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四十章 阴谋起现

四百四十章 阴谋起现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四十章?yīn谋起现

简州,总督行辕。\\í不振,将领军官是神情恍惚。可是行辕大帐中,四川总督勒保的双目如电的扫视下,他们这些参将以上军官,个个都表现得jīng神气十足。

“本督受皇上厚恩,界以重任,数年兴师不能灭贼,实惭愧不已。然今正国之危难,勒保有意请罪也只得押后,诸君都世受国恩,为先皇和今上赏识提拔,均应同心戮力,杀敌建功,以报陛下。”

下面将官的连连微微起了变化,这么多年了,他们在勒保帐下听令,知道勒保每一次要兴兵都首先宣讲一番报效皇恩的大道理。

往日打白莲教匪,在座的众人都不害怕。可自从今年中华军入川,东北地区眨眼间就被詹世爵给席卷了去。若非是中华军与四川白莲义军没合得来,他们这些在四川的清军早就跑去青海了,那里还能在成都府落脚。

夔州、保宁、顺庆、龙安几次jiāo手,在川清军都是大败而输。眼下勒保要是还准备与中华军战,他们可就又苦了。

“教匪孽障,可恨之极,近期竟敢屡犯我成都,赎不可怒。本督yù兴师而伐,众将谁敢为先锋?”

听到勒保是要去打白莲义军,满座的清军军将都暗舒了一口气。

张芝元额头渗出了一层冷汗,勒保的目光竟然在一直盯着他。帐中刚刚轻松地下的气氛也慢慢再度恢复了生硬。

“卑职愿做先锋——”

一道道目光盯在身上,张芝元感觉浑身都像是长刺了一样。实在承受不住,站起身请命。

他是建昌镇总兵,为四川本省的绿营四镇之一,也是迄今为止勒保帐下唯一一个还保持着六千人以上的军镇。**?网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

张芝元又是一个汉人,勒保此次拿他当先锋,用意似乎很有一箭双雕的意思。

返回营寨后张芝元长叹了声气,他的队伍驻扎在简州西南,时刻都在护卫着成都,压力是很大的。因为他部的对面,就是东乡白号和巴州白号这两支四川教匪的主力军。

张芝元自负对军事是尽了心的,可是都到眼下这个份了,勒保还是不忘防范自己一手。虽然说起来勒保留驻简州,也算是身临前线了。简州,成都府下属一地但张芝元却没有被勒保的这一举动给鼓舞起半点士气。

心中虽然闷气,但张芝元还是立刻整顿兵马,并向东向白号和巴州白号派出人手刺探。籍镇这个小市集上下周边当即就升起了一股杀气。

————————————————

眉州,成都以南。

从东乡起义以后,有两年多时间了,王三槐的处境很顺利。或是说整个四川白莲义军的处境都比较顺利。与当初红巾军和襄阳义军鏖战湖北时所感受到的压力相比,要轻的太多太多。

因为历史改变,襄阳义军没有入川而是直破了汉中作为自己的根据地,所以历史上留下一笔的川鄂东乡会师自然也就不复存在。

襄阳义军没有了黄号、白号、蓝号的说法,几乎是凝成了一团。但是四川义军却依旧按照历史发展的轨迹给自己按起了东乡白号、巴州白号、达州青号、太平黄号、通江蓝号、云阳月蓝号、奉节线号等名称。作为四川义军的主要发起地,夔州府却因为清军守卫森严、兵力充沛而未能克下。大队义军相继从夔州府开出,各自为战,却又算是四面开huā,两年多奋战打下了一半还多的四川。

从开始是的处于下风,到双方间的拉锯战,然后是僵持战。四川义军的经历猛一看真的根抗战的中**队差不多。

王三槐从夔州府出来之后,不能说一点亏都没吃,现在已经投靠了中华军的广元县知县刘清、巴县知县赵华,渠县知县吴桂都让他吃过不小的苦头。尤其是前者刘清,对战王三槐是屡屡都有斩获。

不过梁纲的牵制下,清军根本无力投更多的军力进入四川,反而还要chōu调不少jīng兵强将东去。

刘清、赵华、吴桂,这等依靠自己清廉的官名召集起乡勇屡屡斩获得胜的小官也因为大环境的压制而迟迟得不到提拔。

等到梁纲此地在江南站稳脚跟的时候,四川义军也越发的声势高涨起来,王三槐带军由北向川南tǐng进,连破十余县,然后转西最后转北,绕了一个好大的圈子在嘉定府与罗其清巴州白号、冉文俦通江蓝号汇合,三股军力齐攻眉州,战了大半个月最终下了下来。然后就是两军对垒僵持,最后詹世爵入川,眨眼工夫拿下了夔州,席卷了整个东北,清军接战连战连败,四川义军变成了看客,固然不至于与清军联手对战中华军,可是他们间也就‘和平’下来了。

