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五十四章 大阅兵

四百五十四章 大阅兵

阅兵,中国自古有之。\\??WW.. 提供本章节最新 书mí群1∴①⑺㈢\\《通典》记载:“尧舜之时,五礼咸备。”这就说明仪仗礼仪早在四五千年前的中国就已见雏形。

《chūn秋.桓公六年》中有这样一则记载:秋八月,壬午,大阅。解释《chūn秋》的《谷梁传.桓公六年》中阐释道:大阅者何?阅兵车也。

统治者定期阅兵,其用意除了检查军队兵员素质和战备状态外,更是为了向百姓们炫耀威风,威慑人心。另外,战前或战斗间隙进行的阅兵,叫做“观兵”或是“观师”。由此中国历史上就有了“观兵以威诸侯”的记载。

魏文帝曹丕的《广陵观兵》中所描写的阅兵场景浩大雄浑,蔚然壮观,令人心神惊颤:“戈矛成山林,玄甲耀日光。猛将怀暴怒,胆气正。不战屈敌虏,戢兵称贤良。”而众所周知的长城嘉峪关,就是古战场里一个能容纳几十万兵马的阅兵场,大校场至今完好无损。

“不战屈敌虏,戢兵称贤良。”曹丕的这一句话是真正说明了阅兵的根本目的。这就是展现国防实力、彰显军队风貌、振奋民族jīng神、jī发爱国豪情的“国之大事”。

西方很早时候也就有了阅兵的文字记载。西历18世纪时候,西欧的一些国家阅兵式盛行于军队。尤其是眼下的拿破仑战争期间,将帅检阅部队更是如同家常便饭。

梁纲在前世,国庆五十周年大阅兵,国庆六十周年大阅兵,人民解放军威武之势,雄壮之势,看的他也是热血沸腾,豪情满xiōng。

此次中华首次大阅兵,虽蕴含目的众多,但梁纲看重的还是那jī昂人心之力。

阅兵之前,全国三十个整编师除十七师远在南洋没办法之外,余下二十九部各jīng选出jīng锐官兵四百名,以及中级正副指挥官两员。

一个月内赶制北京,然后大约还有两个来月的训练时间。

禁卫师作为中华军的第一主力部队,自然要派出一个方阵,而且还是鸦片在阅兵之中打头阵。以上三十个方阵连同特战旅和江苏、湖北、广西、河南、辽宁五省的地方守备军编队,共组成此次大阅兵中的中华军陆军三十六步兵方阵。

骑兵三师也每师各出一阵,只是不可能再是方阵了。== . 首.发 ==每师各出jīng锐五百骑。炮兵五个方阵,从八百斤重炮开始,依次到一千六百斤重炮,各二十八mén。

北洋、南洋、东洋三部水师水兵方阵及陆战队方阵各一,人数与陆军步兵方阵等同,如此海陆步炮骑各兵种齐全上阵,五十个方阵,共两万受检阅官兵。

中国解放军的正步踢得是最漂亮的,军资是最威武的。梁纲没有当过兵,但他受过军训,从鄂西北大山深处走出来的红巾军就是被他如此历练过来的,眼下时期完成了大一统全国的中华军更是如此。

排面如刀切,摆臂似流光,踢tuǐ像shè箭,落地镇雷霆。横看、纵看、斜看,都是一条线。线线笔直,展现出队列的整齐划一的美;势如雷霆的足音,“踢tuǐ带风,落地砸坑”的铿锵步伐,体现的是力量的美;绝对标准的步幅,绝对均匀的步速,绝对正直的走向,绝对准确的读秒,绝对协调的配合,体现的是标准的美;

解放军检阅部队每个战士,都是一尊秦俑,受阅者个个xiōng怀壮烈,观阅者个个心cháo澎湃。大阅兵,军威震撼,兵行壮阔,步履强劲,齐勇若一,让人目不暇接,让人美不胜收。

梁纲不敢期望自己的军队能像后世的解放军一样威武雄壮,这是时代的差距。但是他却要此次大阅兵中的五十个方阵官兵,体现出后世解放军大阅兵中那种如海làng拍岸,似松涛阵阵,随大地共鸣的力与美的统一,威武与庄严的展现,纪律与意志的凝聚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弃我昔时笔,著我战时衿。

