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四十四章 微末之处见破绽

四百四十四章 微末之处见破绽

“呃……”口中微微发出呻yín,王聪儿感觉自己脑袋一涨一涨的,像是百十只鸭子在耳边呱噪一样。[本章由W..为您提供]千里行军鏖战汉中的时候她都没有像今天这般头晕脑胀过,可是现在跟着四川义军大小首领、头领以及伤亡者家属整日的磨嘴皮子,王聪儿脑袋真有点大了

补偿一切损失,超高额抚恤金。这是梁纲的允诺,只要是能用钱财物资摆平那就应允尽允。

可惜四川这边不答应。人家揪着龙登连这一点不放,死活要承办了龙登连,而且还要前脸上龙登连独立营的头头脑脑。

可这事情詹世爵、张世龙以及王聪儿又怎么能答应?押了龙登连,圈了独立营余部,这就已经给中华军的威望造成不小的影响了,若再接着惩办了龙登连和他手下的大队长、中队长,那中华军的脸皮和威望可就全被四川义军踩在污水坑里了。

“小姐,喝茶。”墨娥端来了一杯茶。她这些天一直在贴身护卫着王聪儿,只是王聪儿谈话磨嘴皮子的时候她带去得只是一双耳朵,不用动什么脑子,故而也就没王聪儿头疼了。

说起来四川义军这边坚持不放也确实有他们的道理。龙登连夜袭刘朝选部,如果只是杀伤了四川义军青壮倒也罢了,两军jiāo战互有死伤只能说是应该,可龙登连千不该万不该照着刘朝选部的老弱家属下毒手。夜袭中刘朝选部的老营足足损失了四百多人,这样的惨剧自然是彻底jī怒了四川义军,之后的一系列战斗,龙登连营减员一半还多,被俘的不在少数可却是一个都没活下来,全被四川义军清算砍了。

“王大队,派人再去南边催催。”墨娥退出房间,向住所卫队长,骑兵营第三大队大队长王学修道。

没有多言一个字,王学修点头应下。虽然他是卫队长是骑兵营第三大队的大队长,可是墨娥的分量绝对在他之上。而且更重要的是,南面传来的消息如何确确实实是关乎着王聪儿此行的成败。

因为从北京跟王聪儿一起南下的随从里可不止只有骑兵营的一个大队,更有刑部衙mén里收编的几个破案老手。

南面传来的消息固然让梁纲火大不已,可是其中的一个点也令他留意上了心。龙登连把自己儿子的尸体给火化了。

虽然给出的理由是充足的很,但梁纲心头却总升起一种死无对证的感觉来。*\\阅读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新快\\*

这话是怎么说的,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tuǐ。梁纲脑子里只不过这么一想,放到下面的结果就是令王聪儿的队伍里增添了五个人。

当然王聪儿此行南下目的依旧是安抚四川义军。这个是主体不会动摇。至于龙登连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可能xìng太小,只是作为一个希望不到的突破口。连梁纲自己都对此抱可有可无之态度。

王聪儿自然也是如此。但是随着近些天来她与四川义军的接触,王聪儿心中就渐渐把期望寄托到了南边,因为王三槐那帮子人太拗劲了。

这件事如果真的能查出个一二来,倒是好办,可要是查不出什么来,以王聪儿对梁纲的了解,四川肯定有的一场大仗打

梁纲本来就对推推嚷嚷的四川义军有看法,如果王三槐他们不知好歹,死揪着不放,梁纲还真有可能强硬下令。

这样的恶劣结果对襄阳义军也是会有一定影响的,虽然并不很大,可王聪儿依旧希望能够和平解决。如此她对南面抱的期望就更大了。

————————————————

贵州,仁怀。

龙登连没有被押回贵阳,而是就近关到了这里。因为情况特殊,虽然是坐在大牢内,可龙登连过得却tǐng舒服。

牢房中不但有暖和舒适的chuáng铺,还放有一张方桌和坐凳,更有加了碳的火盆,绝对是特殊化待遇。不提仁怀这偏远小城,就是北京城的刑部大牢也比不得这个。

大牢的尽头,一个四十岁左右穿着如牢役一样的中年人正透着牢房栅栏与栅栏间的缝隙细细的观察着龙登连的一举一动。

双目中冰冷冰冷的,没有一点情绪的bō动,如同鹰隼的利眼。

监牢的厨房里,一个三十出头的人怀抱着手站在掌厨身边,“切细点,再碎点。”

