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三十九章 先削一顿来日方长

四百三十九章 先削一顿,来日方长!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三十九章?先削一顿,来日方长!

清早。\\én,小步趋趋,神态怡然。

这里是全天下最有名的清贵衙mén,满清固然颠覆,翰林院里的这些个编修、shì读什么的却都保全了下来。

对于这些得天下名望的科场骄子,梁纲也是‘贡’着他们。先就跟纪晓岚一样修书,把什么‘壮志饥餐飞食ròu,笑谈yù洒盈腔血’这类的东西全部更改回来。而里面若是有真正的可用之才,日后在提拔到实官位置上不迟。

“呵呵,蔡兄,今个来的早啊”王麟书拱手向蔡之定道。

二人都是乾隆五十八年癸丑科出身,蔡之定是二甲第五名,王麟书是二甲第三名。

在翰林院这地方是非常讲究论资排辈的,尤其是并不顶尖出头的二甲编修翰林。如像王麟书和蔡之定这样的同科之人,通常是jiāo好的。

王麟书和蔡之定一同进了大厅,里面已经聚集了十好几人,不乏白发老朽的老翰林。十几号人泾渭分明的裂开,王麟书和蔡之定一进来,立马就有一队人迎了上来,相互拱手问好。

潘世恩、潘世璜两兄弟冷眼旁观着,一声轻微的叹气从潘世璜口中发出。“自作孽,不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

潘世恩心中也叹了声气,但这并不是针对正心气高昂中的王麟书、蔡之定一伙人,而是针对自己的堂弟。“太心软了,实非官场中人”

正在这时,纪晓岚踏着晨光走进了大厅。王蔡一班人立刻止住了自己的笑脸,拱手都没有对纪晓岚施一下,扭头纷纷坐回了自己的原位。

“纪先生好”

“先生好”

潘家兄弟的这一伙人则是立刻站起了身来,带着绝对的谦恭和敬意的向纪晓岚问候。

回应了一应问候后,纪晓岚也不准备进大厅再坐,领人就去了办公的书间。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那就没什么再说的了。

以纪晓岚官场hún历这么多年的眼光看,他是一点都不愿意跟那帮人牵扯上关系、瓜葛,省的倒霉的时候自己也连着吃亏。

“谄谗媚上,何来文人风骨?空负北地四十年大名,羞惭小人”

背后传来了如此声音,纪晓岚脸皮却不动一下。^^网^e^看?免费?提供?^^跟这样的将死之人,有什么可计较的?他身旁的一众人也似乎都耳聋了一般。

“可惜了满腔才学,却如此轻听人言,怕是再无施展之日了……”

几天前,市井间突然流传出了李家趁着山东受难,强抢民nv,买卖婢nv的等等恶事恶迹。王麟书一班子人不知怎的突然间就‘正义感’萌发,高涨炙烈起来,串联整个翰林院的人,想联名上书梁纲,要求梁纲严惩李家,以正国法。言语中甚至还说到了皇后,用词很是不恭敬。

这样的上书,纪晓岚疯了才会在上署名。当即就严词训斥了一顿,要求王麟书等人立刻罢手。但是王麟书、蔡之定一众人却铁了心一样,根本不顾纪晓岚的阻挠继续串联,而且也没给纪晓岚什么颜面,当场就言辞jī烈的反驳了起来,最终的结果就是不大的翰林院在两天前彻底分裂成了两帮人。

“纪先生,你说他们抓到了李国舅什么把柄?”潘世恩是乾隆五十八年的状元,文采飞扬不说,脑子也是灵光。用后世的话来说,那就是不仅智商高,情商也很高。是块做官的料,在一众人中也极得纪晓岚的赏识和看重。

二人是在一个房内办公,一些悄悄话sī下里说起来也方便得很。

王麟书等人的联名上书是昨个递上去的,如果有反应,那绝对会是今天。因为不仅是纪晓岚,潘世恩等人sī下里也都狠下一番功夫去琢磨梁纲的为人脾xìng。虽然他们手中的资料不多,但是还可以看出,梁纲不是一个yīn毒和城府深的能埋死人的人。

报仇不隔夜,这话很能适合他。

但王麟书也不是傻瓜,他们那帮子人敢如此大张旗鼓的联名上书,还言辞不恭于皇后,手中握的肯定有过硬的把柄。

纪晓岚这一帮人不愿意署名,不是认为李家干下的事不值得一提,更多的原因是不愿意节外生枝自己给自己找事,也不认为这样的上书就能够触动李家在梁纲心中的地位。

毕竟中华皇室现今可就只有陈王一个继承人,梁纲是绝不会下手动李家的。

“槐堂勿要多事,你我只管作壁上观就是。”纪晓岚不愿意在这件事上多谈,对比潘世恩这样有正经官身的人来说,他的身份在这里更尴尬,梁纲要他主导修书不假,却是一个七品小官的衔都没封给他。

