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三十五章 冬季嘉庆的反击二

四百三十五章冬季——嘉庆的反击(二)

四百三十五章冬季——嘉庆的反击(二)

炮弹正中一『门』清军大炮。

远远地高天德看到,嘴角微微的『露』出了一点笑意,但是转瞬间这点笑意就僵硬在了他脸上。因为那『门』被炮弹命中的清军大炮瞬息间就整个分崩离碎散开了架来,而且其后半截炮管更是直接被崩飞出了一两丈高远。在照明弹的亮光下,高天德看的清清楚楚。

“瓜娃子的,耍老子——”

被炮弹一下子就打的粉碎,半截炮管都能蹦起五六米高远的东西,还可能是铜浇铁铸的大炮吗?很显然,自己是被人耍了。

高天德破口大骂,心神也瞬间想到了之前那队马车。“调转炮口,快调转炮口——”

但是可惜的是已经晚了,就在高天德醒悟过来的时候,那队马车已经一分为二停驻在了虢县镇东北、西北两处城墙角的顶尖方向。

这样的角度不是城墙上的重火力可以打击得到的,城墙四角的堡垒第一要考虑的是坚固,所以只能在两面各开一个『射』口,而不可能在夹角上也来一个窟窿。那样的话会破坏堡垒的整体坚固度数的。

马车上装载的都是清军仿制的俄式六磅炮,这些大炮现在都已经被炮手卸载了下来。虽然体积已经不小,可毕竟只是些六磅的轻型火炮,而不是十二磅陆战重炮,所以人力还是能够升任的。

一边各布置了十『门』,且本身又占据了城墙顶尖点这样的有利位置,二十『门』六磅陆战炮稍作准备就立刻喷出了怒火。

一枚枚炮弹打在城墙上或是炮台堡垒上,要么就是越过城墙直接落在了城内,不管是那一种结果,都虢县镇的襄阳义军来说都是一种伤害和压制。

“冲啊——”

“杀啊——”

城下响起了杨芳宁陕镇绿营兵的呼杀声。几百名举着盾牌披着简易铁甲的『精』兵从沟道里涌上。在他们的身后,跟着的则是为数更多的普通绿营,他们都在抬着攻城长梯。

一下午的时间,杨芳部已经越过了三道大沟最内的那一条,在距离城墙不足百米的距离内挖出了宽宽窄窄十多个口径不同的斜坡出口。虽然也为此付出了好几十条『性』命的代价。可是看看现在,这几十条人命的付出完全是值得的。

“火枪,『射』击,给我打——”高天德大吼。

他手中有一个大队的火枪兵,此刻除去分散在余外三面城墙做守卫的外一百五十名外,剩下的一半火枪兵全都集中在了北城。

“砰砰砰——”

五十名火枪兵打出了一个标准的齐『射』。

声势不小,但是效果很差。城下冲锋的清军只是微微一顿就再度蜂拥了起来,这一轮倒下的连一只手掌都数不满。

“砰砰——”清军的火枪兵也在『射』击。

两边只有一百米不到的距离,城头火枪兵虽然连续的打出了齐『射』,也有照明弹帮忙,但是火力实在太微弱。

清军冲锋的『精』兵又都配有重盾跟铁甲,不打中要害,一枪很难要人命。而连连穿透盾牌和铁甲的弹头,其杀伤力也令人质疑。

当清军的长梯打下城头,连同普通的绿营兵一块,这一路上倒下的人也最多是百人。

“轰轰轰——”几声沉闷的炮响。这是直『射』短炮。

城头堡垒面积虽然不大,但也不是一『门』重炮就可以塞满的,剩余的空间除了要储备一定的弹『药』和降温用的冷水外,每个城角堡垒就都要另外放置一『门』直『射』短炮。而四『门』城楼堡垒因为空间较大,直『射』短炮的配置就上翻一倍,这样做为的就是对付那些冲到城下的敌人。

各炮台堡垒全力开火之下,弹『药』和冷却用的凉水消耗都不会小。如果用老式的人工走城楼台阶一步步运输的话显然麻烦不会小,而且在炮火中运送火『药』桶就更加的危险。

然而,这个难题对于红巾军来说却是早早就已经解决了。当初梁纲守当阳的时候就已经在堡垒身后配起了滑轮绞车,有这东西在,一切补给就都不在话下。

而且滑轮绞车都安放在堡垒的背后,安全上也绝对是一流。

“轰轰轰——”又是一连串的爆炸。

与刚才的炮声相比,现在的爆炸声小了一点,但更加的清亮。因为这是手雷在爆炸。

无论是城下的杨芳部,还是城头的襄阳义军,火器化都严重不足。两军所拥有的火力都不足以压制对方,所以刀兵战在未来是必不可少的,而襄阳义军现在用手雷去炸城下的长梯,也是双方刀兵战之前的一种正常演化。

