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四十五章 新年新气象

四百四十五章 新年新气象

时间一转眼到了三月。** 网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 **

开chūn破冻,起自太行,结于西川,蔓延千里的战线上,数十万中华军联合着收编事宜进展顺利无数的四川义军,向着满清王朝最后的根基发起一bō又一bō的猛攻。

成都告复,固关、娘子关告捷,陕甘边界胜报频传。梁纲在新一年的开头,就用强大的实力宣告自己一统天下的信心

岭南,广州。

熙熙攘攘,行人如云。落入中华军统治下才一年时间,这里的百姓对中华军却已经拥有了绝对的信任。西部那一场场jī烈的战事,似乎完全是没有影响到他们不到一样,依旧是照常如常的生活。

不只是广州,整个岭南,整个东南、江南乃至整个帝国的东部,亿亿万万的百姓对中华军对中华朝都是绝对的拥护

整一个下半年的赈灾心动,梁纲的中华朝用实际行动赢得了天下人的人心和天下人的民望。

中华朝立根短促的缺陷似乎在这一场灾难xìng的洪水赈灾中得到了完美的弥补,得到了绝对的加强。

享誉天下,人尽服之;政令畅通,莫敢不从。梁纲就像是有了这种感觉一样。而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北京新年下发的一道道政令,在民间以一种远较去年快速的速度迅速施行着。

或许有一些人明里暗里不同意,甚至是阻挠,可是民间的广大老百姓却是相信中华朝相信政fǔ。

华北赈灾,前前后后耗资巨大,可是有如此奇效,梁纲真是意想不到值了,真正是值了

得了天下民心,不说东北的物资还可以弥补一些损失,即便是全无钱财收获,梁纲也绝对知足了。

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用自己最富有的东西去换自己最匮乏最需要的东西,当然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黄帝4498年的chūn季,梁纲有他的全盘打算。进攻四川、关中自然是一定的,可是中华朝的jīng力也不可能全部因为此事而牵制住。

在国内,梁纲继续着自己的政体官制改革,每省都兴建文官院以及政法院,全力培养改造着中华朝自己的官吏。

工业化在发展,一些主要矿产区纷纷用上了蒸汽机动力。[本章由W..为您提供]虽说眼下的蒸汽机还不能解决太大的任务,但是矿井chōu水和蒸汽机动力传送带,对于矿区的发展还是有一定程度的促进作用的。

全国范围内,蒸汽机数量增加最大的还是轻纺织业。比起结实耐磨的土布,机织布固然有这点那点的不足,可是挡不住它产量大,挡不住它廉价。从印度运抵中国的机织布价格就已经够低贱的了,但中国自己产出的机织布更便宜。

而且得梁纲授意,李永昌顶风作案,出银元十万块为奖励金,悬赏天下各行各业,但求一能有改进机织布质量者。

梁纲本打算是今年颁布《专利法案》的,可是这东西在中国实在太超前,没有现实的例子在眼前,没有血淋淋的教训被他们看见,即便朝廷说的再天huāluàn坠,那些个敝帚自珍的家伙也不会拿出自己的绝活申报的

李永昌这个十万块奖励金就是一个噱头,一是为了刺jī中国的工匠阶层,无形中提高他们的地位;二是为了万一真出了个人才改进了机织布之后,也好由此来牵引出一把国舅爷的‘血泪史’。梁纲就可以由此为前车之鉴,在天下顺利推出《专利法案》。

一个国家要发展,就离不开科学家,离不开新时代的发明。这是历史铸就的事实。而想要一个个重要的发明如雨后chūn笋般在自己的国度涌出,那么统治者就要确实保障科学家发明者的切身利益。

《专利法案》自然也就是必不可少的。

不过很显然,李永昌再度为梁纲背了黑锅。虽然年后不久梁纲设套才处理掉了一批人,但是很显然,中国这样的大环境下,如初一类的人短时间内是除不光杀不净的。

士农工商,儒家学派的古老定义。工匠只比商人高出一个等阶,他们不同于商人名贱实贵,而是真正的名贱实也贱。

中华历史几千年,无数能工巧匠孕育而生,给中华文明增添了那么多灿烂的辉煌,可是有谁的大名能真正的留刻在历史上呢?

除了鲁班这个祖师爷,不管是赵州桥的李chūn,还是《营造法式》的李诫,都是籍籍无名。即便是大名鼎鼎的沈括、宇文恺,都江堰的李冰,那也都是凭‘文才官位’或是‘造福于民’而留名史书的。

谁知道开凿龙mén石窟的工匠是谁?谁知道莫高窟的匠心独运为谁留下的?山西大同的云冈石窟万千工匠谁又有谁人知?

