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四十八章 扩军五十万大半放灾区

四百四十八章 扩军五十万,大半放灾区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四十八章 扩军五十万,大半放灾区

雨是沥沥的下着,止都止不住。\\ 提供本章节最新\\都一个月时间了,华北的旱情早变洪灾了。

梁纲踱步走到窗边,细雨下的蓬莱瑶台好似一位国画大师挥毫泼墨的水墨画。整个福海,如烟似雾。

红荷绿叶,细雨悠悠,如果没有华北的牵心挂肚,又是一份何等的醉人遐思。

一阵大风吹来,乌云从南面的天边急涌而过,天sè几近于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黯淡下来。

“轰隆隆——”连连的惊雷声,压城的黑云像群奔腾咆哮地野马,一层层漫过头顶,越聚越厚,越压越低。让人感觉站在高处举手一伸就可以扯下来一块似的。

时间流转,瞬间到了黑夜一样,天地一片漆黑。

狂风大作,黄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打落下来,啪啪的响个不停。闪电划破苍穹,震耳的雷声叙叙传来,雨点连成了雨幕,哗哗的就如是天河倒灌般地铺天盖地的泼下。

大风卷起暴雨像无数条鞭子在挥舞,狠命的chōu打着玻璃窗。被风夹着地雨星也是像在寻找着什么似地,东一头,西一头地luàn撞着。

雨越下越大。倾盆大雨,瓢泼一般。

狂风暴雨来的有些急促,但是这一个月来如此天气却是常有发生。圆明园里的太监、宫nv是这个世界上最高层次地服务员,完全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个措手不及,只短短地半刻钟,瑶台就再次灯火通明。数十盏走马灯、宫灯照地整个蓬莱瑶台都亮如白昼。

“咔嚓——”梁纲手心里转磨的两颗白yù铁球被整体攥成了碎块。他眼睛中满是痛苦的神情,去年黄河才决口,新河道都没有完全定型,今年就又连遭暴雨。

自己是做了什么孽,要老天爷这般‘报应’?

千里流民,万生饿殍“喀嚓……喀嚓……”细碎的白yù块从梁纲手掌落下,其上浸染的还有丝丝殷红的血。

“皇上——息怒,息怒啊”

“快传御医,快传御医——”

河南开封府,蓝封县。\\??WW.. 书mí群2∴⑴㈨⑸\\

这个名字在中国一点都不‘籍籍无名’,去年一场铜瓦厢决口祸害了整整半个华北,数以千万计的百姓受灾受难。

而今年,这里注定就要再度成为举国上下的焦点。

自从中华军攻下兰封之后,成立的河南省政fǔ对于黄河千里长堤就不敢有丝毫的携带。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中,大笔的款项被砸到了黄河堤坝上来。但是黄河改道,每一次都需要几年甚至是十几二十年才可以固定下来。

河南、山东两省的水利署虽然极度的重视,但是面对大自然的力量人类是束手无策的。他们可以做的也只是尽全力的巩固有可能成为黄河主道的每一道河流。

入夏之后,华北大旱,两个来月都不见一滴雨下来。可是眼看着就要入秋了,大雨却倾盆一样的连连不止。

黄河两岸的亿万苍生对这事情极其敏感,老天爷发了疯一样连着一个月雨水不绝,这不是在缓解旱情,这是在要人命。

几乎不用地方官府做动员,沿岸各村乡镇就都纷纷组织起了青壮上河堤守护,还时不时的有军队身影出现。

黄河还没什么动静,淮河却已经苗头涌现。黄河南下断流之后,淮河的水情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得到缓解,反而因为水调系统的彻底破坏,而造成了淮河水系的新一**调整。一些支流有的大幅度缩水,有的却急速扩张,现在又连连大雨下着,最近半个月来淮南地方上各道大小河流已经有六七处决了口子。大运河以及淮河支流,都变了旧日的模样,浑浊的河水怒吼着,咆哮着,呼啸而往,奔涌而去,卷着泥沙,一bō*的冲击河岸,不时的令人心惊胆寒的大漩涡就会出现在水面。

蓝封县的知县姓许,双名作屏,福州人,乾隆五十八年进士。原山东曲阜县知县,勤于听断,声名很好。中华军扫dàng山东,他也跟着一帮同僚一块纳了降,因为名声确实不错,也有能力,于是就特意派到了兰封这样的重点县来任职。在这里当了一年县令,许作屏施政清廉,能力出众,得到了兰封上下二十万百姓们的认可和尊敬。

