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清扬

四百六十八章 伊拉姆会战二

四百六十八章 伊拉姆会战(二)

手机用户同步阅读请访问..或...

四百六十八章?伊拉姆会战(二)

一名骑兵指挥官,战场上他的位置就应该在整支队伍的最前方。\\??í群2∴⑴㈨⑸\\莱克.伯埃尼一直这般认为,他本人也一直在这样做。

伴随着人类发展史同步的战争,从古到今,将领军官带头冲锋总能jī起手下战士极大的勇气。莱克.伯埃尼能在印度战争中屡次取得骄人战绩,与他本人的英勇和坚定的信念是分不开的。

阿布基尔战役,拿破仑的法国步兵同数量庞大的奥斯曼土耳其大军陷入了胜负难料的胶着缠斗时,骁勇的缪拉率领法国骑兵全线冲锋,将土耳其的步骑大军几乎全部赶入了大海。

阿萨耶战役,英军训练有素的步兵用整齐的排枪火力在阵地中央粉碎了庞大的印度马拉塔军队,但在随后的冒进追击中,英军步兵的侧翼遭到了大群马拉塔骑兵的húnluàn攻击。而在这危机时刻,威灵顿亲自带率英军轻龙骑兵团chōu出马刀进行反冲锋,击溃了数倍于己的马拉塔骑兵,从而彻底奠定了战役胜局。

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莱克.伯埃尼的信念并不孤行。

中华——廓尔喀联军中央,冉天元、比姆.森.塔帕、拉纳.忠格.潘德等一众联军将领都在细细的观察着对面阵地。

两万人的步兵方阵,四千人的骑兵,英印军队给了他们巨大压力。

“打这一战可真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冉天元平时是tǐng傲气的人,可现在他也不能无视对面敌军给自己所带来的压力。

比姆.森.塔帕的脑子里则闪过了“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这句话,这是王鼎对他说的,而王鼎是从梁纲写给他的亲笔书信中看到的。

伊拉姆之战,真正是验证了这一句话。

无论是兵力还是火力亦或是骑兵,联军都处于下风。他们唯一能够依仗的就是中华军的先进武器和战术。

苏格兰风笛在战场中飘dàng,随着嗒嗒的军鼓声响,左中右三路英印步兵齐齐向前迈进。

战斗开始了

处于弱势的联军没有‘骑士式’的也跟着向战场中央开进。他们虽然大局上处于进攻态势,但实力上依旧处于弱势。

非是政治必要,无论是比姆.森.塔帕,还是冉天元,都不会来打这么一场面对面的硬仗。他们宁愿分兵绕袭,用一场战争的态势去打,也不愿意来一场如此这样的战斗。

“轰轰轰——”英军的大炮首先开火。

炮弹没有打到联军队伍中,因为双方的步兵都是在对方的火炮shè击范围之外列阵的。但是开huā弹爆炸散出的硝烟却慢慢地在战场上聚集。

冉天元瞬间就明白了英军的用意。他们现在发炮不是为了杀伤,而是为了掩护,用爆炸的硝烟去掩护进军中的英印步兵。

“开炮——”

