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六十二章 廓尔喀战争四

四百六十二章 廓尔喀战争(四)

四百六十二章 廓尔喀战争(四)

“冲啊——”

奥希特尔伦尼撤退,英印军队整个都为之动摇。而中华军和廓尔喀军则是更加的士气猛增。

五百廓尔喀兵并没有跟先锋队一路杀往英军指挥部,而是中途拐了个弯向着偏北的英军炮兵阵地杀去。这么些日子来,他们被英军的大炮打的太苦了。

而现在终于有机会报仇了。

守卫大炮的英军自然不会将炮兵拱手相让,趁着篝火的照明,一排排枪弹向着冲锋的廓尔喀人打来。

廓尔喀兵一排排倒下,但是前赴后继,没有半点畏惧。

“周彬,支援,支援——”桂涵死抓住周彬的肩膀,指着奋战中的炮兵阵地一段,恼怒的大吼道。

上战场前他已经吩咐过了,无分内外,需要之时火箭小队都必须给予支援。廓尔喀人负责的炮兵阵地是重中之重,可周彬这家伙现在显然是分清楚了内外,还他**真做到了。

英国人的大炮打的可不只是廓尔喀,还有先头营而且只要炮兵还在,英印军队就不会彻底丧失战斗意志。

桂涵气恼的真恨不得一巴掌『抽』死周彬。

“是。”没有废话,知道桂涵脾气的周彬一打敬礼后指了两组火箭小组就亲自带着向英军炮兵阵地冲去。

“轰轰——”

廓尔喀人死伤了近百人还没办法突破的炮兵阵地外围防线,在火箭小队的两枚火箭弹下轻松地捅开了一个大『洞』。

欣喜地廓尔喀人兴奋了涌扑了上去,在残存的英军守兵重新组织战线之前,就彻底的将之彻底淹没在了雪亮的廓尔喀军刀之下。

“杀啊,杀啊,把这群喜马拉雅山下的罪人,都送到阎摩的治下——”拉纳.忠格.潘德兴奋地整个人都要跳起来。

他不知道多少次都在梦想着这一天的到来,却从没想到这份惊喜会来的如此之快,如此之顺利。

拉纳.忠格.潘德心里对中华军充满了敬意,对也眼下还没赶到加德满都的91团主力充满了期望。

如果91团的人马都赶到了,那廓尔喀还用得着害怕英国人吗?

喜悦的笑声在血『肉』横飞的战场上是那么的不合时宜,但是拉纳.忠格.潘德就是绷不住嘴。

英军的大炮熄火了,只剩下不到三百人的廓尔喀汉子把整个英军炮兵阵地都血洗了一片。

“铛铛——”些许愤恨的廓尔喀兵尤不足以泻火的拿刀劈砍着英国人的尸体。但是却没有一人动那些大炮一下。

廓尔喀人是木讷不假,平日无事的时候许多人半天也说不出几句话来。但是他们并不傻,知道大炮是真正的大东西也知道中华军根本不会跟他们争这个,这些日后就是属于他们自己的。

“将军阁下,炮兵阵地丢失了,我们应该撤退……”上校汉克.亨利无奈的向奥希特尔伦尼进言道。

没有了大炮的支援,黑夜中只用手中的刺刀去和中国人以及悍勇的廓尔喀人拼命,汉克认为这是一个极度不明智的决定。

不过撤退也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撤下的。

黎明,孙科西河岸畔。

狼狈奔逃了一夜之后,趁着一丝黎明时天空的白皙,奥希特尔伦尼清点了一下手下的军队。

结果让他悲哀异常。

战斗部队加后勤人员,上万人的军力只还有不到三千人跟随在自己身后。虽然那七千人不可能全部死去,绝对有一部分是四处逃散或是撤退时掉了队,但是四五千人的伤亡也绝对不会低于的。

自己打了一场真正的大败

这样的损失,对于南线战场的英印、不丹联军来说,是灾难『性』的失利。随着接下去中国人的远远开进,攻守之势似乎就要逆转了。

“可惜没有骑兵。”桂涵遗憾的对潘德说道。如果有一千骑兵在手,他就敢保证全包了奥希特尔伦尼全部。

潘德也赞同的点了点头。人心都是不知足的,这么一场大胜放在之前潘德连想都不敢想望的,但是现在他却又期盼着能更进一步全吞了英印军队。

廓尔喀国内山地丘陵众多,平原则只有眼下特莱这一块。没能力建立骑兵,也不需要建立什么正规的骑兵。

潘德之前并不感觉有什么不足,可是这一场击溃战是有能力打成歼灭战的,这么一来他自己也是心有戚戚然。

昨夜一战,联军缴获了英军全部的三十『门』大炮和众多的弹『药』,歼敌俘敌在五千人以上,火枪这类的廓尔喀急需武器缴获了不下六千杆。可以说,南边拉纳.忠格.潘德的这一路廓尔喀军是不用再为日后的火器装备感到担忧了。只要有时间,他们完全可以就地形成火器化。