然而在蓝封这样的重点灾情县当县令,你不止是要有真本事,还要触类旁通,懂治水,晓农桑,不然的话官也一样做不长。

因为蓝封县全县工作的重点之重就是河防,且在巩固河防的同时还要治理好风沙和盐碱地,那真不是谁都能玩得转的

几千年的黄河水流经,屡屡的决口改道,兰封境内历史遗留下了宽窄十几条黄沙满布的干涸河chuáng,和大大小小二十余个风口沙滩,更甚有两条黄河故道。其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全县耕地盐碱化和风沙化厉害。

实际上梁纲对兰封一点都不陌生,不就是后世的兰考么。焦裕禄奋斗过的地方,人民好书记,打小学《思想品德》时候就是耳熟能详的。

他倒是针对兰封的风沙盐碱地做出了一些指示,也就是后世常用的手段,风沙就是多种植被,多用水,盐碱地则是放水洗地,秸秆还田,深翻地软化土壤。

许作屏说真的这小一年时间里在兰封干的还真不错,风沙还没什么太大成效,盐碱地全县境内却深翻了三十多万亩。这个成绩可以说是值得肯定的。但是,他要是tǐng不过今年的这场大祸,那前景也是悲观的。

洪灾的苗头出现之后,许作屏和手下的水利局长就一直坚持在河岸大堤上。兰封是此次河南防灾防洪的重点县,几天前巡抚叶堂森和水利署长还来到过大堤视察,给许作屏以及兰封全县的百姓狠狠地打了一股劲。

但是口头上的打劲屁用没有,该来的祸事还是会来。这天一大早,天还没亮一个浑身泥水的汉子就闯进了铜瓦厢的许作屏驻地,他是水利局设在上游的观察哨所的一员。

黎明时分,城西爪营一带决口了

一语震破天惊。许作屏脸sè蜡白,该来的还是挡不住。微微一愣神后他就立刻命人叫上水利局长,然后召集铜瓦厢的民壮赶去救援。

铜瓦厢是黄河改道的一个转折点,这里的河堤压力最大,也最有可能出现决口。所以许作屏才带人坚守在这里。可没想到,铜瓦厢没出问题,西边的爪营却决了口。

就像悬在头顶的一口刀落了地,许作屏虽然脸sè蜡白,但心里却是大大的吐出了一口气。就这样吧,倒霉就倒霉了,接下去只要尽自己的职责就是。

这些天里他整日整夜里都在提心吊胆着,如此的煎熬真就比现在‘悬刀落地’的痛苦还要令人难受。

最坏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许作屏就乐可以放下心里的包袱全力去面对了。

“禀大人,决口淹殁、失踪壮丁三十一人…………”

北京。

“这么说,今年华北三省又要是一片汪洋浩泽了?”梁纲声音在隐隐发颤。他并不是担心钱财会huā去多少,而是在为豫北、皖北、鲁南的亿万百姓感到可怜。

王邵谊低头,阁臣们都静悄悄的,无一人敢应声。

因为梁纲所的这句话几乎就是板上钉钉肯定的。继兰封决口之后,开封陈桥镇等地也出现了决口。

如此河南境内的相继决口虽然是大大缓解了下游各地的河防压力,但是开封决出的大水也不会只在开封一府盘横不动,就跟去年铜瓦厢的大水一样,今年华北又要雪上加霜了。

“啪——”,一声脆响,梁纲把手中的奏折狠狠摔向了书案。

又一场洪灾,说起来轻巧,却足够要上百万条xìng命。黄河大泛滥,那一次不是在中华大地上留下一道血淋淋的伤疤??

“宁可国家多费金,断不可令闾阎一夫失所”,平复了心头的愤怒和对老天爷最恶毒的咒骂,梁纲念出了乾隆说过的一句话。看着手下的重臣道,“这是乾隆说过的话,朕虽然看不起他,但也认为这句话说得很好,很对,很值得提倡。今天,朕把这句话也送给你们,尔等要牢记心头。”

“臣等受教。”

“今年如去年一样,宁可国家多费金,断不可令闾阎一夫失所”

“河南、安徽、山东等地所有的官仓、义仓和平粮仓、苍济仓,全都打开,赈济灾民。全军扩兵五十万,三十万定额于灾区难民。今明两年,华北三省所受灾害府县,农税全免,商税减半。”

“臣等遵旨。”

“减免、抚恤、赈济、借贷、安辑流民,满清可以做的,我中华也可以做,还要比他们做的更好。灾区赈抚灾民的钱粮,谁个要敢伸手,立斩不饶。”

“臣等遵旨。

梁纲心头很无奈,关中克复在即,中原却出了如此**烦。而且今后的十几年间很可能每年都会有一番子麻烦。想想都让人头疼

他心里面都已经在深深地懊悔了,前世时候怎么就不细细看看地图上黄河是怎么流的?除了知道一个山东东营的出海口外,现在的他连一条大致的流程路线都画不出。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