联军炮兵阵地,五十六mén大炮在等待了二十分钟后也发出了咆哮的怒吼

乌代布尔堡缴获的那三十mén大炮,以及两个多月中从西藏陆陆续续运送到的91团炮兵部队,除去阿润河沿岸固定部署的一些大炮外,联军把全部的火力都集中在这一场战斗中。

英军的火炮落点在陆续的向前bī近,远远地浓烟中也不时的传来了士兵的惨叫声。

但是细细听脚步落地音,震动依旧,丝毫没有húnluàn。

“霰弹——”两边的距离逐渐缩短,硝烟中英军的身影时隐时现。

联军炮兵得到了冉天元的指示,迅速更换了杀伤力巨大的霰弹,但英军依旧是开huā弹,没有改变

即便是有战马牵引,大炮的移动速度也不能跟步兵相比。^^网^e^看?免费?提供?^^继续发shè开huā弹,继续释放浓烟,对英军炮兵的转移很有遮掩效果。

五十六mén大炮,很不少的一个两。如果是在后世,五十六mén大炮的轰击下,再强大英勇的士兵也突不到近前来。可现在不是二十一世纪,而是近代。

英印军队数量庞大,五十六mén大炮即便是发shè开huā弹也不能阻挡两边步兵战线的继续靠近。

“果然是强军”冉天元的两眼中jīng光直冒。顶着炮弹向前前进不稀奇,但前进中还能保持战线的大致整齐,这就不是一般军队可以保持的了。

冉天元并不知道,此次进兵为了保证兵锋的战斗力,一次xìngméng哥马利就在前锋线上投入了英军78步兵团一个整团。

在78步兵团的带领下,余下的三千印度土兵才大致保持了战列锋线的整齐。

“啪啪——”火枪夹杂在轰隆的炮声中终于响成了一片。

与英印军队一样,联军的锋线也是中华军带廓尔喀军合编而成的。

一个营的中华军和两千个廓尔喀,双方火枪队火枪,近距离对shè,展开的是一场英勇和意志的比拼

méng哥马利眉头紧锁的看着战场,枪声持续的传来,硝烟都已经遮掩了天上的太阳,但是一点实质xìng的进展都没有。

前线撤下的伤兵已经很多,méng哥马利亲眼看到两名英国士兵从两边搀扶着一个头部中弹鲜血淋漓未戴军帽的伤病员。那伤兵口中还不断地吐着血水。而另一个印度土兵伤员,没有带枪,强打着jīng神,一人独自步行,沿途不住的哼哼裂嘴,伤口使他疼痛难忍,左手捂着腹部的伤口不住的有鲜血溢出,流淌到到他的军kù上。

前线的伤亡很大,军官们反应,中**队使用了一种可以曲shè的小型火炮,在不断地的轰击着己军。

使用的弹yào全是开huā弹,且杀伤力极大。大到méng哥马利根本不敢相信那是小型火炮。可是军官的反应却极明确的证实了这一点。因为中**队的这种火炮数量也不多,可哪里有危急,它们就可以出现在哪里,它们的移动速度极快。

这不是小型火炮又是什么?而且shè程也很有限,似乎不比火枪子弹远多少

“预备队,进攻左翼*——”méng哥马利吼道。

打不开局面的时候自然就要投入更多的部队,当然他不会把增援部队平摊到所有的三个方向,那是只有最愚蠢的指挥官才会干的事情。

联军阵中,冉天元、比姆.森.塔帕、拉纳.忠格.潘德等人都是一脸的肃穆。前线也开始乞求援军了,英军的火炮杀伤力很是不弱。

现在前线联军能够稍占一点上风,还是依靠臼炮的力量。而杀伤力更是可观的直shè短炮,则根本没有出现在前线。原因不是因为它笨重了一些,而是因为它们只能平shè直shè。在战场上赤luoluǒ的tǐng立,cào炮手的结果只能是在英印军的火枪齐shè中被打成筛子。

英印军队的援军赶到,左翼攻势立刻加强。联军的增援自然也相应的赶到了自己的右翼,只不过更多的兵力被投放进了中央。跟英印军拼消耗是一个十分不理智的行为,随着敌人的指挥bāng而动更是注定要失败的前奏。想要取得伊拉姆之战的胜利,联军就只有tǐng进英印军中间去,然后用刺刀和军刀来说话。

一阵风吹过战场,却只能把战场上空浓浓的硝烟吹开一角。烟幕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拉走一样。对面的英印军队在联军的面前出现了,七八十米甚至是更近的距离。联军都可以望得见英印军队士兵的帽子,眼睛可以清晰地分辨出军官和普通士兵来,也可以看到旗杆上飘扬的英军军旗。

