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四十九章 大迁移

四百四十九章 大迁移

四百四十九章?大迁移

北京下旨,内阁传令。

很快,整个华北地区的政fǔ机构就如同加速的机器一样迅速转动了起来。

跟后世尸餐素位的官员不同,眼下中华朝旗下这些传统教育培养出的官员,主体上还是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理念的。

毕竟蛀虫和贪得无厌之辈都已经被清理过了,他们这些人是经受过了一次考验后才被筛选出的。一般来说,责任心都是有的。

得到上面的政令之后,各地的粮库纷纷打开,很快就稳定住了百姓的民心。有去年的大灾期间的绝对优秀表现做底蕴,中华朝的威信显然在百姓心中很有分量。

而且紧跟其后的梁纲关乎‘今明两年,农税全面’的旨意也让无数的底层百姓欣喜欢呼不已。

两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他们这些小民缓过一口气了。

当然愿意当兵的青壮年更多,中华军里即便是地方守备军士兵,粮饷也是丰厚的让人眼红。对于底层的老百姓来说,那绝对是一个上佳的选择。

广阔的华北大地上,各县各地招募点无数,其中除了每县武装部设立的的招兵点外,还有两种遍布于野的招募点——

那就是闯关东和下南洋。

一百万人口是远远填不满东北大地的,梁纲需要继续往里面塞人。南洋也是一样,婆罗洲可是世界第三大岛,面积能顶七个福建省地盘,除了南方几省的人外,也有必要塞进去一些北方人。

“一家几口人?”

“五口,俩大人,三小的。”

“都干什么的?有识字的么?”

“都耕田做农的,没识字的。”

“白牌一百零九队,七十四到七十八号。”

“拿着牌子,都放好了,每天都要点名检查的。nòng丢了可就下不了南洋了。”

………

“几口人?”

“七口。”

“都干什么的?有认字的么?”

“没,没认识字的。俺跟俺儿子是村里打铁的。”

“黑牌,两铁匠。三十三队,五十号到五十六号。”

“拿牌子到那边排队去。这牌子可都要放好了,每天队长都是要点名检查的。登州上船的时候,也是要凭牌上船的……”

——————————————————

上海港。作为先前有名的棉纺中心,松江府的名号在一些西洋商人耳中并不陌生,美丽耐用的南京布不止是只在英国有市场,别的国家也需要。只是他们国家的商人买不到大批的罢了。

但现在来说,那都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提起松江府来,最为惹人瞩目的是它那开放不及三年的上海港口。

有整个长江流域给上海做经济腹地,短短时间的发展,上海就已经显示出了压倒广州的苗头了。

天气进入八月,秋老虎依旧厉害。从马六甲一直到上海,当欧洲战luàn纷纷的时候,远东海域却呈现的是一种少有的安宁。

广州港和上海港以及初步开发的香港都停靠着不少英美等国的各sè商船。英帝国与拿破仑的战争并没有让他们与中国的贸易消停下去,反而是往来商船更加的多和密集了。

美国与英国的关系很糟糕,他们‘同情’和‘支持’法国大**,虽然内部的一些人依旧在为路易十六这个法国好朋友的悲惨结局感到难过。「三藏小说域名-?m-请大家熟知」但是资产阶级支持资产阶级**,这是无可厚非的。

虽然与英帝国的关系愈加的恶劣,但美国人这两年中依旧是中国对外的第二大贸易伙伴,而且比率持续上升。英美两国鼎足对立,瑞典、丹麦就在一旁给美国摇旗呐喊,中国的对外jiāo易也是很有趣的。

为什么丹麦、瑞典会给美国这样的三流小国摇旗呐喊呢?那是因为自拿破仑政变得手之后,英国陆战压力剧增。即便是韦尔斯利拿下了印度迈索尔的提普苏丹,给英国国库很添了一笔丰厚的款项,缓解了伦敦的财政危机,却也不足以抵消这股压力。

英国为了更大限度的抑制法国,已经开始着手全面封锁法国沿海的所有口岸。这种赤luoluǒ的海上霸权要求,显然要触动俄国、丹麦和瑞典的海上利益。

他们的军舰是不用开到英法海域,但是商船呢?武装护送是必须和唯一的。

三国中立同盟在海上已经跟英国悄然形成了一种‘和平’的对峙,丹麦、瑞典显然不对付英国。面对国家的利益和大政方针,之前一直追求与英国jiāo好的梅尔贝里也只能随bō逐流,站到了温纳尔达美国一边。

“很bāng的一个海港姚,我真不敢相信,这座港口只用了两年半时间的发展你们中国真是太富有了。”

港口的发展离不开地方经济的支持,除非是纯粹的转运xìng港口,但那样的港口无一例外的都不能发展成世界xìng大港。

克里斯.比格斯赞叹的叫道。作为一名美国商人,他很清楚这点时间对于一个大港的发展有多么的短暂。

姚寿昌呵呵一笑,克里斯是他在槟榔屿偶然遇到的一个美国商人,他的船在饶了地球大半圈之后终于坏在了槟榔屿那个英国人的地盘里。停了近两个月,还依旧没有修好。

“那当然。这里可是我朝南北海路和水路的jiāo汇点,有整个天朝做后盾,如何会不繁华?”