王三槐是一个爱骄傲自大的人,小农思想极重,梁纲收降四川义军反应最jī烈的就是他。而且其所部军纪差劲,平日吃粮耗用,一律都是‘缴获’而来。

现今这般情况下,王三槐虽然还没最后打定主意怎么应对梁纲的招揽,但他对满清却是一点都不在乎了。一听到张芝元竟然敢起兵来打眉州,当即就气怒的跳了起来。

“这是看不起咱呐”招来一众手下头领军议,王三槐拍着桌子大骂。清军都到这个境地了,老老实实的守在成都都还没几天好日子过呢,竟然还敢兴兵来打眉州?王三槐恼火得很“瞧不起人是不是?真以为东乡白号就是好捏的?”

彭山县。张芝元部都还没有抵达眉州城下,在彭山县城就被东乡白号义军给拦住了。

凭军力,两边差不多,清军火器占优,但义军有城池,士气也高上一截。两边打起来,张芝元一时半会儿还真拿城里的义军没办法。毕竟他没有百mén大炮能把整个彭山县城轰塌,只是只有老式大炮八mén,新式的四mén。

简州,总督行辕。

对于张芝元求援的信报,勒保根本就看也不看,他眼下关注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王登荣龙登连——

“大人放心,下官就是粉身碎骨,也定把此事搞成”勒保面前,王登荣的上司在拍着xiōng口下保证。

数百里外的叙州府。

随着龙登连摇身一变成为中华军,叙永也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中华朝的地盘,这些川黔边境的穷山恶水,白莲义军才不稀罕呢。龙登连扯着虎皮做大旗,依靠中华军的招牌和第一批送来的补给,很快就在当地召集起了七八百号人参军,然后一千出头的队伍就向着叙永北部的叙州府渗透去。

叙州就是后世的宜宾市,金沙江、岷江在此汇合,长江也是至此地才开始称为“长江”的。西南半壁古戎州,四川义军即便是再白痴,这个的地盘他们也不会全部放弃的。

如此两边一接触,在四川的正南方向,中华军与川中义军就算是正式触头了。

守卫叙州的义军是冷天禄部。冷天禄,王三槐的搭档,东乡白号的二号人物。

对于中华军他倒是没有王三槐那般的敌视,但是既然老大吩咐下的有命令,他也只好尊崇。对近在眼前的龙登连部不理不睬。

龙登连内心深处对于冷天禄的不理不睬是一点都不关心的,他可是背负有秘密任务的。为了推进的任务,表面上龙登连则是怒气冲冲的,更写了一封信报快马送到了贵州张世龙的手中。

内容,笼统的讲只有两个字——告状。

在彭山jī战正烈的时候,王登荣再一次出现在了龙登连身边。然后,五天后……

贵阳。

张世龙震惊的看着手中的信报,龙登连竟然跟冷天禄开打了,还双方死伤了上千人,现在正退败回叙永。“搞什么搞?谁给他下的命令?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的?”

西南中华军与四川义军开战,这影响完全是极度恶劣又重大的。

可是认真地说起来,龙登连似乎也并不理亏。前来送信报的小兵就一脸不服气和怒火的望着张世龙。

自己部队吃亏了,竟然不想着立刻找回场子,增援叙永,反而是骂起龙营座起来了。战死的那几百弟兄,真是白瞎眼了,投了红巾军

三天前,一队难民到了庆符横江镇。这里是白莲义军和龙登连独立营控制地区的jiāo界线。自从眉州开战之后,越来越多的难民涌入嘉定和叙州府,其中一部分好yào接着继续往南迁。

难民想进入独立营控制的叙州府南部,不仅因为战事起了,更因为四川义军不事生产,积年累月都是靠打粮过活,他们在北边过活的实在是辛苦。

每碰到南迁的难民时,龙登连独立营的战士都是喜笑颜开的乐意收纳,被难民们这么的一说,他们心里也纷纷升起了一股自豪感……

难民肯往南来,显然是南边被北边好了,中华军比四川义军好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