硝烟散去只是片刻时间,不多久两军的步兵队伍就再度被浓烟所淹没,传来拉长的呐喊声和密集的火枪shè击声。几分钟后,成群的伤员和抬担架的后备人员从那里走出。

联军炮兵阵地上,炮兵们前所未有的忙碌中。指挥官始终沉着脸,迈着急促的大步,从一mén大炮走到另一mén大炮,他一刻不停的来回走动在阵地间。大声的呵斥着、鼓舞着,指挥士兵更加起劲的战斗。

传递炮弹,推回炮身,填装炮弹,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份内的事情做好而且要做的干净利落。每一个炮兵的两tuǐ都像是装了弹簧一样在地面上跳跃着。

所有人的眼神中都燃烧着熊熊的火焰,他们清楚自己手中家伙的威力,明白大炮的重要xìng自己每耽搁一秒钟,前面的兄弟就要付出几条甚至是十几条的xìng命。他们半点都耽搁不起

中央英印军队松动了,得到了兵力增援的桂涵集中身后全部的臼炮猛烈的向着对面英印军队轰击,然后不顾伤亡的下令士兵向前冲锋

78步兵团的帕克中校还清楚地记得méng哥马利的指示,不能与对方搅浑做一团。廓尔喀人的勇武不是懦弱的印度土兵能够抵挡的。到时候引起了全军的动luàn,即便是莱克的四千骑兵全都用上,也不见得能挽回多少败局

这一仗他们只有胜而不能败

中央战线的松动立刻就被méng哥马利所看到,搞清楚一切后méng哥马利一张脸气的通红通红,为了不跟敌人白刃相接就可以向后退缩吗?他只需要顶上一阵子,然后向后呼叫炮火支援即可

帕克却选择了后退,méng哥马利实在是气的不能再气。

子弹在耳边飞过,嗖嗖的声音只传进人心底。

“冲,跟我冲啊——”桂涵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吼叫着。

无数的中华军tǐng枪冲锋着,前面的战士被一排排子弹打到,后面的战士依旧毫无畏惧的迎头冲上。

“啊呃——”闷吭了一声,桂涵高举着大刀的右臂无力垂下,刚才他右臂上猛然一痛就再也持不上半点力气了。

入眼处鲜血淋淋,胳膊上被子弹开了个窟窿,鲜血不住的往外流。

“冲,继续往前冲——”

几个士兵看到后脚步不由得停顿了下来。桂涵左手当即抓住掉落的大刀,双目怒视着脚步停顿的士兵,大声吼叫着。

中央战线突击是这一战联军的第一个着眼点,岂能因为自己的一点小伤而退败了?

“弟兄们,跟我冲啊——”

“噗嗤——”刺刀chā入**声。

被méng哥马利严声训斥了的帕克停住了自己后退的脚步。如此白刃战就不可避免的到来了。

雪亮的刀光在阳光下是那么的耀眼,犀利的刺刀也同样闪烁着令人胆寒的白芒。

一刀砍下敌人头颅,来不及把战刀重新扬起,xiōng口就已经被敌人刺出的刺刀给捅没;

一突刺扎进敌人的xiōng膛,刺刀还没有重新拔出,自己就已经被另外的敌人给毙命;

在英印军队的援军赶到重新组成一道新的中央战线之后,帕克才带领着残存的部下退出战斗。

联军的突击告一段落,不能说失败却也绝不是成功。联军的后续部队重新组织起了战线,桂涵一部人也退了下去。

如此的消耗战,将士们成片成片的倒下,两军的士兵就像是陷入了泥潭的两个巨人一样,纠缠厮打着抱在一团,无法分开。

伤亡越来越大,每时每刻都有伤兵从前方运下。

“士兵们这是一场具有重大意义的战斗。胜利的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我们一定要取得胜利。因为胜利能给我们带来一切需要的东西:富饶的土地、高额的奖励和王国的荣耀。你们要像在阿里格尔之战、德里之战、拉斯瓦里之战、法鲁卡巴德之战、阿萨耶之战中一样,光荣、英勇的去战斗。让你们的子孙后代骄傲地回忆你们今天的功绩。让他们在提到你们每一个人的时候都可以自豪的对别人说:他参加过对东方帝国的战争,并取得了胜利”