姚寿昌是马来华人,之前跟谢高清一样也是在西洋船上跑海,中华军强势chā足南洋之后,他们姚家全族搬去了婆罗洲。姚寿昌后经人推荐和凭借自己丰富的航海经历顺利进入了李长庚下辖的外探局,成为了外海探查船队的一员。

他之前是刚从马六甲西的十字海峡探查完毕返回南洋,停靠在槟榔屿做补给时遇上了急得冒火的克里斯。秉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句话,姚寿昌伸手拉了克里斯一把。卖给了克里斯留下了足够修补船只的木料、桐油、粘胶等急需物资。

而后才知道,这个叫做克里斯的商人竟然还是美国现驻北京大使西恩.比格斯的表弟。这是他第一次跑中国航道,比格斯家族全力支持,下了很大本钱。却差一点被英国人挖坑给埋了。

姚寿昌心里面没有鄙视克里斯,他生长在马来,成年后有长时间跟着外国人跑海,清楚东西方间规矩的差异。不然的话,若是换成一个大陆本土的人,表面上不会说什么,背地里却肯定鄙视比格斯一家。

大使,在国人眼中也是一个不小的官员了。这样一个官宦家族,嫡系子弟竟然不远万里的来做生意,这在国人眼中绝对是不可思议的事。于是乎就爽快的再帮了克里斯一把,让克里斯选出一部分贵重之前的重要货品装载到他的船上。留下商船现在槟榔屿继续修补,他先送克里斯抵达婆罗洲,到了那之后,就可以雇船或是随船带着货物去大陆了。

克里斯对姚寿昌的感jī完全是发自内心的,用中国话来说就是感jī涕零。

抵达婆罗洲后,姚寿昌向李长庚汇报了此事。被李长庚褒奖了一句后却什么都没得到。区区一个三流夷国使臣的堂弟,用得着他李长庚李将军去巴结么?

要是西恩本人,李长庚还会示意一下。而至于他堂弟么,哪边凉快哪边呆着去。

国内是人情社会,官场讲人情世故不假,但那也要看是跟谁讲的一个洋夷鬼佬,有个屁的结jiāo价值。

姚寿昌倒是因为十字海峡的探查详尽,工作完成出sè而受到了李长庚的嘉奖,以及为其半年的假期。

海员么,出去一趟的时间长,休息一场的时间也长。而且还是外海探查这样的高危险系数活动,李长庚管理手下还是很人xìng化的。

半年的假期,姚家老父要回大陆祭祖,他是祖籍浙江的人,父亲那一辈时下的南洋。

如此算是真的有缘分,姚寿昌又跟克里斯碰上了,都在一条船上。“我们国内正在打仗,扫灭前清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之后举国太平了,再过十年你再看看,上海港绝不会比阿姆斯特丹、亚历山大、伦敦这些欧非传统大港差劲,反而会跃居其上。即使是广州港和香港,也不会逊sè分毫。

欧罗巴实在太luàn了。拿破仑刚掌控法国不久,肯定急需一场战争的胜利来捍卫自己的权威。英国人也不会甘心失败,让法国人称霸大陆,他们也肯定会再次发起反法同盟。

所以,没个十年二十年,欧罗巴是平静不下的。而战争之中,经济只有倒退,无有前进。

反观我中华天朝,地大物博,物资丰饶。只要朝廷扫灭满清,太平盛世即可到来。”

克里斯认同的点了点头,“可恶的英国人不会让拿破仑将军轻松的,他们肯定会再次向拿破仑将军发起挑战。但是我坚信,睿智的拿破仑将军肯定能获得最后的胜利。法兰西万岁——”

克里斯发泄时的大吼一声。对于英国人,克里斯赞美一切跟他们作对的人物,他热情的赞美拿破仑。

船上别的人都被这猛的一吼吓了一跳,姚寿昌是淡淡的一笑。西方人就是如此xìng格。

“欧罗巴太luàn了,打了十年还看不到结尾。还是你们东方安定”克里斯肩膀一拱说道。“在这片土地上,古老中国是唯一的东方帝国,是唯一的霸主和主人。除了你们自己内战意外,周边的国都没有那个有实力来挑衅你们地威严。”

“是的,这一片土地上的国家都是我们千年以来的附属国,我们是这里唯一的霸主和主人,谁也无法改变。”克里斯的话让姚寿昌心中充满了自豪。想起南洋战争,想起暹罗、安南等国的顺服,天朝就等于东方

战luàn中的欧罗巴,没有实力来挑战帝国在南洋的权威。英国人地印度洋舰队虽然还在十字海峡耀武扬威,但是等到十年后,当天朝的海军成熟壮大之后,就是印度洋上也会飘扬起红底碧海腾龙旗。

这是一艘从他们近处经过的运船吸引住了克里斯的注意力。那艘船上运的全是人,刚入大海,还都很新鲜,所以船帮上密密麻麻挤得全是男男nvnv。他们也在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边。

