新,城池更防御值倍增,靠的就都是土水泥。

青石条加上水泥砌垒,这样的坚固程度根本不是几个炮弹能够打塌的。马学礼和高天德现在是很悠闲地借着瞭望口用千里镜向外观看。

“靠,还真是一群土拨鼠。”

马学礼也不是什么文明有礼貌的人,出口成脏也是有几十年的历史了。看了半响城下杨芳军的举动,就恨声骂道。

清军就像是一群土拨鼠一般,快速的在城下挖掘着地道。红巾军和白莲义军进攻清军城池的时候都会挖掘沟道自抵城墙下,然后打dòng填火yào什么的都成了惯例,这清军反攻起来用起同样的法子来也一样犀利。

即便现在是数九寒冬,地面硬的跟生铁一样,也挡不住清军的挖掘队。

不过襄阳义军经营了宝jī这么多天,也不是单单修筑加固城墙的,在虢县镇的外面也围着了三道七尺多深一丈多宽的大沟。

每道大沟面外一侧都是斜坡,上下人很方便,面内一侧则是直壁,七八尺深,一般人根本爬不上去。

这样的大沟是根据红巾军传给他们的堑壕改整出来的,挖的没有堑壕那么规整,宽度深度不提,防炮击的凹壁和斜坡的匍匐位以及台阶也都省了,反正这就是一个加强版的老式沟壑。

三条大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清军的陆地冲锋,但是另一方面也等于是给了清军节省了大大的工夫。

杨芳部众把沟道挖到三条大沟之后,大批量的清兵就顺着沟道涌进了大沟,距离城墙一步步的bī近。而且清军也在用铲子在大沟的直壁上掏出一个接一个的凹槽,顺着这些凹槽,只要不是猪一样笨重的人,绝对都能顺利爬上地面。

真正的战斗开始于夜晚,白天这么长时候都是杨芳部在做准备工作,余外的就是双方的炮击。

柯藩在观台上一下午虽然看到的只是挖土再挖土,可是他却没有一丝对杨芳的不满。

两边都打jiāo道这么久了,攻城战该怎么打,双方将领心底都有数。如果杨芳不问三七二十一,就下令他手下全军都抬着长梯进行攻城,那柯藩才该真正要了杨芳脑袋呢

夜sè中,清军大营营méndòng开,一辆辆双马马车奔驰而出,直向虢县镇而来。

高天德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但他下意识的感觉这玩意最好还是不让靠近的好。刚要下令城头堡垒中的大炮打掉它们,马上就又看见二三十mén大炮被清兵从营mén中推了出来。

透着清军大营辕mén处熊熊的篝火,那大炮炮身泛起的金属光泽铁青sè,他看的清清楚楚。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啊那就舍马车打大炮。高天德立马改变了念头,下令城头各堡垒的大炮全部严正以待,只要清军大炮一进入火炮的有效shè程范围,就立刻开火拦击。“都注意了,给我打掉它们。”

有限的照明弹升起。

轰轰轰——

接着一枚照明弹的亮光,红巾军的大炮首先奏响了起来。

城头一面的堡垒只有三个,除了北mén城mén楼处设立了两mén重炮外,余下的三个城mén楼堡垒和四个城墙角堡垒都只设置了一mén重炮。

而在虢县镇这一个点上就布置了十五mén重炮城内还有六mén,对于重火力严重缺乏中的襄阳义军来说,那绝对是下了血本了。

在高德均看来,十五mén重炮价值虽然可贵,但是只要能多顶上清军两三天,那就是绝对是值得的。

连着城内布置的六mén重炮,城头的四mén重炮差不多同一时间开火,十枚炮弹飞出去,却没有能命中一下。

四里地,距离实在太远了。这才只是到了有效shè程的边沿,真要是有目标shè击,那至少也要到两三里的距离才有点看头。而且这又是黑夜中,照明弹虢县镇里也没有多少,只能陆续的打出来,根本不能观察的清清楚楚。而且能够直接瞄准的只有城头的四mén重炮,城内的六mén重炮想要shè击都需要看城头传来的消息。

时间一点点过去,几十辆奔驰的马车已经全部停住马蹄,它们尽量隐在黑暗中,尽量避开照明弹……

ps:这两天都有陪着朋友逛庙会。两章变一更,抱歉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