不过拉纳.忠格.潘德却一点这样的意思都没有,他要继续向南进攻,一鼓作气把英印军队和不丹军驱逐出廓尔喀。之前从他手下丢失的土地他现在要重新夺回来。

而就地火器化训练这显然要耗时太长。

他自己并不是没有摆『弄』过火枪,虽然比廓尔喀人使用的土枪方便了许多,但是想要全军形成战斗力,那还需要漫长的时间。

这段时间,他则是决不能等的。

乌代布尔堡之战结束后的第三天,中华——廓尔喀联军收服了特里朱加。驻守在那里的不丹军不战而退特兰即在眼前。

就在联军调兵遣将锋芒尽『露』的时候,英印军队和不丹军的几个主要将领也没有闲着,都聚在贾纳克布尔商议军情。与会的有英印军将领大卫.奥希特尔伦尼、汉克.亨利、约书亚.肯、纳特胡拉姆-戈德塞,和不丹将领拉鲁佩吉多、玛卡玛林。

奥希特尔伦尼是军衔最高权威最终的人,但是作为一名英国人,他根本指挥不了拉鲁佩吉多和玛卡玛林的不丹军队。

在拉鲁佩吉多和玛卡玛林眼里,这个只会对着廓尔喀人耀武扬威,一面对天朝军队就稀软的英国人,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替自己打算,是让想让不丹人去送死,英印军队则待在后面捡漏。

“你们英国人的命是命,我们不丹人的命就不死命了?你的拿着火枪去做防守,却叫我们拿着刀枪去打反击,到底安得什么心?”拉鲁佩吉多是其所在不丹封建主的亲弟弟,在家里就是横贯的主。现在听到奥希特尔伦尼这狗屁计划,没跳起来破口大骂就是好的了。

“吉多,不要失礼,他们是英国人。”看了一眼对方的翻译,玛卡玛林隐晦的提点了一下拉鲁佩吉多,你在自己家里横不要紧,但是英国人面前就别再耍威风了。当然,玛卡玛林对奥希特尔伦尼的反击计划也很不满意。这不就是让自己人白白去送死么?

从不丹跑来廓尔喀,玛卡玛林是为了占便宜来的,可不是为了给英国人做替死鬼来的。

“将军阁下,您的计划让我和我的朋友很是不理解。您是知道的,我们手下的军队绝大多数人拿的还是刀枪,您让我们去跟天朝军队正面作战,这不是让我们不丹的勇士白白流血吗?”

“按照之前我们的协议,我和拉鲁佩吉多是可以拒绝的。”

“玛林将军,我想你和吉多将军都是误解了我的意思。不丹是大英帝国忠实的朋友,我怎么可能让不丹勇士的鲜血白白流失呢。

乌代布尔堡一战,我们英印军队损失严重,纳特胡拉姆的弟弟都死在了那一战中。我们需要时间来恢复和休整。

不丹军出战特兰,所有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争取出一段时间,以让遭受重创的英印军队恢复起实力,并且让援军赶到。”

“援军?”玛卡玛林和拉鲁佩吉多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睛中的惊疑。

“将军阁下,您是说援军?你们还要继续打下去?”玛卡玛林疑声发问。吃了这么一场大亏,战局明显不利于英军了,英国人不求早一步退出和解,他们还想着继续打下去?

“当然,大英帝国的志向是不会改变的。玛林将军,这一点你要记清楚了。

我军为何在乌代布尔堡之战中失利,原因你和吉多将军都知道的。吃了一次教训,下一次就不会再在同一个地方被绊倒。我们在孟加拉还有更多的军队预备着,他们会源源不断地开入到廓尔喀。这一场战争,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玛林将军,吉多将军。我希望你们能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要做出有损我们双方友好关系的事情来。”

奥希特尔伦尼说出的话都纯粹是扯淡,他自己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但是为了让不丹人跟中国结下仇恨,他今天必须这么说。因为只有这样,玛卡玛林和拉鲁佩吉多才会继续呆在英国人的船上。

而当日后他们醒悟过来的时候,时间也已经晚了

毕竟英国和中国打的这一战是一个默契战。双方都已经开打了,却仍旧没有半点宣战的意思。奥希特尔伦尼知道,在今年的『春』夏两季,通过孟加拉湾驶向中国的英国商船是一艘接着一艘。

忽悠过玛卡玛林和拉鲁佩吉多,一直当是摆设的汉克.亨利等人退去。奥希特尔伦尼取出了一张白纸,将今天的军议过程和结果简略的写下。

半个小时后,一骑快马从贾纳克布尔驰出,奔向了遥远的加尔各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