骑兵部队出击前,莱克.伯埃尼对自己手下的士兵发表了一段简短有力的演讲

作为动员,这样的演讲很能提高英军士兵的士气,可是对于孟加拉枪骑兵们来说,却是平淡无味的紧。说到中国,与缅甸jiāo临,历史上受过缅军不少**的孟加拉人反而是心中充满了敬意。

不过在这四千骑兵中,打主力的是英军士兵,孟加拉枪骑兵只不过小部分用来冲在前面做挡箭牌和替死鬼的存在。

历史上的骑兵战法有许多,但是不管是千年以前的古代还是现在的热兵器来临的年代,洪流一样的集群冲锋依旧是骑兵们最能爆发自己战斗力的拿手好戏。

“冲啊——,为了大不列颠”莱克扬起马刀一声高呼,战马四蹄飞扬中,人已经冲在了最前面。他跟地位低下的孟加拉枪骑兵在一起,虽然孟加拉枪骑兵的作用仅仅是给后面的英军骑兵挡子弹,但是享受那个待遇的英军却不包括莱克和他的shì从。

如此做,也是莱克.伯埃尼所率领的孟加拉枪骑兵,战斗意志一直远高超在同类印度土兵的最主要原因。

因为整个驻印英军中,除了莱克.伯埃尼,再无一人还像他这般做了。

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马蹄声奔雷一样响起。

瞬间整个jī战中的英印步兵爆发出了一阵嘹亮的欢呼声,疲惫的神情消失不见了,战斗力陡然上升了一个台阶

“顶住,命令两翼向中间回缩。”冉天元神情一震,命令不假思索的从他口中脱出。这是他跟比姆.森.塔帕、拉纳.忠格.潘德早就料想到的。平坦的伊拉姆,四千骑兵放在那里,谁也不会视之不见。

他们早晚是要投入战场的,而且那个时候就是真正的决战到来之时。

联军的回缩如是给了英印军更大的信心,对面的欢呼声更加响亮。两翼的回缩,尤其是右翼英印军左翼的缩动,使得进攻中的英印左翼军如打了jī血一样,个个士气如虹的紧追而来。

四千骑兵也一分为二,主力从左翼跟着发起进攻,打算彻底冲散联军左翼,然后驱使着败兵向中央阵地溃逃,最后击溃整支联军的抵抗。偏师则是进攻联军的炮兵阵地,五十六mén大炮一直以来都给了英军很重的杀上和心理压力,这个当然要解决。

“轰嗵——”几名英军骑兵在冲锋中突然马失前蹄一样栽倒了下来,连环反应把紧跟其后的七八个骑兵也绊翻在了地上。

鲍耶斯呻yín着往外爬出,他的一条tuǐ被摔倒的战马压在了下面,很痛,应该是断掉了。但是对比被他压在下面的那些已经没有了气息的同袍来说,鲍耶斯的幸运值已经高的爆掉了。

连续摔倒的约有十六七人,其中一半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三四个人也在口吐鲜血,奄奄一息。还能靠自己行动的,也就只有鲍耶斯等有限的三人了。

这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一路冲杀过来,这样的情形都发生了五六次。事情显然透着古怪,但是现在的鲍耶斯却一点都没有想这件事的jīng力。他正在强忍着痛苦往外爬

“上帝啊,这是什么?”另外两个轻伤员中的一个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叫。

鲍耶斯认识这两个人,甚至没抬头他就已经分别出了发出叫声的人是谁,因为他们这十六七个人全都是同一个骑兵连里的。

抬头看去,罗斯手中拿着一个十分奇怪的东西,铁质的,中间一个小球,四面扎着四根锋锐的长刺,在阳光下闪着金属的寒光

罗斯身前的不到一米的地方还有两个相同的东西,它们是落在地上的。下面的三根刺支撑着平衡,上面的一根则笔直的竖立着……

鲍耶斯猛然的打了个寒颤,因为他已经想到了什么

ps:本月情况有变,日更五千。六千chōu空来。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o^)/..^_^o~?!,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