一枚枚手雷爆掉,几『门』直『射』短炮夹杂其中,很快城下涌动的一千多清军就飞快消退了下去。而没退下去的则都已经变成了城墙下满地血『肉』中的一员,些许清军重伤员痛苦的呻『吟』声清晰地传进两军的耳朵中。

一夜中杨芳发动了三次攻城,总体伤亡了一千多人。

黎明时分,一队挑着白旗的绿营兵抬着担架走到了城墙下的血『肉』之地,陆陆续续从战场上抬走了好一批伤兵。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下。照『射』在虢县镇北城墙下,那层叠不一的七八百具尸体和一具具破烂的长梯,就是清军忙活了一夜后唯一剩下的。

城墙两角处,与城内六『门』重炮对轰了一夜的清军六磅炮也都撤了回了营去。只是来时的二十『门』整,走时候变成了十四『门』。

与城内的同行相比,他们虽然不受城头火力的威胁,可更是聋子瞎子。城里的红巾军炮队好歹也有城头代为观察,他们可是真就一点都不知道城内的布置了。

一夜下来平白毁了虢县镇内不少房屋,也着实毙伤了好几十号人,但是大炮的『毛』都没有『摸』到一根,自己反而减损三成。

“军『门』,末将请罪。”杨芳一脸冷然地走进了柯藩的中军大帐。一千多人死伤,宁陕镇损失不小啊

“诚村(杨芳字),快快起来,快快起来。”柯藩连忙说道。这可是他的爱将。

多年征战下来,杨芳给陕西绿营挣了不少颜面,虽然是一个汉人,柯藩却极为看重,也十分倚重。

“虢县镇为教匪苦心经营之地,岂会轻而易举克下。昨夜失利,兵家常事。”

话是这么说,柯藩内心却也是颇为苦酸。不过一夜工夫就搭进去了三成的宁陕镇。心疼啊也头疼

“夜中一战诚村有何感触?教匪近期与红巾逆匪通联,得了颇多的火器,跟之前相比战力大大提升。诚村以为城内地教匪战力如何?”

杨芳习惯『性』的站起身来禀,不过马上被柯藩给阻止了,伸出手来虚空里按了按,“不必多礼,就坐着说”

“谢军『门』。”杨芳心底有些感动,这些年柯藩对自己实在是厚爱。拱了拱手道,“军『门』,昨夜一战宁陕镇虽伤亡惨重,可虢县镇内的虚实却也差不多都试了出来。”

“其城头上火枪只有一二百杆,按照红巾逆匪的一贯编制,镇子内的火枪兵应该只有一个大队。

而重炮也不会超过二十『门』,城头的那些大炮不用说,单是镇子内的重炮绝对不足十『门』。就是麻烦他们弹『药』充足,特别是手雷。宁陕镇的伤损,一半都是出在手雷上。”

杨芳似乎又想到了虢县镇北城下的那片血『肉』尸地,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丝淡淡的苦涩。

柯藩也短叹了口气,目光跟一旁的老将七十五相对,四目中涌现出的却是无比的坚毅。

从小小的虢县镇就可以看出,此次宝『鸡』之战肯定不会好打,有一番苦战是一定的,有相当大的伤亡也是必然的。但是两人心中却没有一丝的舍不得之意,这固然是因为二人都是沙场老将早已经看惯了生死,更是因为二人都清楚宝『鸡』这块要地对于明年的大清朝是多么的重要。

满清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境地了,当然要死拼、硬拼一场了。

“柯军『门』——”七十五起身『挺』立。发辫『花』白,额头皱纹如同刀刻,但是神情坚毅,果勇顽强。

“末将请战——”

“老将军保重——”

——————————

川黔边界,一山谷中。

在嘉庆二年,事实上除了闹腾的正欢的白莲义军以及正迅速发展壮大中的红巾军外,贵州广西『交』界也爆发了一场由『女』子王囊仙领导的苗族布依族反清起义。

原因跟湘黔苗民起义一样,都是被压迫的太狠了。

王囊仙自称为“皇仙娘娘”,年号“仙大”,另一领袖韦朝元自己起了个‘天顺’年号。胆子可以说都是比较大的,梁纲可是直到称王了才起了个‘建武’的年号。猛然发现『露』了这一点,这里补上

可惜王囊仙起义的不是时候,那时的满清已经把神经绷得紧紧的,云贵总督勒保得闻后,都没有上报北京就立即自己调集兵马剿灭了。

前后两个月不到,王囊仙、韦朝元、大王公、李阿六等首领皆死,另一重要首领王抱羊逃匿山间,义军余部四散,这其中就有一部流落到了川黔边的……

ps:王囊仙本名王阿崇(又作阿从),自幼习武,能以巫术为人治病,以宗教形式组织布依族苗族起义,民间称为囊仙(布依语,意为仙姑)。

死的时候年仅二十,也是一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