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六十三章 战争促进发展

第一卷 短毛反贼 四百六十三章 战争促进发展

四百六十三章 战争促进发展

中国,万里之外的北京。

雪域下的廓尔喀战争吸引着帝国主导者的注视,但是一块小小的廓尔喀遮挡不住整个帝国。

梁纲再期望廓尔喀的胜利,也不可能把视线完全投注在廓尔喀上,因为他还需要关注着整个帝国以及整个世界。

盛夏时期,一艘中式福船靠近了天津港,军情局有一批的海外情报抵到了津京。随后这批重要的情报就被递『交』到了梁纲手中。

如此,梁纲的视线就不可能过久的停留在廓尔喀上了。

前年。西历1803年,也就是黄帝历4501年,欧美世界发生了一件相当轰动的事情。

拿破仑以8000万法郎,约合1500万美元的价格,把路易斯安娜260万平方公里左右的土地,以每平方公里不到5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美国,连美国人自己都感觉得不可思议。

一千五百万美元,都还合不到一千五百万中华银元。而路易斯安那地区则是在密西西比河和落基山脉之间,北起加拿大,南到墨西哥湾,相当于这时的美国整个13州都来得大。

西历1802年时,美国总统托马斯杰斐逊与法国谈判,是希望以高价向法国购买到这一大片土地。却没想到拿破仑如此大方,生生的给美国人送去了一份大礼。

梁纲拍了拍脑袋,看了这消息后他有些印象了。美国除了这一大块土地外,北的阿拉斯加也是掏钱买的。

两次『交』易都是占了大大的便宜。

像这样的信息,梁纲在前世时候都不能清楚地记得,眼下就想不出来了。看到消息后从脑里升起一点痕迹,也是马后炮,一点作用都没有。

不过话说回来,梁纲就是之前想到了这一点,他也一点用都发挥不出来。中华军打了西班牙和荷兰,等于站在了法兰西对立面,拿破仑不可能把路易斯安那卖给中国。

西历1800年,刚刚上台执政的拿破仑,以自己强大的军事实力夺取了西班牙在北美的路易斯安那地区。这是因为在法国大**初期,作为『波』旁王朝的一支和一个帝制国家,西班牙站在了法国的对立面,结果损失惨重。

但是在西历1802年,杰斐逊找法国谈判的时候,那个时候西班牙已经成为法兰西重要的一个盟友。为了应对英国人的海上威胁,实力不俗的西班牙海军是拿破仑急需要的。

故而,拿破仑是不可能在路易斯安那上打西班牙的脸的。即使中华出的钱多

而且以梁纲来说,他也不愿意现在就到北美去。眼下还不到时候,中华帝国还需要继续闭『门』苦修。

拿破仑把路易斯安那卖给美国,还可以起到巩固法美友谊的作用。谁都知道英法重开战只是时间问题,法国在北美大陆的力量薄弱到极点,因为当时的法军正在西印度群岛内的——海地挣扎,根本没力量进军路易斯安那。

如此与其开战后让路易斯安那落入宿敌英国人之手,还不如就此卖给美国,即能得上一笔钱财,还加固了法美友谊。法国也可以就此解除后顾之忧,全力以赴控制欧洲。

所以这件事上,中国注定是没戏的。

前世的一个越洋电话的事情,现在却先从北美传到欧洲,再从欧洲传到远东,后送到北京。一圈下来,生生的费了两年时间。

在法美签订协议不多久,一轮的战火重再欧洲大陆燃烧。英国舰队实施了对欧洲大陆的海上封锁,拿破仑也开始准备做入侵英国的准备。

去年,法军入侵舰队聚集于莱茵河口,遭到英军悉尼史密斯舰队及其他探险船火力的沉重打击。但拿破仑仍然不顾英国的强烈反对,将其大军集中于海岸北部。在法国沿海建造了无数登陆船,从而引起英国的极大惶恐。

同年拿破仑称帝,这在欧洲大陆上引起了轩然大*。虽然‘称帝’算得上是拿破仑稳定国内局势的一种手段,也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法国跟欧洲其余各帝制国家的关系,却始终无法掩盖他是欧洲千年来第一位民选皇帝的事实。