像米开朗基罗那样的货sè,在中国这样的大环境下,是注定要埋没在无数颗平凡沙粒下的。可能他连一个紫砂壶名家垂名后世的几率大都没有

这就是中国现实的写照

梁纲要改变它,政治军事手段是一方面,民间的引导也不可或缺。伴随着李永昌十万块银元的巨额悬赏发布,各省各地的工学院、学堂乃至低级学校如天上的繁星般冒出。

民间小老百姓为此事轰动疯狂,大商户大商家也个个目瞪口呆。但是他们转眼间就已经想通了一个事实——十万块真的不多

李永昌手下的纺织厂是整个中国最大的近代化纺织厂,每天出产的布匹数量都大的令人吃惊。对比老旧的织布机产出,太没的比较了。

如果真的有人能够改进纺织机,弥补掉机织布与手织布质地上的差距,区区十万块银元,随随便便就可以挣回来。

商人不会去学那些腐儒酸丁念道‘不成体统,有辱皇室’,他们只会从最根本的利益角度出发。而稍微的一番盘算,其结果就是李永昌大大的划算。

这个结果令一些人不敢置信,但却是千真万确。技术的力量就是如此巨大而纺织业不但有棉织还有máo织……

这股从北京吹来的风横穿华北华南,穿越秦岭直接吹进了广东。自然跟别的地方一样,广东全省范围内也是一番巨大的轰动。

但是在这轰动产生的同时,一艘艘下南洋的运船却依旧不缓一刻的驶离了港岸。

它们带着一船船的国人将远播重洋去到吕宋岛。那个在无数国人印象中,被朝廷大军打的狼狈投降的洋夷的地盘去。

中华军与西属马尼拉签订的协议是绝对有保证的。去年时候腾不出手来开发吕宋岛的铜矿,今年华北洪灾平息,梁纲的心思就已经有闲暇去瞭望南洋了。

三强争霸,正在慢慢地向三国演义转变。西班牙人和荷兰人就是那蜀汉与孙吴,正在慢慢联合起来抵抗地方守备军编建完整之后显得愈加强势的中华军。

人脑海里的第一印象是很被难彻底抹掉的。虽然在第一次南洋战争中,西班牙人和荷兰人输的就差脱kù衩了,红巾军对一些倒霉蛋的血腥手段也让西班牙人和荷兰人胆战心惊。

但是小一年的时间过后,他们的伤疤痊愈后似乎就开始忘记之前的疼痛了。西班牙人和荷兰人固然不敢对北边大陆来的华人低头俯视,但是心底里对南洋土生土长的华人依旧是看不起。

他们一生出来或是第一步踏进南洋起,体会到的就是欧洲人对华人的绝对统治和完全掌控,这样的刻印太深刻了,以至于现在许多南洋的西班牙人和荷兰人依旧深深地看不起华人。

就好比后世在欧美,许多欧美人依旧拿华人叫‘黄皮猴子’一样。这是一种心理的俯视,一种心理上的优越。

但是拉斐尔德.阿吉拉尔.庞塞德莱昂却要时时刻刻都面临着残酷的现实。去年下半年,中华军虽然没有大规模进入吕宋岛开采铜矿,但是却派出了无数个探矿的小分队四下里查看。

那些在菲律宾的西班牙普通平民,惊吓过后还能自我安慰继续沉浸在‘心里’的高傲之中,可是庞塞德莱昂是菲律宾的总督,每时每刻他都能感受到中华军的存在。

西班牙人和荷兰人联合对抗中华军,但这只是暗地里隐约的联盟,明面上中华军依照条约进入吕宋岛开采铜矿,庞塞德莱昂只能闭眼不睁的一律放行

从一月开始,第一批顺着冬季风南下的船只就已经离开了广州。两个多月来,陆陆续续前移了五万多人去南洋。他们中绝大部分的人进入了苏禄和婆罗洲生活,只有四千多青壮是事先前与地方官府签订了协议来吕宋岛做工的。

“阿忠,到了那里可要找着你三叔。相互照顾着,一定要平安回来啊”曹陈氏拉着小儿子的手,眼泪不住的往下流。非是家里实在困难,她怎么会让儿子下南洋?

矿山里本就没个安全的很,这又是在南洋,万一出了个事,家里面就是想招呼也招呼不来

“娘,你就放心吧。现在这官府跟前清的不一样了,签的有字据,当官的不敢胡来。你就放心吧”

“大哥,照顾好娘。等我从南洋回来,可要看着大侄子”曹忠向着自己大哥叫道,两眼中一样饱含着泪水。

“0715,0715,到了没?到了没?赶快归队,点人数了”

身后传来了领队熟悉的叫喊声。曹忠脸sè一紧,“娘,大哥,你们快回吧。我们队查人数呢,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