龙登连也是穷苦人出身,而穷苦人一旦发家就往往管不住自己的嘴和腰带。大牢里,不可能用nv人去试探,于是吃喝方面就自然成了一大着手点。

要知道龙登连是死了独子的,他自己也被抓了起来,老婆也早早死了,前途无有一点光明,这样的人说实话不早早的自我了断就是怪事。

牢里的中年人和厨房中的三十壮汉都是一伙人,他们这队人总共是五个,还有两个人跑在外面调查东西,最后一个已经扮作囚徒进了牢房跟龙登连做狱友。双方牢狱隔离了五个房间,条件却是天差地别,好几天时间了龙登连丁点没有发觉。

他毕竟是一个小人物,虽然做下了一场大事,但自身却没有什么实质xìng的改变。无luàn是心理素质还是自身经历,要他在诸多狱友中发现一个条子,他还没这种本事

随着五人的到来,一些细言碎语也不断的传进龙登连耳朵,多是些不好的信息,让龙登连的心里压力持续增大。而这只是审讯的一种小手段。

眼下时节,刑部属下的这些刑讯高手,既是再顶尖水平也还没有发展到心理战这种高度。事实上只要不让他们对犯人用刑,这些人基本可以说就是自废武功了。

龙登连显然不能上刑,如此这件细腻活五个人就只能尽显神通了。

案板上,一块猪ròu已经被切好了片。龙登连的伙食不一般,吃饱喝足不提,差不多两三天就能见一次油腥,而且油水十足。今天就是五人组来到仁怀后,第二次龙登连伙食见ròu。

在这个三十左右的壮汉的指示下,掌厨的扒拉出一部分ròu片,挥刀连剁,大变小,小变碎,碎的变沫。

人啊,若是不顺,就是一辈子吃糠咽菜那也没什么。怕的就是发迹了一下转瞬就又落入尘埃,那种心灵才是最痛苦的。

如今龙登连就是如此。对他来说,随王囊仙起义这就算是发迹了,固然义军中他一直以来不是什么风云人物,可至少在吃喝上面是上升了好几个等级。大鱼大ròu大坛的美酒,这是他之前想都没有想过的。

然而现在,监狱里的牢饭能有什么好的?虽然对比普通人家来说,已经是绝对的好伙食了。但龙登连不一样,他发迹过不是么?

尝到了权利的甜头,就不会再舍得放手。过过快活日子,就再也吃不得苦。龙登连的心态就是如此,每天的牢饭在他眼里就是清汤寡水,萝卜白菜,无味的紧

所以,表面上虽然不显,龙登连内心里却是十分盼望着那顿隔三差五能来一会的美餐。

五人组最初加深对龙登连怀疑的原因就是看到了那天龙登连打牙祭后留下的残羹剩饭。一根ròu丝都没剩下

虽然这不能明确说明什么,但在五人组眼里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信号。如是,今天才有了厨房内的这一幕。

“呵呵,真是干净的很呐”吴镇看着托盘上的剩菜剩饭,脸上lù出的是一抹极度惊喜的笑容。

龙登连这家伙狐狸尾巴lù出来了

粗瓷碗里豆芽还剩下很多,可是一点ròu末都找不到。这种情况放在人身上是非常的有可能,可是放在龙登连身上就显得不正常了。

他可是死了独子断了后的这样一个本该心如死灰的人,会jīng挑细捡的把小小的碎ròu块都一点不剩的吃掉吗?

这显然不正常

“吴大哥,上家伙吧。我保证他一个字不剩的全吐出来。”韩chūn脸上连连冷笑,两眼中凶气腾腾。

他并不是真心的痛恨龙登连,事实上正相反,韩chūn内心里还深深地感jī他,感jī龙登连给了他们五人一个施展才华的机会。

消息报道王聪儿那里。吴镇年纪大了,心思也周全了,这种大事那里是他们五个小人物能sī下拿主意的。这需要王聪儿的首肯才行

王聪儿毫不犹疑的下令上刑。她知道其中的厉害,但这个风险她认为值得冒

王学修的人跑去仁怀半道上就拐了回来,他跟动手后‘喜获丰收’回来报信的吴镇正好碰了个头

“这么说龙登连倒是被坑了一把,不得不坐蜡了?”系统的听完吴镇的回报,王聪儿展颜一笑。

“回国夫人的话,就是如此。”吴镇被王聪儿的一笑触的心头砰砰直跳,忙低下头不敢再看。“龙登连被王登荣威胁说动,一直以为自己不会有危险。在被押进了大牢之后才感觉不对,心头一直是惴惴不安。但慑于儿子龙跃之在王登荣一伙人掌控中,就只能在牢中硬抗了下来。但是心头不宁坐卧行举间皆有破绽……”

“此事你等立有大功,我是不会忘得。下去歇息吧”退下吴镇,王聪儿一脸的娇颜欢笑,此事总算是完美了解了中华军跟四川义军不但关系会恢复如初,甚至还会往前更进一步,真正是大吉大利

“立刻派人通报皇上。墨娥,随我去见王三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