中世纪的黑暗和愚昧渐渐远去,这也是法国民众接受拿破仑称帝的一大原因。可是这对欧洲千年下来的老旧王室和贵族次序却绝对是一次巨大的冲击。

克伦威尔那么牛,一生也不敢僭越英国王座一步。搞个护国主的名号令人好笑。

眼下的欧洲大陆战火重启,一些式发明也纷纷出现在众人视野。

英国人在大海上始终走前了一步。

他们在舰载炮上成功实施了燧发机装置,就如同步兵手中的燧发枪一样产生火『花』进入火『门』从而点火。燧发机代替了过去松散的点火『药』和火绳杆的点火方法。另外舰载炮的火『药』盒也做了一些改进,他们把火『药』和弹丸之间的填弹塞『弄』『潮』湿,以防过早发『射』;在防止后坐的驻退索上加了金属弹簧;炮架轮的下面放置了斜面木块,这样,便于炮架吸收后坐力;他们还装置了滑车组滑轮,使每一『门』炮可以向右或向左旋转,这是『射』击技术的一项重大进步。因此从此之后,舰载炮就不必为了瞄准目标而将整个战舰作直角旋转了。

英国还海军采用了一种改进了的旗语,使战术指挥取得了很大的进步。采用这种旗语后,英国海军历史上指挥官第一次能够在『交』战开始前对舰队实施不间断的指挥和发布命令。

而法国则是改进了火『药』筒,他们不再用丝绸或是麻布包裹发『射』『药』,而是用一种铅皮作为『药』筒材质,如此就不必在每发『射』一炮后用湿布擦洗炮膛内部了(以免火『药』或丝麻质火『药』袋燃烧后的残渣没有完全熄灭)。如此就节省了每次装弹前重清洗炮膛的麻烦

这些改进,有的中华海军已经做到了,有的这还没有考虑到。

比如说在防止后坐的驻退索上加金属弹簧,炮架轮的下面放置斜面木块,装置滑车组滑轮,这些现在的中华水师都在运用中。

可是舰载炮上用燧发机装置,以及用铅皮作为『药』筒材质,这些则都是完全没有考虑到的。

舰载炮上用燧发机装置可以省却一些时间,加上铅皮『药』筒,足可以让海军舰载炮每分钟轻松打出两发去。

可是如何在大炮上装燧发机装置呢?这个消息法国人早就得到了,但他们一直没能解决。而梁纲还需要考虑的就多了。假如这个改进成功了,那么中华海军大炮的生产毕竟要多加一套工序,一体铸造变成了分开铸造,这是完全不在相同的领域。

难道中华海军也要随大溜?

万幸的是这种改进只能适用于海军舰载炮,陆军的陆战炮则还是维持原有不动的好。因为海上作战与陆上有很大不同,舰载炮空间有限。

除了以上的消息外,此次军情局海外部『门』大的收获就是雷泵。

这是二十五年前英国化学家E霍华德发明的一种起爆『药』。很是敏感,只有有金属击打,九成以上会出现爆炸。

它在欧洲诸国还没有被大量的运用在军事上,是一项并不如何出名的发明。但是军情局的一个探员却敏锐地发现了它的好处,身为一名在伍军人,他能够想象得到这东西如果能和燧发机结合到一块,对步兵手中的火枪会产生多么大的帮助。

身为步兵,怕的就是下大雨。雨水从天上一浇,手中的火枪还真不如一把大刀好使。

探员的意见得到了其上司的赞赏和赞同,于是这雷泵就被他们随着诸多欧洲军政消息一起带回了中国。

梁纲对这个消息非常重视,立刻就传到了科学院,让科学院依照程序尽造出一批雷泵来。反正这东西也好『弄』,不外乎就是硫酸和水银

不过制造雷泵仅仅是基本的第一步,重要的还是如何使用它,如何把它的作用发挥出来

这个任务梁纲『交』给了戴随堂。研究科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人数已经有了很大的起『色』,只是发明却少之又少。

在梁纲的提一下他们尝试着做后膛枪,可是苦究了好几年,一事无成。

梁纲并没有半点责怪之『色』,因为他知道后膛枪时代还需要几十年能来临,没看连中华一式自己都是压箱底的么。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期,英国人用的还依旧是前装滑膛枪

所以,他不着急,也不会责怪研究人员。

但是‘士为知己者死’,梁纲越是如此,戴随堂等一班人的压力就越大。可是时代的间隔是无法跨越的,没有适合的起爆『药』,他们就是把脑袋想爆了也造不出真正意义上的后膛枪来。

接到梁纲下达的任务后,戴随堂一班人神情立刻一振奋。其中的绝大多数人一瞬间就下定了决心,拼死也要把这任务漂亮完成,不然的话真就没脸再待在这里了。

ps:美元:1792年,美元采用金银复本位制,按照当年颁布的铸币法案,一美元折合37125格令(24057克)纯银或2475格令(16038)克纯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