纪晓岚有自知之明,知道当初在南京自己是怎么被梁纲给糟蹋的,按理说现在自己一家子能得个善果已经是不错了。所以说,不提自己,就是儿孙他也不想望着做官了。至于重孙一辈人后,有福气造化的就‘儿孙自有儿孙福’了。

潘世恩坐回自己书案,心里暗自盘算着。纪晓岚几次言谈虽都没有给他明着点透,但是也lù出了一点可寻的蛛丝马迹。潘世恩脑子灵光,前后串联起来再加上自己的心中所想,隐约的就是看通了全局。

“项庄舞剑,志在沛公”

攻击李家是明,暗中给梁纲上眼yào水才是真而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潘世恩脑袋不用转心里就想明白了。自然是因为梁纲引入了西学,改革了官制,甚至不久后还会改革科举

那些个酸丁腐儒们急了。

但他们根本无力量来阻挡和抗衡梁纲大政大策的实施,就只能变着法的来恶心梁纲。还要捏柿子捡软的,mō不得梁纲屁股,就先撬李家的墙根。妻族名声扫地了,梁纲这做皇帝的脸面也需不好看。

可是真把话说白了,李家干的事真算是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吗?趁着洪灾大旱时节买奴买仆,这是历朝历代来豪mén大户的贯做手法。李永昌最多是干的缺德点,吃相难堪点,但也绝不是天理崩塌,惨绝人寰。

从内心里讲,潘世恩认为拿这样的事情做文章,完全就是小题大做,而且上不了台面。

————————————

军情局总部。

非常罕见,也非常反常,一场完全不涉及军事情报的会议中,史永存、宋标、柳青言三大巨头皆在。

而在他们下面,坐着的却是一群级别最多只是中等的军情局官员。

“皇上有令,今日行动收网。我军情局密切配合警察部、监察部,把所盯准目标一网打尽一个不漏”

“是。”整齐的应喝声响亮。

“出发——”

从建武二年chūn天开始布局,到现在才终于收网,梁纲为了除掉一些腐朽物,是真正的费尽了心思。

六月份的黄河决口,给中华军带来了极大的麻烦,也给华北百姓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但作为附属品,却也让这个计划有了实质xìng的发展。

接着这股东风,军情局大踏步向前迈进,最终在年后是瓜熟蒂落。

随着军情局的出动,警察部、监察部立即联手实施了抓捕。当大队的警察突进翰林院,将王麟书、蔡之定一帮子人近乎全部的抓走之后,剩余的人全都呆了。

这手段也太jī烈了即使是纪晓岚也没想到王麟书他们会被梁纲一锅端。

同时间被抓的还有津京地区的一些有名‘文人雅士’,以及李永昌手下的十几名招募员工及两个管事。

连环计,套中套。

那些个‘酸丁腐儒’要打击梁纲,打击李家,就必须有真凭实据。瞌睡时候,梁纲就让军情局给他们送去了一个枕头。

当然这个‘枕头’是怎么来的,以军情局的手段显然是轻而易举的就可以造出来。李永昌手下多了两个管事,员工群中塞进去十几个人,两边一合应就要什么‘枕头’有什么

虽然两个管事不能完全代表李永昌,但是他们却明明确确的是李永昌手下的人。黄泥烂在了kù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事发后,李永昌即使说是这两个手下在自作主张,欺上瞒下,也不会有人相信他。只会认为,李永昌是为了摘清自己,抛出来的替死鬼。

酸丁腐儒倒是没想过一棍子打死李家,就像潘世恩想的那样,梁纲现在只有梁豫一个继承人,他不可能为这点事情就把李家给清算了。李盈盈的地位毕竟在那摆着呢。跟朱元璋马皇后一样,梁纲他们这也是患难夫妻,谁敢说梁纲不会像朱元璋对马皇后那般对李盈盈呢

酸丁腐儒要的只是让李家名声扫地。这次开火只不过是‘长久鏖战’中的一次小冲突。日后时间还长着呢

能让酸丁腐儒相信‘枕头’是真的的人只能是他们的同行。所以为了物sè一个送枕头的人,军情军还特意施展了一下手段,从‘酸丁腐儒’内部直接挖出了一个人。

以军情局的手段,对付那帮子‘腐朽’,挖出一个软骨头来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控制更是简单。就这么牵着鼻子,引着酸丁腐儒一步步迈上了断头台

酸丁腐儒不期望一棍打死李家,梁纲也不期望一棍就能打死酸丁腐儒。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还击,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