一呼同志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齐从军,净胡尘,誓扫鞑虏不顾身

忍情轻断思家念,慷慨捧出中华心。

昂然含笑赴沙场,大旗招展日无光。

气吹太白入昂月,力挽长矢shè天狼。

采石一载复金陵,河北中原次第平。

雄师铁军出关外,蔽天神骑dàng胡尘

………

………

4502年,正月初一。jī昂的歌声响彻**

前世八年抗战,国难危急之时的远征军军歌,稍作修改,就成为了这个时空中的中华帝国国歌。与成被定名为中华军军歌的红巾军战歌,还有《重回汉唐》,三首歌曲传唱天下。

风从龙,云从虎,功名利禄尘与土。

望神州,百姓苦,千里沃土皆荒芜。

看天下,尽胡虏,天道残缺匹夫补。

好男儿,别父母,只为苍生不为主。

手持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才罢手。

我本堂堂男子汉,何为鞑虏作马牛。

壮士饮尽碗中酒,千里征途不回头。

金鼓齐鸣万众吼,不破黄龙誓不休。

国歌刚落,军歌即起。**外,观阅的数以万计的百姓被这一曲曲催发jīng神的歌曲,jī励的昂情振奋。呼啸声,欢呼声dàng掣九霄。

“轰轰轰——”九十九mén礼炮齐鸣九响,震耳yù聋的炮声使原来渲染的**广场变的安静下来,炮声中带着威严肃穆之气扑面而来。

礼炮声后,陆军尚书,上将军陈虎宣布诏书:“阅兵开始”

黄钟大吕声立即响起。

伴随着滚滚如雷的鼓声,三队仪仗兵首先掣旗而出。第一队,正当中一名掣旗手双手向前倾举着中华帝国国旗——红底金龙,左爪拿月,右爪握日,口衔火珠,日月不灭,永耀中华。

身后两名护旗手,一着陆军礼服,一着海军礼服。军装俯视皆是仿照现代军服之样式,军帽也从野战部队的头盔,更改为布制大檐帽。

国旗过后,分别为陆军军旗和海军军旗,一玄黄血龙,一红底碧海腾龙,掣旗手后更有两名着本军种军礼服之仪仗兵护卫。

三队仪仗兵过后,就是五十个方阵中的第一个亮相者——帝国禁卫师。有当代御林军之称的禁卫师,为了此次阅兵,在队伍里特意jīng挑细选了四百名官兵和两名营级正副指挥官,全都是一米八的大个。排成20*20的步兵方队,正看一条线,斜看一条线,横看是一条线,竖看也是一条线,步法整齐如一,矫健有力,落步声响亮整洁。

观阅前的校场演练,陈虎看过后是对梁纲赞不绝口,其中就言,禁卫师方阵尤为醒目。

高大的身材,脚下明亮的长筒军靴,火枪倾在xiōng前,枪口向外一条直线,雪亮的刺刀直指前方,在冬日的阳光下不时闪耀着bī人的寒光。

如此的亮相,如此整齐的队伍,在方阵还没有抵达**城楼时,下面的百姓和中下级官吏就已经发出一阵高过一阵的欢呼声。当士兵们走到**城楼前的那条线时,随着一声响亮的口号,齐步走瞬间变成了更加威武的正步走,军靴踏在青石板面上,踢tuǐ带风,落地砸坑,发出了一声声整齐的鸣亮。

**城楼上观阅的帝国大员和各国使臣来宾无不看的是目瞪口呆。这样的队伍实在太有冲击xìng了太具视觉感观了。

李玜手扶着**城楼垛墙,两眼看着下面的禁卫师方阵直冒金光,不经意间都快要探出去半个身子。吓得旁边伺候的朝鲜太监和随从连忙把他拉回了去。

李氏朝鲜的第二十二代君王李祘,三年前就已经病逝了。王位有其庶长子李玜接替。这李玜当时还只是才十岁的小屁孩,什么都不懂,朝鲜的朝政大权就有辅助重臣金祖淳代为执掌。

梁纲对此事很是关心,‘电脑要从娃娃抓起’,这‘亲华’也要从小孩开始教育。他随即亲派了两名方正贤良的博学之士前往朝鲜教授李玜。此举很得李朝王室欢迎,因为此时的朝鲜王室也是贤才凋零,无堪大用者。他们也怕在李玜的成长期间,金祖淳掌控大权,威胁王室。而要是此中有了两个中华来的老师在,金祖淳是万不敢胡作非为的。

去年时候金祖淳把自己的nv儿嫁给了李玜,自己身兼国王义父和岳父的双重身份独揽朝政,做上了领议政。两年多时间,就把自己早期经营下的良好名声败坏个差不多。

梁纲只是看着,没去管。毕竟金祖淳还没有真正威胁到朝鲜王室,也没有谋朝篡位的举动。撑死了,他只是一个权臣。

此次大阅兵,朝鲜作为距离北京最近的附属国自然要有人参加,只靠着北京城里的朝鲜驻京大使分量明显轻了些。金祖淳却不愿意轻易动身,就在朝鲜国内相互勾心斗角时,梁纲亲自去书,邀请李玜来京观阅。

这下谁都没的说了。金祖淳安下了心,李玜也高高兴兴的出来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