粗陋的衣服以及拖家带口的情景,克里斯不由想起了美国的历史。大西洋上那些前往美洲大陆的移民船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克里斯惊讶的向姚寿昌问道:“亲爱的姚,这些人要去哪儿?看起来似乎是在移民。”

“婆罗洲,他们都是去婆罗洲的。”姚寿昌一直带着笑容的脸也沉寂了下来。都是没办法的苦难人,当初自己爷爷也是这样下南洋的吧

“南洋?为什么?中国不是很好吗?你们的国度是那么的富有,为什么去移民遥远地南洋?”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欧洲,移民者都是穷的活不下去的人。克里斯瞪大着眼睛惊讶道。

在他的印象当中,中国非常强大,也非常富庶。虽然马嘎尔尼的言论影响到了英国的一部分人,但是随着南洋战争的结束,英国是掉落一地眼球。开始歪偏的印象又隐隐被扭转了过来。而且克里斯是美国人,在美国马嘎尔尼的言论可是没有半点市场的。

克里斯的脑海里,中国差不多就等同于黄金之国,幸福之国。

可现在看到竟会有人放弃富饶的祖国跑去南洋那个陌生地带,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唉——”克里斯那难以置信地表情让姚寿昌心头是感慨万千。中华军确实强大,中国也确实富饶。但是黄河就像是一条屡屡翻江的恶龙令人崩溃

虽然在南洋,可姚寿昌也知道为了赈济去年那场淹了半个华北的洪灾,中华朝是付出了怎样大的代价。

无数的粮船从南往北运,就像是一条连接大陆跟中南几国的长龙。那要运输多少粮食,huā费多少物力财力啊

好不容易过了一劫,没成想今年又泛滥了。想到在广州靠岸补给时听到的消息,姚寿昌心头就难过的紧。

老天爷太不长眼了

事实上,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自然灾害频仍地国家。翻开史籍,可以看到水、旱、虫、风、霜、雪、海啸、地震等自然灾害比比皆是。旱则“赤地千里”,涝则“一片汪洋”,别说是现在草创之初的中华朝,就是日后立国的红朝,三年自然灾害和九八年大洪水、唐山大地震、512大地震等等,不也是要付出惨痛无比的代价么?

梁纲是穿越的不假,他可以改变历史长河的走向,但他无法改变老天爷

事实上梁纲并不知道,乾嘉时期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少有的灾害多发期。陕西、甘肃、云南、贵州旱灾不断;广东、湖北、河南常发大水;浙江、江苏屡受海cháo威胁;河北、山东、安徽和苏北地区则水旱jiāo替。据历史统计,乾隆朝60年间,举国上下各种自然灾害,特别是水旱灾害单是上报至北京城,确定已经“成灾”或已经造成严重危害地次数就数以万计算。

“大饥”、“人相食”、“民死大半”、“死者枕藉”、“死者以万计”、“民多饿死”、“父子相食”等描述触目惊心。

计:水灾被及的总州县次约为8074个,旱灾为3770个,雹灾为1148个,霜灾为163个,风灾为271个,人疫、牛疫共68个,地震111个。

完全是烂摊子,让人没法活。也幸亏乾隆是接了他老子雍正的班,雍正给他留下了一个好底子,要是中间没雍正,乾隆直接接康熙的班,怕是用不着梁纲出现,满清就应了那句老话——“胡无百年之国运”。

中华朝工业现在连起步都谈不上,自然无法吸纳与日俱增的流民。梁纲虽然在农业上废弃了诸多的苛捐杂税,薄赋轻徭的做法一时半会儿的也没办法显现出来。

所以,面对连续的灾害,和未来极有可能的继续灾害,唯一的办法就是向外移民。华北地区的移民,说实话现在已经超出了梁纲之前的预想——

是必须移民,而不再是为移民寻一契机。

“无地则无民,无民则无赋”。流民一直以来都是动luàn的大yòu因,现在华北难民对中华朝感恩戴德,可是只要一没粮食,或是出了别的意外,他们也是会翻脸不认人的。梁纲刚造了满清的反,可不想被下面人接着造自己的反。南洋、东北以及将来的大西北和现在的大西南等地,都需要移民,也必须移民。

帝国的东部,华北、华中、华南,江南、岭南,这些人口密集区域必须减负。

正如同二百年前的英国鼓励本国的清教徒、失业者远赴新大陆谋生一样,中华朝的官僚也需要引导百姓走出去。

要放眼四开,别再窝缩在那蛋大的老家。

今年时候,为了吸引主动移民,华北三省的官员都把南洋和东北夸上天去了。一些地方甚至还在百姓里找托,和用造谣、传言等手段,算是费尽了一切心机。也是够苦他们的了

中华朝民心是建立起来了,但是基于历史因素,老百姓对当官的说的话是都不敢全信,甚至是嗤之以鼻。可是那些真正一贫如洗的百姓是想不去都不行了。

姚寿昌沉默中,船只靠近了码头泊位。嘈杂的声音惊醒了姚寿昌,南京城到了,他和他爹他们一族人该下地了。

“爹,我来扶你——”

汉风清扬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